世遗大会|会场如战场,希伯伦老城列入世界遗产时的巴以交锋

柯闻

2017-07-11 08:47

字号
主席台前两国大使交锋
2017年7月7日,在波兰克拉科夫召开的第41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开始审议今年的世界遗产申报项目。巴勒斯坦根据《操作指南》第161条“紧急申报”程序[1]审议项目,将位于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控制地区“希伯伦老城”被当作大会审议的第一项申报项目。由于其敏感性,不出意外地成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在世界遗产委员会上冲突的焦点。
最后的结果是,
“希伯伦老城”列为受保护的世界濒危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希伯伦老城拥有“杰出的普世价值”。以色列则认为,这抹杀了这座古城的犹太历史。巴勒斯坦则表示,申遗成功是巴勒斯坦的一个外交胜利。希伯伦位于约旦河西岸的以色列占领地区。当地住有超过20万名巴勒斯坦人和少数以色列人。“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转载“清源文化遗产”刊发的柯闻先生对整个项目审议过程的现场记录,从中可以直接感受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现场的交锋。
7月7日,是“七七事变”爆发80周年,值得中国人永远铭记。7月7日,是青海可可西里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日子,世界屋脊从此多了又一个耀眼的身份。
7月7日上午,中国代表团早早抵达第41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场,等待讨论“新申报列入世界遗产”议题时,见证可可西里申遗一锤定音激动人心的时刻。望穿秋水。
但是,一场意外的“战役”打响,一个“紧急申报项目”讨论占用2个小时,讨论可可西里申报事项的时间严重推迟,打乱了中国代表团庆祝申遗成功的节奏。
希伯伦老城
谁与谁交战?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以及各自在世界遗产委员会里的支持者。
为何交战?因为巴勒斯坦想把伊斯兰教、犹太教、基督教共同的圣地希伯伦老城申报为世界遗产。
焦点为何?希伯伦,阿拉伯语称为“哈利勒(al-Khalil)”,由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共管。巴勒斯坦提交的项目文本使用的名称是:Hebron/Al-Khalil Old town。以色列方面认为,一旦圣城由巴勒斯坦方面申报成为世界遗产,那么巴方将在老城今后的对内管理和对外宣传中占得先机,将可能导致巴方将圣城“伊斯兰化”,因此以色列坚决反对巴方申报。
如何交锋?巴以均不是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需要通过争取委员国的支持。委员国中,巴勒斯坦的铁杆支持者包括黎巴嫩、科威特、突尼斯等阿拉伯国家,以色列的铁杆主要是东道国波兰(犹太人的历史渊源)。为此,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亲自给21个委员国的部分国家政府首脑或外长打电话争取理解和支持,也积极争取教科文组织高层的支持。
世界遗产中心或许是受到强大压力,会议召开前网上更换了此前在网站公布的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世界文化遗产咨询机构,英文简称ICOMOS)咨询报告中涉及该项目的有关表述,且未通知委员国。7月7日会议刚开始,黎巴嫩代表就开始向秘书处开炮,指责秘书处无权做此种改动,但并没有明确指出秘书处擅自修改了哪份文件。
我们一起来看现场发言摘编: 
黎巴嫩:我们先来讨论一个原则问题。这不是关于希伯伦或其他什么项目,我就想谈一个原则问题,秘书处是否有权利在开会前临时修订ICOMOS的决议草案?请班德林先生回答(UNESCO文化事务助理总干事,在场的UNESCO秘书处级别最高的官员) 。
黎巴嫩代发言抗议突然修改的决议草案
班德林支支吾吾。
古巴、科威特、津巴布韦、秘鲁代表纷纷发言附议黎巴嫩代表立场。
坐在台上的大会主席(东道主,波兰人)做和事佬,企图让大家消消气。
坐在台下的波兰代表也要求发言,发言时却装糊涂,询问其他委员国在谈论什么,说的是什么事,修改的是哪个文件?(注:二战期间德国人屠杀犹太人,奥斯维辛集中营就在离会场不远的地方。波兰与以色列历史渊源深厚,两国关系良好)。
土耳其代表当然支持穆斯林兄弟,发言指出秘书处擅自修改ICOMOS的错误做法,要求回到最初的决议草案文件。
克罗地亚也是东欧国家,为以色列和东道主波兰帮腔,“希望大会主席解释一下,秘书处擅自更新决议草案内容,对还是错?”另外也为讨论降火,“据我理解,秘书处修改的内容既不是决议,也不是建议【言外之意:修改无关痛痒,大家别不依不饶了】。
牙买加发言,支持使用原来的决议草案。因为我们之前的评估,是根据原来的决议草案。
大会主席:我看大家争议的事项,属于程序问题。我想请法律顾问发表意见。
法律顾问:会议规则对此没有规定。你们讨论的问题应该由秘书处和会员国决定。
黎巴嫩:法律顾问说得对。程序里面不会说这个问题。我理解,秘书处修订决议草案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但应该提前告诉我们。不能擅自篡改(manipulate)并提供一份完全不同的决议草案。
古巴:UNESCO的规则有漏洞。否则我们今后还会不停遇到此类问题。
波兰:我不了解你们谈论的是什么。要不我们一起看看是哪些改动?
这时,ICOMOS代表发言,介绍了决议草案有关内容(主要内容是:由于未能实地考察希伯伦老城,对该处提名遗产的真实性、完整性、突出普遍价值都无法做出评估。愿意尽快派专家组前往巴勒斯坦实地考察希伯伦老城(注:进出巴勒斯坦的主要港口,都由以色列人控制。外国人申请签证,也是由以色列核准。以色列未核准此前ICOMOS专家签证申请)
希伯伦老城
黎巴嫩:感谢ICOMOS的介绍,众所周知,由于以色列当局未予许可,实地访问未能安排。作为历史学家和建筑学家,我认为,根据《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操作指南规定,城市的有关建筑完全可以满足世界遗产有关标准。希伯伦/哈利勒是三大宗教圣城。任何去过希伯伦的人,都知道那里实行着“隔离制度(aparteid)”,考虑到老城日益受到的损坏,建议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以便于扩大宣传、更好地保护老城。
突尼斯:以色列多次拒绝国际专家进入,我知道,巴勒斯坦为接待专家到访,至少认真准备过5次。结果都是空欢喜。我们应该排除这种干扰,跳过这一步,直接将老城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波兰:这样讨论下去,没完没了。我们建议大家就此事项进行秘密投票【注:笔者认为,采取秘密投票,是以色列的主意,这样可以让支持自己立场的国家承受较小的压力。毕竟,在巴以争端时,支持巴勒斯坦是政治正确的】。
古巴:波兰代表又犯了个错误。根据规则,我们还没充分讨论,不能直接投票【注:古巴代表的意思是,让支持巴勒斯坦的国家都发言,在会场形成一种“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巴勒斯坦”的氛围,打击以色列阵营士气】。根据我们之前听到的发言,有关会员国【注:指以色列】不遵守执行局有关决议,的确是个问题。这个项目,过去专家无法进入,所以无法列入。
大会主席:我感觉,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敏感议题,所以才建议秘密投票。
土耳其:我们认为希伯伦老城具有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突出普遍价值,建议直接列入。
突尼斯:建议举手表决【注:公开投票】。
科威特:支持突尼斯建议,采取举手表决方式。
古巴:附议前两位发言,支持举手表决。
牙买加:支持秘密投票。
克罗地亚:支持秘密投票。
波兰:3个国家支持秘密投票,所以,我们应该秘密投票。
黎巴嫩:波兰说得不对,不能因为3个国家发言支持秘密投票,就采取这种方式。别忘了,黎巴嫩还没发言呢!我们支持公开表决。
大会主席:法律顾问,请你发表意见。这种情况下,应该采取秘密投票,还是举手表决?
法律顾问:目前的情况是,3个支持公开举手表决;3个支持秘密投票。根据《议事规则》第x条,如果有国家支持公开表决,就要公开表决。但是根据第x条规定,如果有两个国家要求秘密投票,就要采取投票。
津巴布韦:难道不需要听取其他委员国的意见,就采取秘密投票吗?
法律顾问:规则就是这么写的。
投票内容
这时,出现了令所有人惊讶的一幕。巴勒斯坦、以色列常驻UNESCO大使走到委员国区域和主席台那里【注:可能是想继续工作、顺便监督此前已经做过多轮工作的国家信守承诺】。两个大使一前一后、你追我赶,居然在台前吵起来、差点动手。在大会主席劝阻下,两人稍微离开主席台。巴勒斯坦大使回到自己座位。但以色列大使还在前面区域晃悠。几分钟后又走到主席那里,貌似要拖延投票。会场话筒传来大会主席用近乎哀求的声音,“求求你了,让我们工作吧”。【注:据事后向科威特代表求证,以色列大使临时改变了主意,希望改成公开举手表决】
以色列大使在大会主席席位前纠缠,UNESCO秘书处安保处处长Mary上前劝阻
以色列大使拒绝离开,还在对着主席说什么。这时,大会主席叫“security please”。几位保安上台,教科文组织总部安保处处长Mary也走上台与以色列大使沟通。
这时,突尼斯代表发言:主席,请无关人员离开主席台。 
以色列大使转身,用食指指着突尼斯大使说了句什么话(听不清,估计是接近骂人的话)。
 一分钟后,以色列大使一脸愤怒地离开主席台,回到自己座位。
两位波兰安保人员站在过道处,防止以色列大使再度冲上台 
“巡场”的以色列大使

两分钟后,主持人邀请菲律宾和布基纳法索担任监票员,21个委员国逐个上台投票。【注:投票是针对突尼斯、科威特、黎巴嫩修订的决议草案,即:支持直接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
(参与投票的21个委员国:安哥拉  阿塞拜疆  布基纳法索  克罗地亚  古巴  芬兰  印度尼西亚  牙买加 哈萨克斯坦 科威特 黎巴嫩 秘鲁 菲律宾  波兰 葡萄牙 韩国  突尼斯 土耳其  坦桑尼亚 越南 津巴布韦)
15分钟后,计票结束。弃权6票。有效票:15票。支持票:12。反对票:3。
投票结果宣布后各国代表到巴勒斯坦席位前祝贺
大会主席宣布结果后,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科威特代表示意发言,火上浇油:我想提醒各位,这不是3票Vs 12票,这是3票Vs全人类。感谢支持正义事业的人们。
以色列大使愤怒至极,做了长达7分钟的发言(规定时间是2分钟):
【先针对巴勒斯坦人】首先,让我欢迎希伯伦市长的到来,他1980年在一次恐怖袭击中杀害了6个以色列人。这样的人也可以受邀参加会议、登堂入室,真可谓本组织的“荣幸”啊!
【再针对古巴代表】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犹太人,我不得不提到3天前发生的事,那是UNESCO发展史上最颜面无存的时刻。当时全体参会者(在我的建议下)起立为犹太人大屠杀遇难者默哀。然而,默哀礼毕后,古巴代表却提议所有人为巴勒斯坦遇难者默哀。当时,我拒绝起立默哀,为此,巴勒斯坦大使批评我。我想说清楚:我不后悔当时的决定,任何人都无权逼迫我参加这样一个伪善的、丢人的默哀,这与尊重人性毫无关联、这分明是藐视人性。首先,这个提议是古巴代表仓促提出的。古巴是一个独裁政权、人权侵犯者。做出这样的提议,分明是把激进政治运动的暴徒与犹太人大屠杀遇难者想提并论,这种类比令人震惊!!第二,请听清楚:犹太人大屠杀(Holocaust)的残暴、凶狠、系统化的荼毒生命的程度,无可比拟。没有其他任何事件可以与之类比。作为犹太民族的一位代表,我不允许此类对大屠杀的歪曲理解、以及对大屠杀不怀好意的淡化。第三,我们也不允许有人把包括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内的一些巴勒斯坦当局人士视为英雄——这些人残害摇篮中的婴儿、狙击汽车中的孩童。对于他们(古巴)来说,这样的人居然被认为是“受害者”?!你指望我向这些人致敬?!让我向恐怖组织法塔赫、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哈马斯致敬?!我不会为他们默哀哪怕一秒钟!我对古巴代表,我还想说:你没有为数百万遇难的犹太人默哀,认为我们提议默哀是具有政治目的的。你哪里来的胆子?你怎么能对600万死不瞑目的犹太遇难者视而不见?这些逝去的生命无时不刻不在唤起人类的良知。
各位同事、巴勒斯坦大使(注:以色列不承认巴勒斯坦国,所以他使用的是“Representative of the Palestinians"),如果是巴勒斯坦儿童遇难,我会是第一个起立、最后一个坐下的默哀者。我会同等珍视巴勒斯坦平民的性命与以色列平民的性命。作为犹太人,我没必要再一一提及大屠杀遇难的数百万人犹太人。对于犹太人来说,一个就足够了,因为我们相信每个灵魂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所以,我赞赏巴勒斯坦代表及各国代表,响应我的提议,起立为大屠杀遇难者默哀。这是人性使然——尽管我们存在种种政治分歧,但人性并未完全泯灭。
(发言时,以色列大使手机多次响起,都被他挂断后继续发言)【注:7月3日会议正式开始前讨论议程环节,以色列大使发言指出:“我们所在的克拉科夫,距离世界遗产地——奥斯维辛集中营很近。会议在这里召开,我想请在座所有人起立,为二战中罹难的600万犹太人默哀”。默哀礼毕坐下后,古巴代表发言,“主席先生,我对为犹太人默哀没有意见。但邀请所有人默哀,应该是主席的权利,而不是会议观察员就可以这样要求。但既然这样,我也想建议在场所有人为巴勒斯坦死伤的平民默哀”。所有人都再次站起来默哀,但以色列代表团像钉子一样,坐在自己的席位上】
【再针对德国大使】德国大使,我想问你:作为德国人,你怎么能在7月3日默哀时,对所有人为大屠杀遇难者默哀表示轻蔑?!既然你知道、我们都知道大屠杀,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做?!我有义务要问你:你这种卑劣行径,代表德国政府的立场吗?!难道德国政府真的认为可以将巴勒斯坦恐怖分子与大屠杀遇难者相提并论吗?!你要把大屠杀遇难者某某人(名字没听清楚)与手持匕首刺杀以色列人的巴勒斯坦青年同等对待吗?600万大屠杀遇难者中有这样的人吗?没有!一个都没有!我要求你解释你的卑劣行径,但你却拒绝解释。【注:他的意思是:德国大使应该像他那样,不起立为巴勒斯坦人默哀】
【整体抗议】主席先生,我的手机又响了。是我巴黎公寓的下水管道维修工打来的电话。这电话比你刚刚通过的决议更重要,所以,我必须离开前往机场了。
(说完,接通手机放在耳边,离开了会场)。
以色列大使发言后离场
巴勒斯坦大使用平和的语气发言指出:巴勒斯坦不是将“宗教”【指伊斯兰教】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是将这座城市列入。居住在某片土地上的人民,有权利将自己的土地列入世界遗产。
黎巴嫩:我本不打算发言。但我刚才听到的这些话,让我不得不发言。某人没有对会议和我本人表示起码的尊重。我的成长环境并不是反犹太主义的(anti-semitism)。。。。
古巴:对某些国家的过激反应,我们并不惊讶,我在其他场合见过(这幅丑态)。古巴是主权国家,有很多犹太人。我的代表团支持这个决议,并不是反对以色列或反对犹太人,而是是支持巴勒斯坦人的正当权益。。。
【以下几个国家传统上支持以色列立场,先后要求发言】
加拿大:加拿大对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政治化倾向表示失望。加拿大对委员会没有采纳专业评估机构ICOMOS的建议感到遗憾。
美国:这个决议具有分裂性,希伯伦老城并没有受到紧迫的威胁。没有受损的紧迫威胁,只是有关方面想表达对以色列人的愤怒。这个决议进一步分裂了本组织。
德国大使:任何了解德国政策、任何了解德国大使在教科文组织一贯表现的人,都应该清楚地知道:德国大使三天前在本会议上的表现不应该被误解。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对这个决议表示遗憾。这个决议不仅损害了巴以关系,也损害了世界遗产委员会。澳大利亚一贯立场是,在多边场合不支持此类做法。支持通过对话解决分歧。
最后,支持以色列和支持巴勒斯坦的NGO代表分别发言。
发言支持以色列的NGO代表
发言支持巴勒斯坦的NGO代表
希伯伦老城
后记:在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央、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过程中,掌握国际组织游戏规则非常重要。看古巴、黎巴嫩、葡萄牙代表在会场舌战群儒游刃有余,我们只能心生羡慕自叹弗如。知耻而后勇,近年来,国际组织研究和参与得到越来越多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的重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其中,推动这项事业不断发展向前。我们认为,必须尽快培养培训一批精通外语、熟悉国际规则、具有较强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国际组织实践者。只有这样,站在舞台中央的中国,才能为世界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产品。与君共勉。
注释:[1]根据《操作指南》第161条关于“紧急申报”的程序,申报项目在面临你“构成紧急状况从而需要委员会做出立刻决议以保证其安全”、且“具有不可置疑的突出普遍价值”的情况下,可以进入紧急申报程序。
(本文原标题为《会场Vs战场:软实力Vs硬实力》,文中现场图片由柯闻先生提供,
希伯伦老城图片来自世界遗产大会官网。可参考2016年10月“清源文化遗产”公号刊发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耶路撒冷保存状况投票事宜》一文。)
责任编辑:朱洁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遗产,希伯伦老城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