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武夷山的边界从福建扩展到江西

澎湃新闻记者 朱洁树报道

2017-07-10 12: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武夷山边界调整项目审议现场
提起1999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武夷山,因为地处福建,一般人印象里都认为,武夷山是福建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武夷山其实跨闽赣两省,介于江西的上饶、铅山与福建的浦城、崇安等地之间,波兰当地时间7月9日下午19时10分,世界遗产武夷山边界调整项目在第41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审议并获得通过。至此,江西铅山境内的武夷山成功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地。据了解,江西铅山武夷山为江西第一个文化与自然双遗产地。
武夷山拥有典型丹霞地貌,自秦汉以来,就为羽流禅家栖息之地,同时也是儒家学者倡道讲学之地。福建省武夷山于1999年12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名录》。
据“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了解,此次获得世遗大会通过的武夷山(江西铅山)遗产提名地位于铅山县、武夷山脉北部,面积107.25平方公里(缓冲区面积67.47平方公里),是江西省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部分。其中黄岗山位于铅山县武夷山镇境内,是武夷山脉最高峰,也是整个华东六省一市地区的最高山峰,最高峰海拔2160.8米,为大陆东南第一峰,号称“华东屋脊”、“武夷支柱”。
世界遗产委员会此前对武夷山的评价是:武夷山是一处被保存了12个多世纪的景观。它拥有一系列优秀的考古遗址和遗迹,包括建于公元前1世纪的汉城遗址、大量的寺庙和与公元11世纪产生的朱子理学相关的书院遗址。这里也是中国古代朱子理学的摇篮。作为一种学说,朱子理学曾在东亚和东南亚国家中占据统治地位达很多世纪,并在哲学和政治方面影响了世界很大一部分地区。
武夷山边界调整项目扩展前(上)与扩展后(下)地图
武夷山地处福建与江西两省交界处
在此次波兰的世遗大会上,对于武夷山扩展申遗,越南、突尼斯、坦桑尼亚、科威特等本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代表纷纷表示祝贺。 此次,武夷山遗产地边界调整,进一步加强了遗产地自然价值的完整性,将大大加强对遗产地的保护。
“一山闽赣雨同风,削出武夷造化工。登上黄岗极顶望,尽收华夏万千峰”。武夷山市是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地,具有广泛的影响,其辐射力和带动力不容低估。“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获悉,江西省境内的北武夷山(武夷山扩展项目)申遗工作则始于2014年11月,由江西省铅山县委、县政府负责。2015年7月8日,在德国波恩召开的第39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北武夷山(扩展项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列入世界遗产预备名录,取得了申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资格;2017年1月18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向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发函(建办城函[2017]53号),建议将该申请项目按程序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2017年1月20日,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正式报送武夷山(江西铅山)申遗材料;法国时间2017年1月26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确认收悉并盖章回复;2017年3月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回函明确武夷山(江西铅山)申遗材料符合遗产公约要求,并于2017年7月9日在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通过审议。
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武夷山边界调整项目审议现场

延伸阅读
武夷山究竟属江西还是福建?
周亚鹰
生活在莽莽武夷山里的江西铅山人可以用作自恋的资本那是相当多的——一千多年的建县历史、华东屋脊黄岗山、中国四大书院之鹅湖书院(关于四大书院的版本很多,但从来没有详实的史料作依据,鹅湖书院出土的一块古碑上有明确记载,说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为应天书院、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和鹅湖书院)、一代词宗辛弃疾的归宿处、连四纸的发源地、红茶的故乡、历代朝廷制造钱币的中心、中国资本主义最早的萌芽地之一……
可是,自恋往往导致麻木,当自恋的资本陆续成为历史的陈迹时,自恋情绪将转化为一种精神因子,演变成一个地域乃至一个族种的精神风貌或思想痼疾,或好或坏持久顽固长远深刻地影响着自恋者。
当我越来越多地了解铅山之后,当我越来越深地认识武夷山脉之后,我更坚定地认为:铅山人的自恋情绪所带来的麻木感,最终导致了世人对武夷山的误读。
是的,要不是铅山人可爱的自恋情结,那么,人们所知道的武夷山就不会是现在的福建武夷山,而是江西武夷山了,人们就不会将一个行政意义上的武夷山市跟一座地理意义上的武夷山脉混为一谈了。
可是现在,有多少人会把武夷山跟江西扯上关系?有多少人知道武夷山的大部分属于江西上饶?有多少人知道武夷山的主峰黄岗山的至高点位于铅山境内?又有多少人知道红茶的故乡原来就在铅山?
铅山武夷山
巍峨博大的武夷山脉自东北向西南略为倾斜地横亘在中国的东南部,成为江西和福建的天然分界线。
它东起浙闽边界的仙霞关,西至赣粤交界的九连山,绵延一千余里。这雄伟的大山所带来的地理和物种上的意义我显然无法描述,但是它的存在,却成为中原与闽越的天然屏障。纵观中国境内的各大山系干龙,均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越是阻隔区域之间的屏障,越是受到统治阶级的重视,越是会成为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交流的重要区域,比如秦岭、大巴山、天山、阴山、南岭、井冈山、仙霞岭等,莫不如此,武夷山也是。武夷山脉南北两分,南属福建,北归江西,历代朝廷十分重视对武夷山脉的控制,伴随着政治与军事的介入,商业与文化同时衍生并繁盛起来,那些与山脉走向正交或斜交的垭口,也就是所谓的“关”、“隘”、“口”,如分水关、桐木关、甘家隘、古城口等,都是极端重要的交通通道和军事要塞,也是极为重要的商业通道和文化纽带。
从东向西,跟武夷山脉有关的县有浙江的江山,江西的玉山、广丰、上饶、铅山、资溪、广昌、寻乌、瑞金,福建的浦城、崇安、建阳、光泽、武平、长汀等,在这些县份里,与武夷山脉关联度最密切的是江西的铅山和福建的崇安,铅山与崇安一直是联系中原与闽越的重要接点,这两个县虽然分属两省,但县情却十分相似,就像俩亲兄弟(如果以建县时间计,铅山是哥哥,崇安是弟弟),有斩不断的血缘亲情,又有扯不清的恩怨是非,有些问题到现在也没能扯清楚。
武夷山的最高峰黄岗山雄立在两县边界上,似乎在铅山境内多一些,但兄弟俩都说:“黄岗山是我的。”分水关是兄弟俩共有的,似乎没有什么争议,但来往却要设卡收税,不然是非难分账难算,就像现在国家之间的贸易,非得分个顺差逆差不可。桐木关的位置不存在争议,但是对于红茶的源头之争却是无头官司,红茶源于桐木关,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桐木关却由铅山和崇安俩兄弟所共有,俩兄弟都做茶叶,桐木关周边的那些高山叫做正山,崇安人把自己的红茶统称为“正山红茶”,并说红茶的故乡在崇安。可是铅山不干了,铅山人把红茶统称为“河红”。哥哥说:“我河口红茶要比你正山红茶早一两百年呢,你那些做茶的师傅都是从俺河口镇聘请过去的。”不管谁先谁后,俩兄弟都把茶叶运到铅山的河口装上大船经信江入鄱阳湖再进入长江销往全世界,外地人包括外国人,那时只知道一个名字,就是“河红”,这“河红”可了不得,它可是中国三大红茶(另俩是“宁红”和“祁红”)的祖宗。从自然风光来看,崇安境内有绝美的九曲溪,而铅山境内胜过九曲风光的山川峡谷则比比皆是。
铅山武夷山
这么看来,作为哥哥的铅山与武夷山脉的渊源似乎要深一些,但是,铅山人却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历史上铅山盛产铜和铅,唐朝时便有十万产业工人在采铜炼铅,一直都是全国的造币中心;盛产茶,销往全世界的河红茶每年要换回数百万金,从来就是全国的茶叶交易中心;
铅山武夷山
盛产纸,铅山惟纸利天下,连四纸享有“寿纸千年”之誉,曾经是全国的土纸交易中心。铅山地处武夷山北,资源异常丰富,取之不尽,除了作为军事要冲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外,铅山一直是南方的经济中心,区域内如河口、石塘、永平、陈坊、湖坊、汭口、车盘等重镇密布,尤其是河口码头,被列为“八省码头”,与“九省通衢”的汉口相媲美,享有“买不尽的汉口,装不尽的河口”之誉。从唐朝起,铅山就一直受最高统治者的高度重视,甚至一度划归朝廷直属中央直管,历代皇帝十分关注铅山的时势与发展动态,亲自视察铅山的皇帝也不在少数。正因如此,铅山人可自豪了,确实值得自豪,可是,自豪着自豪着便自恋起来,他们沉醉于历史的光耀,他们念叨着祖宗的功德,当晚清海禁解除后,铅山不再成为入闽的必经通道,交通优势顿失,一时间,车马依稀,人去楼空,喧嚣褪尽,繁华不再,连四纸无人问津,河红茶严重滞销,铅山河少见纸船茶舟,九狮江不再风帆飞扬,千年石塘只留下古色古香,陈坊老街破败得东倒西歪,铅山经济也由此起每况逾下。面对莽莽青山,哥哥铅山茫然不知所措,而在此同时,弟弟崇安却斗志昂扬奋发图强,他在九曲溪搞起了漂流,唱响了九曲十八溪天下第一漂的凯歌;他重建了武夷宫,挖掘了古闽族文化,发掘出古汉城遗址;他抢先向国务院申请把名字改成了“武夷山市”;他还牵头将武夷山申报为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他把大红袍炒到了极致,注册了正山小种申请了地理和原产地标志,将武夷红茶做得风生水起最终让人们忘记了红茶的真正故乡……总之,他有意无意地引导世人将大武夷山脉跟小武夷山市混同了起来。
崇安县华丽转身摇身变成武夷山市,固然是福建人抢抓机遇善于运作的结果,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对手。我常想,要是铅山人,或者上饶人,或者江西人,也跟崇安人一样,处逆势却不沉寂,萧条时反而雄起,积极应对,认真运作,那么,被称为武夷山市的可能是今天的哥哥铅山县,而不是弟弟崇安县了。作为哥哥的铅山县虽然分得了祖上不少遗产,但正宗的衣钵却由弟弟继承,这让哥哥的日子过得很是尴尬,明明自己就在武夷山中,可还得陪客人“去武夷山玩玩”,尤其是铅山县武夷山垦殖场的人更是窝火,每次逢新朋友都要解释:“我老家是江西铅山的武夷山,不是福建那个。”还要无奈地面对新朋友一脸的惊讶:“哎?江西还有个武夷山啊?咋回事啊?”铅山人、上饶人乃至江西人越来越觉得没有面子,他们开始追问自己,开始反省自我,尤其是身在其中的铅山人,终于清醒过来,终于跳出了自恋的怪圈,他们开始自惭自责,开始奋起直追,当地政府作出了“打造北武夷山”的精彩决定,他们在“万里茶道”提出的第一时间里便积极运筹,成功地将河口镇申报成为“万里茶道第一镇”,这让福建人很是吃惊,他们不知道那个昏昏欲睡的哥哥为何会突然清醒,他们急忙应对,但已经晚了,好不容易才将茶叶集散的下梅村申请了个“万里茶道第一村”。
铅山武夷山
现在,铅山人已经摆出了一副全面收复失地的架势——他们开始修理明清时期的茶商纸商钱商们留下来的九弄十三街,那些老砖老墙老石板呻吟着发出了笑声,三堡街的金利合重新抖擞起了精神;他们开始重振中国红茶鼻祖“河红”茶的威风,鹅湖山中那些残破不全的古驿道开始熠熠生辉,九狮江上的浮桥又卖弄地摇摆着身姿;他们开始创新性地继承性地发展“连四纸”业,传统的七十二道制作技艺被注入更多的现代元素;他们全力发掘北武夷山的文化内涵,他们准备将北武夷山申报为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遗产,于是,辛弃疾站出来北望江山,鹅湖山的传说更加美丽动人,峰顶寺的钟声越发清脆悦耳,大义桥容光焕发,报本坊精神宏场,千古一辩余音回响,斯文宗主光耀千古,篁碧十八坑坑坑出宝藏,水美畲族人人人唱情歌……
当然,铅山人现在的努力不一定就能改变世人对武夷山的误读,但铅山人凭借武夷山脉的雄伟以勃发自己的雄心,这便很好,很是励志,虽然晚了点,但毕竟已经出发,只要假以时日,便一定会有收获。
既已出发,就得自豪点,也不妨有些自恋。因为,躺着的自恋是做梦,而行进中的自恋却是一种激励。
但愿武夷山不再被误读,因为武夷山是大家的。(本文转载自《说不尽的铅山》)
【相关链接】中国的4处文化和自然遗产
泰山 文化和自然遗产 1987年列入
近两千年来,庄严神圣的泰山一直是帝王朝拜的对象。山中的人文杰作与自然景观完美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泰山一直是中国艺术家和学者的精神源泉,是古代中国文明和信仰的象征。
黄山 文化和自然遗产 1990年列入
黄山被誉为“震旦国中第一奇山”。在中国历史上的鼎盛时期,通过文学和艺术的形式(例如16世纪中叶的“山”、“水”风格)受到广泛的赞誉。今天,黄山以其壮丽的景色——生长在花岗岩石上的奇松和浮现在云海中的怪石而著称,对于从四面八方来到这个风景胜地的游客、诗人、画家和摄影家而言,黄山具有永恒的魅力。
峨眉山—乐山大佛 文化和自然遗产 1996年列入
公元1世纪,在四川省峨嵋山景色秀丽的山巅上,落成了中国第一座佛教寺院。随着四周其他寺庙的建立,该地成为佛教的主要圣地之一。许多世纪以来,文化财富大量积淀,最著名的要属乐山大佛,它是8世纪时人们在一座山岩上雕凿出来的,俯瞰着三江交汇之所。佛像身高71米,堪称世界之最。峨嵋山还以其物种繁多、种类丰富的植物而闻名天下,从亚热带植物到亚高山针叶林可谓应有尽有,有些树木树龄已逾千年。
武夷山 文化和自然遗产 1999年列入/2017年边界调整
武夷山脉是中国东南部最负盛名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区,也是大量古代孑遗植物的避难所,其中许多生物为中国所特有。九曲溪两岸峡谷秀美,寺院庙宇众多,但其中也有不少早已成为废墟。该地区为唐宋理学的发展和传播提供了良好的地理环境,自11世纪以来,理教对东亚地区文化产生了相当深刻的影响。公元1世纪时,汉朝统治者在程村附近建立了一处较大的行政首府,厚重坚实的围墙环绕四周,极具考古价值。
责任编辑:朱洁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界遗产

继续阅读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