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力︱金圣叹墓、戴名世墓、不买东西不能拍照的侯方域故居

韦力

2017-07-14 11: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上海书评》将持续发布藏书家韦力对中国古代文人遗迹的实地寻访笔记,本文为“觅文记”系列,照片由作者提供。

被日本人炸平的金圣叹墓

为了寻访金圣叹的墓,我在苏州的马骥先生陪同下来到苏州藏书镇博士坞山下的一个村庄。在村口见到等候于此的该村书记,而后又在这位书记的带领下,车又向山上开去。
开到半山的路上,眼前已然没有了路,于是几辆车分别停下,跟着书记徒步向五峰山登去,大约前行了十几分钟,在山腰上看到了一条杂草丛生的山沟,书记说,金圣叹就在这条沟口,然而由于南方植物的茂盛,展眼望去,金圣叹的墓早已被这些植物遮挡得没有了任何痕迹,而后众人沿着沟沿慢慢的探寻,终于看到了金圣叹墓的文保牌。
可惜的是,在这个文保牌的背后却未能找到墓冢,这种情形让我略感意外,因为这毕竟是在大山之上,谁会把金圣叹的墓彻底铲平呢?书记指着那块碑背后的文字让我看,而后面的文字则写明,这里确实就是金圣叹墓的原址,在日本侵华期间,此处变为日本人的军事仓库,附近的墓全部被平掉。这真是一种大遗憾,但既然来到了金圣叹墓的原址,总要寻访到一些痕迹,果真在墓碑十余米处就看到了很深的坑道。书记说这就是当年日本人挖的洞,马骥兄立即用手机作电筒走入了洞中,他很快又转了出来,说里面什么也没有。
文保牌背面的文字
日本人当年建造的仓库
侯方域故居:“不买东西别拍照!”
侯方域故居位于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古城,在老县城内刘隅首东一街2号。这条街很窄,如果迎面错车,完全无法通过。侯氏故居处在此街的中段两侧,从外观看,这些都是新近建成的仿古建筑,虽然如此,门口还立着文保牌,写明这里是壮悔堂。如此说来,这处建筑虽然不是古物,但至少说明是在当年故居的遗址之上重新建成者。
侯方域故居入口
在入口的位置,大红灯笼上写着“侯府”二字,我站在门口拍完照,刚刚向院内一探头,就听到里面大喝一声:“20块!”她的这一嗓子吓我一跳,我递上钱的同时问她为什么这么不爱护自己的喉咙,此人对我的幽默完全没兴趣,她以为我痛恨交上这20元钱,于是大声地向我解释道这20元钱还包括了对门的这个院落:“20块钱,你能转两个院,足够划算了,你一点儿也不亏!”
走进院中,眼前所见依然是一些所谓的仿古建筑,院落不大,里面建了三栋房屋,其中的壮悔堂是我所最关心者,堂的中厅摆放着两个古装人像,那一男一女显然就是侯方域和李香君。当年侯、李二人退还了阮大铖的钱,这令阮怀恨在心,弘光皇帝继位后,起用阮大铖,于是他趁机陷害侯方域,迫使侯投奔史可法。而后阮大铖怂恿弘光朝中间的红人田仰去娶李香君为妾,李坚决不从,头撞栏杆,鲜血溅在了侯方域送给她的扇子上,而后杨友龙就是扇子上的血点绘上了桃花,再后来李香君伤愈后,被阮大铖征入宫中做歌姬。清军攻下扬州后,直指南京,弘光帝闻风而逃,李香君逃出了宫中,而后她躲到了栖霞山葆真寺,与卞玉京相伴为尼,最后侯方域到此找到了她,并将她带回了老家商丘。
但是侯方域向父亲隐瞒了李香君的身世,几年之后,李香君妓女的身份还是被公公侯恂知道了,于是他就将李香君赶出了家,在众人的讲情下,他让李香君住在了离城十五里外的侯家园林,再后来侯方域回到商丘,还是把李香君接了回来,而后不久,李香君因为患上了肺痨,三十岁就去世了。显然眼前的这两座雕像,制作的场景温馨而有诗意,应该是侯李二人相处的最好时光。
壮悔堂
看完壮悔堂,我又转到了旁边的房屋进行观看,在其中一间房内,看到一位老者正在瓷盘上刻画,我能明显地感到他用眼睛的余光在瞟着我,当发现我没有购买纪念品的意思,而只想拍照时,他冷不丁大喝一声:“不买东西别拍照!”
闻听此言,我只好放下相机,乖乖地退了出来。走到门口时又遇到了那位管理者,她问我看得怎么样,我说这里最大的遗憾就是看不到当年侯家的古物。此人闻听后,显然对我的这句评语大为不满:“这里有大房子,还有花园,你能买得起吗?花20块钱让你看,已经很不错了,就别不知足了。”

无人祭拜的戴名世墓
戴名世墓位于安徽省桐城市孔城镇清水塘村。从桐城市打车前往清水塘村,可能是因为戴名世的名声太响亮了,所问之人,均能告知如何前往其墓。在村外的一片田野中,很容易地找到了戴名世的墓。
没有上、下款儿的墓碑
戴名世的墓前是一片极高极密的荒草,然时已十月,茂草已经开始枯黄,且有规律的大片倾倒。这种场景让我看上去颇为熟悉,似乎小时候学校组织学农时就看到过。农民伯伯告诉我:这是狂风所致,同时也是因为麦杆长得不壮实。
然而眼前的这些荒草,应该说是物择天竞的结果,怎么也会如此的不抗压呢?看来,在上天面前,所有的生灵都要低头。但我在这里看到的并不是悲愤,反而让我觉得自己走进了电影大片中的现场,这种场景让自己本能地入戏,心中升起了一种庄重的仪式感。
从现场看,戴名世墓近年做过修整,墓碑上仅楷书“戴名世之墓”五字,墓前亦无祭拜痕迹,再想想,当然不会有后人来祭祀,故其墓无上、下款儿,亦属理所当然,其墓能够被记载而保存至今,已属幸运。
文保牌的用石很特别
倒伏的荒草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金圣叹,侯方域,戴名世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