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是次要,可爱即正义

戴桃疆

2017-07-13 14: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明星全面占领演出市场之前,最令影视剧制作方头疼的两大难题分别是“人类幼崽”和“小动物”。
尽管物种差别巨大,但小动物和人类幼崽有着诸多无法视而不见的共同点:情绪化、沟通困难、难以控制。
失控是每一个创作者的灾难。因而,在天才人类幼崽或是天才动物演员出现之前,影视制作方轻易不会考虑这个不可控的、充满变数的元素——即便人类幼崽和小动物一样可爱、招人喜欢,容易打动观众,只要拍得不算太烂,一定会成为引人注目的焦点。
日本电视剧在不伦和刑侦的两个大坑里翻腾着求新求变,终于把自己逼到了不得不冒险选择人类幼崽题材的地步,四月深夜档《三个爸爸》没劲透了,但剧中的人类幼崽凭借自己的唯一特质“可爱”收获一众好评,勉强维持住了收视率。
随着夏天的到来,电视台更加丧心病狂,放弃人类幼崽,改打更加令人难以招架的动物牌,前后西岛俊秀与七只猫缠绵厮守的《毛毯猫》,后有渡部笃郎抱狗、桥本环奈抱猫联手出演《警视厅生物系》。
电视剧改编自大仓崇裕的同名系列小说,包含了这一系列四部单行本的全部内容,除了第一集同观众见面的“喜欢小鸟的嫌疑人”以及即将在第二集同观众见面的“喜欢企鹅的嫌疑人”之外,后续还将出现“吸引蜂的嫌疑人”和“喜欢孔雀的嫌疑人”。
别看日本国家小,国民的喜好多样性还真是丰富。
小说虚构了“警视厅总务部总务科动植物管理系”这样一个听上去就知道是在浪费纳税人钱财的部门,专门负责被拘留、逮捕的犯罪嫌疑人所饲养的宠物。
日本现实的处理方式当然不是让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大包大揽地替涉嫌犯罪的公民伺候宠物主子,一旦主人落入法网,主子就成了跌下枝头的凤凰、落入平阳的老虎,命运不如野鸡。
如果是现行犯,警方逮捕嫌疑人后基本没有时间细心地给嫌疑人的宠物留足水和饲料,但逮捕后,嫌疑人可以拜托自己的亲朋好友或是辩护律师照顾宠物;如果嫌疑人除了宠物之外没有亲人,请不起辩护律师,或是辩护律师拒绝帮助照顾宠物的话,这些宠物就只能变成无主物,等待被新的主人收养或是接受被安乐死的命运。
呼吁社会上意图挑战国家法律法规的公民们,看在自家宠物的份上三思而后行。
当然,表现国家机关是如何浪费纳税人钱财的剧情,并不符合日本社会核心价值观,故事务必会让这个部门变得有用起来。
为了让这个虚构的部门变得有用,首先,故事在其中安插了一个能人。这个能人就是渡部笃郎饰演的能人刑警,有“魔鬼须藤”之称的须藤友三。
魔鬼须藤在一起案件中头部中枪,子弹留在了他的脑袋里,但魔鬼须藤并没有被致命的子弹击到,修养一段时间之后又归队上班了。上班后的须藤尽管看上去和受伤前没有区别,但实际上他失去了中枪之前的所有记忆,完全不记得办过什么案子、曾经共事的都是何人。
尽管得知被分配到总务部这座“警察的坟墓”令他心有不甘,但须藤还是服从组织命令到该部门报到。
桥本环奈饰薄圭子
在须藤到来之前,简称为“动物系”的警视厅总务部总务科动植物管理系最重要的人物,是年轻的女警察薄圭子巡查(桥本环奈饰)。
薄圭子熟练记忆每一种可能被日本国民饲养的动物所具备的特性,加上桥本环奈的长相,可谓是官方非学术型动物学家中的一朵奇葩。(请按照“奇葩”一词的本意进行理解)
在薄圭子的帮助下,魔鬼须藤以嫌疑人的宠物为切入点,介入案件调查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体内的刑警记忆不断被唤醒,出奇制胜,先于正职刑警破获案件。而破案的关键往往是宠物自身的特性,案件本身并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动物百科普及过程往往更值得观众注意。
渡部笃郎饰须藤友三
和围绕着人类幼崽展开的深夜档《三个爸爸》一样,尽管《警视厅生物系》的元素更多,演出阵容更强,故事情节更加精彩,档位更好,但遭遇的仍然是同类问题。
相比人类幼崽之于奶爸剧的参与程度,小动物参与《警视厅生物系》的程度更低,除了负责提供案件线索,展示可爱的姿态之外,没有太多的作用。
《警视厅生物系》也好,《毛毯猫》也罢,只能说是引入了动物元素的电视剧,而不能称之为“动物剧”。
在这些日剧中,动物的存在都是消极的,仅作为人类行为的客体存在,不像灵犬莱茜、忠犬八公那样被赋予了主观能动性,在故事中体现动物的意志。
动物的出现会吸引更加广泛的群体观看电视剧(比如对动物抱有好奇心的人类幼崽),会提升整部剧的可爱程度,但并不会整体提升剧集的质量。
《警视厅生物系》不仅将镜头对准了可爱的动物们,也将镜头对准了剧中出现的可爱小姐姐们。几乎所有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出场都会伴随着趋近于静态的特写镜头,加上片尾曲曲风活泼并有动物造型人偶出场的舞蹈,充分暴露了这部剧想要实现的目标:破案是次要,可爱即正义。
用到最不想要用的人类幼崽元素和小动物元素并非是日本电视剧创作者想要挑战自我的表现,反而暗示着一种自我放弃的状态。熟悉的题材无法寻求新的突破口,只能将作为故事核心的人居于次要位置,打出稳赢的牌面来攫取观众的芳心和青睐。
《警视厅生物系》中的悬念设置既不严谨,也不精妙,勉强徘徊在普通的水平上,但观众在小动物镜头以及像小动物一样可爱的女警察镜头的双重糖衣炮弹夹击下,根本不会用正经刑侦剧的剧情设置标准要求它。
电视剧用小动物蒙蔽观众,观众明知对方用名为可爱的财富行贿,但毫无拒绝的能力,只能受贿、观看并给出一个高分并在后面注明“小动物真可爱”。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警视厅生物系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