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争“第一口奶”市场,雀巢中国6名员工非法获取公民信息

代秀辉/法治周末

2017-07-12 12:18

字号
 “(2017)甘01刑终89号”刑事裁定书显示,雀巢中国公司旗下6名员工涉嫌从多家医院医务人员手中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据此达到抢占市场份额,推销雀巢奶粉的目的;业内人士认为,该事件暴露了雀巢中国公司在内部人员管控上的不足。
一纸终审裁定书彻底坐实了雀巢(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雀巢中国公司)旗下员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
法治周末记者从兰州法院司法公开网获得的一份为“(2017)甘01刑终89号”刑事裁定书显示,5月31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围绕6名雀巢员工对“(2016)甘0102刑初605号”判决书判决不服提出的上诉作出二审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至此,身为6名被告人“东家”的雀巢中国公司不可避免地卷入到这场“第一口奶风波”当中。
刑事裁定书显示,雀巢旗下6名员工(媒体此前报道为8名员工)涉嫌从多家医院医务人员手中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并据此达到抢占市场份额,推销雀巢奶粉的目的。
7月7日,法治周末记者采访联系到雀巢中国公司。该公司回应,完全尊重法院的判决。
“完全遵守一切适用的法律法规和由全球各国政府实施的世界卫生组织《国际母乳代用品销售守则》以及雀巢的母乳代用品营销政策是我们公司重要的业务原则和毫无妥协的首要重点。”雀巢中国公司在回复法治周末记者的邮件中称,“我们也期望所有员工在日常工作中严格遵守法律法规。”
员工涉非法获取公民信息
事件还得从6年前说起。
终审裁定书显示,2011年至2013年9月,被告人郑某、杨某分别担任雀巢中国公司西北区婴儿营养部市务经理、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甘肃区域经理。
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查明,在郑某、杨某任职期间,为了抢占市场份额,推销雀巢奶粉,两人曾授意雀巢中国公司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员工杨某某、李某某、杜某某、孙某4人通过拉关系、支付好处费等手段,多次从兰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兰州军区总医院、兰州兰石医院等多家医院医务人员手中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这其中,郑某自2012年2月开始,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40507条;杨某自2011年开始,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45659条。
此外,担任雀巢中国公司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甘肃区域主任的杨某某同样通过上述手段,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20085条;任职为雀巢中国公司兰州分公司婴儿营养部营养专员的李某某、杜某某、孙某3人则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依次为14163条、10448条、963条。
当然,涉事其中的并非仅有雀巢中国公司的6名员工,他们自然也有来自医院的“帮手”。
“(2017)甘01刑终89号”刑事裁定书显示,被告人王某某利用其担任兰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妇产科护师的便利,将其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2074条非法提供给了杨某某、孙某,收取好处费13610元。
同时,担任兰州军区总医院妇产科护师的丁某某利用其工作便利,将其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996条非法提供给了李某某,收取好处费4250元。
此外,被告人杨某甲利用其担任兰州兰石医院妇产科护师的便利将其在工作中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724条非法提供给被告人杜某某,收取好处费6995元。
“第一口奶”的罪与罚
食品专家朱丹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实际上雀巢中国公司旗下员工违规事件的发生与“第一口奶”的市场争夺有关。
所谓“第一口奶”通常是指新生婴儿出生后喝的第一口奶。
行业观点认为,新生儿对第一口奶是有记忆的,他不仅会记住第一口的味道,而且会因此排斥其他口味的奶甚至排斥母乳。
在这样的背景下,自然也催生了不少奶粉企业抢占“第一口奶”市场。
“但是,所有的市场行为都应该有一个底线的边界。我的理解是,应该在进行这样的市场行为时要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朱丹蓬说,“不过,当下的‘第一口奶’市场确实存在一些灰色地带。”
事实上,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医疗机构不得展示、推销和代售母乳代用产品的通知》等在内的多部法律法规或规章均有明确规定禁止生产者、销售者向医疗卫生保健机构、孕妇、婴儿家庭赠送产品、样品。
然而,雀巢中国公司旗下的员工却这样做了。“(2017)甘01刑终89号”刑事裁定书同时揭露了雀巢中国公司旗下这6名员工违法操作方式。
刑事裁定书显示,多家医院的医务人员证实,雀巢中国公司旗下的员工曾给他们送去雀巢奶粉的试用装,并让他们免费发放给婴儿家长;发放同时并登记婴儿家长的信息;并根据信息数量为他们提供好处费。
此外,据任职雀巢中国公司西北区婴儿营养部市务经理的被告人郑某自己供述,其从上级处获取DR或EDR目标任务,并将任务分配给区域经理,每个区域经理将任务分配给每个业务代表。
在郑某的理解里,DR就是通过医务人员成功指导消费者使用雀巢产品入组的人;EDR就是成为DR后,四个月后还在继续使用雀巢产品的人。
“每个营养专员将DR名单上报给蒋某某,由蒋某某报给公司总部,我负责的每个区域经理的业绩加起来就是我的业绩,每个区域中营养专员的业绩加起来就是该区经理的业绩。”郑某称,“每个区域经理将需要支付费用的名单上报给我,我审核后由西安之旅国际旅行社或刘某给医务人员支付劳务费,这部分钱是从公司总部给的事务运作费用中支付。”
至此,雀巢中国公司旗下的6名员工也因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了相应的法律后果。
法院判决显示,6名雀巢中国公司员工均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这其中,郑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罚金4000元;杨某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罚金4000元;雀巢中国公司其余4名员工亦被拘役或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至免予刑事处罚不等的刑罚,并各处以不同金额的罚金。
被指内部管控不足
对于该事件,中研普华研究员王鹏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雀巢中国公司在销售人员外事纪律要求方面、培训方面尚不到位。
“在利益的驱使下,员工会抛开应有的商业道德,抛开应有的社会责任,违背正常的市场竞争规则,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甘愿铤而走险。”王鹏说。
“我们将进一步加强与员工沟通和培训,更加强调合法合规的重要性,进一步严格内部监督控制。”雀巢中国公司在回复法治周末记者的邮件中表示。
此外,在王鹏看来,商业利益驱使下,为抢“第一口奶”贿赂医院,雀巢员工因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刑,也反映出医院在内部控制上的薄弱。
“很多医院没有能够遏制商业贿赂的良好内部控制环境,医院管理者对商业贿赂给医院带来的危害性及加强内部控制的重要性认识不够,对其概念模糊。”王鹏认为,“员工的诚实守信、遵纪守法意识淡薄,没有较强的职业责任感。”
王鹏同时建议,雀巢中国公司应当从健全员工行为规范体系、开展员工廉洁从业纪律教育、开展员工行为排查、建立商业贿赂监督联防机制、信访投诉举报核查等五方面进行内部管理的改善。
(原题为《为争“第一口奶”市场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雀巢中国6名员工是这样干的》)
责任编辑:姚晓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雀巢,奶粉,公民个人信息,非法获取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