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通破一假证产业链:成本十元叫价上万,没有公章就私刻

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2017-07-13 20: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江苏南通的张先生没想到,他花费1.3万元买到的高级职称证书,成本只要10元。直到警方找上门,他才意识到被骗。
张先生还不知道的是,这纸“证书”的暴利背后是一条规模庞大、人员复杂的制售假证产业链:
非法培训机构对外宣称“内部有关系”,招揽客户;“中间人”与线下专业制假人员联系,根据职称类型和数量,完成假证制作;“中间人”还联系技术人员将办证人员身份数据上传至仿冒的官方网站,便于办证人员查询;最后,由“中间人”或制假证人员将假证寄送给办证人。
假证涵盖劳动人事、科教文化等领域。 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江苏南通警方近日破获这起公安部挂牌督办的制售假证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25人,关闭虚假的人社及教育部门网站12个,打掉非法培训机构3个、地下办假证窝点2处,初步发现办假证人员3.4万余人,涉案金额过亿元。假证涵盖劳动人事、科教文化、卫生医药、工程建设等领域。
“我们将要求制售假证涉及到的有关地区人社部门积极配合公安部门予以严厉打击。”6月15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答复澎湃新闻采访时的函中表示,今后,对于制作和贩卖假证等违纪违法行为,人社部门配合公安机关部门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非法培训机构:为牟暴利,变假证推销机构
2016年5月左右,身为南通某纺织机械公司总经理的张先生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自称系北京某咨询公司的工作人员,声称其公司有渠道和关系,可帮忙办理中高级职称,问他是否需要。
这正好说到张先生的心坎上。“我本身有中级职称,只不过没有时间去参加培训和考试,我也想办一个高级工程师的资格证书,正好对方公司主动联系我,还有渠道办到这个证书。”张先生说,对方要价2万元,最后砍价到1.3万元成交。随后,他将其信息和资料发到对方指定邮箱,并汇了1.3万元到对方公司账户。
几个月后,张先生收到一张“山东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证书”和一张写有网址的纸条。他登录对方提供的网址,进入查询,查到网上有他的证书和批文,他以为对方“走后门”办的是真证,直到警方找上门,他才知是假证。
北京这家咨询公司是南通警方查获的3家非法培训机构之一,苏某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他供述称,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最初是做正规的辅导培训,后来发现办假证来钱快,继而开始代办假证。
2013年下旬,苏某在一建筑行业QQ群,遇到一个叫吴某新的人。“他在群里发小广告,声称可代办中高级职称,不需要考试,办中级职称3000元,高级职称5000元,职称证书办成后,会给通知,并把证书寄给客户。”
苏某见有利可图,于是和吴某新搭上了线。南通警方查明,吴某新今年41岁,内蒙古人,早年办过培训机构,有一定的建筑行业人脉,2012年起开始代办职称业务,是整个制售假证链条的“中间人”。
苏某招揽客户有一套流程和话术。首先,公司业务员在网上查找从事建筑行业人员的名单,然后打电话给对方,声称自己是中国建筑施工管理协会的工作人员,可以代理职称评报,不需培训和考试。
“如果对方需要,就发一份协会的红头文件给他,上面有办证的手续和费用。之后,让对方发来资料信息,并把费用打到公司账户上。”苏某说,业务员整理好客户资料后,他再打包发给吴某新。
两三个月后,吴某新会通知苏某证书已办成,并将验证职称证书的网址发给他。苏某再将网址发给业务员,由业务员告知客户。
苏某供称,他们对外宣传时,中级职称要价9800元,高级职称19800元。如果客户讨价,可便宜一两千元。两年间,他们共代办百余张假证,收款100万元左右。而他对外宣称的“中国建筑施工管理协会”,实际上是其在香港注册的“山寨协会”
办案民警唐煜煜向澎湃新闻介绍,拿到正规的中级高级职称证书,要经过一套严格的考试和评审程序,在制售假证过程中,这类非法培训机构都打着“有关系、有渠道”的幌子,让客户以为他们能办到真证,一旦客户发现受骗,他们便积极退钱,希望息事宁人,以防客户报警。
南通警方查获的假公章。 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制假窝点:查获国家机关及企事业单位等各类假印章2100枚
收到培训机构发来的客户资料后,吴某新便将客户资料发给那些专门制作假证的人员。
王某是帮吴某新制证的人员之一,今年34岁,湖南双峰人,2017年5月10日被公安机关抓获,目前羁押在南通市看守所。
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他们村很多人靠制假证营生,2009年他跟老乡到河北秦皇岛开始制作假证。最初,他通过在街头刷小广告做宣传,做学历证、离婚证等证书。2016年3月,他开始帮吴某新做全套的职称证书,制成后,他根据吴某新提供的地址邮寄给客户。
相关法律文书还显示,2012年王某因犯伪造、变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被秦皇岛海港区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两年执行。
王某说,他帮吴某新做的假证主要是建筑行业的中高级职称证书,最高级别的单位是省人社厅,制1张假证花10分钟。“客户需要制作什么何种证书,就找出相应的空白的模板和公章,如果没有这种公章,我就自己私刻一个,然后将客户的信息填上去,盖上公章就可以了。”
王某称,制一个假证,吴某新给他75元,而制证的成本为10元。从去年3月底到被抓的1年多时间,他一共做了三四千套假证,获利20多万元。
南通警方查获大量制假证需要的评审资料。 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唐煜煜说,他们在查获王某的制假窝点时,看到其屋内有一面墙的橱柜,里面全是制证原材料,地上堆放着整箱的评审所需资料,如离职证明、英语考试证书等,全都是盖过章的。此外,屋里还有各种打印机、扫描仪,各类假印章2000余枚。“模仿得的还比较真实,一般用肉眼很难分辨出来,有的用紫蓝光灯打上去,还能看到防伪条。”
南通警方查获的部分假证。 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王某的制假窝点是南通警方目前查获的两个窝点之一。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副局长沙俊斌说,他们缴获各类虚假证件22000本、国家机关及企事业单位等各类假印章2000余枚,查扣的半成品假证及制假专用纸张有1.2吨
南通警方查获的赃物。 澎湃新闻记者 邢丙银 图
在南通小海派出所,办案民警向澎湃新闻展示了部分收缴赃物。澎湃新闻看到,十几米长的桌子上,摆放着的有学历证、中级职称证、离婚证等证书,查获的假公章按省分区摆放,从县一级的到国家部委办局级的公章一应俱全。
虚假官网:可通过技术处理在搜索引擎排名第一
假证制作出来了,如何让那些客户相信他们拿到的就是真的证书?
据牵头侦办该案的南通市公安局网安支队相关负责同志介绍,2012年前后,制成的假证上一般会留有查询电话供客户验证真伪,而这个固定电话实际上由制假证的人控制,当客户拨打电话查询时,即呼叫转移到制假证人的手机上。
随着网络发展,职称证书验证转移到网上,原始作案手段遭淘汰,于是制假人员通过仿冒网站欺骗客户。
南通警方查明,本案中,吴某新作为“中间人”,他在联系制假证人员的同时,还通过社交平台,寻找技术人员,将客户信息数据上传至仿冒的官方网站,便于客户查询,取得客户信任。
高某曾帮吴某新上传两三百条信息。据高某供述,2012年大专毕业后,他曾在私人老板办的成人教育学校做招生工作,生病后,在家待着,平时在QQ群打广告作宣传,代办学历证书。
2015年11月,吴某新在QQ群里看到他的宣传后与他私聊,问他是否会做假网站,并将个人信息上传到网站。“他和我谈的价格是上传一条信息100元至150元。”高某供称,他在网上找了一个技术员代做假网站,然后再将吴某新发给他的个人信息上传到假网站,他一共收了吴某新两万元。
马某是高某“物色”到的技术员,今年31岁,四川南部县人,因涉嫌诈骗罪于2017年1月11日被取保候审。
他供述称,自己在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了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平时会接一些私活赚钱,比如帮企业做网站和仿冒网站。2015年11月,他在QQ群里认识了高某,对方在群里问谁会做仿冒网站,他说自己可以,然后俩人加了好友私聊。
“第一次让我做青岛政务网的仿站,当时谈好的价格是一个仿站500元,后来他还要求能上传数据和个人信息,价格就谈到1000元。”马某供称,谈好价格后,他按照高某要求做了一个相似度极高的山寨网站,非专业人士很难看出来,“这样客户以为自己登录的就是真网站。”
网站制成后,马某还按照高某的要求,在后台上传数据。“我上传了数条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证书编号、资格证书资历等信息,有时一次传几条,有时传十几条。”
据马某交代,他一共为高某做了12个假网站,除青岛政务网外,还有中国教育网、江苏省人事职称网、山东人力资源公开信息网等。
唐煜煜说,这类虚假网站与官网极度相似,有的域名就差几个字母,而且经过排名优化技术处理,在相关搜索引擎排名第一,让办证人员一搜即能找到,极具欺骗性。
人社部:研究建立全国统一的职称评审管理系统
身在看守所的吴某新对自己的行为悔恨不已。
他说,以前他认为帮办假证是帮了客户的忙,现在来看,让那些不具备资格的人员取得证书,这对那些经过长时间积累才取得相应资格证书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
多位涉案人员从自身经历谈到,有的客户明知是假证而办证,有的客户可能不知办的是假证,假证之所以泛滥,甚至有人明目张胆使用假证书,企图蒙混过关,问题可能在于没有全国统一的证书数据库管理。
据南通警方初步统计,目前已发现的3.4万余条办假证的人员信息,涉及北京、安徽等28个省区市,其中教师资格类证书最多,有1.3万余件。此外,还有学历学位、会计师证、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等证书。
专案组组长、南通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吴忠灿说,现行职称评定制度是国家人才培养、选拔任用的重要手段和途径,是群众心目中看得见、摸得着的“公平”。不法人员投机取巧,通过办理假证获取从业资质,损害了通过正规考试人员的切身利益,严重影响社会公平正义。
此外,制售假证更对各行各业安全生产构成严重危害。吴忠灿说,大量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技能的人员通过非法途径获取所谓的“从业资质”,给社会治理与发展埋下隐患,甚至危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江苏省破获的这起制售假证案件,侵害了人民群众和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扰乱了社会秩序,性质恶劣,影响严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答复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为加强职称和职业资格证书监管,人社部门将按照国务院要求公布实施国家职业资格目录,目录之外的一律不得许可和认定职业资格,目录之内除准入类职业资格外一律不得与就业创业挂钩,行业协会、学会等不得变相开展资格资质许可和认定。
此外,制售假证更对各行各业安全生产构成严重危害。吴忠灿说,大量不具备相关专业知识、技能的人员通过非法途径获取所谓的“从业资质”,给社会治理与发展埋下隐患,甚至危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将逐步建立证书管理信息系统,通过整合现有职称评审管理信息系统,研究建立全国统一的职称评审考试信息化管理系统,开展职称证书查询验证服务,逐步实现职业资格和职称证书信息共享,防止证书造假行为。
公安部网安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公安机关将继续对仿冒国家机关网站制售假证相关违法犯罪活动依法进行严厉打击,并对制作仿冒网站、发布虚假信息以及制售假证等各个环节,进行全链条打击,坚决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同时,公安机关也提醒广大群众,切勿心存侥幸,不要试图通过购买的方式获取相应资格证明、证书,更不要触碰法律底线。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通 假证 产业链 过亿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