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被指花钱买论文影响公共政策,回应称竞争者们“插刀”

澎湃新闻记者 虞涵棋 实习生 陈凌瑶

2017-07-13 21: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收买教授、赞助研究、政策营销……近日,与学术界一向走得比较近的谷歌,遭到了非营利组织“问责运动”(Campaign for Accountability)和《华尔街日报》的连环暴击。
谷歌于当地时间7月11日发表声明称,谷歌赞助学术研究,一向秉持公开和独立的原则。反倒是“问责运动”始终不肯公开自己的赞助者。其中一位已知的赞助者,甲骨文公司,正是谷歌的竞争对手。
谷歌透明度调查:12年内“买”329篇论文,最高40万美元
“问责运动”2015年在美国华盛顿创立,自称为非营利性的“看门狗”组织。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问责运动”组织了一项名为谷歌透明度调查(Google Transparency Project)的项目。当地时间7月11日,该组织公布报告,直指谷歌通过赞助学术研究的方式,影响公共政策。
报告称,在2005年到2017年发表的有关公共政策的论文里,“问责运动”共找到了329篇直接或间接受到谷歌赞助的文章,涉及反垄断、隐私、网络中立性、搜索中立性、专利和版权等领域。其中,三分之二的论文都没有公开受到谷歌赞助这一情况。
谷歌资助过的329篇论文 来源:“问责运动”,经澎湃新闻翻译。(注:表格中“29”一项疑有误)
报告还发现,当谷歌受到监管压力的时候,其赞助的研究数量会激增。譬如,2011年,谷歌开始面临反垄断审查,其赞助的相关论文突然增加,并在接受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欧盟监管者审查的2012年达到峰值。事实上,在所有329篇论文中,有113篇都在讨论反垄断这个问题。
2012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反垄断调查期间,谷歌资助的反垄断研究激增。
2012年,谷歌赞助的关于版权的论文也开始攀升。当时,谷歌正在与国会的反盗版法案作斗争。在接下去的一年,关于传播的盗版作品,谷歌是否应该负责,公众争议持续不断,谷歌赞助的版权相关研究也达到峰值。
在反盗版争议期间,谷歌资助的版权论文激增。
不过,“问责运动”强调,选出这329篇论文的标准,是它们是否受到谷歌的赞助。它们绝大多数迎合谷歌的政策主张,但有一部分对谷歌进行了批评。
这些受到赞助的研究来自学界、智库、律所和一些顶尖法学院,牵扯到的美国知名大学包括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罗格斯大学、乔治城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
英国牛津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德国柏林经济学院、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比利时鲁汶大学等欧洲名校也名列其中。
报告发现,这些论文中有大量“伪装”成严肃学术研究的文章。它们并没有遵循严格的学术规范写作,也没有发表在经过同行评议的期刊上。此外,这些文章往往互相引用,制造出一种声势浩大的印象。
这329篇论文共被引用6000多次。报告认为这是一种讽刺。在以点击量评估信息价值的时代,谷歌得以崛起。如今,谷歌正在花钱购买其公共政策主张的点击量。
“问责运动”强调,许多谷歌“买”的研究影响到了决策者,但决策者还并不知情。谷歌前CEO、现任Alphabet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曾在国会听证时引用一篇论文,佐证谷歌并非垄断企业。然而,谷歌为这篇论文买过单。
谷歌前CEO、现任Alphabet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
报告认为,这种玷污学术的做法,虽非前无古人,譬如抽烟健康研究之于烟草公司,气候变化研究之于石油企业,但谷歌可能是眼下把这套把戏“玩得最溜”的公司,“特别是,一个表面上如此推崇研究的公司。”
《华尔街日报》补刀:谷歌收买教授的邮件证据,开价5000美元至40万美元不等
一天后,《华尔街日报》发布了一篇题为《收买教授:谷歌学术影响力运动的内幕》(Paying professors: Inside Google's academic influence campaign)的深度报道,披露谷歌收买高校教授,通过赞助学术研究的方式在舆论和公共政策上“带节奏”,每次开价5000美元至40万美元不等。文章中也引用了“问责运动”那份调查报告的数据。
《华尔街日报》以申请信息公开的方式,获得了十几位教授与谷歌的数千页邮件往来。这些教授并不总是会公开自己的研究获得了谷歌的支持,在后续相关研究中公开的则几乎没有。
《华尔街日报》的深度报道。
伊利诺伊大学的法律系教授保罗·赫尔德(Paul Heald)称他曾想到一个点子,可能对谷歌有利。赫尔德获得了18.83万美元的无条件赞助。谷歌告诉他:“你拿这钱去开一家甜品店,我们也不管。只是这样的话,你以后是拿不到钱了。”
密歇根大学的法律系教授丹尼尔·克莱因(Daniel Crane)则提到,他在研究反对针对搜索引擎的反垄断管制时,曾拒绝谷歌的赞助。
时任斯坦福大学研究员的瑞恩·卡罗(Ryan Calo)拿过过40万美元的“最高奖”。谷歌等互联网企业关于用户隐私的条款总是冗长晦涩,几乎没有人真的会去读。因而,一些学者建议采取其他限制企业滥用用户信息的方法。凭借一篇倡议用新形式保留用户隐私条款的文章,卡罗收到了谷歌的“大礼”。
“谷歌银河”:谷歌赞助过的研究网络。  “问责运动” 图
一名曾供职于谷歌的游说人士透露,谷歌会列出一些学术论文的题目、摘要和经费,招募有意向的作者。谷歌也会提供差旅费,帮助这些教授与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会面。
2010年,谷歌雇佣时任普林斯顿大学研究员的德文·德赛(Deven Desai)为其招揽“写手”。在此后的两年,德赛一共花掉了谷歌200万美元,用以组织相关的学术会议和研究论文,给作者的报酬从2万美元到15万美元不等。不过,上述游说人士提到,这些花销对于谷歌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
2012年,谷歌遭遇反垄断审查时,谷歌的律师们写给联邦贸易委员会主席的一封信中,引用了谷歌赞助过的论文。
不过,《华尔街日报》认为,不仅仅是谷歌,其他高科技企业也在玩这套把戏,正如以前的烟草、石油和制药公司一样。文章点名了几家赞助过反谷歌的学术研究的竞争对手,包括微软、高通和AT&T。
谷歌回应:“问责运动”始终不肯公布自己的赞助者
在“问责运动”公布报告的当天,谷歌公共政策主任莱斯利·米勒(Leslie Miller)在官方博客上发布了一篇回应文章。米勒称,问责运动的报导误导性很强,它把谷歌旗下、或曾赞助过的机构支持的论文,都归到了谷歌头上。
米勒称,谷歌以保持与学界、高校和研究机构的紧密联系为荣,因而,做出以下澄清。谷歌对许多外界研究提供资金和资源支持。许多学者和机构在互联网上进行公开合作,尤其是在版权、专利和言论自由等重要领域。此外,和许多公司一样,谷歌也有一些政策伙伴项目。不过,谷歌把这些项目都公开在了网站上。
米勒强调,谷歌支持学术研究基于公开和独立的原则。许多受谷歌赞助的学者和学术机构会发表与谷歌意见相悖的论文,问责运动列出的论文里,也有不少严厉批评了谷歌在一些议题上的立场。米勒举出了其中三篇论文,它们就反垄断、网络中立和隐私问题反对谷歌的做法。
谷歌公共政策主任莱斯利·米勒(Leslie Miller)发布了一篇回应文章。
最后,米勒对问责运动本身的公开透明性进行了质疑:“讽刺的是,讨论公开和透明的问责运动,一直拒绝公开他们的赞助者。那些赞助者也不肯承认。众所周知,甲骨文公司(Oracle)是其中一个。甲骨文眼下就在运作一场精心策划的反谷歌游说活动。”
除了甲骨文公司之外,米勒还点名了AT&T、美国影业协会(MPAA)、FairSearch(微软参与的反谷歌消费者保护组织)等“老对手”。米勒称,这些组织都以自身或代理人的名义赞助了无数学术专著、论文、研讨会和报告,其中不少是直接针对谷歌的。
“我们以我们的项目和学术诚信为荣,问责运动和其赞助者们,显然并非如此”。米勒的回应文章以此结尾。
“问责运动”回应谷歌:谷歌与石油和烟草大亨为伍
当地时间7月12日,“问责运动”针对谷歌的回应文章进行了回应。问责运动称:“每次谷歌的不当行为被曝光时,它永远把责任推卸给别人。谷歌不应该逃避问题,而应正视他们利用学术进行政策营销,沦落到与石油和烟草大亨为伍的情况。”
“我认为我们的工作不言而喻。在过去的18个月里,‘谷歌透明度调查’项目记录了超过425次有关谷歌游说的白宫会议,超过250次谷歌与政府之间的‘旋转门’聘用,和超过325份谷歌花了钱的政策利益相关论文。所有相关数据,连同4000多页谷歌和美国政府官员的往来电子邮件,都公布在网站上。”
责任编辑:虞涵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