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杉|再续“奇迹之年”:三折明版《通玄记》卷下残页

高山杉

2017-07-15 14: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发现〈华严法界观通玄记〉:我的奇迹之年还在继续》(《澎湃新闻•上海书评》,2017年4月6日)一文刊布后,得到了不少朋友和读者的鼓励,希望我能够把“奇迹之年”的好运保持下去,继续做出关于本嵩《华严法界观通玄记》的新发现。没想到大家鼓励的声音还没落,好运就已经在敲门了。
5月3日晚10点左右,印晓峰先生在微信里告诉我说,他在日本雅虎拍卖网站看到两折明版佛典残页,根据我以前写过的文章(《首次刊布的〈通玄记〉卷下明版残页》,《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6年12月4日),判断应该也是《通玄记》。我按照他发给我的图片(可惜不够清晰)仔细研究了一番,又在日本雅虎拍卖找到原来的拍卖网页(在我写这篇文章期间,该网页已经无法打开),发现这两折残页不仅与我刊布过的四折流传于日本的用明朝赵体字刻的《通玄记》同版,而且内容都属于从未刊布的卷下,可能就是从同一本书里散出来的。
第一折是解释宗密《注华严法界观门》“周遍含容观第三”里第一“理如事门”中“不待泯之。理性真实,体无不现”一节,相当于西夏文译本第5叶左半页第5行到第6叶右半页第4行(《俄藏黑水城文献》,第25册,第356页):
也,故不同以理夺事而泯事也。“理性真实,体无不现”者,蹑前第十门体空即成事义,释标中事之一字为所如,正明全理事也。然前云体空,事由理成,无体故空。今云体空,全理故空,与前异也。前云成事,对理明体,不坏相也。今云成事,有力为主,具非一非异三义故,互相含遍,与前门灼然不同。学者应思。然亦不离前门,有事事无
第二折是解释《注华严法界观门》后面所附唐杭乌山沙门智藏(《宋高僧传》有传)对“华严三偈”所作注释《注略法界观门》(《注华严法界观门》后世通行本缺少这个部分)中与第三偈有关的部分,相当于西夏文译本第43叶右半页第2行到左半页第1行(《俄藏黑水城文献》,第25册,第368页):
途,悟迷殊道。审凡圣不相往来者,即不动道场而登妙觉者也。次句众事含理事门,即含容义。故上二句略周遍含容大纲已了。《注》“处处”下,初句包含容摄义,次句法住法位,第三句含遍融通,末句圣凡交彻。谓邪即皆邪,正即皆正,法法皆尔。“时处”等者,“时”乃竖穷,“处”即横遍。“帝网”者,喻时处无尽。谓天帝殿上有大珠网,众珠结成,傍
明版《通玄记》卷下二折
明版《通玄记》卷下二折(局部放大)
凑巧的是,聂鸿音先生曾经刊布和译释过《通玄记》西夏文译本里与《注略法界观门》有关的注释全文(《华严“三偈”考》,《西夏学》第8辑,1-8页),其中就包含以上一折的内容。由于聂先生当时以为“存世佛教典籍里没有《通玄记》的汉文原本”,在译释的时候没能参考汉文原本(参看我写的《网搜〈通玄记〉》,《东方早报•上海书评》,2012年5月19日),所以他的译文虽然大体正确,但还是存在一些错误和问题。
比如佛学术语“法住法位”,被他错译成“法法在位”。“邪即皆邪”中的“邪”字,在西夏文译本里也是“邪”(李范文《夏汉字典》初版第0473号字),这个字还与“横”(《夏汉》3477)同义,却被聂先生译成了“溥”。“正即皆正”中的“正”字,在西夏文译本里的确如聂先生所释读作“遍”字(2858),但这个字在西夏文里还有“纵”的意思,换言之就是西夏文“横”(邪)字的反义,所以用“遍”这个义项去译它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我们现在对西夏文字义的理解还不能做到字字精确到位,也许西夏文中作为“邪”或“横”反义的“纵”字还有“正”这个义项没有被我们发现并总结出来也未可知。当然,“遍”字更有可能是西夏文“正”字(2748)的误写,这两个字在字形上是极其接近的。
与“‘时处’等者,‘时’乃竖穷,‘处’即横遍”一句相应的西夏文,被聂先生译成了不好理解的“谓‘时处遍’者,因遍时说之,因溥处释之”。其实,西夏文译者在这里还是使用了上述的“纵”字和“横”字,只不过还原到原文时,“纵”字应该对应于汉文中同义的“竖”字才是。所以,这句西夏文直译的话就是“云‘时处遍’者,约时竖(2858)说,约处横(0473)论”(可参考长水子璿《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三之二以及他的《大乘起信论疏笔削记》卷第十五里的相似表述“约时竖论”和“约处横说”),与明刻卷下的汉文原文颇有出入,尤其是表示复数的“等”字,不知为何到西夏文里成了“遍”字(2679)。
类似的表述还出现在聂先生刊布和译释的另一段《通玄记》西夏文译本当中(《西夏文〈注华严法界观门通玄记〉初探》,《民俗典籍文字研究》,第八辑,第118-123页)。他的译法是“处随溥遍”和“时随明通”(“明”字的西夏文就是上面说过的“纵”[竖]字,聂先生不知何故译成“明”),但原文应该是更接近于“约处横遍(2679)”和“约时竖通(5332)”这样的形式。
连日本的学者都没见过《通玄记》卷下,日本的卖家自然不知道这两折残经为何物。虽然正确地将它们定为明版,却将内容误当成“《华严经探玄记》断卷”。受印先生启发,我在日本雅虎拍卖已经结束的拍卖中检索了一下,结果又找到同版《通玄记》卷下残页一折(https://page.auctions.yahoo.co.jp/jp/auction/w164289764)。这一折的卖家来自埼玉县,上拍于2月12日13点37分,结拍于同月19日21点34分,也是定为明版《华严经探玄记》断卷。其实它的内容是解释《注华严法界观门》“周遍含容观第三”里第八“交涉无碍门”中约从“如举东镜为能摄也”至“如举九镜为所摄也”的一段,相当于西夏文译本第27叶右半页第2行到左半页第1行(《俄藏黑水城文献》,第25册,第363页):
东镜为能摄,余九镜是所摄也。“同时便为能入”者,能摄外别无能入,故云同时。 “及所摄”者,如东镜入九镜也,九镜便为能摄,此能入之东镜却为所摄也。故《注》云“是下能入之一字也”。“此能入”东镜“即彼”九镜“所摄”,“此能摄”东镜“即彼”九镜“所入”也。“彼谓一切”者,今一望多,即一为此故,一切为彼也。“一切”下,《注》将九镜喻所摄,一切对上东
明版《通玄记》卷下一折
明版《通玄记》卷下残页一折(局部放大)
到此为止,日本流传的这种用赵体字刻的明版《华严法界观通玄记》卷下,我已经确认了其中的七折。在卷下全文刊布之前,这七折残页对正确解读西夏文译本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附记:感谢印晓峰先生发现并提供日本雅虎拍卖网站的明版《通玄记》卷下残页图片及有关线索。在日本古本屋网站检索,于东京的东城书店搜到“中国·日本·朝鲜 古版古写经断简 一括”(http://tojo.jimbou.net/catalog/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77484),其中收有“明版《华严经探玄记》断简”,怀疑也是《通玄记》卷下残页,惜不知其与已经确定的七折为何种关系。
6月28日下午3点,孔夫子旧书网书友李先生在微信上发给我一条链接,内容是公共号“阿客工坊” 在6月26日刊布的一篇文章《袁鑫|超越欧拉公式限制的“结构魔术师”》(https://mp.weixin.qq.com/s/-4mBUXzLJEHNVCZYC_Ojjg)。这篇文章介绍了上海同基钢结构技术有限公司总工袁鑫的一些思考和生活的片段,其中特别提到,袁鑫喜欢收藏和研究古书,还贴出了他收藏的“玄记中宋孤本”的照片。从照片看,这部“玄记中”正是经折装明版《华严法界观通玄记》卷中的卷首五折(“玄记中”是折缝处印的书名简称和卷次),与我和李先生去年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从山西所购的七折,以及我在中国古书拍卖网站发现的数折同版同卷。虽然现在尚不知袁藏本是卷中的全本还是残本,但我怀疑是残的,而且和我发现的数折应该都是散自同一本书,只是袁藏本完整地保留了卷首的“华严法界观通玄记卷中”和“东京夷门山释广智大师本嵩集”,当然是更加珍贵的。
袁鑫所藏明版《通玄记》卷中残页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明版佛典,西夏文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