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来自二次元的热血悟空

阿树树

2017-07-16 11: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电影《悟空传》真挚、炸裂、情感丰沛,一如17年前的小说《悟空传》。
电影《悟空传》直白、浮浅、欠缺余味,一如17年前的小说《悟空传》。
我当年读过《悟空传》这本小说。大约薄薄的一百多页,一两个小时就读完了。很难记得小说描写了什么惊天骇俗的情节,更像是在电影《大话西游》的影响下,网络上铺天盖地创作浪潮中另一篇不错的同人文。小说中的主体情节,也确实是孙悟空和紫霞的爱情。
今天我们已经接受了孙悟空可以拥有自己的沉痛往事,可能有过错失的爱人,压抑着未竟的理想。如果去读原著,或者看老版电视剧《西游记》,会知道这是个天真又躁狂如熊孩子般的角色,所有给他增添上爱情回忆的复杂想象,或多或少都受到过《大话西游》的影响。
使小说《悟空传》在若干同人小说中脱颖而出的,是充满英雄豪气的慨言,以及如古龙般诗意幽回的文字。孙悟空如李寻欢一样,在天下无敌的自傲和焚心自毁的悲伤中游荡,让读者读到自己少年裘马与历经沧桑的无奈。
其中最著名的,是这几段豪气干云的自述: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
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小说中这几句本出自玄奘之口。然而也足以概括整本书的主旨了。相传佛祖释迦牟尼诞生时步步踏莲,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念“天上地下,唯吾独尊”,并有真龙出现相佑。如此超然傲物的形象,在小说中以这几句现代直白的描写重述,读来仍然让人感慨万千。
电影《悟空传》最后以力度万钧的泼墨文字,大写了这几句点睛之笔,已经是最忠于原著气质的改编了——其实原著除了文字间这股英然豪气,本也没什么值得特意翻拍的复杂情节。
必须大赞一下电影《悟空传》的美术和特效。
“一将功成万骨枯”。齐平天地的英雄气概,必须以天地万物的形色作衬底。在视觉上,电影《悟空传》开始就用了充满中国风味的帧帧水墨动画来概述故事;第一场天宫打斗,悟空、天蓬、杨戬依次出场,人物各具武者特征,武器运用变化颇有几分“王者荣耀”奇幻炫酷的风格;而后天机仪的宏大庄严,花果山的废墟颓败,或是最后之战类似宇宙空间的运转碎裂,都让人感叹国产电影的特效运用已能达至如此成熟惊人的程度。
更难得是特效和故事结合的巧妙:妖云化龙冰封成霜的邪恶形态,空中飘雪炸裂伤人的凄美残忍,或是天边晚霞映日鎏金的绝色烂漫,每一处出现都是贴合着故事、人物的心情意境。特效和美术的专业精妙,是妙在如果不是特意点出,便不会觉得如此符合当时场景的要求,绝无突兀炫技之嫌,然而细细回味又觉得颇有特色和艺术创意。《悟空传》的特效就是这种最适合电影要求的特效设计。
与画面配合相得益彰的,是编导对影片整体进程的把握。故事进展大部分时间都踩准了商业电影的节奏。开头的欢快打闹,中间的团结克敌,翻转处绝望悲痛,大战时热血爆棚,自始至终充分调动着观众情绪。
在这些交替演绎之中,无论是彭于晏所饰无所畏惧的孙悟空,或是余文乐所饰深沉克制的杨戬,都展现出几种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状态。欧豪所饰天蓬的深情,或是乔杉所饰卷帘的插科打诨,也都基本符合角色要求。
最可惜大概是阿紫找了倪妮来扮演。在《金陵十三钗》中风情韵味的面孔,实在不匹配如年轻朱茵那样天真烂漫的角色要求。如果寻找另一位更年轻活泼的女演员,阿紫这个角色恐怕能更可爱而打动观众吧!算是影片选角上一处不小的遗憾。
影片的总体优秀之处是显而易见的。不谈更大的野心,单把无畏天地的气概发挥到顶点,就足以支撑起孙悟空这个人物了。几处“从今往后一万年,你们都将记着这个名字,孙!悟!空!”,按照少年漫画的说法,就是已经“燃”到点了。还有身背破败的“齐 天”二字细节,踏云挑战天宫的豪气,更是热血到不行。
无论美术、特效、打斗设计的制作,诸多演员的丰富演绎,都是在协助衬托塑造“孙悟空”这个人物形象的高大。整部《悟空传》在精神气质上也就基本立住了。
同时不足也显而易见。
对不少观众来说,《悟空传》拥有太过典型的二次元特征。不仅是画面设计如漫画般天马行空,更多还是气质上和故事特征上的浅白:古装神仙人物,开场就出现在修仙学院这个设定中,说着现代白话,尚不如大部分古装电视剧中质感求古;无厘头的打斗笑话,总有些刻意搞笑的不伦不类,让人觉得笑不出来的尴尬;而天机仪、石心的设定无论听起来多么高大上,最后也无非是上圣天尊用来实现个人野心的工具。
即使孙悟空口述的理想是为了“打破不公的既定命运”,最后整个故事仍然走到了正邪对决的二元对立上,还是要依靠拳头的硬度来决定一切。这大概最符合的是15岁以下青少年的气质,仍然是典型少年格斗热血漫画的逻辑。
又想起《大话西游》这部经典。
无论看似多么荒诞不羁,周星驰仍然贡献了最令人难忘的一个孙悟空形象。于是我们发现在大圣看似目空一切的表象之下,掩藏着小人物的悲哀,被命运捉弄的无奈,以及一生都走不出错失爱人的懊悔——这人物是如此复杂又值得玩味,如每个影迷自己的人生。而《大话西游》上下两部时空逆转这种后现代的故事结构,彰显着“人其实无力反抗命运”的古典悲剧主题,一如希腊戏剧中被预言言中的俄狄浦斯。
《大话西游》故事中呈现出的复杂和矛盾,始终值得一提再提。不同的年纪再看,会看到不同的自己。
《悟空传》则欠缺这样的余味。即使把“燃”的主题发挥到极致,即使悟空和杨戬对决后还留下“下次我们都要拼尽全力”这样惺惺相惜又暗示续集的台词,故事却始终铺陈得太过直白。
上圣天尊从开场就是一个隐藏的坏人,最后也无非跳到台前坏到底了;阿紫和悟空的爱情,她最后必须死去的命运,都是一开场看晚霞时就写在人物脸上的,结尾也确是如此;当阿紫、天蓬、卷帘都死于战斗中一击所伤时,当村民全部牺牲之时,就好像编导觉得这些角色已经活得足够久了,干脆简单一点退出,为大战将临的情绪做一份铺垫,也都是往主题裸奔而刻意求死的设计。
编导郭子健作为香港电影人,懂电影,却不能说懂西游。可能他无从理解为什么86版电视剧《西游记》能获得最多大陆观众的欢迎:那部戏以最为纯朴和雅正的态度还原了《西游记》的原著精神,悟空身兼不谙世事的天真,顽劣不堪的任性,更重要的是拥有不屈天地的反抗精神。如此复杂的造反者形象,如某部历史大剧中的“孙中山”,日本若干大河剧中猴子“丰臣秀吉”,或是类似《仁医》中坂本龙马那样古怪豪杰,是需要不少情节和历练才能加以展现的。电影《悟空传》,处理显得过于少年而单纯了。
少年漫画主角大部分都是头脑单纯体力超能的家伙,如《七龙珠》、《灌篮高手》和《海贼王》。但搬演至电影,太过单纯的主角都很难塑造成功。彭于晏饰演的悟空够酷,够热血,但难成银幕形象的经典。
对《悟空传》褒贬两极的欣赏态度,就如不同年龄段的喜好差异一样无法克服。制作上的无比精致和情绪上太过单纯,造成了影片很难说是特别好或特别坏。但终究在这个夏天这是值得进影院观看的一部大制作。我们能看到张弛有度的商业影片节奏,能看到编导对热血主题的烘托和设计,能看到一众青年演员在线的演技,能看到充满想象力的特效制作。这大概已超过80%的国产影片了。剩下20%的佳作,只能再看运气了。
至少在所谓“国产小说大IP改编”的影片中,本片还是要比几部盗墓的电影好,也算排名前列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悟空传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