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柳堂读书记︱郑振铎知而未见的罕见书

冬晖

2017-07-17 15: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清刻本之罕见者主要集中在两段:一是清初顺康时期,大多由于政治原因,或被官方禁毁,或因惧祸而秘藏不出。二是道咸时期,多是版行未久即毁于战乱,咸丰原刻本《攀古小庐文》就是其中著名的一种。
《攀古小庐文》一卷,清许瀚撰,咸丰七年刻本。许瀚号印林,为清代著名学者,书法家。精小学、金石学、校勘学,极为学者推重。当时眼高于顶,高唱“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的一代天才龚自珍,也称赞许瀚为“北方学者君第一”,可见其学问之深湛。
咸丰七年春,许瀚好友高伯平刻此书于清江浦,当时刷印不多,仅在师友之间流传。咸丰十年正月,书版不幸毁于捻乱,存世仅不到三年,因此流传极为稀少,一直为学者和藏书家所珍,被视为清人著作中最善本之一。郑振铎先生在“清代文集目录跋”中专门提到此书曰:“许印林攀古小庐文,仅一册刊于光绪间。日本尝复印之。然今则复印本与原本同不易收。而原本附有续编尤称珍奇,为价几等清季之宋版书。”从这段话来看,郑先生实未见原书,只是耳闻。咸丰原刻《攀古小庐文》仅一卷,附有续编的乃是光绪重刻本,日本影印的则是咸丰原本。
此本之难得尚不止于此,对照日本影印本后发现,此本正文内容微有不同(清代版本图录所收之本与日本影本同)。开篇第一页,影印本题名作“说文答问”,此本则是“策问”。好在《攀古小庐杂著》也收此文,且文后有注“右吕鹤田给谏崇实书院课题,瀚拟作此篇”,方知初名应为“策问”,后改为“说文答问”。
《攀古小庐文》开篇第一页
再看丁晏序言,丁序乃应刻书者高伯平所请而作,落款为咸丰七年三月。此本保存完好,却并无丁序,但有许瀚友人张宝德墨笔长题曰:“忆自道光己酉来金陵过访余斋,始订交焉。盘桓二十有余日……今馆于淮安山阳丁柘翁(即丁晏)年丈处,见其大著刊本……岁在强圉大芒骆余月上元张宝德容元甫读毕识于六艺堂。”按此为古代的岁星纪年法,即咸丰七年四月初一。从三月刻书、刷印并装订成册,并从清江浦“快递”到淮安丁晏处,张宝德又看到并读毕此书,一共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最初印无疑也。联系到此本保存完好而偏偏无序言,颇疑此本就是高伯平送给丁晏并求序言的最初印样本。
许瀚友人张宝德墨笔所作长篇题跋
此书耳闻已久,访求十余年未能得,不意忽于2012年泰和嘉成秋拍见之,大喜过望。细审之下,又是一“极有故事”的初印本,遂以志在必得之决心参加竞争,最后以九万余元收入寒斋。如按郑先生所言,此书在清末“为价几等于宋版”,则此价并不为昂。其实“千金易得,佳本难求”,这样有趣的书,又怎能仅以金钱加以衡量呢?
余生也晚,能得到一本郑振铎先生知而未见的罕见书,自诧书缘不浅。草成此文,以作纪念,并与各位古书同好分享。是为记。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攀古小庐文》,许瀚,清刻本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