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婴“吃点苦”就能长大吗,编剧也太天真了

戴桃疆

2017-07-17 15: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看到日剧《过度保护的加穗子》的编剧一栏里出现“游川和彦”,不禁令人回忆起近几年来被游川执笔电视剧烂尾支配的恐怖。
让异性恋女主角和同性恋男主角结婚获得大团圆结局的《伪装夫妇》、让女主角一死了事的《OO妻》,无不是那种先抛出一个典型化的边缘人物靠猎奇心吸引观众,但人物关系展开、人物之间互动十分敷衍的电视剧。
《过度保护的加穗子》会不会成为烂尾编剧游川的翻身之作呢?
和之前几部烂尾的电视剧一样,《过度保护的加穗子》将一个社会边缘化的典型人物摆在了故事的核心位置。
故事的女主角是二十一岁的根本加穗子(高畑充希饰),就读于稜青大学文理学院,正值毕业季的就职高峰,加穗子也像其他同学一样换上白衬衫、黑色西服套装四处参加就职考试,但是毫无收获,并成为全学院唯一一个没有拿到任何录用意向的学生。
和那些因为找不到工作而抓耳挠腮、焦头烂额的同学不同,加穗子虽然没有获得社会的肯定,但丝毫不焦虑,仍旧无忧无虑地吃着妈妈准备好的午餐,用爸爸的钱给交通卡充值,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高畑充希饰根本加穗子
日语中“加穗子”的发音与“过度保护”相同,编剧游川和彦想要树立的就是一个被家庭过度保护的典型。
加穗子的母亲根本泉(黑木瞳饰)三十年前经历了痛苦的不孕治疗,生产过程也并不顺利,一番波折之后对女儿倍加爱护,不希望她受到外界任何形式的伤害,完全接管了女儿的生活。
父亲根本正高(时任三郎饰)虽然意识到了女儿被过度保护这一事实,但由于对女儿可爱的表情毫无抵抗力,话到嘴边却始终无法出口,外界施加的压力越大,根本之家这个温室里的环境就越宽松。
面对加穗子求职不成这一残酷现实,家长给出的建议并不是鼓励女儿进一步改进自身问题,而是退而求其次,让女儿准备嫁作人妇。
根本一家人对这个女儿过度保护到什么程度呢,女儿成人后母亲仍然车接车送、准备便当,会提醒女儿先吃蔬菜、多次咀嚼以便帮助消化,女儿在母亲的过度保护下完全没有自主选择的能力,连每天穿什么都要母亲决定;父亲则像养育幼儿一样时刻保持微笑,每日带女儿喜欢的甜甜圈回家。
令本就过度的保护变本加厉的是父母双方各自的家庭也对加穗子进行过度保护。外公外婆万事以加穗子的喜好为先,两个姨妈也要让着自己的外甥女。
经济条件优越些的外公外婆会送加穗子名牌包包,嫁给巡警的二姨妈也会送高档首饰给外甥女做生日礼物,经济条件差一些的三姨妈差遣自己的女儿演奏大提琴,则会遭到加穗子母亲的冷眼。
加穗子的爷爷奶奶相比外公外婆一家反应相对冷淡,但也会送礼金。
父亲甘心养着女儿在家中吃白饭,却将离婚后回娘家的妹妹视作回游的鲑鱼,劝她离家自立。
作为《过度保护的加穗子》中一大亮点,电视剧将所有主要出场人物根据人物的性格特征进行了拟物化,时刻警惕危险的母亲是非洲草原上的獴狐,需要靠实力赢得妻子孩子尊重的父亲自比狮子,对外界缺乏反应的爷爷被比作树懒,外公动如脱兔,外婆则是沉稳的母象,贫穷夫妇养出的表妹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蛤?被过度保护到一无是处的女主角为什么是青蛙?大概是编剧认为只有找到真爱才能让主角蜕变吧。
《过度保护的加穗子》在宣传期打出的标语是“史上最强箱底女”,“箱底女”(箱入り娘)是一种类似中国积木游戏“华容道”的日本游戏,华容道的目的在于让关羽放过曹操,而箱底女的终极奥义则是靠其他棋子将家中的女儿与外界进行最大限度的隔离,暗喻家庭对子女的过度保护。
现实生活中被过度保护的子女并不在少数,被过度保护的孩子通常家境殷实,常常表现出一种“何不食肉糜”的“天真”,他们通常缺乏社会经验,也缺乏与异性交往的经验,在现实生活中常常抱着一种理所应当的心态说话处事,吃瘪的情况并不罕见,然而有着家庭温室做后盾,这些温室里的花朵并不会感受到挫败感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加之家长的过度保护和过度干涉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但这些家长大多十分强势,被过度保护的子女要么被外界视作没礼貌、要么被外界视为没自我。游川和彦笔下的“加穗子”显然偏向后者。
但比起被过度保护的“箱底女”,高畑充希塑造的加穗子形象更像是个纯正的巨型女婴,不是天真单纯,而是缺乏认知能力。
高畑充希饰演的根本加穗子在造型上就是按照巨型婴儿的感觉打造的,剧中的服装多半以蓬松柔和的娃娃衫、宽松肥大齐胸裙为主,这种极力掩盖成年女性第二性征的装束是幼女时期普遍的打扮。
在行为方式上也是近似的处理,为了凸显角色的幼稚感,加穗子走路和站立时都是典型的内八字脚。加穗子说话时并不使用第一人称代词,而是以自己的名字取而代之,句式为“加穗子如何如何”,应对复杂的情绪时并不通过语言表达,而是给出一个表情叫人自行体会……全方位呈现出一种幼儿独有的特征。
就算放到整体崇尚“可爱”的日本,“如幼女一般的成人”和缺乏认知能力也是有显著区别的。
加穗子接受外界信息的能力很差,狂野型的男主角麦野初(竹内凉真饰)第二次见面时大段大段抛售“日本过度保护堕落说”,女主角却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与其他人的交流中反应也都慢上一拍半。
不知人间疾苦和阅读理解能力差是完全两个领域的问题,游川和彦想要塑造一个天真女,呈现在小荧幕上的结果却是一个智力障碍者。
按照游川和彦之前的创作规律,加穗子在今后的日子里将通过不断与健全的、缺乏家庭保护的男主角麦野初的接触,逐渐体会到人世的艰辛,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这种人生转折的起承转合方式听上去与热播国产剧《我的前半生》中女主角的遭遇大致相似,但两位女主角的人物小传都是有问题的。
加穗子的问题在于突破自我局限的动力不足,单纯通过体验打工就确立了“要为他人的幸福而工作”的伟大目标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即便放到虚构的戏剧中也未免太过牵强。
而对于罗子君而言,她有那样的妈妈、妹妹,家庭环境很难培养出不食人间疾苦的角色。
竹内凉真饰麦野初
《过度保护的加穗子》开局之后大致将呈现出一种“天真公主受难记”的状态,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各国编剧产生“让角色吃点苦就可以获得智力飞跃”这一错误认知的呢?编剧们是不是也在封闭环境中被过度保护了呀。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剧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