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者|“疯子警察”张喆:跳下五楼追逃,袒胸露背擒持枪毒贩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2017-07-18 08: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法者,治之端也。”这句话出自战国末期思想家荀子,意为法律制度的制定与执行是实现大治的起点。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大决策。法治,被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法律的公平、公正与人们的安定、幸福息息相关。依法治国,离不开每一个公民的学法、守法,也需要每一个执法、司法者的维护和坚守。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寻访全国各地的法治人物,记录他们的故事,触摸法律的刚性和温度。是为“法者”。

腰里别七八部手机,熟练模仿各地方言,会说“黑话”,这是辽宁省辽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张喆,在队友眼中的“经典”形象。他曾操作30多部手机与毒贩周旋,为了钓出他们的上线;也曾用1部毒犯的手机,钓出一条贩毒链条上的9个上线和70多个下线。
47岁的张喆从警27年,之前当过户籍民警、治安民警,也曾担任刑侦支队副支队长。2017年5月,他被评选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
2015年4月,他贴着纹身、续着络腮胡子伪装成购买毒品的毒贩,为了消除毒贩戒心,他袒胸露背去交易,最终在广东将一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主犯抓获。随后张喆和同事直扑汕尾陆丰,捣毁制毒工厂,以此为突破口,查清了涉及29个省、市、自治区的贩毒网络,共抓获毒贩661人,缴获冰毒440公斤,公安部连发三封贺电。
缉毒警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者”,对于缉毒警察牺牲,张喆说,“这就是警察的职责,人都趋利避害,但警察要选择与危险相向而行。”
张喆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每次在设计演练抓捕方案的时候是最紧张的,各种各样的情况都要想到,你必须要比毒贩子想得远、想得多,因为你有一点想不到,就有可能有战友要受伤、要流血、要牺牲。”
张喆在办案途中。 本文图均为 辽阳警方 图
“疯子警察”
从警校毕业后,张喆就开始从事警察工作,先在派出所任职。
那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盗抢骗多发。一次,张喆与一名嫌疑人遭遇,对方是身高一米九七的壮汉,见到张喆就拿起大砍刀拼命反抗,搏斗中,张喆夺下了对方的砍刀,抓住对方的皮带,但对方挣断皮带逃跑。
“我紧追搜寻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感觉眼睛被迷住了,怎么抠也看不见,头也渐渐发晕,几个小时后,增援的同事告诉我说,我满脸是血,受伤了。”张喆回忆。
张喆头部被刀砍开了一个口子。“在医院,我才看到血从头上伤口顺着脸、脖子、前胸、大腿一直流进鞋里,鞋里都灌满了鲜血,医院地面上全是我的血脚印。护士们都说这警察真是疯子,为了抓人,不要命了。”后来,经过蹲守巡查,张喆将嫌疑人抓获。
还有一次,一名嫌疑人被张喆追得跑到了一个在建居民楼的5楼天台,嫌疑人见无路可逃就纵身跳了下去。“我看他落到楼下沙堆上,滚落地面站起来又跑了,我也紧跟着跳了下去,又追了1000多米,把他扑倒在地,从他身上搜出自制手枪和军用刺刀。”张喆说,这时,他开始剧烈咳嗽,鼻子和嘴直喷血,战友们赶紧把他送到医院,经诊断两根肋骨骨折、由于剧烈运动引发多处支气管破裂,形成右下肺拳头大一块囊状扩张。
“就是老百姓常说的‘肺子跑炸了’,急诊室的几名医护人员见到我调侃说,疯子警察又来了。当时跳下五楼时也没想那么多,想着这个人能从五楼跳下去,一定是个要犯。”
“作战一线的指挥员”
辽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政委丁来林告诉澎湃新闻,他最初见到张喆是2005年左右,当时张喆是辽阳县公安局副局长,分管禁毒工作,他前去协调工作。那次丁来林遇到张喆开完会回办公室忘带钥匙,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东西就把自己办公室的锁给打开了。“非常震惊,一般公安办案都还要请专业的开锁师傅,张喆曾经在多次比武竞赛中夺得名次,是辽宁省优秀实战教官。”
张喆说,擒拿格斗、枪械驾驶、技术开锁是一个优秀侦查员应该具备的素质,业余时间,他都用来琢磨这些东西。
虽然是一名支队长,但大要案张喆总在作战一线。“我理解的指挥员是要在作战一线的指挥员。”张喆说。
2014年8月,“5.28”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在广州展开收网行动,张喆带队抓捕随身携带枪支、最为危险的主犯“老黄”。他带领禁毒支队4名同事在没有任何武器装备的情况下,强行突入“老黄”的住处。打开两道防盗门后,张喆第一个闪入室内,锁定主卧室为藏身处,将门踹开,扑入室内,将准备从4楼逃跑的“老黄”踹倒。最终,民警合力将黄某控制,搜查中找到1把已上膛的仿“六四”手枪和4发子弹。
根据“老黄”交代的线索,警方联系上其上线,经过反复电话沟通,双方商定第二天进行交易,地点在广东汕尾陆丰。陆丰当地贩毒活动猖獗,毒贩都配有武器,怎么能在确保民警安全的情况下拿下嫌疑人,专案组出现了反对声音。
“当时张支队说要打就打源头,打大的。”张喆同事丁海军告诉澎湃新闻,当晚张喆就组织四名民警设计行动预案,将3套预案反复演练,做好应急处置准备。
张喆化装成司机驾驶白色吉普车前去接货,另外两名民警藏在后备箱里;毒贩在电话中更改五处交易地点后,终于决定在一处废弃加油站进行交易。
丁海军当时就藏在后备箱里,“两个人蜷缩着藏在后备箱里,头顶着后备箱,一踩刹车就顶脑袋,生疼。加上天气炎热,衣服都湿透了。”丁海军说,后来他们成功将送货人抓获。
张喆在一起贩毒案件收网时分析部署工作。
生死40秒
张喆说,抓毒贩光靠勇敢不够,更要胆大心细、有勇有谋。在每次抓捕行动前,都要客观评估、精准设计、反复演练、大胆操作,对每个细节都详细作出预判,甚至细化到以秒计算。
“涉毒人员反抗逃跑、自伤、自杀、自残者司空见惯,加上刑罚较重,所以大多拼命抗拒抓捕,另外‘枪毒同源’已成常态,可以说缉毒警察面对的大都是亡命之徒,时常面临生与死的考验。”丁来林告诉澎湃新闻。
2015年3月底,经四个多月的前期侦查工作,“2015-438号”公安部毒品目标案件收网时机成熟。专案组获悉将有一批毒品通过货车托运的方式送至辽阳,在秦皇岛山海关高速收费站,等候多时的专案组民警将前来送毒品的货车司机及其妻子抓获,在货车上缴获冰毒20.25公斤。通过讯问,得知了上线“李某”和“吴某(女)”的信息。
“为了缩短侦察进程,防止上线毒贩警觉,我决定设计现场交易,引蛇出洞。”张喆说。
经讨论决定,由张喆带队负责实施抓捕,专案组民警连夜赶往广东。经过数日的工作和多次抓捕演练,4月7日晚22时,在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中天彩虹城地下停车场,张喆孤身一人,伪装成购买毒品的毒贩,与李某进行接头交易。
张喆说,当时已是深夜,停车场暗藏多少凶险,他作为外地人不得而知,“我提出由我一人单刀赴会,捕捉战机,让队友在我的车进入停车场负一层后,掐准40秒后开始增援动作。”
张喆在侦办一起贩毒案件查询案件线索。
“我当时蓄着络腮胡子,穿着大裤头,脖子上挂着珠串,胳膊上贴着纹身贴,从外表看就是一个贩毒的犯罪分子,而且还必须坦胸露背,因为对方要求必须确认我没带任何武器才能跟我见面交易。”张喆说,“我提着一个假装装满购买毒品现金的袋子,驾驶着汽车进入指定位置。”
张喆骗取了两名毒贩的信任,就在他们打开车锁,走下车讲话的时候,张喆盯准主犯,找准时机一个高摔,对方凌空时双手并没有像正常人一样本能的扶地,而是直接伸向腰间掏枪。
“他抓住枪把的瞬间我迅速抱紧他的两只胳膊,让他手臂无法动弹,同时抱着他快速滚动到与另一名毒贩较远的距离。我怀中的毒贩拼命挣扎,我就死死抱住他。”张喆说,四十秒过去了,张喆的战友们赶到,共同将两名毒枭抓获,当场搜出一支子弹已经上膛、随时可以击发的仿六四手枪,还从车上搜出冰毒47公斤。
专案组以此为突破口,查清了涉及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的贩毒网络,共抓获毒贩661人,缴获冰毒440公斤。“公安部连发三封贺电,称辽宁打响了网络扫毒的第一枪。”张喆说。
在张喆办公室的墙上挂着“忠诚、谦逊、坦荡、担当”八个大字,这是他到禁毒支队后定下的队训。丁来林说,如今的辽阳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战斗力在辽宁全省都是响当当的,“我们不惧大案”。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者 禁毒 张喆 辽宁 卧底 毒贩

相关推荐

评论(2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