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暴走族”车祸背后:山东人口最多地市遭遇健身场地短板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发自山东临沂

2017-07-18 18: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17日早晨五点,车祸事件后,山鹰义堂徒步队重新开始锻炼。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图
7月16日上午10点左右,53岁的吴来章在一队友住处的床头边坐着,不断地翻着各个微信群的聊天记录。
他正在组织一次小队会议,告诉队友们他刚考察的一个徒步场地。今年2月,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吴来章从山东济宁金乡回到临沂工作,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已经热爱了三年多的徒步“事业”,带着妻子、孙女每日坚持徒步十公里。
举大旗、喊口号、做标准动作……
吴来章曾一度被身边的人看作是“神经病”,但是随着吴来章从198斤瘦到现在的140多斤,坚持徒步运动带来的健康身体被众人有目共睹。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吴来章的徒步队伍,一个“神经病”变成了一群“神经病”,这群人里有80多岁的老太太,也有陪着爷爷奶奶锻炼的小学生。
4月初,吴来章与临沂市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会长许贵林见面认识。他早就听说许贵林带领的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已有30多支徒步队伍,一万多人参与徒步运动了,他也希望自己这支队伍可以加入这个大军,二人一拍即合,吴来章的队伍被收编为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徒步第33分队——山鹰义堂徒步队。
7月8日早晨5点20分许,临沂出租车驾驶人董某驾驶鲁QT***2号出租车,沿涑河北街由东向西行驶至临西十二路交会东50米处时,因操作不当,与正在马路上晨练的行人丁某、王某、商某发生碰撞,致使丁某、王某、商某受伤,其车辆部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商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上述车祸所伤及的是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徒步第23分队下设的一个健跑队——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受此影响,临沂市公安局交警支队7月15日约谈了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旗下部分徒步分队的队长,要求“严禁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进行徒步运动”。
不能上路,运动却不想止步。
吴来章参加了交警部门的约谈,他紧接着到处考察新的徒步场地,最终临时选址临沂市兰山区义堂镇中心小学新校区门口的空地。在吴来章组织的这次小队会议上,队友们为这场车祸感到后怕,他们知道上马路违规也危险,同时也不断地重复着自己的诉求——想找个合适的场地坚持徒步。
山东临沂徒步大军而今的处境连同此前河南洛阳广场舞的“抢地之争”一样,折射出的是多地在推行全面健身运动过程中有待补齐的场地短板。随着更多的人加入健身队伍,城市管理者也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而此一事件之所以发生在临沂,也难掩其是山东省唯一一个老年人口数突破200万的地级市的事实。
聚集
吴来章考察新的徒步锻炼场地。
“徒步跟日常的走路不同,有多种方式,也有很多规矩,临沂的徒步队伍在全国来看都是比较成规模的,在临沂又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最具实力,占据了‘一家独大’的地位,这也是我希望加入其中的理由之一。”吴来章随着音乐节奏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演示徒步的各种走法。
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规模的壮大经历了由三五名业余的户外爱好者,到一支专业的户外徒步队伍,再到现在拥有41支分队的户外徒步大本营的过程。
“我跟许贵林是‘老铁’,见证和参与了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发展。”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山鹰大学城徒步队队长王哲(化名)说,许贵林在2010年前后开始进行户外运动,后来在临沂市兰山区凤凰广场建立了第一支运动队伍——山鹰暴走队,王哲连同妻子一起每天驱车十多公里到凤凰广场,跟随许贵林一起运动。随后许贵林在临沂市兰山区注册了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暴走队也更名为徒步队,分队名称前一般加上“山鹰”二字,运动时的口号一般都是“山鹰,加油!”
王哲曾经患有脑血栓,体重达170多斤,在当地医院治疗了半个多月,出院后就开始跟着“老铁”徒步、爬山,其妻子李丽(化名)也曾是个“胖子”,体重一度达180多斤,两人通过运动体质和精神状态都出现了好的改善。
2012年11月山东省园博会结束之后,临沂园博园、书法广场附近的环境已经优于凤凰广场,王哲就在园博园组建了第二支队伍。随着临沂大学新校区建设完成,家住附近的王哲就组建了山鹰大学城徒步队,以临沂大学操场为场地进行徒步活动,这成为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第八支分队,分队成员已达三四百人。
与吴来章一样,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现有的41支分队多数都是经过许贵林等协会领导考察之后,才加入大部队。他们分布在临沂市的各个角落,训练时间早晨是在5点至6点,下午的时间集中在晚7点到9点之间,每天共两个小时左右。协会每周三下午定期召开队长会议,对分队的约束主要是通过队长这个角色来执行。
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还制定了一整套的会规体系。《山鹰徒步安全注意事项总则》确定的活动原则是,所有活动不属于商业行为,纯粹为个人自愿参与、自发组织的个人行为活动。参与者必须坚决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凡参加者均视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参与者必须对自身安全负责。徒步或公益活动中发生的任何意外,发起者或同行者可以组织帮助救援,但不承担任何法律和经济责任。
《山鹰团队总部禁令》要求,“队长是每个团队的带头人,必须做好领队的表率作用,无私奉献,不图回报,不能占着领队的位置,起不到领队的作用!”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告诉澎湃新闻,协会内部可以制定一些规则,来约束会员,但是其中的任何条款均不能与法律相抵触,否则自始无效,不具法律效力。这份《山鹰徒步安全注意事项总则》中所规定的“参与者发生的任何意外,发起者或同行者不承担任何法律和经济责任”之规定,在特定情况下就是无效的。比如,发起者未尽到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依据《侵权责任法》之规定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显然不能免责。
公益
有不少家住附近的居民加入吴来章的队伍。
这41支徒步队,已经不局限于只参加徒步运动,组团旅游、公益帮扶都是他们经常组织和加入的活动。
6月18日,临沂当地一电台主办2017“一袋牛奶的暴走”公益活动,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组团参与了这一活动,不仅向活动方推荐了一名贫困儿童,而且还给贫困家庭的孩子们积极募捐善款,爱心捐助。
在吴来章组织的这次小队会议上,他的一名副队长就提出,希望能组织大家,利用周末时间,根据各自的能力,买些实用的物品,去敬老院看望老人。这样热心公益事业的想法和提议总能得到大家的积极响应。
“在我们这里,没有利益关系,大家关系很单纯,也很融洽,有很强的团队凝聚力!”李丽是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活动的参与者,有时候也会充当组织者。
7月17日,李丽在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集结了一百多名徒步爱好者组织了“徐州一日游”活动。首先,将出游计划在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徒步分队队长微信群发布,然后队长会将这一信息发布到各分队的微信群。人数凑齐后,李丽等人就充当起了“代言人”,去找当地旅行社谈路线、价格,经由参与者同意后,出行计划就付诸实施了。
这次的“徐州一日游”每位仅需要138元,包含了车费、景区门票等。他们体验了徐州市贾汪区督公湖风景区内的督公山漂流,而仅漂流这一项的窗口售价就要158元/位,如此大的优惠是李丽等人跟旅行社讨价还价的结果,而李丽作为组织者、中间人、领队,也会得到一点小照顾——旅行社会在当日中午管一顿盒饭。
此外,在许多官方活动中,也能看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身影。 2016年5月,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近六百人,代表兰山区队参加了临沂市政府第六届万人全民健身行活动;7月,参加临沂市体委组织的滨河徒步活动;9月,参加由兰山体育工作办公室组织的25万亩荷塘迎国庆千人徒步活动;10月又参加了山东省八市千人彩跑活动。
今年4月29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组织队员参加了由临沂市环保局等单位组织的“保护蓝天 公益出行”健康跑活动;5月20日,参加了山东省体育局作为指导单位的2017山东(临沂)地标迷你马拉松比赛;6月底,参加了山东省总工会等单位组织的山东省第七届职工运动会健步走比赛,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选手取得了女子组全省第一名和第三名,男子组第五名的成绩。
车祸
不少人就直接在学校门口的马路上散步,而马路上不断有大型卡车穿行。
这个原本早晚间游走于临沂市各个区域的团体,因一场车祸走进了公众的视野。
在原本41支徒步分队的基础上,多个徒步分队内部涌现出许多健跑爱好者,这样在11支分队下面,又自发组建了11支健跑队。
7月8日凌晨5点整,从23分队内部自发组建的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30名队员开始了每日常规的训练活动,他们选择的场地是部分路段还在施工的涑河北街,举大旗、伴音乐、喊口号,这支穿着统一的队伍在5点20分左右行至了涑河北街和临西十二路交会东50米处时,一辆由临沂出租车司机董某(女)驾驶的鲁QT***2号出租车从队伍尾部冲撞而来。
出租车与山鹰涑河黎明健跑队尾部的丁某、王某、商某等三名队员发生碰撞,致使丁某、王某、商某受伤,其车辆部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商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临沂市交警部门给出的定性是,健跑队和董某均存在违法行为。健跑队占用机动车道行走,驾驶员董某驾车行至此处时操作不当,导致事故发生。目前,董某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按照相关法律程序办理。
随后几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部分分队自发为队员配备了荧光棒,穿上了贴有反光条的马甲。更为奇葩的是,有一支分队晚上活动时竟然出现了叉车“护航”的情况,这些行为一时间使舆论更加鼎沸。
在王哲看来,由于是自发组织,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难以对每一个分队、每一名队员形成硬性约束,也没有专人去负责监督,再加之活动场地有限,明知危险也违规,上路活动成为了一部分人很难避免的选择。
“而更为重要的是,车祸的悲剧已经酿成,无论是对受伤者、还是出租车司机,双方家庭都已遭受致命的打击。如何去满足市民对健康生活方式的追求,自发运动团体如何有效管理,这也是当下应该考虑解决的问题。”王哲说。
诉求
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驻地。
车祸事件发生后,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抓紧通知到了各分队队长,要求大家“严格遵守交通法规,注意运动安全”。出于安全考虑和受连日降雨的影响,吴来章的队伍暂停训练了四五天。
7月16日上午,吴来章和澎湃新闻记者聊了一小会后,就坐不住了,要抓紧再去看看他刚考察好的一个训练场地。在临沂市兰山区六合种鸡场南70米左右处的光明大道北,有一个新建小区,在这一小区南侧有一个宽十米、长一百米左右的空地。
吴来章在选择场地是主要有几方面的考虑,首先,得有足够大和安全、适合徒步;其次,得远离居住区,避免扰民。他选中的这个场地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离这个新建小区太近,虽然小区入住率不高,但是也容易打扰到已入住的十几户居民的休息,不过合适的场地真的太难找,只能要求大家运动时降低音量。
吴来章想尽快把自己的这一考察结果告诉队友们,他当天上午就开始联络开会,最终决定中午组织一次聚餐会议,有近20名队友报名参加,大家按老规矩——AA制。
吴来章所带领的义堂徒步队今年才开始组队,所以队友们参与锻炼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大家对徒步的重视。夏继新出生于1953年,曾是义堂镇中心小学的老师,退休后除了照顾孙子,就是锻炼身体,吴来章的徒步队让他找到了组织。
夏继新告诉澎湃新闻,“我以前患有风湿性关节炎,腿脚经常要命的疼,虽然只锻炼了四个来月,但是身体明显比以前舒服了,爬楼的确是不费劲了,干点体力活也不觉得累。”
“咱也不是传销,也不伤害人,这个徒步队不能散,俺们农村人,收入少,没买保险,把身体锻炼好就是省钱了!”吴来章的队友刘春荣(化名)说出了自己坚持锻炼的理由,并表示他们也知道马路上危险,更不想占用马路,只是希望找个适合锻炼的场地。
队友王子义与刘春荣有同样的体会,“自从徒步后,我一次感冒都没得过!”他告诉澎湃新闻,几年前,他考虑到自己年纪大了,就购买了商业保险,但是老伴儿总是觉得他上当受骗,经常埋怨,一气之下,他就将连续交了三年的商业保险退掉了,仅退回30%的保费让他感觉很心疼。如今每天参与运动,让他对身体的担心少了很多,也很高兴能交到像吴来章这样的一些朋友。
大家在饭桌上一致同意,第二天(17日)早晨重新开始锻炼,5点钟在约定地点集合。当天晚上九点,吴来章给澎湃新闻记者发来信息,“明天早晨锻炼地点有变,有队友找到了更合适的地方,位于义堂镇中心小学新校区门口,经考察,不会影响到其他人,也很安全。”
场地
临沂市人民公园内的健康步道。
7月17日早晨五点,吴来章连同他的30多名队友聚集在了这块新场地,举着大旗、统一着装、喊着口号,开始训练。澎湃新闻观察发现,吴来章他们选择的这块场地在义堂镇中心小学新校区门口,宽5米左右,长度有近50米,靠近马路侧有护栏隔开,以保证安全。
在吴来章他们整齐有序地训练的同时,也有不少家住附近的居民加入吴来章的队伍,也有不少人就直接在学校门口的马路上散步,而马路上不断有大型卡车穿行。在吴来章看来,这些散步者面临的危险程度比徒步队更大,更容易出问题,而最好的办法就是集聚起来,在统一的场所一起活动。
日前,澎湃新闻记者从临沂市交警部门获悉,交警部门已经开始对全市所有的徒步队、暴走团进行信息统计备案,主要包括活动时间、地点、路线、规模、形式、队长联系方式等信息。同时,交警部门也对其活动情况进行不定点抽查。
7月15日晚,临沂交警官方微博表示,临沂交警已经全员上路,对于部分占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行走的徒步队组织者和参与者进行劝导教育,并要求徒步队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在人行道行走,不得扰乱正常的道路交通秩序。
临沂交警上述微博还透露:“为解决部分市民徒步锻炼难的问题,临沂交警正在积极协调学校等单位对外开放操场、院内广场等场地供附近市民锻炼,引导市民到就近广场、健身长廊等场地徒步锻炼,帮助市民寻找适当的锻炼场所。”
吴来章、王哲等徒步队队长透露,临沂市交警部门在7月15日约谈他们时,也曾透露过上述想法。
吴来章说他们已经考察过附近的小学,进驻小学操场不会影响到孩子们上课,而且他们也可以负责一部分操场的保洁工作,这看起来是一个两全之策。
但是,王哲分析说,从全市层面来看,只是开放学校操场,以及既有的锻炼场所并不能满足临沂徒步爱好者的需求,仍将存在一定的场地缺口。
2014年,临沂常住人口达到1022.1万人,在山东省17地市中排名第一,而这一人口数量在全国城市常住人口排名中位列第13位。截至2016年底,临沂市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07万,占户籍人口总数的18.2%,是山东省唯一一个老年人口数突破200万的市。
据临沂市体育局相关人员介绍,临沂市正发展健身跑、健步走、骑行、登山、徒步、游泳、球类、广场舞等群众喜闻乐见的运动项目,并想在各行政村(社区)成立1-2个健身团队,计划到2020年每周参加1次及以上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3%以上,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38%以上。
临沂还计划建设一批便民利民的中小型体育场馆,建设县级体育场、全民健身中心、社区多功能运动场等场地设施,结合基层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建设及区域特点,实施农民体育健身工程,实现行政村健身设施全覆盖。同时,充分利用旧厂房、仓库、老旧商业设施、农村“四荒”(荒山、荒沟、荒丘、荒滩)和空闲地等闲置资源,改造建设为全民健身场地设施。
此外,临沂也在完善大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政策,研究制定相关政策鼓励中小型体育场馆免费或低收费开放。确保公共体育场地设施和符合开放条件的企事业单位、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向社会开放。
王哲认为,如果场地可以协调到合适的、安全的,徒步队面临的风险基本上为零,车祸事件后,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领导层也在考虑如何去更好地带领团队。此外,在车祸事件发生之前,临沂当地还有几支徒步团队想加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但是现在洽谈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希望可以尽快重启。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暴走团,山东临沂,车祸,老龄化

相关推荐

评论(1.2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