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承勇受审:开庭前几次欲自杀庭中很平静,儿子受影响被辞退

西部商报社微信公号“城市心服务”

2017-07-18 21:40

字号
备受关注的白银市连环杀人案7月18日在白银市中院开庭审理。
高承勇平静、心理素质高的标签也被他习以为常地带到了庭审现场。受害者家属无法接受的是,面对法官的提问,高承勇自己调整话筒,毫无忏悔之意。
犯罪嫌疑人高承勇 央视新闻截图
一路上很平静 审前曾几次试图自杀
7月18日早晨8时许,随着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四辆警车驶入白银市白银区人民法院大门口。十多名法警押解高承勇走下警车。
在这之前,高承勇的名字在驾驶警车的李师傅耳朵里听了不下百遍,但真正亲眼见到高承勇的那一刻,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心慌。
“状态看着挺好的,被法警带上车的时候看着也很平静,一路上也没说话。”李师傅亲眼见到高承勇的第一印象依旧是冷静,这也是一直以来高承勇带给所有人的印象:冷静,话不多,内向。
在白银区法院做清洁工的大姐一大早就在法院大厅外等待着。“想亲眼看看高承勇到底长啥样子,但是刚下车,法警就给他带上了头罩。”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警告诉西部商报记者,高承勇在看守所曾试图几次自杀,但都未能成功,在开庭前两天,高承勇还曾用头撞墙,被看守发现及时制止。
据西部商报记者了解,白银市中院为防止庭审中发生意外,在开庭前一天就调集了白银市三县两区法院20多名法警参与维持秩序。
17日央视新闻截图
市民、家属早早在法院门口等待
尽管法院通知的开庭时间为18日上午9时,但是当日一大早,许多受害者家属就赶到法院门口等待开庭。由于案件不公开审理,法院只允许受害者直系亲属一人进入参与庭审,其余家属们只能焦急地站在法院门口等待着庭审的消息。
除了家属之外,许多关注该案的市民也纷纷聚集在法院门口探听消息。一名叫曾贤龙的市民告诉西部商报记者,自从发案开始,他就一直在关注着此案的进展,那时候的自己才20出头,他永远都记得当时的连环杀人案带给所有人的震惊和恐慌。曾说,案件没有破的时候,他也一度失落过,但心里一直心存希望。“这么大的案子,肯定会有破的那一天,去年听说此案破了,我兴奋的好几个晚上没有睡觉。”曾贤龙还告诉记者,听说高承勇18日受审,他早早就来到法院听消息。
一名姓张的女士说,高承勇连环杀人案,对她来说至今难忘,自家衣柜里锁了近30年的那件红色风衣就是最好的见证。“那时我也就20多岁,流行风衣,我就买了一件,结果刚穿一天,就听说了有人专杀红衣女子,我回家就脱了,再也没敢穿过。”张女士说,听说这个案件开庭审理了,特意过来听听消息。她说,恐惧了多少年,从他被抓的那一天起,总算安心了。
高承勇家属在等待。
高承勇家属:就想远远看看他
在法院大门口一侧,高承勇的家属们也前来探听消息。比起受害者家属们的愤怒和情绪激动,高承勇的家属则个个面色凝重。有媒体记者试图跟他们搭话,但还未开口,他们就起身躲避。
“我是昨天从红古坐车到白银的,其实我们也想不到,也没法面对这些受害者家属,不敢说话,我们只是想远远地看他一眼。”高承勇的堂哥说。
“都想不通他怎么就成了这样一个人,他太内向了,可能是没法发泄内心的苦衷,最后就心理变态,做出了可怕的事。其实他以前在家的时候对我们都很好!”高承勇的堂侄女说。
由于不公开审理,法院允许一人参加庭审,但是高承勇的家属担心进入会让受害者家属们情绪失控,他们只好选择默默在外等待消息。曾有受害者家属在法院门口抱怨、数落,但他们却不敢出声。
据西部商报记者了解,当天来的都是高承勇的堂哥、堂侄女,他的妻子和家人都没有出现在法院,也没有参加旁听。
对于高氏家族来说,高承勇的所做无疑为整个家族抹了黑。在《高氏族谱》474页,高承勇名字依然在列。“他是杀人恶魔,法律会给予他严厉制裁。他的错,丢尽高家颜面。而他姓高,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所以名字依旧在族谱里,没被逐出。”守护家谱的高家媳妇说,放在过去,根据传统宗亲关系,可以把高承勇带到祠堂,会用最严厉“族规”给予惩罚,不过现在,法律会给他最公平的惩处。
提起此事,高承勇的堂哥唉声叹气。“他影响的不仅是整个家族,两个孩子也深受其害,其中一个还被单位辞退了。”
有受害者家属索赔200多万
在法院门口,等待庭审的邓女士面带怒色,她恨不得立即冲进审判庭质问高承勇,“或者是扇他几个耳光,杀了他都不解恨”。按照法院审理秩序,高承勇所做的每一起案件按照时间顺序单独分开审理,邓女士参加的是第五个案件。
案情通报中,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这也是高承勇连环杀人案中的第六起作案,死者邓某,正是邓女士的亲姐姐。
“多少年了,一想起姐姐,我这心里就疼,他害了一个家庭啊!”邓女士告诉西部商报记者,开庭前她们特意委托了天津的王余律师代理诉讼。邓女士告诉西部商报记者,她们的诉讼请求是依法追究高承勇故意杀人罪、侮辱尸体罪、盗窃罪的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同时, 判令高承勇赔偿死亡赔偿金47534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445000.5元,丧葬费5264元,交通费10000元,住宿费20000元,财产损失5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0元等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005604.5元。
“这是唯一能补偿的方式,30年了,他带给我们全家人伤害和噩梦,至今都无法消除。”邓女士说,姐姐出事的时候,外甥才8岁,自己24岁都还没有结婚。听到姐姐受害的消息,母亲整个人就崩溃了,精神一直恍惚。自从高承勇被抓的那一刻起,她的精神又一次开始处于恐慌状态,出门总是担心有人尾随,也不敢穿红色衣服。“这就是高承勇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邓女士说起这些,依旧是泪眼朦胧。
回答问题或陈述案情时,毫无悔意
平静、心理素质好似乎成了高承勇的标签。
参加完庭审现场的何姓律师对高承勇的印象依然是平静。他说,站在法庭上面对法官的问话,高承勇都是很平静地回答,每一起案件的细节和作案过程他也毫不隐瞒的承认。律师王余告诉西部商报记者,对于案件中的细节,法官在问高承勇的时候,他或是点头,或是口头承认。有时法官问他时,他还会让法官大点声他听不见。在称述细节中,高承勇觉得声音小了,就自己亲手调整话筒的高低。
“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可怕,回答问题,或者陈述案情时,丝毫没有悔意,好像自己作案是理所当然。”参加旁听的邓女士说,在她姐姐之前的那个案件审理中,高承勇在陈述时说,做完这起案件就觉得特别刺激。
下午5时,第一天的审理全部结束。西部商报记者了解到,18日当天,白银中院共审理了11起案件中的前7起,预计19日下午会进入控诉双方辩论阶段。
另有消息源: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有消息称,“白银连环杀人案”庭审情况将于三天审理结束后对外公开。
庭审结束,高承勇被押往看守所。
(原题为《关注高承勇受审| 曾几次欲自杀,庭审中无悔意;有家属索赔200余万》)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承勇 白银 连环杀人案

相关推荐

评论(1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