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前夕聋哑儿子离家失联,27年后八旬老母漂洋过海来寻子

肖桂来、曹菁/广州日报

2017-07-20 09:42

字号
“儿子,你到底在哪里啊?”近日,侨居美国年近八旬的张如英老人飞回广州寻找27年前离家失联的聋哑儿子何德友。1990年3月,在广东英德英红华侨茶场,21岁的聋哑人何德友离家后失联,原计划移民美国的张如英夫妇不得不推迟出国计划。然而,苦寻半年依旧未果。1990年9月,怀着不甘与遗憾,张如英夫妻出国定居,随后其他家人也移民美国。
虽远离故土,过去27年9800多个日夜,全家人一直牵挂着德友。2005年,何父离世临终前还叮嘱其他儿女一定要找到老五德友。随着年纪渐长,张如英老人愈发想念儿子。近日,在女儿何德莲、儿子何德辉陪同下踏上回乡寻子之旅。
何德友当年的照片。本文图片 广州日报
离奇:他穿了身时髦西装后离家失联
何德友1969年出生在一个华侨家庭,家有兄弟姐妹七人,他是老五,与老四何德辉是双胞胎兄弟,同为聋哑孩子。1987年,除家中老大去了美国之外,何德友与家人从越南返回广东英德,在英红华侨茶场一分厂六队落脚。
1990年3月11日上午8时,何德莲永远忘不了这个时间点。“当天是个星期六,我起床后做了早餐,我看到五弟德友匆忙起床,穿上一套大哥从美国买回来的时髦咖啡色西装、一双我给他买的黑皮鞋,梳了一个光滑的‘贝飞头’,在屋里走来走去。”何德莲说,当天弟弟与往常有些不一样,内向的何德友打扮得很帅,匆匆吃了几口白粥就走了出去。“中途,弟弟还遇到父亲,对他笑了笑。”
“当时父亲也觉得很奇怪,回屋就问我老五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你们是不是要带弟弟去赶集,我们都说没有。”可能意识到有点不对劲,父亲让六弟、七弟和二哥赶紧追了出去,结果才几分钟就不见了人影。
随即,家人发动茶场全连队和住在附近的亲朋上街寻人,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有任何结果。第二天,何德莲跑到距离农场1公里外的派出所报警时,一位民警说:“昨天你弟弟冲到我们这里来,他穿着很漂亮,很激动的样子,不知道他想干吗,就看着他离开了。”这成为最后唯一的线索,但由于当时街面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德友离开派出所之后去哪了,成为一个疑问。
何德友的双胞胎哥哥何德辉
志愿者:建议老人到公安机关DNA采血
19日,宝贝回家志愿者燕子姐告诉记者,去年3月10日,何德莲帮助弟弟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记了寻亲信息。志愿者将何德友的信息在宝贝回家成人失踪人口数据库、公安部门失踪人口库进行了人工信息对比,没有发现疑似者,此外还通过人脸识别技术进行比对。“发现了一个人脸58%高度疑似的失踪人员信息,不过,志愿者苗苗妈经过认真比对信息后排除掉了。”
燕子姐说,由于何德友失踪时间较长,加上长年生活,身体和面部特征可能发生一些改变,比对起来有些难度。目前,燕子姐已建议何德莲带妈妈到英德当年报案公安机关进行DNA采血,以便于后续在公安部门失踪人员库进行DNA比对。“但由于何德友是聋哑人,并不一定知道要去采血,所以通过DNA采血寻亲还是有一定难度。”同时,燕子姐还建议老人自行采集一份血样留在广东亲属处,如果接下来发现了高度疑似人员,家属可以协助他们自行到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比对。
何德莲还向记者透露,这两天她重返阔别多年的英德故居,发现一切已物是人非,从前的故居现在住了一些陌生人。莲姐说,她已向当地警方提供了DNA采血寻亲所需的相关材料,并恳请得到寻亲的帮助。尽管目前弟弟仍是杳无音信,但她心中尚存念想,希望通过警方、媒体和志愿者等渠道的帮助,有朝一日等来惊喜。
“当年弟弟离家失踪后,我们举家怀着惆怅的心情移民美国,哥哥还担心弟弟有天会回家找我们,不舍得把旧居卖了,就将房子借给一位朋友居住代管,希望他有消息就会联系我们。”何德莲说,19日重返旧地,她得知这位朋友早已过世多年,1999年房子就换了新主人,但何德莲一家浑然不知。她和家人在当年故居曾经一起合照的地方再次留影,算是此次寻亲之行的一次纪念。27年过去,看到周围景色依旧,但弟弟不知在天涯何处,大家唏嘘不已。“弟弟有个双胞胎的哥哥,几十年过去了,他的模样再怎么变化,我想应该也大致是哥哥那个样子。”她摩挲着照片,眼眶湿润,随着踏上归美日程的一天天临近,隔着大洋彼岸,她和弟弟之间那根已经断离了27年的看不见的思念之线距离又将更遥远了,她和家人默默祈祷,等待奇迹的出现。
兄妹几个在旧居前合影。
苦寻:延后移民计划半年
何德莲说,父母当时已办理了移民手续,1990年刚刚批下来,就发生了弟弟离家失联的事情。为了找寻儿子,父母延迟半年多才出国。
“那段时间,父母也没工作,整天走街串巷找弟弟,我也骑着自行车到处找,去贴寻人启事。每天都是从天亮找到深夜,周边的乡村、农场、山地都找过了,最后还到清远市区附近去找,都没线索。”何德莲说。
1990年9月,眼看移民签证马上过期了,父母怀着不甘与遗憾离开了家乡。暂时留守英德的几兄妹继续寻找德友,“听说哪里有流浪者长得像弟弟,我们都冲过去,远也冲,近也冲,却都不是。”到1996年,全家人陆续移民到了美国,寻亲行动只能暂时搁置。从那之后,家人虽短暂两次返回过家乡探亲办事,都是匆匆来、匆匆去,没有时间寻找德友。
“过去27年,我们也委托在广东的亲属寻找过,但也是一次次失望。去年我们还接到一个线索,说在肇庆四会一个老头收养了一个聋哑男子,我表弟专程跑过去核实,结果也不是。”何德莲说。
思念:老人担心儿子吃不好、睡不好
说着说着,何德莲忍不住哽咽落泪,她提起一个藏在心底的一件小事。“弟弟离家前一晚上,我买了一个菠萝放在家中米缸盖上。在当时,菠萝是稀罕水果。弟弟看到了就抱着菠萝,凑到我身边不停比画,好像在问‘可以开吗’。因为爸妈还没开口,我就说‘不要’。弟弟可能看我不乐意,于是更加激烈地指手画脚起来,好像在表达不满。”何德莲说,这是她唯一一次和弟弟发生矛盾,如今回想起来后悔万分。
“弟弟没有读过书,性格比较内向,平时大多时间与哥哥弟弟以及同茶场的小伙伴玩。他喜欢在晒谷场骑自行车、打篮球,也会游泳。”何德莲说,“他很勤劳,有时候会帮父母到地里种菜、除草,也很聪明,在外面看到别人制作木家具,回家也可以仿照做出来。”
交谈中,坐在一旁的张如英不停抹眼泪。“我想找到德友,想知道他现在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何德莲说,母亲在美国经常关注国内新闻报道,看到有志愿者给流浪汉送温暖,就想起弟弟,忍不住流泪。有一次,看到了失联50多年的亲姐妹在志愿者帮助下团圆重聚的报道,这让她重燃了信心,“她觉得,失联50年都可以找到,弟弟也有希望找到。”
“2005年,父亲离世临终一直叮嘱我们兄弟姐妹一定找到弟弟。”今年母亲已79岁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作为儿女,我们也趁着老人身体还行,回趟老家努力帮老人完成心愿。于是,近日自己和弟弟何德辉一起陪母亲回家乡寻找弟弟,“这几天,我们打算先回英德茶场附近找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线索。”
线索
何德友:男,身高168cm,1969年9月4日出生。聋哑人,智力正常,左腰部位有一颗小拇指大小的红色痣。1990年3月11日早晨8时许,在广东省英德市英红华侨茶场离家走失。
何德友失踪时21岁。其姐姐何德莲表示,从已知线索推测,弟弟应该是被人拐骗从家里出走,现在有可能在外流浪。“年迈的母亲也盼着弟弟能够归来一家团聚。希望有线索的朋友帮帮我们!” (原标题:八旬老母漂洋过海来寻子)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寻亲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