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暴雨夜一对母子隧道溺亡,目击者称水势突然变大卷走两人

熊波 赵希 赵瑞雪 刘林清 /春城晚报客户端

2017-07-20 17:48

字号
春城晚报客户端7月20日消息,20日凌晨,一对昆明母子,命丧洪水,人们眼睁睁看着他们,一点一点被浑浊的水浆吞没。
此刻,昆明人有理由记住这2名逝者,他们的生命与这个城市连在一起。
本文图片均为春城晚报 图
逝去的母子
逝者一:张春蕊(母亲)
年龄:36岁
籍贯:昆明人
遇难地点:牛街新村隧道口
死亡原因:溺水(骑电动车)
孩子生前照片
逝者二:陈昌硕(儿子)
年龄:6岁
籍贯:昆明
遇难地点:牛街新村隧道口
死亡原因:溺水(坐着母亲的电动车)
20日中午12点,记者来到悲剧事发地牛街庄新村,雨停了,地上都是黄色泥浆被车轮碾压后留下的痕迹。
现场拉起了警方的警戒线,围满了村民,大家神色凝重,回忆着昨晚的不幸。角落撑起了一个临时帐篷,几把彩色的雨伞围出相对私密干净的空间,但是也能看到伞下露出的脚。
那里静静的,躺着一对母子,在昨晚到今晨的大雨中,他们再也没能回家。事主家住在牛街庄,四口之家,男主人叫陈开玉,是会泽人,女主人叫张春蕊,36岁,昆明人。
两人结婚多年,陈开玉身体不太好,所以平日家里的生计,完全依靠妻子张春蕊在附近幼儿园当老师,尽管生活不富裕,但两个人感情却很好,大女儿13岁,小儿子6岁,懂事,可爱。
最后的告别
19日晚上,陈家四口开开心心去参加家庭聚会,夜深了,雨越来越大,就匆忙往回赶。
夫妻二人各自骑着一辆电动车,一人带着一个孩子,老公陈开玉带着大女儿,老婆张春蕊带着小儿子。
“他们两口子是前后脚走的,因为张春蕊没有雨衣,怕雨之后下得更大,所以就先带着儿子赶忙先走了,她老公就过了不到20分钟吧,也往回走。”据张春蕊的表姐讲述,这次偶然的聚会,成了一次不归之旅。
“穿过涵洞,我们就到家了。”20日凌晨零点30分左右,老陈一边小心翼翼地骑着电动车,一边嘱咐女儿抱紧自己。
但那条回家必经之路已经被大雨泡成了“海”。他以为一路开过去,无非是裤腿被打湿,直到看到已面目全非的涵洞。这个无名涵洞通往贵昆路,路烂了十多年,修修补补,每次下雨都会淹水,但电动车也能骑过去。
陈开玉发现这一次涵洞积水特别厉害,根本过不去了,“积水已经比成年人高多了,距离洞顶就不到一米的距离。”
刚才,我们在现场看到,这个无名涵洞标高4.5米,按当事人的描述来推算,当时涵洞积水可能在2-3米左右。
老婆能骑过去吗?陈开玉有些担心妻子,马上停下来给她打电话,却是无法接通……再打,依然无法接通。
他顿时浑身汗毛起来,赶快打通所有亲友的电话,开始了漫无边际地寻找。大伙儿沿着路边的水道,翻木堆,挖淤泥,找遍了紧邻的地方,能问的都问了。
悲剧:涵洞里有两具遗体
“看到穿着橘色制服的人,顿时觉得有了希望。”当时现场已经有很多救援队员在努力排水、打捞,陈开玉多么渴望能从他们口中得知妻儿的下落。
暴雨突袭,现场救援信息并不对称,涵洞两端不同的救援者,提供了完全不同的说法——
有人说刚才成功救起一对母子,场面很感人,“那个妈妈已经在水中浸泡了半天,水已经漫到下巴的高度,却仍然用双臂向上托着儿子。她一直喊着救命!快来救救我们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努力将儿子高举。”
另一组救援者却澄清这说法,“刚才救起来的,明明是两个小孩子,没有大人啊。”
报警吧。凌晨4点42分,老陈报了警,然后就痴痴的守在现场,伴随着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希望一点点弱下去。
由消防、城管、环卫工、街道办各种工作人员组成的临时救援组,一刻不休的排水,挖淤泥,打捞。
这个涵洞隧道大约有300米长,一头是贵昆路,一头是牛街庄新村。
早上7点,有人在涵洞隧道正中段,打捞出一具小小软软的男孩遗体,那正是老陈6岁的小儿子陈昌硕,身体蜷缩,衣服上满是泥浆,已辨不出颜色。
2个半小时后,隧道靠近贵昆路这边,人们发现了母亲张春蕊,她漂在浑浊的积水上面,一动不动,光着脚,不知道鞋子去了哪里。
遇难母子所骑的电动车
“衣服倒是都在,但是大人跟娃娃,嘴里都塞满了泥浆,惨啊。”
那辆载着母子二人的红色电动车,也被找到了。张春蕊带着儿子,慌慌张张地向前转移,汹涌而来的急流却把这对母子冲了个七零八落。
涵洞外面还有辆微型车,司机是个成功逃生的幸运儿。有村民回忆,曾看见有被困人向该车招手示意停车,因为当时前方路段已被浸入的水阻断。但不知为何,该车仍然继续前行,“眼瞅着,车就被卷进了水里,结果大难不死,被救了,可是老陈媳妇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疑问:涵洞里的水为什么这么大?
“现场疑点太多了,涵洞隧道平时是干的啊,现场居然有好多水草,而且水流是突然变大的。”
逝者的家人几乎崩溃,悲痛情绪在蔓延,现场目击者和救援者告诉他们,张春蕊过涵洞时水还不是太深,本来已经快骑出涵洞隧道了,水流突然变大,漫过脖子,瞬间把她和儿子卷进洪浆中。
陈家人认为这是水库泄洪导致的,“附近的白沙河水库放水泄洪,旁边有个水泵站也是在抽水,排水量非常大,这个水渠前面又是堵着的,他们没有任何提示就突然泄洪放水,水直接从公路漫过去,冲进了对面的涵洞隧道。”
从现场隧道墙上的水线看,积水最低时也在1.5米左右。
20日下午2点半,记者联系上了白沙河水库管理方,一个王姓工作人员刚才也到了牛街庄新村,勘察现场,他认为这对母子的不幸,和水库泄洪没关系。
“最近昆明下雨,我们每天都在泄洪,每天都在两三万方左右。”白沙河水库管理所这名王姓工作人员介绍,这几天由于昆明雨水较多,白沙河水库都在正常溢水。每天的排水量大约在两到三万方。白沙河的水通过海河最终流向滇池。虽然海河也经过牛街庄,但该工作人员表示,这起淹水事故他们也来现场看过了,遇难者是在隧道内被淹溺亡的,而不是在河道及水库里溺亡的。昨夜昆明城暴雨太大,整个昆明城到处都在淹水,他们认为隧道溺水事件与水库方没有关系。
陈家人对这说法并不赞同,事件还在调查中。
采访的时候,张春蕊母亲一边哭,一边用清水给女儿、外孙擦洗,然后换上衣服,盖上被子。
而跟着爸爸逃生的大女儿,还懵懵懂懂, 或许要很久才能彻底明白,这场变故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过了这条涵洞隧道,500米,再走几分钟就到家了。”村里人为母子的死无不感到惋惜。
(原题《痛心!暴雨中昆明一对母子牛街庄被淹遇难》)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昆明暴雨

相关推荐

评论(44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