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札记丨首轮全面经济对话结束,有分歧但未超出既定路线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2017-07-20 22: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7年7月19日,美国华盛顿,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开幕,美国财长姆努钦发表讲话,中国副总理汪洋出席。 第一财经 图
在外界对中美经贸关系充满疑虑的关注中,7月19日中美首轮全面经济对话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美国财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共同主持了这次对话。这是继上个月中美首轮外交安全对话后双方又一高级别对话,也是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今年4月的海湖庄园会晤期间所确立的四大对话机制之一。
尽管由于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在过去一段时间美国对中美经贸关系多有指摘,但中美双方仍然认为本轮对话“确立了中美经济合作的正确方向”。即坚持把合作共赢作为发展双边经贸关系的基本原则,把对话磋商作为解决分歧的基本方法,把保持重大经济政策沟通作为对话合作的基本方式,这为未来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双方在这次对话中就贸易逆差问题达成了重要共识。双方同意为缩小贸易逆差进行“建设性合作”。
“这次对话总体上标志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中美经贸关系在按照既定的路线往前走,”上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尽管中美对于本轮对话的结果的预期可能存在不一致的地方,但是按照现在的方式和节奏是能够取得进展的。
对话前夕贸易摩擦话题升温
“合作是双方唯一正确的选择,”汪洋副总理在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援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4月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晤时的话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上个月21日,中美首次外交安全对话在华盛顿成功举行。而对话举行之前,由于朝鲜半岛局势紧张以及特朗普在对话前夕的表态,外界一度担心中美关系出现较大波动。不过中美双方就诸多敏感议题深入交流,达成广泛共识,利用这一对话机制很好地管控了分歧。
与外交安全对话前的“紧张”气氛相似的是,在中美首轮全面经济对话前夕,关于中美之间贸易摩擦风险上升的讨论也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尽管就任总统以来,特朗普在对华政策上发生较大转变,没有在汇率和关税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实质性措施,但是对于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问题仍然十分介意。
按照美国商务部2月7日公布的2016年贸易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占其整体逆差的47%。对话前不少媒体认为,美国对华巨额贸易逆差问题可能会成为本轮全面经济对话的焦点问题。
7月12日,特朗普表示考虑动用配额和关税,以应对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钢铁倾销。而在此前一天,特朗普刚刚提名了对华贸易的“鹰派”人物、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副主席丹尼斯·谢伊出任美国副贸易代表。特朗普上周还表示,必须解决对华贸易问题,因为这种贸易关系并未形成互惠,而且严重失衡。
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有意无意释放出的政治信号,让原本就复杂的中美关系在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前显得更加充满不确定性。特别是,特朗普还始终有意将中美贸易问题与朝鲜问题挂钩,希望借此对中国施加压力,也令中美关系充满不稳定性。在这种情况下,能否通过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管控分歧的期待就显得尤为突出。
“中美经贸关系中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建设性的互动。”吴心伯表示,“中方要做让步调整,美方也要做让步调整,接下来就是要在大家都能够接受的框架内协商具体的内容。”
为缩小贸易逆差进行建设性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双方在这次对话中就贸易逆差问题达成了重要共识。双方同意为缩小贸易逆差进行“建设性合作”。双方还同意拓展服务业合作领域,扩大双方相互投资,在促进高技术产品贸易,提升产业合作水平,深化金融监管和金融市场发展领域的务实合作;加强在二十国集团等全球经济治理平台的合作。
不过,一些外媒注意到,在这次对话结束之后,中美双方并没有按照惯例举行新闻发布会,也没有立即发表联合新闻稿,不少外媒由此对本次对话做出了一些消极的估计。
路透社称,没有举行记者会“令对话结果蒙上阴霾”,显示双方可能“谈不拢”。而《华尔街日报》则更指出,如果中美双方不能采取实质性措施缩小对中国超过3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白宫将面临更大压力,不得不考虑改变对华态度,从合作变为进一步对抗。
吴心伯认为对于这种技术的问题不需要过分解读。吴心伯表示,看待这一问题需要考虑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的很多做法常常“不安常理出牌”,中国需要适应特朗普的风格,确保中美经贸关系的大方向。
“美国媒体一向认为美国要什么东西,拿到了就算成功,拿不到就不算成功,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中美经贸关系中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吴心伯指出,“中美双方对这次对话的结果预期可能不完全一致,美方可能希望在减少贸易逆差问题上做出具体安排,中方则希望将这个问题纳入到下一阶段的中美经济互动的框架中。”
尽管此前美国表示可能在钢铁等问题上采取单边贸易行动来实现所谓的更加公平的贸易,但是在此次对话中并没有提及这一点。此外,美方也在这对话中指出,首轮对话双方不仅要讨论两国间具体经贸问题,而且要聚焦长期战略挑战。
“长期战略挑战一个就是如何保持世界经济可持续增长,第二就是在全球化北京下保持贸易自由化,保持投资便利化,保持开放稳定的国际金融、贸易和投资体系。”吴心伯认为,美方这一观点实际上与中方是一致的,即不能只谈具体问题。
“中方可能更强调推动全球化,保持多边贸易体系,反对保护主义。而美方可能强调经贸关系的平衡,其他国家对美国投资的开放,”吴心伯说“因为这是特朗普政府,他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可能不是太感兴趣。”
中美经济合作第二阶段成果可期
本轮对话,恰逢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海湖庄园会晤一百天,中美两国在全面经济对话机制框架下开展了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如今已经收尾,中美双方在农产品贸易、金融服务、投资和能源等领域已经取得重要进展。美国牛肉14年后重返中国市场,中国熟制鸡肉也在13年后首次进入美国市场,中国也扩大了对美国天然气的进口,还将对美国企业扩大在金融领域的开放。
而在这次对话中,中美双方都对“百日计划”给予极高的评价。双方认为,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取得了重大进展,为两国经贸合作注入了新动力,提振了人们对中美经济关系发展的信心,为中美经济合作提供了“模板”和良好的示范效应。
“这次对话总体上标志特朗普执政时期的中美经贸关系在按照既定路线往前走,也就是在进入第二个阶段,”吴心伯说,“第一个阶段就是‘百日计划’,而第二阶段就是‘一年计划’。”
今年5月12日,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介绍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造成收获时表示,中美双方同意,在落实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取得切实进展的基础上,着手讨论中美经济合作一年计划,以进一步强化促进中美经济交流与合作的行动。
而在7月19日举行的首轮全面经济对话中,中美双方也就开展经济合作一年计划进行了讨论。中美双方同意围绕宏观经济和金融、贸易合作、投资合作、全球经济治理等方面开展合作,努力争取实现早期收获。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对话后表示,中美双方工作团队将根据本次对话期间汪洋副总理和姆努钦财长、罗斯部长达成的重要共识,在会后全力开展中美经济合作一年计划的准备工作。总的原则就是“务实、高效推进中美合作进程”。
“从现在到特朗普访华大概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应该可以拿出一些早期收获的成果,”吴心伯认为,“特朗普也需要一次显示对华政策取得成就的机会,我们也可以向美方展示,我们按照现在的方式和节奏确实是能够取得进展的。”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