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光洁: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不能对观众太谄媚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07-21 16: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说起李光洁,很多人第一反应是:不错的演员,然而他最擅长什么题材?什么类型的角色他演最出彩?却很难给他一个定位。《走向共和》《杜拉拉升职记》《使徒行者》《林海雪原》,一部部气质题材迥异的作品演下来,李光洁自认为,他一直要求自己,尽量不要重复角色类型。
清晰的类型定位,会帮助一个演员迅速得到观众的记忆度和业界的认可,这样在制作方考虑同类题材时,会首先想到你。但坏处在于,一旦被定位成类型演员,想要扩宽自己的领域就很难了。
说到这个话题,李光洁拿记者写稿打比方:“老让你写一样的文字,你也会烦吧?如果只是想要被观众记住,安全地呆在一个空间里生存,也是种活法,没有错。但每个人追求不一样,我还是想去冒点险,去探索自己的边界。”
这股倔劲儿是李光洁身上一直延续下来的特质。他自认为二十出头时,是个“愤青”:“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独立的认知,跟人不在一个频道就多一个字也不肯说。”看问题非黑即白,任何事儿和自己想法不同,就觉得是错的。“说好听点那时候比较骄傲,说难听点就是装孙子。”李光洁言辞诚恳。
而随着年龄增长,视野开阔,现在的他更包容,也更理性。“和自己不一样不代表就是错误的,只是立场不同,想法不同。35岁到45岁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年龄段,我会珍惜这十年的每一天。”
《林海雪原》剧照,李光洁饰演杨子荣
最近,新版《林海雪原》正在播出,李光洁饰演的杨子荣,展现了这位教科书里的“英雄”平凡寻常的一面。习惯了在影视剧里看到“人民英雄”正气凛然、光彩夺目的样子,乍一看李光洁版的杨子荣,还真有些稀奇。
这位杨子荣,在上威虎山之前,就是个扔进人堆里会消失的寻常人,连英雄人物们必备的勇敢机智,在他身上都有点小聪明的意思。
在李光洁看来“大部分的英雄就是这样的普通人”,“英雄出生时也是普通人,脸上没写英雄俩字,也没有光环。只是在面对困难和抉择时,他们会第一个站起来。”
反传统英雄的塑造方式,让这个人物多了几分亲切和真实。在微博上,李光洁会转发网友们制作的“杨子荣”表情包,他理解年轻观众们对传统英雄形象的解构和再创造。“这是个比较娱乐化的时代,更是个审美多元的时代。”
网友制作的杨子荣GIF表情包
但对于行业内创作方式愈发推崇赶潮流的快消品这一点,李光洁并不认同。“追求潮流总是会被潮流甩下,这个变得太快了。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没有对社会、对人性、对生命属于自己的思考,是很难在这个行业走到前列的。”
他在采访中,常常回顾过去的那个“时代”,十几二十年前,中国影视剧缺资金缺资源,创作者们却多能够潜心打磨作品,慢工出细活。而如今这个流量时代,踏实做好作品往往不如粗制滥造的东西性价比高,赚得钱多,这让不少从业者人心浮躁了。
“有时候弄不清楚,现在大家是比以前更富有了,还是更穷了。”李光洁感叹道。
李光洁在微博用《林海雪原》和《我的前半生》配图与雷佳音互动。
雷佳音写的这个时间并不是《林海雪原》的播出时间,而是《我的前半生》的……
翻李光洁的微博,除了宣传作品,最多的是他和朋友们的互动。前两年拍戏,他和郭京飞、雷佳音成了好朋友。几个人年龄相仿,三观一致,创作方式也一致,经常能聊到一块,三人喝酒吃饭时,插科打诨时,倒是都能从稳重理性的成熟男人一秒回到年少时随性幼稚的模样。
说起好友,李光洁“先发制人”:“我绝对是我们团队的颜值担当。”
“你问过他们的意见吗?”
“这还用问吗?这显而易见啊。”
“可雷佳音说自己是修图版孔侑。”作为“雷佳音吹”的记者不服气。
“那是幸好流行孔侑,要没有他还能说谁去?”
“他还说自己是金城武。”
“金城武答应这事吗?金城武不提刀削他去啊?”
说到这里,会心一笑之余,让人感觉,年少时的骄傲飞扬,依然在李光洁的骨子里。
【对话】
做演员最怕三类作品,杨子荣占全了
澎湃新闻:先谈谈杨子荣这个角色吧。作为中国典型英雄人物,这个角色被搬上荧屏太多次了,你过去是怎么看这个人物的?
李光洁:他属于那个时代的英雄,而每个时代重新诠释英雄,都会留下当下时代的烙印。我们的年轻观众现在喜欢的更多是舶来的英雄,钢铁侠啊,蜘蛛侠啊,超人啊,其实虽然都同样是英雄,但可能在当下审美多元的时代里,大家的接受程度不一样。如今把杨子荣再搬上荧幕,就看当下的社会环境、审美方式里,观众如何去理解这个人物吧。
做演员最怕碰上的三种作品类型分别是:经典名著、被多次翻拍的、历史上确有其人,而杨子荣就把演员创作人物最难的三种类型占齐全了。
确有其人就不能天马行空地去发挥;多次翻拍呢,就要面对观众的既定印象;经典名著呢,每个人对于文字、画面的想象力是不一样的。所以对于这样的人物, 你既要在规定的条条框框里完成这个人物,更要创新。所谓的创新就是在多元化审美的当下,让更多的人接受你的创作。
我试着把这个人物表现得更加接地气,而不是高大全的。现在也播了这么多集了,在杨子荣没有上威虎山之前,他不显山不露水,看上去特别平凡,在人堆里,你不给他个近景,观众都很容易忽略他。我觉得大部分的英雄就是这样的普通人,英雄出生时也是普通人,脸上没写英雄俩字,也没有光环。只有在面对困难和抉择时,他会第一个站起来。我们不能把英雄的定义定得太高,有时候看见小偷偷东西,你站出来伸张正义,这也是英雄。
澎湃新闻:拍摄是在东北,自然环境看上去挺不宜人的。拍摄过程中,有没有遇上些什么艰难的情况?
李光洁:每次遇到难的环境,我都觉得这可能是我遇到最艰苦的了,但事后会发现:没有最艰苦,只有更艰苦。比如这个戏可能自然环境恶劣一些,那下个戏可能需要每天背着七八十斤的服装每天拍摄十几个小时,那时候就会觉得上一个戏很幸福了。总是会有挑战,你要想的是怎么去克服,而不是抱怨。
所以其实每个戏都会遇上比较艰难的时刻,这是演员工作里必须去面对的一部分,去之前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不会很惊讶。这是工作的常态。如果选择了演员这个工作,就要面对它带来的一切问题,选择工作如此,选择伴侣、伙伴,也是如此。不能说我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却不能接受它的艰辛之处,所有好处不能落到一人身上。
可能有人乐于去跟观众诉说这些艰辛,但其实对观众来说,观众不会在乎的。看电视的环境是很舒适的,你不能要求观众对你拍摄中的艰辛感同身受。这很容易理解,我们对于任何职业,没有身临其境,都无法真正理解别人的处境。所以这种诉苦很可能被当成矫情,你能不能拿出好的作品,才是观众在意的。
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不能对观众太谄媚
澎湃新闻:跟倪大红老师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听说你对倪大红老师特别佩服?
李光洁:大红老师是职业演员的偶像,从他身上能看到如何做一个演员,如何很有幸福感的沉浸在你选择的职业里。他每天没有那么多事,从不去想如何博头条,如何上位,每天就是很安静地去面对自己的人物,不管时代怎么变化,他塑造的人物拿出来,都让人有得品,有得看。
每个人选择的方向不一样,也许有人会选择此时此刻,我要走在潮流的最前沿,我要成为最闪光那一个,而这阵风刮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但大红老师这种,他演的角色,哪怕那个戏成色一般,他的人物拿出来也一定是经得起推敲、没有任何问题的,过了多少年也不会过时。在现场看他演戏,你会心特别静,他是组里的定海神针,有一个强大的感染能力,那种热情专注,让其他人觉得,稍微有点走神,在他面前会自惭形秽。
李光洁与倪大红的对手戏。
倪大红饰演的座山雕已经被制成了表情包……
澎湃新闻:你出演过许多正剧,和很多倪大红老师这样的“戏骨”演员合作过,你觉得老一辈的演员,和现在新一代的年轻演员,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李光洁:最大的差异,是时代不一样。他们经历的时代,我这个年龄的演员还算赶上一个尾巴。那个时代,演员最重要的还是手艺,是你的活儿到底好不好,拼得是对角色的理解和表达,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的感觉。
但现在的时代可能更需要的是快速吸引眼球,这个时代成长起来的艺人可能就不一样了,但不能去怪他们,因为时代不一样了。谁都无法抗争时代,如果他们身在那个时代,也许又是另一番样子。
所以我不太喜欢现在的舆论导向,一面倒地批评小鲜肉啊,这不是他们造成的,现在任何媒体、平台,要的都是流量、点击率、数据,你让这些孩子怎么静下心来面对角色,他肯定慌啊。
任何时代都既要有艺术品,也要有商品,既要有经典作品,也要有快消品,这才是相对良性健康的市场。
澎湃新闻:感觉当下的一些年轻演员,哪怕拥有很多粉丝,依然对于自己所处的位置很有危机感,感觉有一种焦虑。
李光洁: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股流行何时会过去,他们都清楚这是暂时的,没有真正的作品证明你是个好演员,那你自己都搞不清楚你在这个行业里是靠什么在生存。你得到的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得到。如果从那个位置摔下来,从前呼后拥到无人问津,那个心理落差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
所以你可能会慌,你不知道这风刮过去了会是什么样。不像大红老师这样的,不管东西南北风,他都是好演员,也许没有站在流行浪尖上的人赚得那么多,但是,真的需要赚那么多吗?
澎湃新闻: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很多年轻演员挺在意自己能不能被更多的粉丝喜欢,甚至会根据粉丝的喜好来选择自己的戏路和人设。对你来说,你在乎粉丝的喜好和要求吗?
李光洁:我觉得是这样,如果你把自己看成一个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就不能太谄媚。你是专业人士,你要做引导工作,而不是大家愿意看什么你就演什么。那是另一个性质。
在过去的时代里,往前推个十几二十年,那个时候拍的所有戏大家并没有做市场调研,没有按照粉丝喜好去创作,大家一样很喜欢。《雍正王朝》啊,《康熙王朝》啊,到今天来看,依然是非常优秀的作品。
如果现在大家现在都以粉丝要什么我们做什么的心态去创作,那二十年后我们回顾现在,我们能留下的好作品是什么呢?这是一个行业的悲哀。
但这很大程度上是资本进入后产生的情况,原来是以创作者为主导的,创作者队这个社会有什么看法,批判也好,赞扬也好,那是创作者独立思考的思想结晶。可资本的势头就是商品化一切。
追求潮流总是会被潮流甩下,这个变得太快了。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没有对社会、对人性、对生命属于自己的思考,是很难在这个行业走到前列的。有追求的创作者,会想我要做一个引导潮流、引导观众口味的作品。你是从业人员,受过专业训练的,你要比老百姓更懂创作,更尊重创作。
像现在热播的《我的前半生》的制片人黄澜老师,我觉得她的很多作品,像《虎妈猫爸》、《辣妈正传》,都是在引导潮流,而并不是谄媚。
相比以前,现在好本子越来越少,投机分子太多,如果粗制滥造能赚到钱,谁愿意花很多时间赚得还不如别人多呢?有时候弄不清楚,现在大家是比以前更富有了,还是更穷了。以前行业里大家片酬都不高,但能踏踏实实做东西。现在大家片酬都高了,但是其实比原来更穷了,看到钱更没骨气了。
明星
我是演员李光洁,如何挑战经典剧目中的角色,问我吧!
李光洁 2017-07-21 1.4k 进行中...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林海雪原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