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生如何学习马克思理论?

郑薛飞腾

2017-07-24 16: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长期以来,马克思与他的阶级分析、剩余价值、唯物辩证法等若干理论占据着社会生活的重要位置。而在论述19世纪哲学思潮时,马克思也是绕不过去的名字。对于台湾地区的学生来说,政治课上也会学到马克思,但会与大陆的课程设置有所不同。
近日,由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主办的两岸青年领袖研习营在大陆开展。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也借此机会与三位台湾同学展开对谈。他们分别是台湾政治大学斯拉夫语研究所二年级学生尤里、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三年级学生佳臻和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系的瑄瑄。
澎湃新闻:你们在什么时候第一次学习到马克思的理论?
尤里:我是在初中时第一次听到马克思,当时上历史课按照中国台湾史、中国史、世界史的顺序讲述,中国史里会谈及国共两党的历史关系。这部分内容里会教授中国共产党的相关内容,自然就会追溯到马克思。会说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有兴趣的同学会找额外的书籍来了解。台湾有很长一段时间,禁止传播马克思的理论内容。我曾经有一本《三民主义》,书里会强调用三民主义反制马克思理论,还会提到“民生主义”对马克思公有思想的批评。当时会谈到马克思理论和民生主义二者很像,认为前者是一种暴力革命,后者要求均富,虽然理论相似,但实现的手段不同。
佳臻:我比较有印象是在高中时接触到马克思,当时的历史课本里讲中国史跟俄国史都会谈到马克思。
澎湃新闻:台湾高中时会将同学分为文组和理组开展学习,文组里的公民课包含政治、经济、社会,经济里似乎会提到剩余价值,这时还会再提到马克思吗?
佳臻:不会,谈剩余价值基本上不会重点提到马克思,只是做一个知识链接。
瑄瑄:对,我们也没有特别提到。当时讲剩余价值只是为了理解各种经济曲线,探索怎样才能创造最大价值、供需利益等问题。考试里不会去问剩余价值是谁提出的,而是要求我们按照剩余价值理论来做图表分析。比如说一张表格里,中间这条线是剩余价值,其他线又代表什么含义,等于是教我们怎么去看懂经济图。政治板块里会讲到各种国体、政体,这个背景下,会说共产主义国家的建立是受到马克思的影响,是很小的一段话,大概30到50字。
尤里:在社会板块,焦点在公民和整体社会如何运行。政治板块也会更多地讲到选举制度及其发展。马克思不会是焦点,只会提及有这样一位理论家。
澎湃新闻:高中阶段,有哪些社会学家是文理组的同学都知道的?
佳臻:韦伯和洛克,这是文理组同学都会被考到的两个人物。
瑄瑄:洛克是我们考试的必考题。在课本讲述中,洛克因时代较早的原因,大多时候他是作为一个基本理论来讲述。在他之后的启蒙思想家都是在他“天赋人权”的理论基础上展开论述,洛克在我们的教材编写中是一个基础认知。我们好像不太会谈到伏尔泰,主要会讲洛克的天赋人权、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和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提这些人,或许也跟我们的现行制度相契合。
马克思其实大家也都知道,但程度不一样。大多数人会知道马克思和共产主义,但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背景里提出来的,也不会看到具体阐释,停留在一个浅层的认知层面上。个人感觉是大家都知道作为名词的“马克思”和“共产主义”,但你再追问他“共产主义是什么”,他大概也讲不出。
澎湃新闻:大学里还会接触到马克思及其理论吗?
佳臻:我读法律系,会有法哲学课程,里面大量提及卢梭、孟德斯鸠这些人的理论,讲述的焦点会更聚集在“善”、“恶”是什么。
尤里:其他学科不太会有,但政治学会讲,因为绕开他,政治学就无法讲述。我有去旁听政治学课程,老师解释了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哲学,但我当时大一真的听不懂,感觉非常复杂。后来我会再去接触,读了《共产党宣言》,但马克思其他的专著、文章也不会读,更多时候会读到一些选段。政治学课程会重点读的专著作品像是柏拉图的《理想国》、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这些书。
我是俄语系学生,所以也上俄国史。对俄国来说,马克思也是舶来的理论,俄国史里会更多地提列宁,而不是马克思。会说1880年后的俄国思潮如何演变,但不会特别讲马克思。
瑄瑄:我有上过启蒙思想史,在这里的讲述中,洛克会是主角。课上似乎不会特别提取出马克思理论作一个专门的阐述,只是把它放在各种思想的一部分。马克思理论在人类发展进程中有其必然性、重要性,毕竟他帮助底层人民打开一扇窗。他设想整个人类世界成为一个共产世界,基于此他提出这样的假设和推测。这种理论在我们的社会中如何实现,各个国家好像都走了一条折衷路线,实现在地化的共产主义。马克思理论更像一个方向,如果一个国家想要实现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需要找方法去做现实的调整。就像卢梭提出美德共和国一样,都是一种社会理想。
我是学历史的,一般系里开什么课,老师要求用什么教材,我们才会去读。我们系里没有开共产主义类型的课,相似的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会从1949年一直讲到1978年及之后的经济开放。这门课更多会读毛泽东,也会讲马克思,但后者不会是重点。
澎湃新闻:台湾的大学课程设置里有哪些全校必修课?
瑄瑄:全校同学都要学的课程有中文、英语、体育,还有社会服务。父母辈时有“三民主义”作为必修课,学校之前也有三民主义研究所,课程体制改革之后,这个研究所并入政治学系。
尤里:我是最后一届修读“三民主义”课程的学生,课上会讲三民主义、五权分立等内容。那时候的讲述都很片面,我个人感觉这门课会专门讲三民主义好的一面,对于它的不足和缺陷不会去探讨,它不太有思辨,我学下来感觉几乎都在背书。硬要我说学到了什么内容,大概是认知到三民主义与国民党息息相关,不讲三民主义就无法理解中华民国初期的发展。这门课曾是必修课,但我在读的时候,教材已经被删到没什么内容了。我家里还有一本《国父思想》,那是“三民主义”的课本,在父母辈时是必读的内容。
责任编辑:顾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台湾,马克思理论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