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高手:狮子座文学大咖TOP10

卜雨

2017-07-23 10: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说句公道话,狮子座文学大咖的数量和质量,似乎比不上天秤、巨蟹,毕竟更能彰显霸气的事业当属政坛和娱乐圈,但如果有某只狮子意外走进文学的世界,其自信所带来的气场却能让他们在文学的许多分支中成为No.1,尤其是类型文学这一吸睛领域。
对比巨蟹座的板凳能坐十年冷,狮子们实在是太没有耐心了,在任何领域,他们都急吼吼地奔向王者宝座。他们不耐烦细腻的表达方式,以直抒胸臆的激情见长。前者是温柔的,呢喃的,需要静静聆听;后者是浓烈的,咆哮的,简直震耳欲聋。正因如此,听到他们声音的受众,往往更多,其作品也更少晦涩枯燥而被更多读者传看。
雪莱(1792年8月4日)
《雪莱诗选》

狮子座的典型诗人,不是领袖诗坛42年的“桂冠诗人”丁尼生(1809年8月6日),而是雪莱。不要因为他29岁英年早逝(完全是个意外),就想当然地将他和林妹妹式的济慈归为一类,他们实在是完全不同的诗人(一个是“此地长眠者,声名水上漂”,一个是“风风火火闯九州”)。雪莱是法国大革命之子,嚷嚷的是自由、平等、博爱的大革命精神,他同大革命的许多革命者一样,幼稚而任性地追求不受束缚的自由,而不是可操作性的政治诉求。狮子座的他性格急躁、容易冲动,甚至有些神经质,所以得到过“疯子雪莱”的绰号。然而作为抒情诗人,雪莱充满激情但诗艺绝不粗糙,可谓是出类拔萃。像“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种煽动性的口号,也只有雪莱能谱写成华丽的诗行。
《雪莱诗选》,[英]雪莱著,江枫译,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艾米莉·勃朗特(1818年7月30日)
《呼啸山庄》

勃朗特姐妹中,夏洛蒂·勃朗特以《简爱》一书轰动文坛,关心女性命运问题是理所当然的政治正确,所以她的作品被一些人视为现代女性小说的楷模。然而颇有男儿气概的艾米莉·勃朗特,可不愿意写什么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呼啸山庄》因其凄厉、残酷,吓坏了19世纪英国那些维多利亚绅士们。狮子女的“咆哮”一反矫揉造作的贵族男女们热衷陷溺的感伤主义情调,以强烈的爱与恨敲击笔下人物和读者的灵魂,预言了叛逆女王和霸道总裁时代的到来。《呼啸山庄》作为爱情小说的No.1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将越来越有说服力。
《呼啸山庄》,[英]艾米莉·勃朗特著,杨苡译,译林出版社
麦尔维尔(1819年8月1日)
《白鲸》

美国作家中不少人有过航海生涯,如马克·吐温、杰克·伦敦、尤金·奥尼尔、海明威,这似乎成了美国文学的一脉传统,而麦尔维尔肯定是这一脉文学传统的源头。他曾当过银行职员,后来为了寻求刺激加入了一个捕鲸船队,这一亲身经历成为了其代表作《白鲸》的缘起和素材。麦尔维尔有着极大的文学抱负,他的创作热情在于以小说的方式成为莎士比亚。《白鲸》的“启示录”意味浓厚,大段大段的独白完全是莎士比亚舞台剧的风采,激情四射,鼓动人心。尤其是主人公一句“假如太阳羞辱了我,我也将回敬”(I'd strike the sun if it insulted me.),真是典型的狮子座台词。
《白鲸》,[美]赫尔曼·麦尔维尔著,曹庸译,长江文艺出版社
莫泊桑(1850年8月5日)
《莫泊桑短篇小说精选》

在我心中,契诃夫的短篇小说永远是最好的,平淡中深织着隽永微妙,但“短篇小说之王”的称号,还是属于莫泊桑。欣赏契诃夫妙处的人,仍然是小众,需要更多的脑回路去体悟,莫泊桑的妙处,却是大众可以尽情欣赏的。许多作者需要读者有耐心去靠近他,从而理解他的伟大,莫泊桑则是用狮子搏兔般的叙事能力牢牢揪住读者的心,只要他开了头,我们就无法不被吸引着屏声息气地看着他表演到最后。
《莫泊桑短篇小说精选》,[法]莫泊桑著,木炜译,浙江文艺出版社
萧伯纳(1856年7月26日)
《萧伯纳戏剧集》

萧伯纳同志是极少数有着中式译名的外国作家,由此可见他当年的声名与地位。20世纪上半期,访华的外国知名作家、学者不少,毛姆、罗素、杜威、泰戈尔、海明威、奥登,但是谁也没有像萧伯纳1933年闪电访华那样制造出地震般的动静。鲁迅即说过:“萧伯纳在上海——不过半天多功夫。但是,满城传遍了萧的‘幽默’,‘讽刺’,‘名言’,‘轶事’。仿佛他是西洋唐伯虎似的。”这位戏剧大师在最“炙手可热”时竟公然向莎士比亚叫板:“把他从坟墓里挖出来向他扔石头对我而言绝对是个安慰。”如今,我们可以轻松地买到各式各样的《莎士比亚全集》,但这套译者阵容亮瞎眼的《萧伯纳戏剧集》,却早已绝版多年,乏人问津了。
《萧伯纳戏剧集》,[爱尔兰]萧伯纳著,潘家洵、杨宪益、朱光潜、老舍等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阿兰·罗布-格里耶(1922年8月18日)
《嫉妒》

我非常服气罗布-格里耶,这位从法国国立农艺学院毕业的“农艺师”,供职于“殖民地水果和柑橘类研究所”,研究什么香蕉树的寄生虫,三十岁才弃农从文,竟成为新小说派的领军人物。罗布-格里耶用科学家般的冷静眼光关注着复杂的世界。《嫉妒》以叙事者摄影机一样的视角,准确、精密地记录着对象——无论是生物还是非生物——的一举一动。镜头感这么好,无怪乎写出了精彩的电影剧本《去年在马里昂巴德》(荣获1962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
《嫉妒》,[法]阿兰·罗伯-格里耶著,李清安译,译林出版社
奈保尔(1932年8月17日)
《米格尔街》

“世界如其所是。那些无足轻重的人,那些听任自己变得无足轻重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位置。”这段话是奈保尔代表作《大河湾》的开头,也是狮子座作家对世界的告白。然而奈保尔可能是过于极端的代表,他写出了伟大的作品,获得了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但嫖妓、家暴、外遇、种族歧视,接受记者采访发表获奖感言时“感谢妓女”,让人无法不侧目而视。他用野蛮来描绘野蛮,用暴力来描绘暴力,用堕落来描绘堕落。文学史上不乏“无耻之徒”,但“无耻”得如此光明磊落、谈笑风生,也算是奇观。《米格尔街》中的人物我一个都不喜欢,但奈保尔的“恶棍美学”,让他们栩栩如生。
《米格尔街》,[英]V.S.奈保尔著,张琪译,南海出版公司
大仲马(1802年7月24日)
《基度山伯爵》

大仲马可能是作品流传最广的法国小说家,历史小说领域的巨擘。中国读者有“千古文人侠客梦”,西方读者同样有他们的骑士情结——大仲马就是他们的金庸。其代表作《基度山伯爵》《三个火枪手》等,是历史剧中的大IP,好莱坞模式的绝对原型。他讲故事的才情,重塑历史情境的天分,虚拟人物进入历史事件的活灵活现,让一众后来者望尘莫及。大狮子还有一个不得不提及的作品——小狮子小仲马(1824年7月27日),父亲霸占了历史小说的头把交椅,儿子以一部《茶花女》成为西方男版琼瑶,风靡全球,严复先生有诗为证:可怜一卷《茶花女》,断尽支那荡子肠。
《基度山伯爵》,[法]大仲马著,蒋学模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雷蒙德·钱德勒(1888年7月23日)
《漫长的告别》

在推理小说领域,双子座贡献了柯南·道尔,处女座贡献了阿加莎·克里斯蒂,但通过类型文学的创作能步入经典文学殿堂的,却非雷蒙德•钱德勒莫属。这位推理小说家四十五岁才开始写作,他的粉丝中,有艾略特、奥登、加缪、村上春树甚至钱钟书这样的大腕。村上春树说《漫长的告别》是部完美的杰作,钱德勒那么酷,值得我们像村上一样拜读个十几遍。
《漫长的告别》,[美]雷蒙德·钱德勒著,卢肖慧译,南海出版公司
J.K.罗琳(1965年7月31日)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奇幻小说领域,在有了《魔戒》《纳尼亚传奇》这样的大手笔之后,罗琳仍然凭着《哈利·波特》掀起了一场场风暴,引得著名文学评论家哈罗德·布鲁姆都自降身份打起了笔仗。哈罗德·布鲁姆是纯文学的守望者,认为《哈利·波特》是三流作品。但类型文学自有其世界,与精英主义的经典阅读无关。狮子座的文学大咖们,几乎都是讲故事的好手,自带吸睛属性,修辞?锤炼?谁关心呢?爱听故事的,快来!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英] J.K.罗琳著,苏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方晓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狮子座,文学家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