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柳堂读书记︱试印样本《无闷堂集》

冬晖

2017-07-23 12: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次谈到清代罕见书多集中在两段,这里就介绍一部康熙时期的刻本《无闷堂集》。
《无闷堂集》,张远撰。康熙二十四年始刻于粤东,后来子继超补充佚诗,又增刻于吴下。
此书我最早是从黄裳先生的《榆下说书》里知道的。那时刚开始接触古籍善本,黄裳书话是领我入门的启蒙读物,前后翻了不下十几遍,烂熟于心。尤其爱读其中一篇《谈禁书》。就在此文的后半,黄先生写道:
手边有四册《无闷堂集》,闽张远超然撰,康熙刻本。四库未收,禁书目也没有著录的,照我看也是一条漏网之鱼。只要看卷中有许多地方都开了天窗,就可以知道了。文集卷七有一篇《徐烈妇小传》,照例这样题目的文章我是不大看的,但因为篇中挖去了将近一行而引起好奇,终于发现这实在是一篇很有意义的文字。传末野史氏曰以下的一节是:甲寅之变,生灵涂炭。身污名辱,终于不免者,不独女子也。女子为尤惨。楚蜀两粤,不可胜数。以予所目击耳闻者,独浙闽江右。其死于锋镝、盗贼、饥饿、损伤、老弱废疾者不具论。其姿容少好,骡车马背辇之而北者,亦不具论。惟其弃载而鬻之者,维扬金陵,市肆填塞。(以下挖去十五字)……从暗中摸索,其间士族妻妾往往有之……
这说的是康熙平定三藩之乱时的实况,如果不是张远记录下当时亲眼所见的这些惨事,我们已经无从想象清军当时的暴行了。当时就很遗憾,挖去的十五个字到底是什么内容?为何要“暗中摸索”,莫非这奴隶市场也类似于“鬼市”,只在天未明时进行交易吗?可惜无法知道。此书虽未入禁书目录,流传却比大部分禁书还要少,康熙本只有北图南图入藏,从著录卷数看,很可能也是增刻挖改后的本子。这实在是个不大不小的遗憾。此书黄裳后来又收入《清代版刻一隅》和《来燕榭读书记》等著作,可见其重视。
《无闷堂集》卷首,谢章铤、林家溱题跋
去年春天,忽于某小拍图录看到一本《无闷堂集》,照片甚小,但为康熙刻本无疑。仔细翻阅原书后发现,此本不仅是康熙原刻,还是极为罕见的试印样本,卷数及页码处墨钉尚存。从藏印及题跋可知,自康熙年间到民国,曾为许遇、戴芷农、黄世发、谢章铤、林家溱等人递藏,均为福建名人,知此书一直流传于闽地。
《无闷堂集》 卷数墨钉未铲
卷尾黄世发题跋“有介先生”误,应为其子许遇手迹
集前有张远自序云:“粤人士及四方来游者,索仆箧中所携诗文数十百篇付剞劂氏梓行焉,仆固辞之而不可也……”时间是乙丑端阳日,书中又有许遇在福州紫藤庵中的眉批,时在乙丑嘉平二十八日,则此书从刊刻到许遇读之最多不过半年的时间,是最初印本之又一证据。许遇为清初名诗人、书画家,《清史列传》和《国朝画徵录》均有传。
《徐烈妇小传》
被挖去的十五字
此本为试印不分卷本,只有文若干。幸运的是,《徐烈妇小传》一篇正宛然在焉,而且尚未挖改,终于知道那十五字是:“以麻为囊,置之囊中,括囊口不令人见。”原来如此!
有了这一细节描写,清军的残暴和野蛮如在目前!几百年后读之,仍令人不寒而栗。书中另外还有一些慷慨激昂的文字,能逃过清代多次禁毁,实属不易。估计是一向流传稀少,方才躲过当年酷吏之眼。按黄裳先生的说法,“卷中有不少地方开了天窗”,可惜不得印成的全集相对照,看看还有哪些能补充的内容。
明末清初的诗文集,因其保存了许多易代之际的罕见史料,从民国时期就有多位藏家留意搜集,比如伦明、邓之诚、郑振铎等人都极为重视。邓之诚先生就曾得到一部《无闷堂集》的残本,并据以详细考证了张远一生的行实。邓先生认为,张远年轻时志在恢复,行踪遍及大江南北,交游广阔,多一时俊彦。后来郑成功败亡,复明完全无望,心灰意冷之下到云南禄丰做了知县,后卒于官。
此本如此难得,当然要努力拿下,所幸书经修补品相一般,不大引人关注,终于有惊无险地收入囊中,这也是历年来小拍所得之最佳者之一。得书之日,大喜过望,当晚即通读一过,若有机会当影印或整理出版,以保存这天壤之间幸存的印本。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黄裳,《无闷堂集》,康熙刻本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