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女童编造遭教师强奸”风波调查:警方称被单污迹非精液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发自河南西华县

2017-07-24 15: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被卷入风波的奉母镇第一中学。
7月12日中午,经过1个小时的沟通,12岁的何佳(化名)终于同意接受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er.cn)的采访。
被侵害的事是真的吗?
何佳刚摇了摇头,其叔叔何永强(化名)立马从椅子上蹿起来,隔着桌子屈身瞪着记者说:“别问了,你和他们一伙的。”
何佳低头不语,转而称要出去买东西,和何永强一起出了门。
此前(7月4日),河南周口市西华县“12岁女生称被两名老师性侵”事件,经何佳的二姑何永莉(化名)微博披露,引起关注。次日,西华县公安局通报称“微博严重失实”,引发轩然大波。7月6日,周口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接手调查。
专案组调查期间,何佳曾接受媒体采访,承认遭老师侵害系编造,称叔叔何永强怀疑并打得她受不了,自己说了谎,向老师道歉。
何佳的改口,使原本就不太和睦的一家,分歧加重。
何佳的父亲何永平(化名)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弟弟发现女儿的被褥脏,因为疑心重,询问并殴打何佳,何佳无奈编了谎话。
周口市公安局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没有充足证据证明犯罪事实发生,慎重起见,专案组仍在进一步核实,仅现场就勘察了多次,务求调查结果经得起检验;调查结果或将公布。
两名涉事老师都出现在学校光荣榜中。
分歧
何佳的事,犹如一枚石子投入湖中,打破了距西华县城20多公里这个小村的宁静,激起阵阵涟漪。
事发后,为躲风头,何佳和弟弟、叔叔何永强,搬到了二姑何永莉在漯河市郊区开的中医诊所暂住。
7月11日晚9点,空气闷热,中医诊所的铁围栏已锁,何佳的奶奶独自坐在院里。自从孙女接受媒体采访,改口称“遭老师侵害系编造”后,73岁的老太太连续数天吃不下饭。
老太太坚信孙女不会说谎,改口是遭警方恐吓。但有时,她也称,孙女一会儿一个说法,她们心里也没谱。
“光长个,不长脑,这娃是要害死一家人啊。”老太太盘腿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
她自认“全家都是老实人”,虽然穷,但有志气。而若警方最终认定孙女称遭侵害系编造,何佳的叔叔、二姑“可能要进去”。
老太太把被指侵害何佳的两名老师曾被警方带走讯问,说成“被抓了”,责问澎湃新闻记者:“警察为啥又把他们放了?”
同样坚称何佳改口是因遭恐吓的,还有何永强。见到澎湃新闻记者,何永强情绪激动,瘦黑的脸泛红,让人插不上话。
何永强做过多次笔录。“实在没精力和你说了。”他掏出裤子口袋里的头疼药,“我现在很烦躁,要出去转转,头受不了,我气得血管要爆了”。
何永强表示,他要看到所有鉴定的最终结果。
何家产生了严重分歧。
何家是祖传中医,两子两女。何佳的爷爷和二姑都在漯河开有中医诊所。在何佳的奶奶看来,大儿子何永平(何佳的父亲)自小跟着他奶奶生活,从小就爱四处玩,不上进,二儿子何永强肯吃苦。
何永平向澎湃新闻表示,他相信女儿遭老师侵害系编造。7月11日女儿在专案组做笔录时,他在旁边,女儿坚持编造说法。事后,他问女儿有无说谎,警察有无恐吓,女儿说没有。
“本身都没有这回事,她老师待她可好。”何永平说。
何佳的奶奶听到这话,立马斥责何永平。“她叔能捏住她的嘴吗?要没有这回事,她就不能那样说。”老太太瞪着何永平说,“从小到大你都不听话,到老了你听话了?”
老太太叹息说,之前是原告,“现在变被告了”。
何佳叔叔何永强(化名)家院内荒草丛生,何佳的父亲说“弟弟疑心重”。
疑心
何佳是标准的“留守儿童”。
父亲何永平随母亲在后者老家湖北务农,“那边家里离学校太远”。何佳7岁时,和弟弟一起被送回西华县奉母镇读书,由奶奶带。3年前,奶奶到姑姑何永莉的中医诊所帮忙,姐弟俩便由叔叔何永强代管。
7月12日中午,经过1个小时沟通,何佳答应接受采访。她刚摇头否认遭老师侵害,何永强立马情绪激动,要求结束采访,何佳再不搭理记者。
何永强提供的笔录复印件显示,6月,他给何佳换被子,发现单子上有疑似血迹、精斑样的东西,还有短头发。他很烦,回家把单子和被罩洗了洗。6月23日,他去学校调监控,发现老师邵某某从女生宿舍出来。6月25日,何佳肚子疼,他带何佳到妹妹何永莉的中医诊所拿药,妹妹问何佳有没有人欺负她,问得狠了,何佳说老师邵某某和何某某欺负她。后到学校对证,两个老师不承认,他们报了警。
西华县警方调查后,决定不予立案。何永莉通过微博发帖,称何佳遭侵害十多次而警方不立案,还质疑警方办案程序,引发热议。随后,周口市公安局通报称,该局成立专案组,接管此案,全面调查。
专案组调查期间,何永莉曾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最初,警方带着何佳到西华县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处女膜“未见明显裂伤”。后来,她经人介绍带着何佳到异地某医院检查,结果仍是没什么问题。
澎湃新闻获悉,后来何永平提出,再到郑州的大医院对何佳做一次检查。
“结果也是没什么问题。”7月23日晚,何佳在电话中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何永强给她换被褥时,发现被子脏,怀疑她被老师欺负,她不讲就用三角皮带抽她,她受不了说了谎。
何佳还表示,遭警方恐吓而改口的说法,也是她怕挨打编的。但改口后,何永强多次打她;她没想到事情闹这么大,向老师道歉。
何永平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因其电话没用,直到7月10日周口警方找到湖北,他才得知此事,当时感觉“头晕”,后来警方告诉他,何佳称性侵并不存在。警方要其回去,陪何佳做笔录。
7月11日,何永平随周口警方赶到漯河,陪何佳做笔录前,周口警方领导表示,如果老师侵害属实将严惩,如果没有,要还老师清白。
“口供录了五六个小时。”何永平说。
老太太、何永平告诉澎湃新闻,何永强结婚早,年轻时修农机,后来还开店卖农机,赚了些钱,和妻子生有一子一女,女儿已经结婚生子,儿子在外打工。不过,何永强的妻子痴迷传销多年,家里几十万积蓄被花光,夫妻俩经常吵架,去年离婚。
老太太和何永平说,多年婚姻不顺,使何永强“受了刺激”。
何永平说,两个孩子的学费、生活费,主要都是父母、弟弟和二妹出的,自己很少和两个孩子通电话,过年也不回老家。
老太太说,她经常叮嘱何永强,两个孩子父母不在身边,要管严一些。何永平表示,弟弟对两个孩子很好,但这个事做得有些过;不能说弟弟的脑子有什么问题,关心则乱,弟弟确实疑心比较大。
周口警方表示,被单上的痕迹经检测并非精液等男性生物物质。
调查结果或将公布
7月11日中午,澎湃新闻在村里走访看到,何永强家院内,放着一台旧的收割机,院里杂草丛生,棚子里放着一些农机零件。
坐在树荫下乘凉的村民们,不愿谈及此事,多以“听说是假的”、“住得远不了解”搪塞记者。
有村民说,何永强曾因妻子和村民说话生疑,在村里闹得厉害。
村里与何佳同班的学生小丹告诉澎湃新闻,何佳指控的两名老师:奉母镇第一中学副校长邵某某是她们的数学老师;学校教导主任何某某她们并不认识,老师对她们很好;男女生宿舍是分开的,每间宿舍住多名学生,晚上有老师值班,
澎湃新闻注意到,两位涉事教师,均荣登学校2015到2016学年度光荣榜。不过,他们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学校一名女教师对澎湃新闻说,事发后,两位老师气得不轻,但解释不清,怕被指点躲了起来,直到何佳道歉才出来。
澎湃新闻看到,学校的三层宿舍楼,被左右分开,男女生各住一边。一楼都是学校单身教师住,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口,装有铁门。前述女教师说,值班室在二楼,晚上班主任先查寝,然后值班教师检查,最后值班教师将铁门锁上;男女教师分值男女宿舍。
奉母镇第一中学校长拒绝接受采访,称以警方最终调查结果为准。
7月20日,周口警方曾对媒体表示,何永强、何永莉已被警方控制。澎湃新闻多次拨打何永莉的电话,一直无法拨通。何佳7月23日晚告诉澎湃新闻,何永强7月17日左右被警方带走。
“要想证实一个案子没有,比证实一个案子有,难得多。”周口市公安局相关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该相关人士表示,因为西华县警方此前不予立案曾引起社会质疑,专案组非常慎重,抽调精干力量,在检察机关的监督下,全面接管该案。仅现场勘察就多次,力求调查结果“经得起检验”;调查结果或将发布。
该相关人士称,被单上的痕迹经鉴定并非精液等男性生物物质。此前,何佳曾向媒体表示,那是月经遗留物和尿床的痕迹。
另据该相关人士介绍,最终的调查结果,也会包含对何永莉微博指称西华县警方办案程序问题,如询问何佳时没有亲属在场、没有出鉴定就决定不予立案等,“肯定都会真相大白”。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西华,性侵,老师

相关推荐

评论(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