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只有看上去很“美”

戴桃疆

2017-07-26 08: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前有鬼把灯吹吹出糊味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垫底,和“天下霸唱”这个名字相关的影视作品再向底线冲击,制造出类似《天机·富春山居图》这种电影界兜底之作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将网剧《河神》拿去和《牧野诡事》做比,也是委屈了《河神》。
虽说《河神》与《牧野诡事》在实质上都和天下霸唱这个最抢眼的招牌没什么关系,但就整体而言,《河神》的闪光点是当下影视剧中十分难得的。
在爱奇艺上既能看到令人咋舌的《牧野诡事》,也能看到《河神》。《河神》是爱奇艺与工夫影业联合出品的产物,身上流着工夫影业的血。工夫影业拍了不少涉及神神鬼鬼、玄而又玄的东西,在“装神弄鬼”方面造诣颇深。
这里的“装神弄鬼”绝非贬义词。如何通过艺术手段加工出神秘感、营造悬疑氛围,如何让观众相信他们不相信的东西存在着,最后又如何让观众认识到他们相信作品中存在的东西事实上不存在,想要搞定这个过程非常不容易。
在国内,装神弄鬼的最后一步,即论证这个世界是唯物的,非常困难。
张铭恩饰丁卯。
《河神》为了用现代科学的力量论证“世界的本质是物质”这一大型哲学命题,将故事中第二号男性角色丁卯(张铭恩饰)设定为一名德国法医学学成归来的商会公子。
德国法医学在欧洲大陆首屈一指,但独占鳌头的这个优势似乎必须要以划定“欧洲大陆”这一范围为前提。毕竟隔着英吉利海峡,还有法医学发展得更早,进入现代化时间也更早的英国在。
影视剧之所以将丁公子送到德意志而非大不列颠,大概是想借用德意志民族严谨务实的印象为丁公子的人物设定背书。
遗憾的是《河神》给丁公子配的台词狠狠地扇了严谨的德意志一耳光。什么文化水平才能让留德医学学生犯下“人死之后体内含碳化合物瞬间全部流失变成无机物”的认知错误啊?
写台词的化学不好,负责后期的物理不行。第四集结尾海河河面“尸横遍野”的画面是乍一看十分具有冲击力,再一看全是破绽。
码头水深只能勉强没过男主角郭得友(李现饰)的膝盖,可水中的成年人尸体却都成功地浮了起来,海河又不是死海,盐分得多高才能有这么大的浮力?
再看中景处三位主人公的投影,清一色垂直于台阶。算上月光这个自然光源,再加上台阶上下两出光源,如何能够投射出如何清晰又深刻,且违背物理原理的影子呀?
当然,揪着一部主要靠男主角点烟辩冤实现实质性突破的影视作品里有这样那样违背唯物主义科学原理的地方从表面上有些不自洽——作为故事核心的通灵,本身就有待科学论证的问题,通灵尚且不需要被拉出来批判,气一气物理化学老师又何尝不可?
况且《河神》中的通灵本身也并不是要像柯林·菲斯在电影《魔力月光》遇到艾玛·斯通那样,借由灵媒让鬼说话。而是通过烟气进入一种摆脱物质的纯粹精神世界,在脑内进行一场传统仵作的验伤活动,注重观察尸体细节,不开刀,不手术,无痛,效率高,且具有高度的形式美感,适应影视化表现的需要。
《河神》对形式美学的追求贯穿整部作品,表现得如此用力以至于形式大于内容,最后变成了一个花架子。
对形式美感的追求表现得最集中的,莫过于故事开篇“河神大典”的祭祀场景,主要场景由白色构成,藏蓝色的假面舞者组成波澜的模样托着金色包裹的孩童,阻挡黑色河妖的是红色的神鸟,符号化的象征意义备齐了,但这些元素和河神祭典本身却缺乏对应关系。
中国河流的主神是通过黄河主神河伯演化而来的神明,到了海河,这位河神演化为玄武(龟),但舞蹈中体现的元素是朱雀(红色的神鸟),具备北方萨满巫师主要特征的女巫口中唱的是仿照骚体诗而成的歌曲……
形式美学的一个优点在于,它营造的整体视觉效果不会太丑,而盲目追求形式的结果是,滥用符号,最后拼装出一个四不像内容,酷似外宾作品。
女巫身上的蕾丝制品十分违背形式美学。
《河神》的形式美学就是这部剧唯一的亮点,也是当下影视剧中难能可贵的东西。
审美比起凑演出阵容、买入热门版权这种靠钱靠关系就能搞定的事要难得多,审美不是靠钱堆出来的、不是靠人教出来的,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养成的,它是若干年的价值观、经验、专业知识相结合的产物。
而一部影视作品的整体审美是许多人个人审美加成的产物,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偏差都会出丑。
追求形式美学没有什么不对,甚至难能可贵。但毕竟影视作品不是平面设计,光有形式美,内容上过不去,得出来的结论仍然是“不好看”。
这里“不好看”不是视觉层面上的,而是内容层面上的。
李现饰郭得友。
《河神》以河神祭典上发现漕运商会会长尸体正式揭开故事的序幕,男二号丁卯为了查清父亲的死因加入警察队伍,并投在“老河神”门下,和男主角郭得友成为同门师兄弟。
然而查清漕运商会会长死因的动机虽然直接促成了两个男性角色之间建立联系,但完成这个任务后就变成了一条暗线,主要角色们卷入的案件虽然最终指向的都是解决会长死因的终极谜题,但整体上与主线情节缺乏密切的联系。
也就是说,《河神》构建故事情节的方式不是层层递进,而是兜一大圈子最终再绕回来。这意味着它必须靠抛出尸体、抛出多具尸体、抛出死状异样的尸体保持对观众的吸引力——这种强刺激保持强度的能力十分弱,难以长期维持对观众的吸引力。
故事搭成一个松松垮垮的花架子,人物行为逻辑和性格特征也难以做到个体统一、个体之间有区分:留洋公子没文化,江湖痞子太朴实,三脚猫大神无灵气,官家小姐缺气场。
人物单薄,只能停留在片头配上青春面孔背诵关键词的层面,连串成人物摘要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要提彼此相扶相持成就一篇行云流水的论文了。
影视剧和论文其实是有共同之处的,形式是一方面,不仅得有而且还很重要,但光有形式,内容经不起推敲琢磨更是不行的。
《河神》的班底基本上都是科班出身,物理化学基础不行,想要毕业的话论文总还是写过的。片头摘要做得好,后续的正文写得不错才真配叫好哇。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河神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