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徒步群体管理难题:体育和民政部门均称难管,半数已停训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发自山东临沂

2017-07-26 13: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几天前,53岁的吴来章从一米多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住进了临沂市兰山区义堂镇中心医院。
遗憾的是,这次意外摔伤导致他不能按时到他所带领的徒步队指挥训练。值得庆幸的是,由于十多年来坚持锻炼身体,这次摔伤丝毫没有伤及他的骨头,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他直言,“像我这个年龄的人,从马扎子上歪倒了可能都会伤筋动骨!”
吴来章是临沂市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第33分队队长,人员构成、训练地点都集中在义堂镇,他们也叫山鹰义堂徒步队。
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旗下所有队伍名称前的“山鹰”二字是该协会会长许贵林自诩的一个名称。他2011年组建的第一支团队的名称是山鹰暴走队,在引发广泛关注的“暴走团车祸”事件之前,许贵林带领的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已拥有41支队伍,一万多人参与其中。
7月24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一管理层成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受“暴走团车祸”事件影响,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管理短板暴露无遗——再严格的团队制度,难以对每一支队伍形成硬性约束,从而导致违规、违法行为的出现。协会管理层对这一短板曾早有预见,但是没有好的办法应对,只能靠不断的口头约束进行自律。
“暴走团车祸”发生后,临沂交警部门也全员上路,对于部分占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行走的徒步队组织者和参与者进行劝导教育,并要求徒步队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在人行道行走,不得扰乱正常的道路交通秩序。同时,对全市所有的徒步队、暴走队的活动时间、地点、路线、规模、形式、队长联系方式等信息进行摸底备案,并要求“严禁在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进行徒步运动”。
而今,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表现出日渐凋零的发展态势:约定每周三的会议已经暂停召开,许贵林远走西藏,41支队伍只有不到20支在坚持训练,另有一支队伍退出协会。
7月25日,许贵林告诉澎湃新闻,他目前在西藏参加户外运动,可能还要十多天才能回到临沂,他现在已经考虑了一些团队建设的新设想,到时会召集协会管理层开会商讨。
暴走?徒步?
2009年前后,热爱登山运动的许贵林开始在临沂市区内独自进行徒步运动,后来一起登山的驴友开始加入到许贵林的徒步队伍中来。
2011年,随着加入人数的增加,许贵林组建了第一支队伍,取名山鹰暴走队。之所以取这个名字,许贵林介绍说,当时对暴走的定义进行查询后,认为暴走运动可以随时随地的进行,只要有合适的地点就可以徒步,就可以健身,这个名字更容易吸引更多的市民加入进来。
暴走,一般是指以人类步行速度极限值而进行的持续性运动。许贵林说,作为团队管理者,随着许多市民的加入,他发现暴走的运动强度超出了大多数队员的身体承受能力,这样就达不到健身的效果,反而可能损伤身体,所以他将队伍改名山鹰徒步队。
在周围的很多人看来,今年49岁的许贵林是一个爱玩的人,十分热爱户外运动,方向感很强,户外运动时很少迷路,并且有很强的团队号召能力,也很有威信,使大家愿意跟他一起运动。
2014年至2016年间,许贵林所带领的徒步队伍不断壮大,原本很多散落在临沂市区各个角落的徒步队伍申请加入,吴来章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5月,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在兰山区民政局注册成立,主管单位是兰山区体育工作办公室。
今年4月初,吴来章与许贵林在一次偶然场合见面认识。他早就听说许贵林带领的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已有30多支徒步队伍,一万多人参与徒步运动了,他也希望自己这支队伍可以加入这个大军,二人一拍即合,吴来章的队伍被收编为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徒步第33分队——山鹰义堂徒步队。
吴来章说,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当时已经成为一种正能量运动团体的代表,跟着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走,可以学到这个协会好的运动经验,使团队可以更加稳定、不断壮大。
据上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成员介绍,徒步队伍加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一般先是队伍负责人向许贵林表达加入意向,许贵林会对申请队伍的队形队容、训练场地、管理情况等方面进行考察,如果许贵林感觉符合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要求,会有一个相对正式的授旗仪式。
许贵林说,允许加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队伍必须有配有护队、领队,每名护队都要穿上亮光马甲,手持亮光棒。在路线选择上,有人行道的区域要选择人行道进行训练,没有人行道或人行道被占用的,可以选择非机动车道,同时尽量选择右转路线,以避免横穿红绿灯路口。
截至2017年7月初,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已拥有41支徒步分队,多个徒步分队内部涌现出许多健跑爱好者,这样在11支分队下面,又自发组建了11支健跑队。在这些队伍的队长群体中,有上班族,有打工者,也有私营企业主。
自立章程
伴随着队伍的壮大,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制度日臻严格。
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多支队伍负责人均向澎湃新闻透露,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设会长一名,由许贵林担任,设副会长、理事多名,另有一名秘书长负责通过微信向各分队队长传达日常事务或通知。每周三下午召开队长会议,与会人员有事可以请假,但是连续三次缺席会议的副会长将面临被免职处罚,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副会长队伍不太稳定,人数多时能达十多人,少时只有三四人。
另外,协会还制定了一整套的会规体系。《山鹰徒步安全注意事项总则》确定的活动原则是,所有活动不属于商业行为,纯粹为个人自愿参与、自发组织的个人行为活动。参与者必须坚决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凡参加者均视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参与者必须对自身安全负责。徒步或公益活动中发生的任何意外,发起者或同行者可以组织帮助救援,但不承担任何法律和经济责任。
作为一个自愿参与、自发组织的协会,对副会长制定如此严格的要求曾引发非议。上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成员介绍,如果是上班族,周三下午不会无故休息,做生意的,也很难保证每一次会议都能如期参加,这样的制度只会导致人员流动过大、管理效率低下。“大家付出这么多,忙前忙后,不仅没有任何的物质收益,反而可能被处罚,很打击积极性!”
上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成员还透露,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不要求交纳任何费用,也不会发放一分钱,只作为一个公益组织存在。此前,在集体购买队服时,由协会派人与服装厂沟通,每套市场价100多元的衣服只需要80多元,然后由分队长根据自愿的原则统计队内购买人数、收取费用、发放衣服。
同样的操作适用于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其他的活动。7月17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徒步队员李丽在协会内部集结了一百多名徒步爱好者组织了“徐州一日游”活动。首先,将出游计划在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徒步分队队长微信群发布,然后队长会将这一信息发布到各分队的微信群。人数凑齐后,李丽等人就充当起了“代言人”,去找当地旅行社谈路线、价格,经由参与者同意后,出行计划就付诸实施了。
上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成员认为,加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队伍一般都对协会内的规章比较认同,所以一直没有出现比较大的矛盾和问题,直至7月8日“暴走团车祸”事件的发生。
《山鹰团队总部禁令》还要求,“队长是每个团队的带头人,必须做好领队的表率作用,无私奉献,不图回报,不能占着领队的位置,起不到领队的作用!”
商业VS公益
每支队伍的队长负责对协会层面的制度约束进行传达,有些队长也会再对自己的队伍制定部分约定。如吴来章在4月初加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后,曾制定“山鹰户外三十三队徒步健身群群规”。
吴来章制定的群规要求,凡是有心脏病、高血压慢性病及饮酒者不能跟队徒步,否则一切后果由自己负责,与本队任何人无关。群聊时间早上4点30分到晚上22点以前。徒步健身安全莫忘、注意车辆、过路口不得闯红灯;如遇意外情况与本队任何人无关、责任自负。早上5点做操、5点十分徒步;晚上8点准时徒步,望队友们积极参加。
在商业利益的诱惑面前,吴来章的团队曾出现分化。今年5月,山鹰义堂徒步队的一名副队长告诉吴来章,一全国性的保险公司在义堂的分支机构欲跟山鹰义堂徒步队合作,对方向徒步队提供一定费用和服装支持。
吴来章将这一情况向许贵林汇报后,被其当场拒绝,吴来章同意许贵林坚持协会公益属性的立场,但是上述副队长单独与该保险公司分支机构达成协议,印制了带有广告的服装,购买了音响设备,趁吴来章因故未参加徒步训练,私自下发通知,更改了训练地点,发放了统一服装。
穿上了免费服装的徒步队员也未能再回到吴来章的队伍,一支名为“西城徒步队”的队伍因此成立。
更为尴尬的是,西城徒步队与山鹰义堂徒步队在同一条马路边上训练,集合地点相隔仅有200米左右。这场商业对公益的争端被视作是山鹰义堂徒步队的一次人员“地震”。
不过,在“暴走团车祸”事件之后,西城徒步队被叫停。据西城徒步队多名队员向澎湃新闻证实,上述副队长已经解散了徒步队微信群,并下发通知称“接上级派出所,交警队的通知,以后不允许我们(在马路上)徒步!也禁止三个五个在机动车道上徒步以及散步!我已经代表我们西城徒步队签下协议,上交一切徒步队旗音响以及荧光棒,并同意取消我们的健步队,希望大家能够再次支持,并遵守上级传达的通知”。
管理难题
被叫停的不只是西城徒步队,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多支队伍也暂停训练。
上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成员透露,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旗下的徒步队中,像山鹰义堂徒步队、大学城徒步队等一样还坚持训练的队伍,现在不足20支,其余队伍的训练都已经暂停,徒步队如果不训练其实就是名存实亡,再召集起来就比较难了。
一段时间以来,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的徒步队队长微信群内发言者甚少,每周三下午的队长会议也暂停召开。同时,该微信群成员数目显示,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徒步队队长人数已经变为40人,这意味着,已经有一支队伍退出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
上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成员认为,大家都知道是哪一支队伍退出,但是没人公开讨论这事儿,因为队长们都知道,他们很难为团队找一个合适的训练场地,即便是能找到训练场地,一旦发生像“暴走团车祸”事件一样的安全问题,他们负不起这样的责任。
在之前的多次队长会议上,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曾商讨过预防“暴走团车祸”类似事件的办法,比如协会跟每一名队员签订无责任协议,但是向律师咨询后发现这样的协议没有法律效力,所以最终没能实施,只能通过队伍规范训练、反光马甲配备、频繁口头约束等方式,降低类似事件的发生概率,对其彻底解决束手无策。
吴来章曾参与过济宁金乡的徒步组织,他告诉澎湃新闻,像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这样的管理已经是考虑的很周全了,只是对每支队伍、每名队员没有什么硬性约束,有些措施执行起来难度很大,其他地方的徒步组织管理不及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严格,也隐藏着很大的安全隐患。
日前,兰山区体育工作办公室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体育部门举办的迷你马拉松、健步行等活动曾与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合作,协会出活动方案,然后在相关部门进行群体活动备案,活动就可以举办。但是他们徒步队日常的训练人员准入没有标准、人数不固定、次数太频繁,不具备群体活动的报备条件,体育部门也很难对其行为进行管理。
7月25日,兰山区民政局社会组织管理科负责人透露,“暴走团车祸”事件发生后,兰山区民政局曾想当面约谈许贵林,但是因为他在西藏,所以只是进行了电话约谈。目前,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还未按规定进行年检,“暴走团车祸”事件会对其年检结果产生影响。
上述兰山区民政局社会组织管理科负责人表示,兰山区民政局社会组织管理科因为对社会组织的业务情况不了解,所以很难对其进行具体的业务管理。山东省近期将实行综合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工作届时可能划入一个新成立的机构。
上述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管理层成员说,“如果不是‘暴走团车祸’事件,兰山区户外运动协会旗下的队伍可能已经发展到50多家了,这一事件对协会的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暴走团

相关推荐

评论(55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