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永生院士获小行星命名,系中国最大海相高含硫气田发现者

澎湃新闻记者 杨漾 实习生 张静 综合报道

2017-07-30 21: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天空中以中国石油院士命名的小行星,又多了一颗。中国石化集团公司近日宣布,国际编号为210292号的小行星正式命名为“马永生星”。
现年55岁的马永生头衔众多: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沉积学家、石油地质学家,他是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勘探理论研究的开拓者,也是中国普光气田、元坝气田发现的主要贡献者。但去年的一次访谈中,马永生说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于一名科技工作者、一名勘探家,“其他标签蘸点水就可以擦掉。”直到现在,曾与马永生一起在新疆和南方工作的老同事们依然直呼他为“马博士”。
马永生先后获得2006、2014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普光气田的发现及理论技术成果被565位两院院士评选为“2006年中国十大科技进展”之一。2007年马永生荣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同年获李四光地质科学奖。他在2009年被评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并于2013年被评为国家首批“万人计划”杰出人才,是6名杰出人才中唯一来自企业界的人选。
“马永生星”空间轨道参数。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颁发的“马永生星”证书。来源:中国石化新闻网
小行星命名是一项国际性、永久性的崇高荣誉,史上曾获此荣誉的名人包括达·芬奇、牛顿、居里夫人等。目前,太空中有120多颗由中国杰出人物、地名和中国著名单位命名的小行星,其中包括钱学森星、陈景润星等等。
石油石化领域,2010年9月,第30991号小行星永久命名为“闵恩泽星”,闵恩泽被誉为“中国催化剂之父”,是中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者。2016年4月,国际编号为210231号小行星被正式命名为“王德民星”,王德民是中国油田分层开发和化学驱油技术的奠基人。
参加塔里木石油会战:从沉积学家到勘探家
在周围人看来,马永生有着令人羡慕的求学和工作经历:1980年至1990年,他一口气完成了学士、硕士和博士阶段的学习,成为当时国内培养的为数不多的博士。工作之后,马永生赶上了国家大力发展油气的好时代,在国家油气勘探的大家庭中,他主攻海相碳酸盐岩油气勘探理论研究并组织实践工作,在前人的基础上取得了一系列突破,2009年当选为当时中国能源领域最年轻的院士。
1990年博士毕业后,马永生没有选择在高校教书,也没有去外企工作,而是进入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科学研究院。在这里,他完成了鄂尔多斯盆地奥陶系碳酸盐岩沉积学和储层非均质性研究,为当时新发现的靖边气田的规模预测提供了基础依据。
两年后,研究所要抽调人手参加塔里木石油会战,马永生抢先报了名,当时他的女儿刚刚3岁。1992年5月,他毅然奔赴新疆库尔勒。在新疆工作的三年多时间里,马永生从一个单纯的沉积学家逐渐成长为一个勘探家,也留下了“打赌”的故事。
当时,马永生在岩心库看了塔东区8口井的岩心,初步认为是东河砂岩,属于潮坪沉积。之后,他与英国北海现代沉积环境资料作了比较,认为非常相似,于是预测这一层位中不会有发育好的生油岩存在。但塔里木总地质师却对正在钻探的一口井满怀希望。两人各执一词后约定,如果正在钻探的满参1井带来的是暗色物质,那么马永生请吃饭;如果是红色物质,那么总地质师请客。钻探结果证实了马永生的预测。
 “我不是离经叛道的人,对前辈的工作很尊重。不过,我也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会坚持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盲从。”马永生忆及往事如是说。在普光气田的发现过程中,这一点更是显露无疑。
普光气田:“冷水”浇出“金娃娃”
官网资料显示,普光气田位于四川省达州市,面积1116平方千米,天然气资源量8916亿立方米,探明地质储量4122亿立方米,是国内规模最大、丰度最高的海相高含硫气田和“川气东送”工程的气源地。2005年开始开发建设,2010年建成了中国第一个超百亿立方米高含硫大气田,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大高含硫天然气净化厂和国家应急救援川东北基地。目前,普光气田混合气年生产能力达到110亿立方米,硫磺年生产能力200万吨。
但在当初,中国海相油气的勘探开发却被业界视为“世界级难题”。
据统计,世界上90%以上的油气储量都是在海相地层中发现的。中国海相沉积分布总面积大于455万平方公里,其中陆上28个盆地,面积330万平方公里。海相古生界资源量385亿吨,油气资源相当丰富。但与世界相比,中国的海相地层受制于时代古老、多期改造、地表复杂、埋藏深等难题,探明率不高。找到中国的海相油气,成为中国几代地质学家和中国石油人的理想。
普光气田

1998年,中国石化开始介入上游的油气资源勘探业务,将目光投向了南方海相。
这一年,在海相研究上已经声名鹊起的马永生被调到中国石化油田勘探开发管理部工作。1999年,他又被任命为南方海相油气勘探项目经理部负责人,全面负责中国石化南方探区十余个省区海相油气地质研究与勘探工作。为贴近现场,马永生带领新组建的勘探团队远赴大西南,开始了长达9年的南方油气勘探攻坚战。
“几代人搞了四五十年也没搞出个名堂,你就那么自信能突破前人?现在市场经济,你还负责招投标工作,我担心你或你的部下犯错误。这些风险你都想到了么?”妻子因担心马永生,当时曾强烈反对,泼了他一盆冷水。“前人没有实现梦想,是受当时的勘探理论和技术所限,也可能有认识不到位的地方。对于南方海相碳酸盐岩,我个人非常喜欢,组织上也很信任我,希望你支持我放手一搏。”在翁婿二人的共同劝说下,妻子终于答应了。
摆在马永生团队面前的是一块“啃剩下的骨头”:前人已经进行过大量的研究和勘探工作,取得了一系列重要的认识和研究成果,但在四川盆地及周缘地区一直没有发现大型或特大型油气田。国外一些石油公司进行过系统的油气评价后,也认为中国南方没有形成规模性油气的可能,因此放弃了在南方投资的意愿。
“当时在整个学术界、工业界,对于中国南方还有没有大的油田气田,是有极大争议的。我们得到的信息是,有些学者、很大的学者,通过不同的渠道,有善意的、也有其他(因素)说,中石化用了几个年轻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在浪费国家的投资。”马永生说。
作为南方海相重要的盆地,四川盆地曾有四轮开发热潮,最终也未见地宫中的“金娃娃”。截至2000年,当时最大的威远气田,其探明地质储量也只有409亿立方米。在普光地区,前人已经钻各类探井21口,没有发现油气田。有位曾参与川东北勘探的老专家看过他们的材料后,私下里劝马永生:“你们的工作做得很细,也有很多新认识,但前人在这地方已经打过20多口空井了,这地方不应该有什么来头了,我劝你们放弃吧,一口井几千万元,这钱还不如给大家发奖金。”
马永生认为,南方海相地层在几亿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多次构造运动,具有多旋回叠加、后期强烈改造的油气成藏特点,油气的保存条件和油气成藏定形定位十分复杂。现在的高点可能是历史上的低点,反之亦然。这样就解放了过去没有人探索的“低部位”。他将突破口锁定在川东北的普光和通南坝——这是被前人“证实”没有勘探潜力的“禁区”。
2001年8月,马永生和他的团队提出了普光气田的发现井——普光1井部署方案。但该井在论证过程中遇到了很多的质疑,他曾连续三次向专家组做汇报,最终得到了专家和中国石化总部领导的认同。2003年5月,钻头终于到达5700米的设计目的层,发现了279米的巨厚天然气层,在海相礁滩储层喜获日产103万方工业气流,拉开了普光气田勘探开发的大幕。测试点火成功的那一刻,马永生和同事们相拥痛哭。守在现场的马永生喜极而泣:“这可是被‘冷水’浇出来的‘金娃娃’啊!”
普光气田普102-2井试气作业获高产工业气流。来源:人民网
随后,马永生又提出了普光气田整体部署方案,共部署并组织实施探井29口,勘探成功率高达93%。即便是当时国际上最牛的公司,这一数字也不过30%。发现普光气田后,马永生和团队又在被前人不看好的探区相继发现了通南巴、元坝等多个大型气田,这些勘探成果带动了四川盆地天然气勘探的发展。
天空中的“一颗星”
小行星的名字由永久编号和一个名字两部分组成,小行星的命名权现在一般属于发现者,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一般根据发现者的提议而进行命名。
2014年7月,何梁何利基金委员会与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签订合作协议,由该基金评审委员会评选推荐,由紫金山天文台向国际小行星中心申报,以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获得者命名国际小行星。
国际编号为210292号的小行星由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于2007年10月6日发现,经何梁何利基金评选委员会推荐、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申请,2017年6月9日,国际小行星中心命名委员会批准210292号小行星命名为“马永生星”。
“宇宙星辰遥不可及,‘马永生星’于我而言,已经远远超出了奖励与光荣的意义,它更意味着鼓舞和激励,意味着责任与使命。”马永生在7月27日的“马永生星”命名仪式暨学术报告会发表感言时说。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普光气田,海相气藏,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