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讨厌小鲜肉,也不必给《建军大业》扣上娱乐化的帽子

和正升/上观新闻

2017-07-31 11:56

字号
建军的背景是青年伟人们激情岁月与革命浪漫,一代人演绎一代人,一帮初出茅庐却想着“干大事情”的年轻人,就该是那个样子。如果让老戏骨来“装嫩”,反倒是不负责任的。
沉闷的暑期电影市场终于有了起色,这源于两部主旋律电影《战狼2》与《建军大业》的正面对决。接近好莱坞工业电影制作水准的《战狼2》在口碑和票房都有惊喜的表现,后者则因为“小鲜肉”而备受争议,甚至被冠以“红色电影娱乐化”的批评。
不过,批评者似乎有些想多了。作为主旋律作品的《战狼2》与《建军大业》,在其宣扬主旋律精神上都有其价值和积极意义,只不过两个作品各有自己的受众分层。何况,有些激烈批评《建军大业》的人,甚至都没进电影院看过它。
叶挺之孙叶大鹰的怒批,无疑最受关注。除了“红三代”的身份,叶氏的批评另一个受到追捧的原因,大抵是说出了很多人看不惯“小鲜肉”当道的心声。
然而,恐怕恰恰是这一波批评,带坏了公众关注电影本身的节奏。一部回眸解放军建军历史的红色电影,最终引发关注竟然是“小鲜肉”像不像,而电影本身记述的历史与其背后的意义,反而成了最被忽视的东西。这样的确很遗憾。
“像不像”的问题,本来不该是个问题。今天电影的受众主流已经不是那些看着老一辈革命者故事成长起来的人,审美本身就在变化。而即便是过去公认的伟人扮演者,也未必都跟原型很像——比如毛泽东扮演者中很受认可的唐国强。对优秀电影来说,关于角色的阐释和表现,已经超越了简单的“像与不像”。
让“小鲜肉”来演青年一代人,就更显得自然而然。网上有一份有关《建军大业》原型与演员年龄的对比,大部分都十分接近,由此看,导演们选角还是很用心的。建军的背景是青年伟人们激情岁月与革命浪漫,一代人演绎一代人,一帮初出茅庐却想着“干大事情”的年轻人,就该是那个样子。如果让老戏骨来“装嫩”,反倒是不负责任的——如果有一点超越青年的世故与成熟,反而会很出戏。
同时,我们也不要忘记《建军大业》不只是一部电影,更肩负宣传主旋律的使命。从2009年的《建国大业》开始,“建国三部曲”(《建国大业》、《建党伟业》以及《建军大业》),开创了一个商业类主旋律类型范式。就像韩三平当年所说,“要改变那种以前重点影片拍完了,领导说好,专家说好,然后就锁库房了的局面。我们不能只用商业手段推广商业电影,我们要用商业手段推广一切电影。这是一个公正的待遇。”
在这个意义上,招徕“流量小生”也是一种创新。
理解《建军大业》的意义,不能忘了一个不可否认地事实:大部分人在高中阶段就接受了还算完整地历史教育,但并非所有人都能理解那些历史上发生的事及背后的意义。严重的常识欠缺,今天也并非罕见,比如在网上的讨论中,有人竟会把“上井冈山”理解为对电影的“剧透”。而微博上针对叶大鹰的批评进行的“反批评”中,赫然有这样的话:“讲真如果不是因为建军大业我还真不知道叶挺是谁?更不知道他孙子???我只知道欧豪!!”
无知是真的无知,不仅可笑,而且可悲。然而,光指责无知并不解决问题,更需要反思的是为何有人如此无知。而这个时候,《建军大业》或许就显示出了存在的意义——这部电影就像一个触发的开关,能够引发那些冲着明星来的人了解历史——在电影院看这部电影时,我就能够瞄到一些闪烁的屏幕在查百度。冲着这个,这部电影就有价值。
新一代愿意通过“小鲜肉”了解历史,和上一代人通过漫画、《三国演义》了解历史,这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一个世代有一个世代志趣和了解问题的方式,这没有对错之分,更无高低之别,只是方式不同。而商业片就是要讨好他所对标的受众,这是一种本分。
当然,这不意味着电影就不能批评、不能讨论。我们大可以不欣赏这部电影,也大可以厌恶流量小生,但无论如何应当予以一个相对宽容的舆论环境——可以在艺术上争辩,但不必急于判定政治是非。说到底,“流量小生”是一个艺术“高下”问题,而不是政治“是非”问题。
说起来,叶大鹰本人也是曾是不宽容舆论环境的受害者。当年,他的《红色恋人》因为启用张国荣演共产党员,被质疑为“消费革命”。叶大鹰自己接受采访时就曾提到,曾有一个很有头有脸的顶级艺术家给广电部写信,让他感到很大压力。对这样的事,谁都知道应该站在哪一边。时过境迁,又何苦站到当初自己的对立面去呢?
(原标题为《 讨厌欧豪这样的“小鲜肉”,也不必给《建军大业》扣上“红色电影娱乐化”的帽子》)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建军大业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