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毒打、逼吞排泄物!缅甸黑赌场疯狂诱骗囚禁勒索中国人

王佳妮 刘洁 程静之/“深一度”微信公号

2017-07-31 21:22

字号
家人收到了来自缅甸的威胁视频,里面陈军遭遇了电击毒打。本文均为 “深一度” 图
“深一度”微信公号7月31日消息,回到家乡快一个月了,陈军(化名)还是忘不了在缅甸的那间地下室,那里的空气弥漫着血腥味。
今年6月,34岁的四川绵阳人陈军认识了一位可以“放贷”的网友,他被骗去缅甸、带进赌场。盼望的贷款没有拿到,却被告知欠下了数万赌债。
陈军被扣了下来,他不断遭受侮辱、殴打,并被拍成视频发给家人,以此索要钱款。直到6月28日,被扣押8天后,在多方努力下,陈军才获救回国。
陈军说,缅甸的那间地下室里仍有和自己类似的被困者,据警方透露,此类案件近两年来频发,仅云南瑞丽公安姐告分局,2016年一年就解救了这类受害人330人。
回到故乡近一个月,陈军仍会想起在缅甸噩梦般的经历。
“不给钱就打死他”
“你儿子陈军欠了五万赌债,赶紧还钱,不然就打死他。”6月21日,55岁的绵阳徐家镇居民王玲花(化名)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来电。她觉得对方是骗子,干脆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陈军表妹小丽的微信也收到一个陌生申请,上面写着“你哥哥在我手上”。小丽通过对方微信后,收到一个小视频。
视频里,一个男人跪在地上,嘴上粘着胶带,头上绑着带血的绷带。一根铁棍重重的砸在他的背上,男人扑倒在地,棍子继续打了下来……
小丽说,她一眼认出倒在地上的是表哥陈军,她起初以为表哥被人绑架,后来对方说陈军现在人在缅甸。“他欠了赌债,五万块钱,快点准备,不然不知道他还能扛几天。”
对方的态度始终嚣张,并不断发来威胁。“他在境外,不是在中国报警就可以解决的。”
小丽收到的视频转给了王玲花,她才意识到儿子的遭遇是真的。王玲花觉得心疼,陈军是独子、已经成家立业,是家里的顶梁柱。“我怎么受得了那种画面。”
事发后,小丽一直跟对方联系周旋,希望能宽限更久的时间凑钱,但是遭到了对方的拒绝。“不给钱就打死陈军。”
与此同时,各种殴打陈军的视频还在不断发到小丽手机上。
陈军的爸爸远在新疆当保安,家里并无过多的经济来源,怎么也凑不够对方要求的五万块钱。6月26日,思索再三,王玲花向绵阳市徐家镇派出所报警,接报后,绵阳市公安局确认陈军是由云南省瑞丽市姐告边境非法出境的。
一天后,陈军被解救回国。
家人未能按要求寄钱,威胁视频持续不断的发来。
越境
获救后返乡快一个月了,陈军身上的淤青还没有复原,背也是驼的,耳边依然“嗡嗡”作响。
看着儿子的模样,母亲想哭。“媳妇跑了,说他活下来也是个残疾人,日子没法过了。”
而陈军自己,还是会想起在缅甸的那八天经历,他一度把对方当做“恩人”,却未想到走进了“人间地狱”。
“本来我在广东工地做工,每个月收入三四千。”陈军说,因为有了孩子,想多挣点钱,他打算盘下老乡的一间饭馆。陈军打起了小额贷款的主意,搜索qq进入了一个贷款群,很快一个叫“张伟”的人加了他微信。“他说他那里有来钱快的办法,提供无息贷款,让我去缅甸。”
陈军还在犹豫的时候,对方抛出了免费包来回机票的条件。“你看你也不亏啊,就算你觉得我骗你,你也没损失什么,一分钱也不用出。”
在翻拍了自己的身份证拍交给对方后,陈军果然拿到了机票。6月20日,陈军前往芒市,并由人接机从瑞丽市姐告边境非法出境至缅甸。
在异国,陈军没有拿到盼望的贷款,却被带进了一家赌场。他被要求去前台登记取筹码,在跟几个中国人玩过几局后,陈军赢了不少。
“小伙子你手气不错嘛,去那边玩。”几个壮汉拍着陈军的肩膀,把他支开到一台赌博机前单独玩起来。
“直到夜晚十一点了,我说我不想玩了,还给你们筹码。”这时候,陈军却被告知已经欠了五万块钱筹码。“完全说多少就多少,没理可讲。”
陈军想反抗,却被拖进了一处仓库的地下室。
获救后,陈军带着满身的伤痕回国。
被囚者
“一进去就是血的味道,腥臭腥臭的。”地下室除了陈军,还有另外几个人,嘴被封着、身上都是被殴打过的痕迹,地下室的墙上则挂满了电棍、钢管、铁钩。
“我进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他们就用那种可怜的眼神看着我。”陈军觉得恐怖,他也被绑了起来、用胶带封住了嘴,并被告知“欠钱要还”。
陈军只好告知了对方亲人的电话,表妹收到那些恐吓视频,正是拍摄自这间地下室。
“小视频一般十秒钟,他们就要让那个圈转满,录满10秒钟,每一秒钟都万分痛苦。”陈军很瘦,不经打,对方在打到他满身都是血痕后,怕会死人,改用电棍电他。“看到我身上起了火花,他们就很开心地笑起来,并说你不死也是残废。”
而看到视频的家人同样受不了这种场面,答应先给对方凑一万。“表妹只转了一千块给他们,他们恼羞成怒,就用钢管捶打我的头。”陈军说。
拍摄被殴打的视频是地下室每个被困者共同的经历,在陈军的描述中,所有人每天轮着遭受暴行,程度与频率视对方的心情而定。“有时候一两天什么钱都没收到,他们就把所有人都打一顿,或者逼着你吞下排泄物。”
陈军把这理解为一种威胁,目的只是为了让亲属再也忍受不了这血腥的场面,尽早打钱过来。地下室里还有电脑,每个人的身份证都要上报,赌场人员会查询每个人的家庭资产,根据偿还能力要价。
据陈军回忆,地下室里有人甚至被拔掉指甲盖,血流一地,也只是用卫生纸裹一下。而对于女性被困者,则会避开男性被囚禁者,“不知道用什么残忍的方法,反正肯定不会好过。”
“产业化”骗局
表妹报警一天之后,在警方和亲属的共同努力下,被囚禁8天的陈军成功获救回国。但他还是忘不了那段“最恐怖的日子”。
返乡之后,陈军拒绝见陌生人,常常陷入噩梦。除了家庭里东拼西凑拿了几乎所有的积蓄救他外,妻子也因担心其残疾干脆离家出走,表示再也不会回来。
陈军的遭遇并非个案,瑞丽当地官方人士告知,中缅边境线长达数千公里,缺乏天然屏障,一直存在边境管理难的问题。据媒体报道,仅云南瑞丽公安姐告分局,2016年一年就解救了这类受害人330人,而方式均为免费机票诱惑被带往赌场赌博,随后向家人索要赎金。
2017年5月5日,据成都商报消息,唐坤(化名)被骗缅甸免费游,直接被带到一家赌场,被迫欠下了15万元“赌债”。12天内不能吃饭、睡觉、上厕所,还随时挨打,并被对方录成视频发给唐坤父母,索要15万元赎人。
2017年6月3号,据中国新闻网消息,马某轻信高薪招工被骗缅甸后,立即被要求去赌博,直至马某欠了他们10万元。18日晚上,犯罪分子通过视频“传话”:你的儿子在小勐拉赌博欠我们10万元。
早在2003年,中国警方对边境地区开展了名为“利剑行动”的一系列治安整顿,瑞丽市对岸的许多赌场纷纷关停,但在缅甸境内如迈扎央经济特区等内陆地区却新开了多所大型赌场。
历数十多年来的媒体报道,中国公民跨境赌博被骗后惨遭虐待的案例,几乎都与陈军的遭遇如出一辙。旅游、招工和借贷是大多数时候的理由,结局也尽是血本无归后遭遇非人虐待。此类骗局,甚至已显现”产业化”的趋势。
陈军说,他离开的时候,地下室仍然有几个人在等待家人打来赎金。获救的归途中,陈军看见有两艘船载满中国人正向对岸的缅甸驶去。
“船上就是赌场的人,我认识,可是我不敢说话。”陈军能想象到他们即将遭遇的一切,却不知道他们将会如何获救。
(原题为《中国受骗者被缅甸赌场囚禁的8个日夜:我活着出来了,还有同胞在里面》)
责任编辑:黎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缅甸,赌场,囚禁

相关推荐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