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平遥联手导演贾樟柯:举办国际影展,瞄准电影产业

澎湃新闻记者 李闻莺 发自山西

2017-08-01 13: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个古老的小县城,一项国际性电影展,二者相遇,会发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山西平遥正在进行这样的实践。
柴油机厂旧址,即将被改造的废弃车间。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李闻莺拍摄
2017年10月,由知名电影人贾樟柯发起的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将在平遥古城举行。影展只有8天,走的是“大格局、小身段”的精品路线,却足以赋予这座小城更多可能。
1997年12月,意大利那不勒斯,平遥古城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给出评价,“它是中国汉民族城市在明清时期的杰出范例。”
此后20年,平遥走上发展文化旅游的道路。游客增加,旅游收入增长,与之伴随的却是过夜率偏低、管理难度加大、同质化迹象明显等新问题。
对此,2017年7月,平遥县长石勇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现在的平遥已不能再依赖传统的“门票经济”模式,举办高水平的国际影展,不仅有利于丰富游客体验、提升旅游品质,还将为平遥带来发展电影产业的机会。
平遥古城,游客登上古城墙。 
在故乡,办一个影展
烟囱高耸着,色调是灰暗的,车间空荡荡、即将被改头换面。醒目的提示牌竖立在一边:倒计时36天。
这里是平遥古城西大街的柴油机厂旧址,曾连续多年作为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的主展区。
而今,工人们异常繁忙,他们要赶在8月底之前,在该处新建一个可容纳1500人的露天电影院、一个可容纳500人的电影宫,同时改造旧车间,完成4个小影厅、贵宾室及新闻中心的建设。
10月19日-10月26日,首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将在这座拥有2800年历史的古老城池举办。
影展创始人是47岁的贾樟柯。
平遥古城柴油机厂旧址,电影展相关工程进入倒计时。 
这位上世纪90年代从山西汾阳走出去的电影人,如今已是国内第六代导演的佼佼者。其拍摄完成的《小武》《站台》《三峡好人》《天注定》等作品,在国际影坛已有相当高的认可度和影响力。
“北京是更大的汾阳,巴黎是另一个北京。”多年来,无论电影还是其他,走出去的贾樟柯从未停止与故乡的关照和互动。
他总是赋予影片鲜明的山西风格,多次把镜头对准小县城汾阳、老牌工业城市大同,以及保存完好的平遥古城。
2015年,一家由贾樟柯投资的面馆在太原学府街低调开业。一年后,在他的出生地汾阳,一个名为贾樟柯艺术中心的文化项目落户贾家庄,同期亮相的还有与其电影作品同名的餐厅“山河故人”。
平遥古城柴油机厂旧址,正在建设中的露天电影院。 
也是在2016年,贾樟柯与故乡的又一个关联发生在平遥。
这年9月9日,晋中市和平遥县主要领导会见贾樟柯团队一行。双方围绕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定位、节目构成、机构设立、基础建设、品牌打造等内容交换意见,并签订《平遥国际电影展合作框架协议》。
据平遥县政府官网介绍,在山西举办国际性电影盛会是贾樟柯一直以来的美好愿望,他为此酝酿策划4年之久。
半年后,贾樟柯也通过平遥国际电影展新闻发布会表示,自己从27岁拍出第一部电影开始,就过着双重生活。一方面,每一部电影都根扎中国、根扎山西大地;另一方面,又带着这些作品,往来于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电影节。
“在这样一个漂泊的过程中,我常常想,什么时候能在我们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故乡有一个电影节,让人们看看我们的文化、我们的作品,为世界电影带去我们的评价、我们的观点?”贾樟柯说。
平遥古城街头,牛肉、醋和白酒为当地特色。 
至于为何将举办地放在平遥,和贾樟柯相识多年的平遥县九成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在盼认为,首先还是出于喜爱。
他告诉澎湃新闻,从早期作品《站台》《天注定》开始,贾樟柯就多次在这个交织着新与旧的小县城取景,古城墙、大剧院、柴油机厂礼堂……许多具有年代感的旧时记忆,通过电影画面得以保存。
王在盼还透露,贾樟柯很早就有办影展的念头,追溯起来“不止4年”,当时也考虑过省会太原、吕梁的碛口古镇或山西北部的大同,那个时候就有不少人建议他放在平遥。
而在贾樟柯的好友、平遥国际电影展联合创始人王怀宇看来,选择平遥,更大程度是基于现实的考虑。
平遥古城露天电影院效果图。 
“影展是花钱的,想一直办下去,起码得有市场基础。”他向澎湃新闻表示,对照欧洲几个主要电影节举办地,如法国戛纳、意大利威尼斯,都是历史文化深厚的小城小镇,平遥恰好也有类似的基础。此外,从区位、交通、基础设施和游客接待量来看,平遥在山西范围更具优势。
它地处两大古都北京和西安中间,中间有高铁或动车连接。开车去太原只需要1小时,景区游客接待量在全省名列前茅,这些要素是山西其他城市无法同时具备的。
平遥古城南大街。 
两情相悦、强强联合
2016年对贾樟柯团队来说是个契机。
这一年,此前经历了政治塌方式腐败、经济断崖式下滑的山西正走出低谷。为扭转“一煤独大”局面,山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提出,要把文化旅游打造成战略支柱性产业。
也是在2016年夏天,晋中市县领导班子陆续完成换届,胡玉亭出任晋中市委书记。在当年7月26日召开的全市领导干部会议上,他表示,晋中要走出一条资源型地区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新路子,加速全面挺进全省第一方阵。
平遥古城内,目前还居住着本地人2万名左右。 
“要转型升级,挺进全省第一方针,那得有抓手、有内容。”王在盼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将影展提上日程的好机会。
2016年8月,贾樟柯团队向平遥县委县政府提交有关报告,表明举办国际影展的意向。县里将这一消息汇报到市里,很快得到胡玉亭的认可和重视。
“书记亲自谈、亲自对接、亲自推进。”晋中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任秀红把晋中与贾樟柯的合作形容为“两情相悦、强强联合”。
平遥古城内,仍住着本地居民2万人左右。 
她告诉澎湃新闻,平遥国际电影展能够落户晋中,离不开胡玉亭的大力支持。这位曾在大型国企历练过的市委书记,一开始就认识到贾樟柯的价值所在,也看到了影展蕴含的潜力。
之后的一年,只要是有关影展的对接会,新闻发布活动及实地调研,胡玉亭都尽可能参加。此期间,他得知贾樟柯要为今年6月举行的金砖国家电影节准备一部短片,便主动发出邀请,希望对方在晋中拍摄。
最终,这部名为《逢春》的短片全程在平遥取景,并成为金砖国家首部合作片《时间去哪儿了》的“中国部分”。
晋中如此青睐贾樟柯,很大程度还是出于转型发展的需要。正如任秀红所说,山西有比煤更深厚的资源,那就是文化,要像“挖煤一样挖文化”。
具体到平遥,自1997年12月平遥古城申遗成功,小县城走上了发展文化旅游的道路。
据《平遥县志》记载,1997年,平遥古城接待国内外游客2.5万人,门票收入104万元。到2007年,古城接待游客数量首次突破100万人,门票收入超过7500万元。
回顾往昔,平遥县旅发委主任侯世俊感慨,从起步到相对成熟,平遥旅游走过一段曲折历程。
他向澎湃新闻表示,作为能源大省的山西,早些时候并没有把旅游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平遥地处内陆,自身财力有限,基础设施和景区管理一度投入不足,经过多年努力才建成高标准的景区停车场和游客中心。这也是平遥古城直到2015年才评上国家5A级景区的主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从一开始发展文化旅游,平遥就不打算只是“守着古城收门票”。
平遥古城西大街
2001年10月,在山西省委宣传部的大力支持下,平遥举办首届国际摄影大展。该活动已连续举办十六届,在国内外摄影界形成一定影响力,对平遥古城的知名度亦有所提升。
2011年10月,平遥官方与“印象系列”总导演王潮歌达成合作。
经过一年多前期筹备,2013年2月,由王潮歌团队创作的大型室内情境体验剧《又见平遥》在当地上演。
澎湃新闻了解到,4年来,《又见平遥》已形成常态化演出,年收入保持1500万元以上的增长。2016年,演出全年收入超过8000万元,预计今年可以突破“亿元”,这个数字已接近平遥古城全年的门票收入。
《又见平遥》的成功运作,让地方政府尝到引进培养一个好项目的甜头。
侯世俊表示,因为这场演出,游客在平遥的体验更加丰富,停留时间也有所延长。为了看一场演出,有人从外地慕名而来,有人特意在平遥多住了一个晚上,这些都对旅游收入增长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平遥古城衙门街。 
游在平遥,却不住在平遥
2017年夏天,平遥古城成功申遗进入第二十个年头,当地旅游已告别“高增长”态势。
将近一年以前,时任晋中市榆次区常务副区长石勇调任平遥。在提名为平遥县长的同时,他签下任期发展目标责任状,其中一项,就是到2019年年末让平遥旅游收入达到193亿元。这个数字,是2015年平遥旅游收入的两倍有余。
如今这个目标正稍稍向前迈进。来自平遥县旅发委的数据显示,2016年,平遥古城接待游客156.37万人,门票收入1.34亿元;全县共接待游客1054万人次,旅游收入118亿元。
平遥县旅发委相关工作人员介绍,由于古城实行入城免费、参观景点才需购票的模式,上述两组数据采用了不同的统计口径。前者主要针对购票参观景点的游客,后者包含了进入平遥境内的所有游客。
石勇则从这两组数据中觉察到一些细节。
他告诉澎湃新闻,和2015年相比,2016年,来平遥购票参观景点的游客人数和门票收入出现小幅下降,但全县游客总人数和旅游收入都保持了20%以上的增长。
“游客第一次来,可能还花130块钱买门票看看景点,第二次来,也许绕一圈就走了。”石勇坦言,平遥古城虽然名气不小,有待解决的问题仍然很多。
比如旅游级次低,传统的“门票经济”模式不能继续依赖;比如管理混乱,平遥古城不是单纯的景区,里面还住着2万人左右的本地居民,社区管理和景区管理有待协调;再比如“同质化”,和国内诸多古城古镇一样,平遥古城也难以避免地出现“千城一面”迹象,自身特色有所模糊。
平遥古城一角
石勇还透露,目前,平遥古城“过夜率”较低,只有37%左右。也就是说,假设100个人来平遥,留宿的仅37人,这对古城内上百家客栈、餐厅来说,无疑是机会的浪费。
“过夜游是旅游的高度升级产品,让游客留下来不是因为疲惫,而是发自内心喜爱。”石勇认为,平遥必须下决心解决游客“游在平遥、不住平遥”的现状,为游客住下来找理由。
针对这些问题,去年下半年以来,平遥县政府与中车集团合作,引进仿蒸汽小火车,将古城与一南一北的双林寺、镇国寺连接起来,解决旅游人气“古城热,两寺冷”的问题。同时通过公开招标,引进优质企业,在小火车沿线开发一个全新的旅游项目“老醯儿古镇”。
此外,平遥县政府还在近期与海航集团下属企业接洽,意欲通过建设直升机基地及起降点,推进总投资50亿元的平遥古城通用机场项目;与故宫博物院文创研发团队合作,设计推出100种既体现平遥文化特色、又适合游客消费取向的文创产品,打造“平遥礼物”品牌。
石勇坦言,在围绕平遥整体发展的大布局中,贾樟柯带来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只是其中一个环节。
毕竟,在人们传统印象中,平遥古城是庄重、古老、呆板的,它缺少江南水乡的柔软和灵秀,互动性和体验性较差,一个高水平、具有现代气息的国际影展恰恰能改善这种状况。
同时,石勇也在思考,影展只有8天,8天之外又能做些什么?这就包括利用影展场地举办电影首映、新品发布等活动,丰富提升古城业态。
事实上,澎湃新闻了解到,无论平遥县还是晋中市,官方更看重的,是通过举办影展,引入更加庞大的电影产业。
平遥古城迎薰门
以平遥来说,一个拥有52万人口的小县城,2016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到1.7万元,地方财政收入仅4.53亿元,在晋中11县市区排中等靠后。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浙江东阳,凭借将横店打造成国内一流影视基地,2016年,该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万元,地方财政收入超过56亿元,影视企业在纳税百强企业中约占四分之一。
因此,石勇希望,未来的平遥能够借助国际影展这一品牌,成为电影拍摄、后期制作的基地。随着产业落地,影视人才和资本集聚,对地方经济和就业也将有所拉动。
盛夏时节,夜晚的平遥古城更加热闹。 
公司化运作,接受市场检验
在电影产业真正到来之前,大家要做的,还是全力办好首届影展。
贾樟柯已投入到新片拍摄。4个月前,他曾谦虚表示,自己看起来是一个电影节常客,但一直是做客人的。对于如何举办电影展、做好主人公完全不在行。
考虑到需要有充足的时间继续电影创作,贾樟柯当时还提出,自己的主要职责是保证电影展有充足的资金来维持运营。有关影展的选片及管理,交给专业团队来做。
不过,据王怀宇透露,尽管忙着拍片,这段时间,作为发起人的贾樟柯仍然花费不少精力参与影展筹备。他就相当于“总指挥”,协调场地、选片、资金等各种事宜。
晚上7点,古城内的县衙景点已关闭,游客在景点门口留影。 
筹备期间,晋中官方对贾樟柯团队给予了充分尊重和信任。
在任秀红印象中,贾樟柯不仅是一名优秀的电影导演,其本人也很会和政府打交道。合作至今,他没有提出过让政府十分为难的要求。双方在接触过程中,即使对个别问题有不同理解,也能通过沟通取得共识。
“不管怎样,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她同时指出,不能把影展搞成“会展经济”。政府的角色“指导”而非“主导”,除了对政策和边界的把控,政府将尽可能少地干预影展本身。
过去11个月,石勇和贾樟柯见面不下40次,在北京、太原、晋中市、又或者平遥县。他表示,目前已和贾樟柯团队形成相对一致的看法,让影展以公司化形式运作,接受市场检验。
为此,平遥县政府将在影展前三年给予资金扶持,数目在千万元级别,之后就将其完全推向市场。
实际运作层面,2016年12月,由贾樟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目前该公司有两个股东,分别是贾樟柯本人和平遥县日升昌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后者由平遥县国有资本经营中心出资成立。
据石勇透露,已成立的平遥电影展有限公司只是轻资产公司,主要负责影展运营,后期还将成立一个重资产公司,负责电影宫及电影产业创意园的投资建设运营。
“重资产公司也是市场化运作,政府以土地和房产入股,社会资本以资金入股,电影展公司和运营团队也会有一点股份,具体股比结构还得几方谈判确定。”石勇告诉澎湃新闻。
位于平遥古城南大街的旧电影院,目前已闲置。 
仿佛冥冥之中有所注定。2000年,贾樟柯因为拍摄《站台》与平遥结缘。那年秋天,他带着这部作品辗转于西方各大电影节时,见到了正在伦敦宣传《卧虎藏龙》的电影导演李安。
“不要想观众爱看什么,要想他们没看过什么。”谈到《卧虎藏龙》,李安说了这样一句话。贾樟柯将其视为李安的生意经,记在心中。
17年后,在李安的特别授权下,平遥国际电影展的两个主单元以“卧虎”和“藏龙”命名。
根据贾樟柯的设想,这将一个“大格局、小身段”的专业电影展,参展影片只有40部左右。和北京或上海国际电影节不同,它的风格更接近美国圣丹斯电影节,后者以挖掘优秀的独立电影人著称。
“电影首先是艺术,其次才是娱乐。”从20多年前担任贾樟柯第一部作品《小山回家》的美术指导开始,王怀宇一直没有停止对电影的思考。
他向澎湃新闻强调,电影展不单是一项文化活动,更重要的是带给人们精神层面的深度碰撞。一部好的电影,要让观影者有所触动和反思,还能通过影响其价值观推动社会进步,这也是他们举办影展的初衷。
不过,对大多生活在平遥的普通人来说,艺术是遥远的。
他们不知道圣丹斯电影节,对即将到来的平遥国际电影展也没有太多期待。这个小县城的电影氛围并不浓厚。古城里唯一的电影院坐落在南大街,它建成于上世纪60年代,2000年以后被逐渐废弃。
“你说的那个人叫啥?贾樟柯还是贾科长?放电影能对我们有好处?”这是2017年7月的某一天。中午时分,在平遥古城最繁华的地段,一家餐厅老板守着空荡荡的店面。不知是否与酷暑有关,他说生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三成,本该有的旺季还没到来。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贾樟柯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