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交警总队原总队长张益民获刑11年:受贿供女儿国外挥霍

陈卿媛/法制晚报

2017-08-01 16:17

字号
法制晚报消息,中原油田供电公司一经理向时任中原油田公安局局长张益民提供10万元“赞助费”,供其参加原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在北京的摄影展。秦玉海获刑后,已经升任河南省交警总队总队长同时还兼任河南省公安文联摄影工作委员会主席的张益民落马。
《法制晚报》记者独家获悉,通过在中原油田公安系统卖官等收受现金、名画、高档烟酒折合人民币500余万元(部分金额供其在美国的女儿花费)的张益民,被河南省濮阳县法院以受贿罪判刑11年,《丁中一山水长卷》和《河洛神灵寨山水画》被没收,上缴国库。
索10万“赞助” 参加秦玉海影展
2007年3月,时任河南省中原油田公安局局长的张益民听说时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要在北京办摄影展,便找到中原油田供电公司经理史某,向他要了10万元的“赞助款”。当年4月,秦玉海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真水无香》专题摄影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同年,秦玉海《真水无香》系列作品获全国摄影界最高奖项“艺术创作金像奖”。
2005年起中原油田公安局成为河南省公安厅派驻油田的直属机构,秦玉海和张益民作为上下级,一直“配合默契”。
秦玉海是个摄影狂人。根据《法制晚报》此前报道,多年陪同他摄影的段某说,秦玉海为了拍出一张好照片,有时候早上三四点钟起床出门,有时候还会从悬崖上用绳索吊着拍。
有媒体称,一些河南省公安系统的官员投其所好,借此接近秦玉海,与他搞关系。《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落马时张益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河南省公安文联摄影工作委员会主席。
2014年9月秦玉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之后他被查出在担任焦作市委书记、河南省副省长、河南省公安厅厅长及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等职务期间受贿财物折合人民币2086万余元,于2016年11月获刑13年6个月。张益民在秦玉海被查后落马,于2016年8月10日被刑事拘留。
大笔受贿资金 给了在美国的女儿
这10万元赞助款只是张益民受贿金额中的一小部分。法院事后查明,张益民在担任河南省中原油田公安局局长、河南省交警总队总队长期间,利用职权和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收受、索取现金、画作、烟酒等财物折合共计500余万元。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受贿金额,张益民给了女儿。
2005年8月11日、2005年10月13日,张益民利用在北京某公司中标承建中原油田公安局指纹识别系统等信息化工程项目过程中,先后两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刘某50万元现金。这家公司分两次将50万元转入王府井广告公司,王府井广告公司董事长张宏宇去香港时,将50万元转给了张益民在美国的女儿,由她在美国消费使用。
2011年6月,张益民利用河南省公安厅交警总队总队长的职务便利,以某公司销售的设备质量有问题为由,向某公司董事长章某索要25万美元。章某后来在香港通过中间人的银行账户转给张益民女儿的美国账户2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29.418万元)。
2013年4月,张益民收受郑州市智通驾校、漯河市大正驾校负责人王某3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8万余元),为两个驾校考场报备审批过程中提供帮助。其中的3万美元被张益民带到美国,给女儿消费使用。
除此之外,张益民还在2005年、2008年、2013年4月和5月,分别将收受的贿款50万人民币、1万美元、1万美元、3万美元依次寄给女儿。
除了收钱卖官 还索要字画等
值得一提的是,张益民还多次收受下属钱款后“卖官”。据统计,张益民在2008年在2010年间,共涉及5起收钱后替他人在职务提拔过程中提供“帮助”的案件。
例如在2008年上半年和2011年春节前,张益民先后收受中原油田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高某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近7万元)和1万元人民币。之后,张益民为高某在职务提拔过程中提供了帮助。高某送的1万美元,张益民带去美国给了女儿,剩下的1万元人民币留着自己花。
除了收钱,张益民还向下属索要好烟好酒,收受字画。2013年,张益民收受河南开德合同能源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裴某1万美元,以及价值15万元的山水画一幅、价值8万元的洛宁神灵寨山水画一幅,价值11.69万元的50年茅台酒一箱。之后,他为这家公司名下的开封世纪人考场、尉氏鸿达考场报备审批提供帮助。
2016年4月,张益民向开封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徐某索要黄金叶天叶香烟3箱、茅台酒2箱(价值3.1万元),向新乡市公安局副局长秦某索要黄金叶天叶香烟20条(价值1.6万元),将烟、酒用于私人招待及送人情使用。
领罪获刑11年 赃款名画上缴国库
在法庭上受审时,张益民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定性均没有直接提出异议,只是请求法院从轻处罚。不过张益民的辩护律师发表了多条辩护意见。
律师称,裴某送的一箱50年茅台酒,检察院虽提供华致精品酒水贸易有限公司的销售清单及增值税发票,但这并不能证实该公司销售的50年茅台就是控方指控的裴某送给张益民的50年茅台酒,也无法证实50年茅台酒是真酒,茅台酒价值难以确定。
至于秦某送的价值1.6万元的香烟,没有相应的支付票证、购物发票,无法证实香烟是真烟,没有实物对其价值予以鉴定。因此,烟酒既然无法确定价值,那么不应予以认定到受贿金额当中。
律师还称,张益民被指控受贿帮助他人升迁,但他在2007年7月已离开中原油田公安局调回到省里,其只是到公安厅政治处推荐了一下,不能算犯罪。
不过,法院对于律师的上述辩护意见均没有采信。经过审理,2017年5月17日,河南省濮阳县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张益民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张益民所退赃款300万元及其家属上缴的《丁中一山水长卷》和《河洛神灵寨山水画》两幅予以没收,其中赃款200万元及两幅画由濮阳县人民检察院上缴国库;另外100万元赃款由濮阳县人民法院上缴国库。责令被告人张益民退赃196.2万元。
(原题为《贪官“慈父”受贿 供女儿国外挥霍》)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受贿,河南

相关推荐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