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非法吸储陷阱:多中老年人上当,小礼品引诱涉案千余万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实习生 丰凤鸣

2017-08-02 08: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购买了富利惠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呼和浩特分公司(以下简称富利惠通)的理财产品后,64岁的赵卉凤(化名)陷入困境,投资到期本息无法取回,为瞒住家人,她不得不四处举债来填补这个窟窿。
赵卉凤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016年5月前后她与姐姐在熟人推荐下购买了富利惠通的投资理财产品,但到期后退还本息的要求却一再遭到拒绝,“一共花了2万元,这笔钱本来是要留给侄子结婚用,一下子全没了。那段时间我一边借钱一边催债,同时还要想办法瞒着家人,都快被逼疯了。”
实际上,从2015年8月开始,像赵卉凤一样购买了富利惠通的理财产品最终血本无归的,在呼和浩特市约有140人,他们当中大多是中老年人。
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一名办案民警介绍,在这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当中,犯罪嫌疑人注册空壳公司,以赠送小礼品的方式博取受害人信任,随后向他们“销售”理财产品,涉案金额逾1600万元。“这家公司被查时所有的资金都已挥霍一空,只剩下四台电脑,目前仍有700余万元无法退还。”
案发后,富利惠通已经成了一个空壳公司,其办公场所只剩下四台电脑。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到期本息要不回,老人为瞒家人四处举债
7月27日一大早,赵卉凤拿着一份报纸悄悄离开家去了公安局,她在前一天从这份报纸上看到了富利惠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新闻。在此之前,她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去报案,她觉得,一旦报了案就意味着,她和姐姐投进富利惠通的2万元的的确确是被“骗”了。
警方对于富利惠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认定,让赵卉凤把希望从富利惠通转到了公安局,她在报案时曾反复问及自己的投资款还能不能追回来,她说这件事她已经瞒了家人一年多,眼看着这个窟窿就快捂不住了。
赵卉凤今年64岁,是呼市某单位的退休职工,2016年5月,她与姐姐在逛商场时遇到了一个熟人,对方手里拿着一叠传单,向她们推销一种高收益理财产品,并递给她一张礼品券,称就算不投资只要去公司看看,就能免费领到鸡蛋和洗洁精等小礼品。
赵卉凤说,她看到商场里有不少人拿到礼品券后就奔着投资公司去了,但她与姐姐都不懂理财,对小礼品也没有兴趣,对方在遭到拒绝后开始打“亲情牌”,称自己业绩不好,如果完成不了任务将会被公司罚款,“我们原本就认识,他又说只需三个月就能拿回本金,利息方面按年利率11.8%算。我们出于对他的同情就去了。”
这次同情心泛滥最终为赵卉凤和姐姐换来了一份出借合同、十几个鸡蛋以及一身的债务。
赵卉凤说,她弟弟家经济条件不好,侄子原定于2016年10月结婚,她与姐姐从几年前开始每月都会存点零用钱,希望到侄子结婚时能接济弟弟一家,“投资公司的人说,购买他们的理财产品最低2万元起步,我就和姐姐一人出了一万,心想三个月后就能拿回本息,并不耽误我侄子的婚事。”
让赵卉凤没有想到的是,在投资期满后,她前去富利惠通打算收回本息时,对方以资金紧张为由拒绝了,在此后的催款过程中,销售人员非但没有退还本息反而劝说她续签合同,“他们说反正现在拿不到钱,不如再续签一份,还能多算利息。”
赵卉凤无奈之下接受了销售人员的建议,而此时,距离侄子的婚期越来越近,她不敢将这件事告知家人,于是开始四处借钱,“那段时间我非常担心,逢人就借钱,最终在侄子结婚前凑齐了1万元给了我弟弟。这大半年间,我一边催债,一边借钱,一边还债,压力太大,感觉有些撑不住了。”
假称注册资本一亿元,140余人受害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在整个呼市购买富利惠通投资理财产品的约有140人,而赵卉凤和姐姐2万元的投资金额,在受害人当中并不算多。与赵卉凤一样,冯先生也是在商场里首次接触到富利惠通的销售人员,随后陆续向富利惠通投资24万元,投资到期后,他要求支取本息时,却遭到销售人员拒绝,理由也是资金紧张。
冯先生在看到新闻后,拿着富利惠通的出借合同以及相关资料前往公安机关报警。
冯先生说,他初次去富利惠通时,看到公司规模非常大,营业执照上显示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为一亿元,“当时没有怀疑,领了礼品,交了钱签合同我就走了,根本想不到投资期满后这个公司居然耍赖了。”
冯先生反复催要欠款无果,2016年12月27日,富利惠通向他出具了一份承诺书称,因到期未支付投资者本金及利息,承诺将在2017年5月31日还清所有本金及利息。
2016年底,在投资者反复催债的情况下,富利惠通向投资者出具承诺书,称将在2017年5月21日前还清本息。
实际上,在2016年12月,几乎所有的“投资者”都收到了这样的一份承诺书,但在最后还款期限前,2017年5月23日,富利惠通老板王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办案民警介绍,王某被送往看守所时称自己终于解脱了,据他交待,富利惠通的财务早在2016年8月就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甚至连员工工资都无力支付,许多员工在这个时候纷纷离职。
“这个公司是2015年6月在北京注册的,同年8月在呼市注册了分公司,最多时公司有五六十人,大部分都是做销售的。”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经侦大队民警王志军告诉澎湃新闻,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富利惠通在呼市吸收存款约1600万元,有140余人受害,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像赵卉凤那样的中老年人,年龄最大的已经83岁了。
富利惠通营业执照显示其注册资本为一亿元。
王志军介绍,王某到案后交待,其公司注册资金远远达不到一亿元,这仅仅是其吸引受害人投资的手段,“他们最初来呼市的时候确实像他们向受害人介绍的那样,吸收存款后,向民众放贷,从中赚取差额。他们甚至联系了一个合作社,原本要将吸收到的资金投到那里,但那个项目运行到一半垮了,王某的投资计划就此作罢,随后就用新吸收存款来还旧账,但资金缺口已经产生,而且越拖越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富利惠通的资金问题越发突出,王某在公司的主要业务开始从吸收存款,发放贷款,赚取差额转变为躲避债务,甚至将公司刚刚成立时,他用投资者的钱购买的一辆奥迪Q7变卖。
所有资金走老板私人账户,公司对公账户上没钱
实际上,早在王某自首前,赛罕警方已经对富利惠通进行过调查。王志军说,警方介入调查时,富利惠通已经只剩下一个空壳,“我赶到富利惠通后,里面只剩下四台电脑跟一堆出借合同。”
案发后警方在富利惠通公司查获大量出借合同。
5月初,办案民警电话联系到王某,希望其配合调查,5月23日,王某投案自首。
王志军介绍,王某到案后交待,公司账目中先后吸收的1600余万元存款,其中900余万元在受害人陆续讨要本息期间,返还给部分受害人,60余万用于支付利息,另有320余万元用于公司日常开销,“剩余300余万元去向王某也说不清楚,目前仍在追查。”
“王某原本在北京一家投资公司工作,后来与同事斯某辞职打算出来单干,2015年7月,他们先在北京海淀区注册了富利惠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随后分别在包头、呼市以及银川注册了分公司。”王志军说,王某等人利用鸡蛋、洗洁精等礼品获取“客户”信任,随后推销投资理财产品的营销手段,正是从其曾就职的公司里学来的,“而他们前期在商场、超市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散发的传单,则是在印刷店里直接调取的模板,都是现成的东西,根本不用费脑子。”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该案中受害人群体之所以老年人居多,是因为这一特殊群体防范意识相对较差,而赠送鸡蛋、食盐、洗洁精等小礼品的营销手段也正中老年人下怀,因此造成这一现象可以说是偶然形成的必然结果。
“富利惠通并没有面向社会公开吸收存款的相关资质,其在北京的总公司也没有实体。最让人头疼的是,富利惠通所有资金均通过王某的私人账户进行流转。”王志军说,警方在调查富利惠通公司账户时发现,其对公账户上一分钱也没有,“这就导致受害人的损失无从退还。”
王志军介绍,目前案件中两名嫌疑人老板王某以及公司财务总监斯某均已到案,但由于受害人中大部分像赵卉凤一样,从案发至今一直瞒着家人,未能报案,从而导致案件证据固定遇到困难,“我们希望案件的其他受害人能够及时前往公安机关报案,同时提醒市民,在投资前必须核实对方资质,谨防上当。”
责任编辑:马世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内蒙古 呼和浩特 陷阱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