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观察|人口特征如何影响叙利亚未来局势?

董雅娜

2017-08-06 10:51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字号
从2011年年初持续至今的叙利亚内战,一直都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过去几年,各路力量都试图促成叙利亚和平。在最近的G-20峰会中,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希望达成双边协定,为已经进行了两年多但陷入僵局的日内瓦和“阿斯塔纳和谈”注入新的活力。
但美俄的会话和近期所有的努力,都基于错误的假设——即结束六年的战争、回到战前的政治结构,将会为叙利亚带来和平。长达六年的战争早已改变了叙利亚的人口特征,单从这一点来看,叙利亚就无法退回到战争之前的政治格局。
长达6年的叙利亚内战将许多城市夷为废墟,也带来人民的惨重伤亡。来源:ABC news                         
叙利亚人口特征的变化
在叙利亚,主要有六方势力直接卷入战争,各方都希望自己的支持者人数比例可以增加。但人口变化最为明显的有两个方面,一是战争让近一半的民众沦为难民,逃往其他国家;另一方面是阿萨德政权和伊朗政府的措施,人为改变了叙利亚的人口构成。
阿萨德政权及其盟友在过去几年中,成功地减少了逊尼派在大城市的存在,而基督徒、阿拉维派(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支派,该教派是阿萨德的支持者)则不断增多。这些地区主要包括大马士革和沿岸城市,叙利亚大部分的贸易在这里进行。
阿萨德政府主要采取驱逐的方式,迫使逊尼派离开,例如去年8月27日,在大马士革的一个郊区,叙利亚军队就强迫8000多逊尼派居民离开他们的家园。逊尼派穆斯林离开后,取而代之的是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居住区的家庭。
据报道,被安置的300户什叶派家庭不仅在该地区获得了住房,还得到2000美元的安置费用,这一行动的监督执行者则是叙利亚政府的支持者——伊朗。
2013年大马士革发生爆炸事件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首都大马士革慰问民众。来源:Daily Mail
阿萨德政府迫使这些逊尼派离开,其逻辑是少数派人口数量的增多更有利于其统治。而伊朗则是有目的的推进叙利亚人口组成的转变。不同于俄罗斯和土耳其利用停火来推动阿萨德和反对派达成政治共识,伊朗试图整体改变叙利亚的社会和文化。
伊朗政府希望减少大马士革、胡姆斯和黎巴嫩边界处逊尼派的存在,以加强黎巴嫩真主党(伊朗的帮助下成立的什叶派伊斯兰政治和军事组织)在黎巴嫩东北部的力量,伊朗甚至愿意在叙利亚南北之间进行全面人口互换。通过宗教因素,增加什叶派教徒人数,建立一个伊朗能够完全支配和影响的地理区域,是伊朗在叙利亚的利益核心。
逊尼派中心
上个世纪20年代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瓦解后,大叙利亚地区的各个部分纷纷独立成为现代国家(阿拉伯语中被称为“沙姆”地区,包括现在的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和约旦在内)。叙利亚、黎巴嫩共和国和现代约旦都在此时诞生。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一些逊尼派团体在法国进行委任统治、划分独立区的时候被分到不同的国家。叙利亚主要由逊尼派控制着大城市以及国家中心(特别是大马士革),黎巴嫩的逊尼派就一直渴望与大马士革建立联盟。
对他们来说,叙利亚才是阿拉伯逊尼派教义在地中海东部的中心,正如该地区的基督教马龙派和德鲁兹派将黎巴嫩山区看成避风港一样。
但这样的联盟从来没有实现。二战后新成立的叙利亚共和国很快陷入了长期的政治动荡。从上世纪40年代末到70年代,叙利亚经历多次军事政变,直到巴沙尔的父亲上台为叙利亚带来了稳定,但和平的代价是反对派的彻底死亡。
哈菲兹·阿萨德通过宣传阿拉伯民族主义来维持政权合法性,以及培养自己的核心政治骨干(主要是阿拉维派教徒),逐渐将国家政权演成家族事务。但叙利亚内战的爆发,让经济决策不佳、政府贪腐严重、少数宗教派别占据统治地位的事实充分暴露(根据人口网数据,叙利亚居民中85%信奉伊斯兰教,14%信奉基督教)。
叙利亚宗派分布。黑色代表什叶派,深粉色代表逊尼派。来源:The Independent
穆斯林人口中,逊尼派占80%,什叶派占20%,在什叶派中阿拉维派占75%,约占全国人口的11.5%(但阿拉维派是阿萨德统治的核心力量),加上什叶派为主伊朗对叙政府的支持,让逊尼派对国家政权的性质不再抱有幻想。
所以内战期间,从叙利亚到约旦和黎巴嫩的路线一直十分安全,并非巧合。其实是阿萨德及其盟友试图通过让逊尼派教徒离开,减少其在总人口的比例,人为的在改变这个国家的人口组成,为少数派继续统治创造条件。
未来的隐患?
叙利亚作为东地中海地区,逊尼派中心的历史不会轻易改变,逊尼派的主体地位、国家在该地区的定位不会轻易转变,政治政策无法让叙利亚脱离阿拉伯整体历史。
虽然伊朗和阿萨德政府从人口入手,不仅仅改变了人口结构的平衡,也间接影响了叙利亚在该地区发挥作用的空间,但改变的效果是无法长久的。尤其伊朗想通过叙利亚战争为本国利益服务,民众不会容忍这种情况的出现。
叙利亚成为大国博弈的场所,对于直接卷入战争的任何一方,谁都不会是绝对赢家。六年的战争导致叙利亚人口减少、资源消耗、国力衰减,在未来的恢复与重建中,国家需要人力物力的支持。
而之前被迫远离故土,到约旦、土耳其、黎巴嫩避难的民众也想回到国内,一些在黎巴嫩的难民,已经开始返回停火的地区。短期内逊尼派在叙利亚国内的数量减少,显然不是长久状态。
叙利亚逊尼派穆斯林难民。来源:breitbart
当大量逊尼派难民回到国内,即使不能回到大马士革和沿岸这些大城区,仍是叙利亚国内重要的势力,毕竟什叶派还是少数,强制手段建立的居民区本身也很脆弱。他们不会忘记该政权造成的数十万人死亡和数百万人的流离失所,一旦回到故土发现属于自己的家园已经被来自伊拉克的什叶派占据,敌对情绪只会比之前更加根深蒂固。
现在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冲突更多的是在国与国之间,而叙利亚或许将成为逊尼派和什叶派对峙的国家,伊朗和阿萨德政府的人口措施,尤其是什叶派人搬迁的举动,将在今后引起更广泛的愤怒,是在原本就复杂的叙利亚局势中,增加新矛盾,也为叙利亚未来国家分区分化埋下了隐患。
本文转载自中东研究通讯(微信公号:MenaStudies)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东观察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