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共享单车管理成本调查:一人负责数百辆,雇人搬十元一次

浙江新闻客户端

2017-08-03 22:38

字号
【编者按】
不到一年时间,9家共享单车平台先后瞄准杭州,这座城市的共享单车数量,迅速实现从0到42万的“突破”。毋庸置疑,共享单车给市民、游客出行带来诸多便利。与此同时,共享单车乱投放、乱停放等问题,也给城市管理、城市形象造成严重影响。
谁该为共享单车乱象买单?即日起,浙江新闻客户端将陆续推出调查稿件,再次关注共享单车管理。

7月10日,杭州市体育场路一处人行道上,共享单车随意停放。  本文图片均来自浙江新闻客户端
进入8月,杭州高温卷土重来。临近下班时间,城管协管员老胡黝黑的脸上汗珠密布。将最后一辆乱停放的共享单车摆放整齐后,他赶紧掏出手机拍照“取证”。“下午已经忙活3个小时,万一领导发现又有共享单车乱停放,我好有个解释。”老胡皱着眉头说。
距离上个月杭州集体约谈各家共享单车平台,至今已经过去近一个月时间。日前,记者对此进行走访调查,并梳理相关数据,算出一笔笔管理账,看共享单车平台是否真如网上评论的那样“只管生不管养”,看杭州为共享单车乱象付出多少代价。
7月14日,杭州一处非机动车泊位中停满共享单车。
管理人员多非专职
每人负责数百辆车  

杭州共享单车的真实总量至今是个未解之谜。不过,根据各共享单车平台提供的数据,截至7月底,杭州共享单车已超42万辆。其中,哈罗单车为16万辆、ofo单车为10万辆,此外还包括酷骑5万辆、小鸣4万辆、摩拜3.5万辆等。
与如此庞大的车辆投入相比,各共享单车平台的管理投入,却明显不足。其管理人员绝大多数来自外包公司,调度车数量、运力有限,仓储能力与投放数量之间严重不匹配。在7月10日杭州城管部门的集体约谈中,各平台并不隐瞒管理成本投入问题——无论是人力还是仓储都捉襟见肘。在杭州投放了16万辆的哈罗单车,当时只有3个仓库、25辆接驳车和400名(其中33人为专职)管理人员。而在杭州投放有10万辆的ofo单车,也只有4个仓储点、47辆调度车和500名(其中44人为正式员工)管理人员。至于其余几家共享单车公司,管理人员和仓储点等投入则相对更少。
如此算来,在大多数平台,管理人员人均负责200-400辆车,有些则需要负责更多。有限的管理人员在杭州各热点路段来回奔波,其管理难度可想而知。而在调度力量方面,以哈罗单车为例,按每辆调度车需3人配合、平均每天调度150辆共享单车计算,哈罗单车每天的调度能力只有3750辆。即便按照哈罗单车8月3日公布的数据,调度车增加到目前的100辆,每天调度能力也只有1.5万辆,和该平台在杭州的投放总量之间形成鲜明对比。
比管理人员力量不足更严重的,是各共享单车平台有限的仓储能力。情况好一些的平台拥有近万平方米的仓储空间,个别平台的仓储空间甚至只有几百平方米。也正因如此,很多损坏的共享单车无处存放,被随意丢弃在街头,长期无人理会。更有甚者,将全新的共享单车运进杭州后,直接成批地堆放到路边空地上,将公共道路当成免费仓库,丝毫不顾及是否会影响正常交通秩序。
7月21日,杭州古墩路上,原本很窄的人行道被共享单车占据。
新泊位挤占人行道
环卫工平添工作量

最近,杭州街头的人行道上新增了不少车位,这些为非机动车施划的车位,每个都有专门的编号。自从上月杭州决定,在人行道上施划泊位,用于停放共享单车、电动车等非机动车。截至7月31日,杭州各区共确定需新增停车泊位2522个,其中已施划新增泊位1448个。
尽管政府部门宣称,施划泊位是为规范非机动车停放行为,但在众人眼里,这是政府部门为缓解共享单车乱停放,被迫采取的无奈之举,甚至有人直接称之为“共享单车专用泊位”。
据测算,新增的泊位长度共计11035米,这也意味着杭州为管理共享单车,付出了11035米的公共道路资源,其中的成本无法单纯用金钱来衡量。有人担心,这些泊位会被共享单车平台当成合法的免费仓库,使得泊位无法发挥应有作用;还有人认为,新增泊位最多只能停放几万辆共享单车,非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乱象,反而由于抢走行人原本就不多的路权,使得交通秩序只会比以前更乱。
为共享单车乱象付出代价的,绝非只有政府部门;挤占人行道施划非机动车泊位,近2万名环卫工人也会平添不小的工作量。“本来天就热,还要把车子一辆辆搬开再打扫,想想就心烦。”提到共享单车,负责凤起路保洁工作的周大姐有一肚子气。她负责的路段内,经常堆着几十辆甚至上百辆共享单车,下面很容易积攒垃圾,为此经常招来领导批评,说她工作不认真、效率低。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杭州市的有关要求,这批新泊位施划完毕后,泊位外不允许停放包括共享单车在内的非机动车。但是,至少从目前来看,这一要求并未得到真正落实。
杭州人行道上的共享单车
搬离一辆花费10元
城市管理成本陡增

截至7月10日,杭州城管部门共对2.3万辆乱停放、乱投放的共享单车暂时搬离,虽多次联系相关平台,却始终无人认领。因为暂扣共享单车,杭州至少已支出22万余元财政经费。在很多人看来,22万元对于杭州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事实上,杭州为共享单车而付出的,还包括另外的管理人员、公共资源等执法成本。
“遇到单车平台企业违规投放、未及时搬离的情况,平时都是城管执法人员、协管队员利用执法车等设备进行清理。但有时也要雇佣搬家公司,每辆车的运输价格是10元。”杭州市城管委直属大队副大队长郑思明说,为清理和存放处理违规停放的共享单车,各城区设立了16处临时场地,如今全部车满为患。而要再想寻找新的场地非常困难,执法成本也非常大。
出于种种因素考虑,目前城管部门接到市民投诉后,或是在巡查过程中,更多时候是将乱停放车辆摆放整齐,以免影响正常交通秩序。7月中旬的一天,记者在某公交站附近发现,近百辆共享单车挤满人行道和站台,甚至东倒西歪停在非机动车道上,随即拨打市长热线反映此事。第二天,属地城管中队长来电,表示已经收到转交的投诉,将核实情况并及时处理。他告诉记者,该中队每天负责处理的市民投诉中,近三分之一涉及共享单车乱停放,几十名城管执法人员和协管员为此忙到焦头烂额。
此前曾有评论称,共享单车平台大都是 “只管生不管养”,把街面管理和服务的责任推给城管部门,甚至推给那些穿着红马甲的社会志愿者。杭州各城区的城管执法人员和协管员,不得不放下手头其他日常工作,当起“义务”搬运工。“闸弄口地铁站周边,以前每天安排1-2人维持秩序,现在至少安排3-4名管理人员专门管理共享单车。”江干区城管局闸弄口中队中队长杨瑛告诉记者,中队每天要安排35-40名人员管理共享单车管理、处理市民相关投诉。
杭州一处人行道上挤满共享单车,行人只好走在非机动车道上。
根据杭州市12345市长热线提供的数据,7月份仅前20天收到的投诉件中,就有700多件反映共享单车乱停放等问题,都需要有人负责核实和解决并进行反馈。面对蜂拥而来的市民投诉,一些城区不得不额外聘请大量协管员参与管理,为此付出的管理成本、公共资源等,最终由各级政府财政买单。更让人尴尬的是,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杭州付出如此多公共资源的代价后,共享单车乱停放现象并没有得到明显缓解。杭州面临的难题如何才能解决,是依靠加大城市管理成本投入,还是等待政府出台指导意见?日前,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已联合出台共享单车发展指导意见,记者也将继续关注困扰杭州多时的共享单车乱象。
(原标题为《共享单车再观察之一:共享单车,城市管理代价几何?》)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享单车,杭州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