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因新郎军务在身和堂妹拜堂的新娘:作为军嫂,我很自豪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实习生 潘露 朱玟雅

2017-08-04 22: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真正的新郎胥萌是一名海军,因军务紧急不能赶回,由新郎的堂妹替堂兄迎娶新娘完成仪式。
7月24日,在湖北宜昌市长阳县的一场婚礼上,新娘郑和银的父亲牵着她的手走过红毯,郑重地将她交给“新郎”。令人意外的是,与郑和银完成婚礼仪式的“新郎”竟也是一名女性。
据《楚天都市报》此前报道,真正的新郎胥萌是一名海军,因军务紧急不能赶回,由新郎的堂妹替堂兄迎娶新娘完成仪式。
2017年1月,胥萌和郑和银在海南三亚结婚登记,并将婚期定在2017年春节,但因胥萌工作性质特殊,五易婚期,最终将结婚日期定在今年7月24日。
7月22日晚上,新娘郑和银接到新郎“婚礼赶不回来”的消息,新郎胥萌原定于23日下午的飞机计划24日赶回宜昌参加婚礼,却因军务紧急不能赶回,缺席了当天的婚礼。
“这是一位长辈给我们的提议。因为事发突然,又找不到合适的方法。之前这位长辈看过一个新闻,说重庆也是有一个军人结婚因为临时有任务就让堂妹代替完成婚礼。”8月4日,郑和银告诉澎湃新闻,在她看来这是一个合理的借鉴。
婚礼当天,郑和银强忍住泪水,“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新郎不在场新娘会很悲伤,因为结婚是一件让人喜悦和高兴的事情。”7月28日,在结束任务后,新郎胥萌回到长阳,将与新娘一同度过50天的探亲假。
“我们准备先一起去拜访所有的亲戚朋友。结束拜访以后,我们有空的话就计划带着双方父母一起去北京玩。”郑和银告诉澎湃新闻,她说虽然这个婚礼有些遗憾,但以后的日子还长。
对话新娘郑和银
“因为他军人的身份,父母也曾经有过顾虑”
澎湃新闻:
你和新郎胥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郑和银:2015年9月份我们认识的,通过亲戚朋友介绍我们认识的。我们是2016年9月份第一次见面,之前他都在部队里。有了回乡探亲的假期,我们才得以见面。之前我们都是通过电话和网络联系。
澎湃新闻:第一次见面就认定了彼此吗?
郑和银:对,我们算是一见钟情。
澎湃新闻:没结婚之前,你的父母是如何看待这门婚事的?
郑和银:没结婚之前我父母就知道他是一名军人,对他比较满意。当然我的父母也会有顾虑,因为距离非常远,一年也只能回一次家。胥萌他很孝顺,为人很正直。他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打动了我的父母,这也是我们共同的努力。父母也告诉过我,他们说军人常年在外,我要一个人承担起更多的责任。
“这是一场必须完成的婚礼”
澎湃新闻:
什么时候决定结婚?
郑和银:在2017年1月份我们决定结婚。
澎湃新闻:在什么时候知道他不能回来参加婚礼的?
郑和银:他在7月22日晚上打电话回来告诉我他回不来,机票也退掉了。他原本定的是23号下午3点到5点的飞机,在24号婚礼之前赶回来。他们的任务都会有保密性质,连我也不能告诉的。也只是说能回来就回来,不能回来也是不能告诉我具体的原因的。
澎湃新闻:当时听到他赶不回来时是怎样的心情?
郑和银:很震惊,也很无奈。但是我当然会理解他,因为他是一个军人,这种情况我也是可以预料到的。
澎湃新闻:为什么之前“五易婚期”?
郑和银:改变婚期还是因为他不能按时回来。
澎湃新闻:那为什么最后又选定了7月24日这天举行婚礼呢?
郑和银:这个日子是双方父母商议的,也是结合了他(新郎胥萌)的时间安排。他能够回来,加上双方父母的意见,最后选择了在7月24日举行婚礼。
澎湃新闻:为什么新郎缺席却依然决定举行婚礼?
郑和银:之前五次定的婚期都没有通知到亲戚朋友,这一次婚礼日期通知到所有的亲戚朋友,加上酒店、婚庆公司都安排好了,方方面面都已经协调好了,如果再临时改变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所以新郎缺席也必须要完成这场婚礼。
澎湃新闻:怎么理解你说的“必须完成这场婚礼”?
郑和银:这场婚礼是我们所有人的心愿,父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们身上,希望完成这场婚礼。
“以后日子那么长,有遗憾也可以慢慢弥补”
澎湃新闻:
怎么想到让他的堂妹来代替他迎亲、结婚?
郑和银:这是一位长辈给我们的提议。因为事发突然,又找不到合适的方法。之前这位长辈看过一个新闻,说重庆也是有一个军人结婚因为临时有任务就让堂妹代替完成婚礼。然后那位长辈就说你们也可以参照这种方式,我们就采纳了这个建议。这也是类似的情况进行借鉴,而且这也是一个合理的借鉴。
澎湃新闻:堂妹知道自己要代替哥哥完成婚礼是什么反应呢?
郑和银:我们是婚礼彩排上午那天和她联系的。她很开心也很理解,她说哥哥不能回来她很乐意代替哥哥去迎亲完成这个仪式。她是一个大学生,非常懂事。
澎湃新闻:婚礼当天有怎样的感受?
郑和银:婚礼当天的感受特别复杂。怎么说呢,本来结婚是一件特别喜悦的事情,但我们的婚礼是有一些遗憾的。惊喜的是亲戚朋友都很给力,都很理解和支持我们,现场朋友都很感动,很多人都哭了,但他们也为我打气。
澎湃新闻:那你在婚礼现场哭了吗?
郑和银:泪水到了眼眶上就要流出来,但我强忍住了。之前在婚礼彩排的时候,我听到背景音乐响起来,看到我们俩的婚纱照照,我心里觉得很是委屈,就忍不住哭了,我的爸爸也哭了。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没有新郎,新娘就很悲伤,因为结婚是一件让人高兴和喜悦的事情。
澎湃新闻:他回来之后有没有对你表示过抱歉?
郑和银:嗯,他说过抱歉的话。我理解他,以后日子那么长,有遗憾也可以慢慢弥补。
澎湃新闻:原本在婚礼结束之后有没有什么安排?
郑和银:因为之前(新郎胥萌)没有和亲戚朋友见过,亲戚朋友对他也不太熟悉。我们准备先一起去拜访所有的亲戚朋友。结束拜访以后,我们有空的话就计划带着双方父母一起去北京玩。
“作为军人的妻子,我很自豪”
澎湃新闻:
那他现在和你一起在家里吗?
郑和银:他目前和我一起在家里,他假期结束的话就要回部队。这个假期是平常的探亲假,有50天左右。
澎湃新闻: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郑和银:现在还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间,因为部队里有规定。
澎湃新闻:怎么看待他的工作?
郑和银:首先他这个工作是保家卫国,是一个无上光荣的事情。无论是谁,只要他选择了为国家效劳,那肯定要担起这个责任。我对军人也是充满崇敬的。在我小时候,我爸爸经常给我讲一些军人的故事。我爸爸本人年轻时也很想参军,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参军。但后来他知道他这个女婿是军人,他也特别高兴。当然能和一名军人结婚,作为一名军人的妻子,我也是很自豪的。但生活当中也会有很多不便,有很多忧愁只能一个人承担。比如说感冒生病了,嘘寒问暖的照顾肯定不能很及时。因为两个人不能时刻在一起,而要分隔在两地。
澎湃新闻:长期分隔在两地,你怎么想呢?
郑和银:我觉得这些方面都是可以克服的。就像现在很多年轻夫妻在外工作或者打工,也不能经常相聚。我是一名老师,我所任教的学校就是乡村寄宿制学校,很多孩子都是留守儿童,很多孩子甚至一年才能见父母一次。肯定会有很强烈的思念之情,但是不管是为了保家卫国的国家大业还是为了实现个人价值的发展前途,都需要付出和牺牲。所以作为军人的妻子,我觉得不能拘泥于普通的家庭生活,他在部队里是他作为军人的荣誉感和使命感。加上我是一名教师有寒暑假,他也有探亲假,所以我们各方面也是沟通好了的。我和他(新郎胥萌)都是宜昌长阳县人,两家人距离也非常近。我们的父母在平时生活都会很照顾我,也会陪伴我一起生活。
澎湃新闻:担心过他的安全吗?
郑和银:有时候他一出海一个星期甚至半个月也不能和他联系,电话、微信、视频都不能联系。因为海上天气状况,比如台风、海浪这样的突发状况,所以会很担心他的安全。
澎湃新闻:是什么让你们认定彼此成为人生伴侣?
郑和银:首先当然是因为爱情,感情是一切的基础。我们从2015年9月认识,那时候用电话微信还有QQ联系,因为他工作比较忙。后来我们在2016年9月见面,他回来以后我们有两个月朝夕相处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慢慢彼此了解,彼此磨合。在2017年1月份,我们一起在三亚旅游。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新娘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