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制宪大会抗议声中成立:民众不满马杜罗,对反对派也没信心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实习生 吴东雩

2017-08-05 07: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2日,委总统马杜罗(左)在545名制宪大会当选成员的宣誓仪式上讲话。 新华社 图

当地时间8月4日上午(北京时间4日晚),委内瑞拉制宪大会正式成立。根据委内瑞拉有关法律规定,本该在7月30日的制宪大会选举结束后72小时内成立的制宪大会,在推迟近一天后终于落定。对于这样的推迟,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2日在制宪大会当选成员的宣誓仪式上给出解释:确保组织过程“和平、稳定、遵守必要的程序规则”。
眼下,面对反对派组织的街头抗议、制宪大会选举投票人数被“篡改”的猜忌、国际社会给出的压力,马杜罗这一旨在改变委内瑞拉经济现状、夺回被反对派控制的议会权力的举措无论是在当前,或是在以后措施落实推进的过程中,或许都不会平静。
美联社4日报道称,对于制宪大会首次会议,委反对派领导人敦促人民继续涌向首都街头,以此来表现很多人在反对制宪大会的成立。
选举引发政治海啸
会上,委前外交部长、马杜罗盟友德尔茜·罗德里格斯全票当选制宪大会主席,前副总统阿里斯托武洛·伊斯图里斯当选大会副主席。马杜罗的妻儿也位列制宪大会委员会545名成员之列。制宪大会将于5日再次举行会议。
美国媒体4日报道指出,545名为修宪而选出的代表当天聚集一起,为总统马杜罗和政治反对派可能最后摊牌做准备,反对派认为这次选举不公平,并表示将组织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以示抗议。
制宪大会的成立地点是委内瑞拉立法宫的椭圆大厅,也是反对派控制的国民议会召集会议的地方。自今年5月委内瑞拉制宪大会成立工作推进以来,反政府抗议已持续了三个月之久。而据美联社指出,近几周来委内瑞拉国会大厦已经成为流血冲突的场所,制宪大会的成立无疑将继续加剧委国政治斗争。
今年5月1日,马杜罗宣布制宪大会进程规定,新宪法通过前,制宪大会作为特殊权力机关权力将高于任何其他政府部门。按照制宪大会成立目标,其将以对话方式维护委内瑞拉国内和平,改革依赖石油的经济体制,加强司法、整顿或解散国会。
但对于即将走入委内瑞拉政治的制宪大会,反对派控制的国民议会第一副主席弗莱迪·格瓦拉(Freddy Guevara)说,“他们(制宪大会成员)永远不可能夺走委内瑞拉人民赋予我们的权利。”
当地时间8月3日下午,委内瑞拉总检察长路易莎·奥尔特加(Luisa Ortega)仍在寻求法院命令,来阻止制宪大会的成立。奥尔特加曾公开反对制宪大会和马杜罗。美联社报道称,为了绕开亲政府的委内瑞拉最高法院,奥尔特加3日特意将请求递交给了下级法院。
马杜罗政府也面临国际压力。今年5月,制宪大会将成立的消息一出,“有违民主”的指责就没有断过。
委内瑞拉南方电视台报道称,委内瑞拉反对派自4月以来举行抗议行动,并呼吁外界干预来击垮马杜罗政府。美国5月中旬起向联合国安理会提起委内瑞拉问题。对此,委内瑞拉常驻联合国代表拉斐尔·拉米雷斯(Rafael Ramírez)表示,任何想要破坏由前总统查韦斯提出的国家改革的反对行动都将以失败告终。
不过,在安理会召开8月工作计划会议时,埃及驻联合国安理会大使、8月轮值主席Amr Abdellatif Aboulatta于2日称,委内瑞拉的现状对国际和平与安全不造成威胁,委内瑞拉发生的事件属于国家内部事务,并避免了进一步的讨论。
中国外交部3日表示,中方真诚希望委国内各方在法律框架内和平对话,有序解决有关问题。中方相信委内瑞拉政府和人民有能力处理好本国内部事务。一个稳定发展的委内瑞拉符合各方利益。
制宪大会投票人数仍遭受质疑
制宪大会成立之际,对于几天前进行的制宪大会的投票仍不乏质疑之声,其中就包括制宪大会选举人数被“篡改”的指责。
7月30日,委内瑞拉官方公布的数据称,委内瑞拉选举委员会7月30日公布的数据称,约808万选民参与了当天的投票,占全部约2000万注册选民的41.53%。但反对派坚称委内瑞拉政府公布的数字存在被夸大的情况,他们认为,实际投票的仅200万人,不足全部选民的10%。
8月2日,为委内瑞拉制宪大会选举工作提供投票系统的Smartmatic公司首席执行官在伦敦对媒体称,投票人数存在被“篡改”的情况。据Smartmatic公司称,实际投票人数较之公布的数据相差至少100万。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补充说道,尽管该公司的系统记录了选民的真实人数,但就委内瑞拉政府公布的数据,有必要进行一次全面的审计。
而据《英国》卫报报道,独立的分析机构认为,这个数字约为350万。
对于Smartmatic公司的指控,马杜罗称其是受到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并坚持官方统计出的超过800万选民参与的数据,而且另外200万选民如果不是受到反对派示威者的影响,本也应该参与投票。
据埃菲社8月3日报道,委内瑞拉总检察长奥尔特加称已开始着手调查制宪大会选举结果是否受到操控,目标指向全国选举委员会的四位理事。
此外,美国国务院3日发表声明,拒绝承认委内瑞拉制宪大会。美方正研究对委内瑞拉的下一步措施,“以阻止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现在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在制宪大会选举结束后,7月31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马杜罗实施制裁,冻结其在美境内资产并禁止美国人与其进行交易往来的决定。
但马杜罗随后回击称,美国的制裁举措恰恰显露了美国政府的“无能、绝望和仇恨”。
而在7月26日,美国财政部宣布的新一轮对委制裁将涉及13名委内瑞拉和前委内瑞拉官员,并称如果制宪大会不取消,将有更多限制。
以美国和墨西哥为首的美洲国家组织13个成员国也于7月26日发布联合声明,要求委内瑞拉取消制宪大会。据英国《卫报》8月3日统计,约有多达40个国家表示不会承认新成立的制宪大会。
不过,在拉美国家中,玻利维亚和尼加拉瓜此前也对制宪大会选举表示祝贺和支持。
委内瑞拉社会呈现出三个不同阶级
对于委内瑞拉目前的局势,一些在华留学生和曾在委内瑞拉生活的中企员工也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Gaby是来自委内瑞拉苏利亚州马拉开波市的在华留学生,妈妈是保姆,爸爸是医疗器材维修师,哥哥是电子工程师,姐姐是记者,妹妹是名医学生。对于这一选举结果,Gaby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选举结果公布后,当地人并没有为此庆祝,因为大家认为这是马杜罗政府操控的行为。
“马杜罗政府说有约800万人参与了投票,这个数字超过了查韦斯掌政时支持率最高时的人数。”Gaby也对这一数字提出了质疑。
Gaby直言她和家人都是反对派的支持者。她表示,“自2013年4月马杜罗上任后,国家很快陷入毁坏,尽管马杜罗上台前国家的状况已有不好的预兆,但他上任后情况更糟糕了,人们不满意的通货膨胀、治安的混乱以及粮食与医疗药品的短缺。”
但这样的态度并不意味着Gaby对反对派就是百分之百的满意。“我不完全相信反对派,也知道他们不是委内瑞拉最好的选择,但在经历了18年‘查韦斯-马杜罗’政府的管理,反对派至少能代表着一些改变。无论是马杜罗政府还是反对派掌权,都应该努力做出一些改变来提高委内瑞拉人民的生活质量。目前国家的经济、社会、生存环境遭到了重创。”
而对于制宪大会选举前(7月27日至28日)委内瑞拉反对派召集的全国性大罢工,Gaby说,“我的家人都安好,在48小时大罢工中他们都待在家里,因为街上不安全,你不知道外面会发生什么,遗憾的是你还不能相信警察和政府。”
曾在委内瑞拉工作生活多年、2016年回国的中资企业员工May(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我接触到的大部分委国朋友对马杜罗并不满意,觉得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而马杜罗又没有查韦斯那样的魄力,以前支持查韦斯的那些人,现在倒未必支持马杜罗。”
“但是不支持马杜罗并不意味着就要倒向反对派,因为虽然对马杜罗不满意,但对反对派也没有信心,马杜罗带来的未来可以预料,但反对派带来的前景不可预测,所以这些人对马杜罗还是持观望态度 。”May补充说。
May在委内瑞拉时曾对身边的朋友做过关于查韦斯及查韦斯派政府的简单调查。根据May的分析,“大体上,穷人一族一直都把查韦斯当成他们的救世主,对于目前委国的窘境,他们仅仅是怪罪于马杜罗政府不善管理;中产阶级和私营企业人士都仇视查韦斯派,认为查韦斯只是一个作秀的人,将其私营企业的失败归咎于查韦斯的民粹政策;另外一部分就是国企里的中高层管理人员,这一部分人整体上支持查派政府,不希望现任政府倒台,但不一定都是主观地支持。”
据May了解,2016年委内瑞拉国会选举时,“委国各大国企内部都分配了投票指标,规定各个部门必须为执政党投出一定数量的票数,但是最终执政党还是在国会选举中败选了。”
May表示,上述三类人分属三个不同阶级,他们在查韦斯派的执政过程中获得或失去某些利益,利益的得失决定他们对政府的态度。
伦敦大学伯克贝克学院国际法及国际事务专家Oscar Guardiola在《卫报》撰文称,除了委内瑞拉的中上层阶级,委内瑞拉反对派并没有能力召集更多的委内瑞拉人(关于这一点委内瑞拉反对派自己也承认),尤其是那些遭受贫困和物资短缺的人。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合理理由是,这部分人对反对派掌权的忌惮超过被指责“无能”的马杜罗,他们知道,如果美国或是拉美右翼国家支持的反对派掌权,无疑将导致财政紧缩,或是带来像邻国哥伦比亚那样旷日持久的内战。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委内瑞拉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