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沟地震丨7特警逆行入“孤岛”26小时:进去时没想退路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王鑫 谢寅宗

2017-08-12 17: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7名“敢死队员”在直升机增援下,救出被困10名群众。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视频编辑 张同泽(03:10)
22岁的薛凯强像是一星期没洗脸了,他的脸上除了汗渍和灰痕,还有树枝刮伤的痕迹;与他同岁的罗尔吾泽朗站在身后,眼睛发红,说话时好像就要哭出来一样。同在一起的,还有色刚、王铵洋、泽旺夺基、陈强和曾孝峰5人。他们都是大花脸,身上的灰尘、眼睛里的血丝、指甲缝里的泥巴,尽显疲态。
当余震袭来大家向外撤时,色刚等七名特警队员,却逆行向景区深处挺进。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这是一支奔走于九寨沟地震灾区的7人“敢死队”,他们平均年龄不到24岁。
8月10日10时许,当九寨沟风景区内所有人都紧急往外撤时,来自四川阿坝州公安局特警支队的色刚等7名队员,接到上级命令后,开始从景区诺日朗游客中心,一路逆行,穿过镜海、金铃海、五花海、熊猫海,徒步翻山越岭向原始森林深处去。
在地震灾区中逆行,伴随他们的是中断的交通、山体坍塌随时落下的滚石和与外界失联。
“心里害怕,想过可能回不来了,但没有后退,”色刚说。
8月11日下午,阿坝州公安局特警支队支队长竹旭贵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接到命令后,7名队员首要任务是搜救被困人员,逆行中,由于通讯问题,这些队员一度与外界失联,为保持联系,只好用直升机送去卫星电话,最终,10名被困群众获救,特警队员们露宿在景区第二天才出来。
逆行
竹旭贵介绍,8月10日10时许,接到阿坝州公安局指令,特警支队派出7名队员配合消防战士一道,徒步前往交通中断的熊猫海最深处的原始森林,搜救被困群众。
7名特警队员由色刚带队,始发地为九寨沟风景区的诺日朗游客中心。就在色刚等人出发约6小时后,诺日朗瀑布垮塌,原本清澈的水帘珠子,变成了裸露的岩石和泥浆。
色刚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徒步从诺日朗出发后,先要经过镜海。沿途,山上滚落的巨石封死道路,再往森林深处走,连小路都没有了。
色刚拍摄的照片和视频显示,没路,他们只好在裸露的山体岩石上爬行,下方昔日碧蓝如洗的湖面已经浑浊泛黄,脚下岩石松动,稍不注意,就会连人带石头滚落湖中。队员们小心翼翼,相互提醒注意安全,“要是掉下去就上不来了。”
经过镜海,他们继续向五花海和熊猫海方向徒步。陈强说,两边山体随时有滚落的碎石,自己还跑不快,“没有路不好跑,就怕余震来后松动的大石头滚下来。”除了滚落的石头,林间被山体砸断的树枝会戳到人,“幸亏没带重装,不然走不动,出发时只带了点干粮。”
他们在裸露的山体岩石上爬行,脚下岩石松动,稍不注意,就会连人带石头滚落湖中。
最危险的一个地段:道路滑坡塌方,脚下是镜海。队员罗尔吾泽朗滑倒,色刚上前去拉。
“考虑不周的是没戴安全帽,出发时比较着急有点仓促。”色刚补充说,队员们徒步经过一段滑坡点,防止滚石,大家分成两组,一组前进,一组观望头顶岩石,以防不测。“一旦滑坡,所有队员都会有掩埋的危险。”队员马悌事后回忆,心有余悸。
森林里没有路,他们踩着被滚石砸倒的树干过去。
6公里路程,约莫走了4小时,色刚等7人才抵达熊猫海景点。据说,这个景点因九寨沟的大熊猫爱到这里觅食、喝水而得名,也是游客集中的景点之一。“我们到达时没有人影,空旷安静,”色刚说。
此时,游客和当地居民已被疏散撤离,但色刚等人继续搜救被困群众。“越往里走,感觉就要死在这里,我不敢说出来,怕影响战友。”说话时,罗尔吾泽朗低着头,声音很低。
搭救
往箭珠海景点方向走了一段路程后,在熊猫海湖中央的木栈道上,他们发现了求救信号——有人用热干面盒在木栈道上摆成的“SOS”字样。
在熊猫海栈道,特警们发现了用热干面盒摆成的SOS求救信号
“SOS”,是用红色的29个热干面盒摆成。“只有求救的信号,附近却找不到人,我们又往里走,”薛凯强说。
他们继续前进一段路程后,发现被困10名群众,与他们一起的还有6名蓝天救援队队员。“一看到我们,他们就呼喊,大家都很激动。”色刚说。
经了解,10名被困群众都来自景区下坡沟口的荷花村,他们在景区里卖食品、饮料做生意,其中,最大的26岁,最小的19岁。地震发生后,他们试图徒步走出景区,但交通、通讯中断,被困的他们只好等待救援,“根本就出不去,还有人受伤了。”
就在特警队员想办法与外界联系时,一架巡逻排查的军用直升机前来,巨大的螺旋桨声音给大家带来了希望,他们拼命呼喊、奔跑、招手,吸引直升机注意。
由于该架直升机体积大,加之通讯中断和没有降落地点,只好暂时返回报信。接到有被困群众的消息后,救灾指挥部迅速派出两架体积较小的民用直升机前往日则沟保护站,同时为救援队员送去一部卫星电话,以保证通讯畅通。“救援地空间狭小,只有民用直升机才能降落,”色刚说。
“直升机来接时,他们(被困群众)哭了,被困了两天,那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特警色刚说。他们在现场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显示,看到白色的直升机盘旋降落时,众人十分激动,盯着它直到最终降落在景区栈道上。
8日14时许,被困的群众在特警队员和蓝天救援队的搀扶下,开始搭乘直升机。特警队员薛凯强告诉澎湃新闻,“虽然直升机来了接人,但我们还是很担心。因为没有燃料飞机停飞了一段时间,心里感觉很悬。”
直到18时许,完成最后一飞,被困的10名群众全部被营救出去,色刚等7名特警和蓝天救援队及后来赶来的其他救援队共20人留在了山沟里。
“值得了”
当晚滞留在景区沟里的色刚等人,开始架锅做饭,唯一的食材只有方便面,“没有开水,就舀了湖里的水烧开泡面,”罗尔吾泽朗说。
当晚队员们留在了沟里,天冷,只好烤火取暖。
“没有地方睡,就烤火,烤着烤着就睡着了,”色刚补充道,可能是累的缘故,居然一觉睡到早晨6点多。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参与救灾行动。罗尔吾泽朗说,就在6月24日四川茂县山体滑坡时,阿坝特警支队全员参战,他们7人也前往参与救灾,“虽然那次被埋的人要多,但没有这次害怕,这次救灾还怕余震和滚下来的石头,比上次危险多了。但感觉值得了。”
被困群众搭乘直升机撤离。
11日早晨6点醒来后,色刚等7名队员与其他救援队一起,在地震灾区徒步突围。“进去时就没想着退路,出来时感觉后怕,没有下脚的地方,只能从镜海往外划皮艇漂出来,”色刚说。
地震灾区的7人“敢死队”合影。他们平均年龄不到24岁。
色刚等人介绍,在镜海靠近沟内一侧,也不知何时被丢弃了一个皮艇。由于山石滚落砸到汽艇,汽艇里只剩一半气。湖面上满是被滚石砸碎的栈道木屑和树枝碎屑,这些漂浮物随时可能刮到汽艇,“不停地转方向,要是戳一下破了漏气,就沉了,大家都出不来了。”
11日12时许,色刚一行终于返回诺日朗景点,与外界等候的战友会合。迎接他们的,是战友的敬礼和掌声。此时的队员们,脸上满是汗渍和泥土,就像刚从土堆里爬出来一样。此时,距离他们徒步挺进景区深处搜救,整整超过24小时。
让我们记住冒险逆行救人的7名“敢死队员”名字:
色刚,23岁,2015年4月17日入警;
罗尔吾泽朗,22岁,2016年8月9日入警;
王铵洋,22岁,2016年8月5日入警;
薛凯强,22岁,2016年8月5日入警;
泽旺夺基,23岁,2016年8月入警;
陈强,25岁,2016年6月30日入警;
曾孝峰,27岁,2016年6月30日入警;
其中,色刚和罗尔吾泽朗入警前在云南某边防部队服役。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九寨沟,地震,敢死队

继续阅读

评论(6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