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lo对话聂峻|漫画家要沉下心来做好内容,别老想着变现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宁

2017-08-17 1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2006年停刊的《北京卡通》已成了中国老一代漫画迷珍藏的回忆。日本的漫画杂志虽兴盛过一个时期,但全民网络阅读时代到来,纸媒落寞,前景也并不乐观。很多人感叹说,现在是一个残酷的时代。相比于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漫画杂志,漫画书仍承载着创作者绮丽的想象。后浪出版公司近几年策划出版的“后浪漫”系列漫画作品,颇受读者好评。2017年7月出版的《幻想曲》便是该系列中的一本。
《幻想曲》是Golo近期的作品,他曾创作过《丫丫历险记》《你好,旧时光》等漫画,其创作的作品在法国屡获大奖,深受中国、欧洲等地读者喜爱。在这个狂热追求IP的时代,作为几乎同一时期出道的中国知名漫画家,聂峻有着同样的坚持。聂峻早在《画书大王》时期就为大家所熟悉,他创作的的《丢丢侠》和《我街》广受读者们的好评,曾获2003年日本讲谈社“manga open”优秀赏等奖项。他们认为,处于盲目的资本时代,创作者更需要沉下心来做好内容。8月13日,Golo和聂峻这对老朋友坐到了一起,在北京中关村的言又几书店聊了聊关于漫画的那些事。以下整理自当日对谈内容:

Golo(左)和聂峻在活动现场。
在法国参加漫画活动的感受
聂峻:第一次参加安古兰漫画节(Angoulême International Comics Festival)
,我还是很震撼的,后来又去了很多次。古安兰(Angoulême,法国城市)城市很小,走到哪里都是漫画。虽然会场都是临时搭建的棚子,但城市的气氛非常好。那边赶来参加漫画节的成年人很多,还有一些读者会每次都来。我印象特别深的是一位中年人,他是一家漫画书的老板,我有次把他画进了我的作品,他很高兴。
Golo:我觉得安古兰城市周围很难找到好吃的东西。我大概也是参加过5次他们的漫画节。它把整个城市能放漫画的地方都用上了,感觉气氛很好。
有次去法国参加书展,有点类似北京的书展,历史比较悠久,举办了十几年。从巴黎去举办书展的这个城市大概要两小时,一早我去赶火车站,在站台看了看发现没有票。后来有人告诉我们,火车站有专门送作者去目的地的专列。我找到车,车厢里的环境很舒适,大家都没有票,所以可以随便坐,有可能你旁边坐的就是哪位很有名的大师。那天的午餐规格很高,他们准备了一些很精致的食物,这让我感到很惊讶。
聂峻:我觉得这体现了在法国他们对作者的尊重。
Golo:那次的作家专列后来简直闹翻天。很多欧洲很知名的作者喝了酒之后,开始串门聊天,整个车厢就像在开派对。这和平时在法国坐火车的感受非常不一样,平时车厢都很安静,但当时车上每个人都在高谈阔论。
法国的生活经历留给你们什么样的记忆?
聂峻:我在法国呆的最长的时间大概有一个月左右,那段时间要么在坐车要么就是在餐厅吃西餐,但是呆了十五天之后,我就有点受不了了。
Golo:2015年,我自己在法国呆了一个多月,住在巴黎的朋友家,那是一幢古老的别墅,离市区很远,不过房子很大。一开始,我觉得很有新鲜感,后来熟悉了,自己开始到处乱走。有一次去找朋友,我没有坐地铁,走路从巴黎的南面到北区,经过了很多奇怪的街区。
路过了一家黑人开的理发店。以前我看到过一篇文章说到,那种理发店不是给人剪头发的,而是用来交易东西的,最好不要路过这些店。那次,我拿着地图专门挑着小路走,路两边都是黑人开的店,咖啡、杂货、理发店。我在一家门口站了一会儿,发现真的都没有人进去剪头发,过了一会儿里面的人都看着我。我当时心里还蛮害怕的,法国有时治安不是很好,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那生活。
那天还发生了一件事情,一名流浪汉突然摘了我的帽子。那边的火车站附近很乱,他过来跟我要钱,我把手里的饼给了他。后来,他又问我要钱,我没有理,他就拍了一下我的帽子,那差不多是我在巴黎最惊险的一次经历。
《幻想曲》里我画了一些夜班车的事情,我在巴黎体验过一次。巴黎的夜班车和国内差不多,但你会觉得安全系数完全不一样。凌晨3点多,我上了车,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车上,夜店女郎、醉汉等等各种各样的人都有。那次,我碰到了几个上车不想买票的年轻人,掏出刀子威胁司机,那种体验你会感觉很不安全。
平常生活中怎样寻找创作灵感
Golo:《幻想曲》这本漫画的灵感来自德彪西的曲子,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是从《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那部电影里。我很喜欢这部电影,经常会反复拿来看。住在法国的时候,我空闲下来,就经常会一个人到处乱走,塞着耳机听德彪西的曲子。有一次,忽然来了创作灵感,就把这个曲子的名字用做了这本漫画的名字。
有时候,创作特别没有灵感的时候,我就会去找最喜欢的几部电影来看。然后,把它的台词做成文本,时不时拿出来看一段,脑海里会是电影里的片段。做得好的电影,它的台词特别好看,我在地铁上有时看着看着就读完了。
我之前看过爱因斯坦的传记,里面说到了一个故事:有个小孩要去美国的黄果树瀑布,爱因斯坦告诉他很多那里有意思的故事。小孩觉得爱因斯坦很厉害,但实际上爱因斯坦并没有去过那里。我的作品有时也是这样,可能画的是我没去过的地方,创作者需要时常充满幻想,当然偶尔也会实地取景。
聂峻:确实是这样的,创作者要有强烈的好奇心。像我们这些人,平时总是宅在家,长期不跟人说话,编台词的时候语言给人的感觉就会变得越来越假。所以,我也经常会选一些喜欢的电影反复看。《海街日记》是我最近反复在看的。
国内漫画创作环境
聂峻:现在大家都在讲IP,漫画作家内心也变得很浮躁,老想着把自己的作品产业化,去拉投资,组团队,但忘了注意力应该集中在自己的作品上。我自己觉得这方面,不要考虑太多。我觉得最根本还是,作家本身应该努力,专注地去做好自己的作品,坚持做下去。
Golo:中国正在飞快地跳过日本漫画发展经过的阶段。有时候,我和聂峻老师那一代漫画家很多还停留在那种对传统漫画创作流程的遐想中,有编辑帮你看稿,创作一步一步地来,可是我们却是直接跳到网络。发展得太快,我只能说造成了现在多元化的局面,现在也有很多资本涌入进来。IP最热的时候应该是2015、2016年,现在看来今年已经理智了很多。那时候,IP热到你有个ppt就有人给你几百万。
日本漫画发展的时代,肯定回不去了,我们已经跳过了。未来,纸媒应该不会再发展,杂志是个传播渠道,会被网络取代。书是一个商品,它不会被取代。现在的创作可以说是被资本左右的。其实,所谓的“日更”是一种炒作的概念,用来融资,但是内容没有人能看上眼的。中国现在处于一个很多管理资本的人不懂作品价值的状况,有时候一些内容根本不值钱,但是在一些拥有资本的人看来总觉得能变现,能商业化。但我个人认为,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资本良性循环的市场环境,就像聂峻老师说的,现在创作者还是需要沉下来做事情,把作品这一核心内容做好。
(对谈内容根据活动现场录音整理,未经主讲人审订)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漫画,Golo,聂峻,资本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