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小山村被“挤热”:涌进3万人避暑,场面火爆过大景区

付松/红星新闻

2017-08-17 21:25

字号
山堡村,位于贵州省桐梓县九坝镇。
从外部看,山堡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两边都是大山,唯独中间留出了一块平地;地里的玉米长势不错,已经比人还要高出一节,烤烟也到了快要采收的季节,有时会有农人站在地里,用镰刀或锄头,除去杂草。
这似乎和其他农村并没有什么两样,但仔细一看,你又会发现不一样。村子里停放的车,90%以上都是渝字开头,其中还不乏宝马、奔驰等。白天,人们坐在屋里打麻将;傍晚,吃过晚饭的人们就都走出房门,村里头瞬间到处都是人,火爆场面堪比热门旅游景点。
山堡村里面的车,90%以上是“渝”字号牌。  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
其实,这个季节居住在这里的人,大部分是重庆人。
山堡村距离重庆不到200公里,年平均气温在15度左右。由于气候凉爽,每年都会有大批重庆人选择到这里避暑纳凉,过完炎炎夏日再回去。
根据当地官方的最新统计,今年到山堡村避暑的重庆游客超过3万人,差不多是山堡村3548名常住人口的10倍。
山堡村因此也被人们称为“重庆村”。
挤破门的避暑客
周秀明是重庆人,今年67岁,她连续7年都选择到山堡村避暑。
因为可以更自由地穿喜欢的裙子,周秀明从小就喜欢夏天,但重庆的夏天一直都是炎热难耐,往往是夏天还没到,气温就升到30多摄氏度,最热的时候,直逼40度。
周秀明说,以前家里没有空调,经常是热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她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远离这种酷热的环境,到一个有山有水、凉爽的地方生活。但由于要工作,一直都没有实现。
退休后的第一年夏天,她选择来贵州遵义亲戚家度夏,“贵州这边的天气凉爽多了,早晚还得穿外衣。”周秀明说,她回重庆后听退休的同事们介绍,说还有更好的地方,就在遵义桐梓县的山堡村,那里不但离重庆近,而且天气比城里凉快,很多重庆人都选择到那边避暑。
下过乡当过知青的周秀明,初次来到山堡就喜欢上了这里——不用吹空调,晚上还得盖棉被。周秀明说,她来的时候,山堡村的乡村旅游刚起步,来避暑的人还不是很多。
避暑客和村民整理烤烟。
九坝镇副镇长张婧告诉红星新闻,山堡村757户村民,其中有385户开乡村旅馆,接待床位29840张,可是今年到山堡村避暑的重庆人,最多时达3万多人,差不多是全村人口的十倍,基本上一个本地人要负责接待10名避暑客,压力可谓相当大。
到山堡村避暑的人,绝大部分是退休的老年人,每年到了6月底7月初,就会携带孙子一起来。到了周末,很多在重庆上班的青年人,也会驾车过来看望在这里避暑的父母,山堡村根本无法容纳得下,所以很多人就睡躺椅,或在楼梯间铺床睡,实在安排不下的,就自己在外面搭帐篷解决。
火爆的并不只山堡一个村。桐梓县对外宣传中心主任王迪说,今年到桐梓避暑的人高达22万,是往年人数的两倍多,而桐梓县城的人口也才20多万,“前段时间有个朋友来桐梓玩,让我帮他订个房间,但我找遍全城,硬是没找到一间房。”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王迪分析说,主要还是今年持续多日的高温天气,造成火炉城市的人大量选择外出避暑;还有就是随着基础设施的改善,大家出行更方便,从重庆到桐梓,要不了两个小时就到了;另外,避暑的收费相对较低,就拿山堡村来说,提供的5种收费标准,每人每月最高交1700元,最低才1100元。
“这个费用,包括吃住,很多退休的老年人,都能承受得起。”张婧说,乡村旅馆给避暑的客人每天提供的饭菜,都是两荤三素一汤的当地农家绿色饭菜。
超负荷的小山村
傍晚,山堡村田间地头上的小道上,人头攒动;广场上,跳广场舞的大妈们扭动舞姿,音乐声此起彼伏。
热闹的山堡村。
刘容容是山堡村一名普通的当地居民,她家开设的乡村旅馆可同时容纳170人,每年两个多月的避暑生意,可为她家带来20多万元的收入。
山堡村农家旅馆。
刘容容说,10年前,山堡村还是一个闭塞落后的小山村,那时大家都是靠种地为生,村里的人也相当传统。
“直到后来,村里来了避暑的老妈妈,她们的穿着打扮,都比我们年轻的时尚。”刘容容说,来避暑的人们生活都悠闲自得,6点起床,上山散步,7点回到住的地方吃早餐,然后打麻将,中午吃完饭会睡一会儿觉,起床接着玩玩麻将,等晚上吃完饭后出门纳凉,跳广场舞。
最开始,当地人搞不懂那些扭着屁股在广场上跳舞的大爷大妈,“又不能当饭吃,有什么意思。”不过,时间久了,大家就习惯了,现在,有不少当地的年轻女子也跟着避暑的大妈们跳广场舞。刘容容也开始学习给自己打扮,穿起漂亮的衣服,快乐地跳起广场舞。
和刘容容不一样,来自重庆的游客刘俊华年轻的时候下乡当过知青,现在来到山堡村,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每天都会和房东一起下地干农活,感受泥土带来的芳香。
避暑客在地里摘菜。
8月10日这天,是刘俊华56岁的生日。这天一大早,她就收到远在重庆的儿子寄来的花,她将这些花插在花瓶里,邀请好友一起跳民族舞。下午,她下地摘蔬菜,从农户那里买鸡做辣子鸡火锅,叫上住在一栋房子里的人一起吃,晚上大家散去后,她打开手机,收到儿子用微信发来的99元红包,寓意健康长寿。
晚上,刘俊华打开窗户,躺在床上,尚感觉有些凉,赶紧把被子盖在身上,而在重庆的儿子却吹着空调,连门窗都不敢开。刘俊华说,她喜欢这种不吹空调的天气,以后每年她都要来这里避暑。
不过,3万多避暑客的涌入,导致这个小山村超负荷运转。
首先是水电,由于每天超过10倍的人使用电量,难免造成跳闸甚至停水,有时,正在吃饭或者看电视的时候,电就突然停了。
九坝镇副镇长张婧说,以前山堡村的日产垃圾是10吨,这两个月突然剧增到50多吨,是平时的5倍还多,由于镇里面没有垃圾处理场,需要拉到别的乡镇进行处理,所以就算增加了运输车辆和人员,还是感到吃力。另外,乱扔乱丢的现象也比较普遍。
为了维持山堡村正常运转,变压器由之前的4台申请增加到了18台,基本能维持3万多人的用电需求。同时,为了提供更周到的服务,镇政府每天都安排人员到村里面值守,还把食堂也“搬”到山堡村,24小时随时待命。
比县城昂贵的房价
比避暑还热的,要属乡村地产房价。
在避暑经济的带动下,不少投资商也瞄准了乡村养身避暑这块蛋糕,纷纷投资开发房地产。包括山堡村在内的多个村寨,都有投资商投资建房。当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红星新闻,这些修建在乡村的楼房,售价甚至超过县城。桐梓县城房价每平方米约在3500元左右,但在九坝镇的天池、山堡两个村,那里的房子售价每平米达4000元左右,而且买的人还不少。
这些乡村楼房受人们青睐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大多面积较少,多数一室一厅面积在20—50平米左右,总价在10万到20万左右。
除了房价,就连在村里开设的酒店,在硬件设施不如城里的情况下,却普遍比城里贵。
多年住在乡村旅馆的夏英,花了9万元在山堡买了一套23平米的房子,每年夏天一家人都会过来避暑。
今年,她来得比往年要早,6月10日就来了,她在房子旁边的一块空地里种上丝瓜、茄子、西红柿和辣椒等,现在,他们一家4口住在这间小屋里,每天都能吃到新鲜的蔬菜。
九坝镇副镇长张婧说,目前,九坝镇政府正深度挖掘自身丰富的旅游资源,引入社会资本打造钟山峡地质公园、槐子水上乐园、二台子万亩竹海公园、天池观光农业园四大公园。并按照每个社建一个广场的目标,建设了65个家庭广场,设立了各种特色商品摊位。目前,已建成20多个广场,还建成30里樱花长廊、30里健身步道,成为避暑客健身、逛街的好去处。 
周秀明说,明年夏天,他想让儿子休假跟自己一起到山堡避暑。“就算睡帐篷,也总比吹空调好。”
(原标题:《被“挤热”的小山村:避暑涌进3万人 场面爆过大景区》)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贵州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