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受害人为逃离窝点持刀劫持人质,获宽大处理被无罪释放

张亚林/法制日报

2017-08-18 09:34

字号
3月18日,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公园内发生一起持刀劫持数名人质案,新乡市公安局洪门分局在办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小马被骗入传销窝点,继而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将该传销组织的相关人员抓获归案。
讲述人:传销受害人小马
23岁的我,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求职、陷入传销、持刀劫持人质、被羁押在看守所、无罪释放。幸运的是,我采用极端的方式逃离了传销,却得到了检察机关的宽大处理,感受到了法律的正义与温暖。
诱骗
我是河北沧州人,家里条件一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我与湖北籍的柯某是技校同学,相识于2015年年初,当时都在石家庄一所技校学习修车。在校期间,我们无话不谈,是彼此信得过的好朋友。
技校毕业后,我回到了沧州,柯某外出找工作,我们逐渐没了联系。直到今年年初,他开始通过QQ偶尔与我联系。3月初,他跟我说,目前在河南新乡一家物流公司上班,月工资6000元左右,该公司还在招人,如果我想来,可以向老板推荐。我当时谈了女朋友,开始谈婚论嫁,正在为工作发愁的我动了心。
月工资6000元,在我们当地属于高收入,我虽然有点怀疑柯某的话,但还是想去河南新乡看看。3月15日晚,我乘坐火车赶到新乡后,想着晚上不太安全,就没有告诉柯某实情,而是在电话中告诉柯某,自己还在沧州。当晚,我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控制
3月16日上午,想来想去,我还是给柯某打了电话,说我已到新乡。很快,他与一个男子赶到火车站接上了我。他见到我十分热情,我们3人一起在饭店吃了饭,喝了点酒。他还以“尽地主之宜”为名带着我逛商场、游公园,一直玩到天黑,直到晚上8点多才带着我回到住处。这期间,我对他充满了信任和感激,一直沉浸在老朋友久别重逢的喜悦之中。
柯某租住的小区是一个老旧小区,他们租住在二楼,屋内共有男男女女十多个人。我到他住处看到这种场面,心里就起了疑,便对他说:“这里这么挤,我还是先去宾馆休息吧。”柯某等人赶紧劝阻我。此时,与他同行的男子已将我的行李塞到了里屋,我的手机也被他借去打游戏了。我向他要,他也没还给我。
见状,我也只有先住下再说。
洗脑
第二天,这帮人逐渐露出了真面目。一开始,来了一名大约二十多岁的男子,他跟我聊天说,原来说好的物流公司被大风刮跑了,现在有一个更好的行业可以一起干。他当时问我:“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我回答说不知道。该男子又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是搞传销的?”他见我没回答,就用手指头指着我大声喝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他连恐吓带骂,足足给我讲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
这名男子刚走,又过来一名20来岁的女子对我说,他们干的不是传销而是直销,并且是一个帮助穷人的事业,政府表面上打击,其实暗中一直支持。她还叮嘱我说,不管什么人问,都要毫不犹豫地说是直销……她讲了两个多小时后也离开了。
在他们跟我谈话期间,我表示要离开回家,都被他们阻止。
折磨
在一天内,我未能走出屋子半步,除了不断有人给我做思想工作外,还有几个人陪我打扑克消磨时间。
我细细观察发现,每个房间的窗户都装有防盗网,房间钥匙也只有陆某一个人有。没有他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得离开屋子。这些人在房间内不敢大声说话,在屋内走动必须赤脚。我估计,他们是为了避免被小区邻居发现才如此小心翼翼。
晚上吃饭时,被称为领导的陆某出现了。他一口的湖北话,强调的是纪律和发财的信心。开饭前,所有的人都要发言,首先是感谢领导,然后就“做好自己、创造财富”这个话题表态发言。我也装作顺从的样子表了态。陆某现场给我指定了一名付姓传销人员为“师傅”,让我跟着“师傅”发财。
掩饰
我被限制人身自由一天一夜后,精神几乎崩溃,几近疯狂,拿拳头捶地,用脑袋撞墙。几名传销头目商量后,“师傅”拿来了我的手机,要求我开着免提给家里打电话报个平安。
当天,我给家人、女友一共打了39个电话。我首先要求给女友打电话,我在电话中故意跟女友发生争吵,然后挂断了电话。事后,我知道,感觉到我有些异样的女友,立即将心中的疑惑告诉了我的父亲。挂断女友电话几分钟后,在“师傅”监控下,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告诉我说,妈妈因病住院了,要求我赶快回家,还问是不是被传销控制了。在传销团伙的威逼下,我只能在电话中告诉父亲自己没事,过两天就回去,然后匆匆挂断电话。
为了让我斩断情丝,一心一意投入到“事业”中去,“师傅”开始做我的工作,要求我与女友分手。按照“师傅”的意思,我在电话中和女友分手了,看我表现不错,柯某主动给我端来了洗脚水,亲自给我洗脚。
暴力
3月18日,吃过早饭后,他们又开始给我上课。一名头目问我:“我们是干什么的?”我犹豫了一下回答说:“中国直销业。”该男子一拳打在我的胸口,骂我立场不坚定,认识不深入。他们就这样持续教育了我将近两个小时。我问“师傅”:“不是说成了一家人就不打人了吗?”“师傅”说:“每个人都是有底线的,要坦诚相待,你不触犯他的底线,他自然不会再打你。”
吃过午饭,又有一名男子问我同样的问题,我还是回答说“中国直销业”。该男子当即暴怒,抓住我的头发就打,然后开始“教育”我,讲到激动之处,随手拿起烟灰缸就砸。这样的“教育”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放风
当天下午3点左右,传销团伙头目陆某安排他们带我出去散散心。他提前安排其他成员先赶到新乡市牧野公园,然后安排唐某、柯某、李某带我去公园。为了防止我逃跑,坐出租车时,唐某和柯某将我夹在中间。
牧野公园是新乡市最大的一个开放性公园,他们为我选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小树林玩耍。在做游戏时,他们几个人抬着我往树上撞。我心里想,此时是一个逃跑的好机会,但如果逃跑不成功,后果不堪设想。
大概到了5点左右,陆某安排唐某、柯某带我回去,两人仍旧走在我两边,防止我逃跑。
劫持
“如果和他们回去,我就完了。一定要逃跑……”想到这些,我发现不远处有两名大人带着一个大约3岁左右的小男孩,我发疯般地冲过去,一把将小男孩拽到怀里,从兜里掏出水果刀横在小男孩胸前大喊:“救命啊!赶快报警,我被传销控制了……”
陆某、唐某、柯某快速冲上前,与我打成一团,其他的传销团伙成员在一边喊:“欠我们钱不还,还想跑,打死他……”混乱中,小男孩与家人趁机逃离。厮打中,我用手中的水果刀将传销人员中的两名男子捅伤,他们也把我捅伤。我奋力冲出重围,继续向前飞奔,又先后持刀劫持3名在公园里游玩的人,均高喊“求求你们赶快报警,我被传销控制了……”
获释
警察很快赶到了现场,我被带到公安局。我向警察如实说明了我落入传销组织的前前后后,他们以我被非法拘禁为由对陆某等人进行了调查,很快将他们拘留。我也因涉嫌绑架罪被拘留。
在看守所里,我悔恨不已,恨自己交友不慎,恨自己不切合实际地追求高收入。
没多久,新乡市红旗区检察院检察官就提审了我。我如实陈述了案发前后的情况。检察官听得很认真,不时问一些细节问题。我没想到,3月30日,我接到了红旗区检察院的不批准逮捕决定书,我被无罪释放。
当时,我的心情难以言表。我专程到检察院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检察官告诉我,我被柯某等人非法拘禁,捅伤被害人系正当防卫,挟持人质为紧急避险,未超过适当程度,而且被劫持人质了解到我的遭遇后,也出具了谅解书,检委会研究后,认为我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依法不批准逮捕。
检察官特意嘱咐我,此次教训是深刻的,希望我今后遵纪守法,做一个守法人。
我感受到了法律带来的正义,也感受到了被劫持人质的宽宏大量和人间温暖,使我很快走出心理阴影。回家后,我在一家修车厂找到了工作,生活也回到了正常轨道,女友与我和好如初,准备今年结婚。
(原题为《受害人为逃离窝点冒险持刀劫持人质》)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传销,劫持人质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