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有趣,不仅仅是因为剧本

Erma冯

2017-08-22 14: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电影《破·局》翻拍自2014年的韩国电影《走到尽头》,有一个扎实紧凑的原作剧本。故事新编,修补了原作中的部分瑕疵漏洞,又增添了若干桥段和包袱,也更符合华语片观众的口味。
对于没看过《走到尽头》的观众,《破·局》的叙事充满张力与刺激;而即使观众对剧情的走向了然于心,两名主演郭富城与王千源的精彩发挥,也绝对值回票价。
可以说,在近年来的韩片翻拍潮中,《破·局》是最成功和最“本土化”的一部——即使剧情被全程设定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也并不违和,反倒为片尾自我揶揄的彩蛋提供了创意来源。
《破·局》海报
将《破·局》与《走到尽头》进行对照和比较的意义不大。影片也并不是换了一班演出人马的国语版《走到尽头》那么简单惫懒。
尽管电影标签仍为“悬疑/动作/犯罪”,在保留原作故事脉络的同时,《破·局》在叙事组织和镜头语言编排上,以及在主演的表演方式上,都进行了大的调整,让影片更像是一部希区柯克风格的黑色喜剧,荒诞怪异,充满一惊一乍的情节起伏。
暴力元素尽管仍然醒目,倒并不构成影片最主要的看点。
坟场戏
《破·局》讲述倒霉警官高见翔(郭富城饰),因收黑钱面临调查,在开夜车奔赴母丧途中,撞死人而惊慌失措,将尸体藏匿于车辆后备厢中,惹来一连串麻烦。
影片开场干脆利落,交代事件毫不拖泥带水,迅速让观众搁置道德判断,与主角立场达成一致。强烈的代入感,让观众仿佛置身当事现场,跟着主角惊心动魄和神经紧绷。密不透风的配乐加重了紧张气氛。
高见翔在停尸间的独角戏,是电影的第一个主要情节段落。运镜方式的倾斜摇移,画面在停尸间里外的来回剪切,都在拉长观众的心理时间,制造煎熬。见缝插针的诙谐桥段,不仅没有让营造的紧张气氛“破功”,更添刺激色彩。
这一“密室逃脱”式情节完成得扣人心弦,是编剧、演员、摄像和音效师的共同功劳。
停尸房戏
藏尸重头戏之后的几段舒缓情节,作为过渡段落,完成得四平八稳。包袱尽管不断,但都小打小闹,直到“黑警”陈昌民(王千源饰)的登场,让电影重起杀机。
编剧安排高见翔对陈昌民“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本是极好的悬念设计。不过观众如果熟悉王千源的声线,难免被“剧透”。
陈昌民身上不可避免地有王千源过往表演的痕迹。贫嘴的一面让人想起《钢的琴》中的陈桂林,暴戾的一面又让人想起《解救吾先生》中的张华。
王千源为这一角色新增加的性格小传,是让陈昌民既邪恶,又神经兮兮与流里流气,带有几分张狂和变态,像磕过药的地痞、会武术的流氓,也贴合其台面上警官、暗底下毒枭的身份。
冒着可能被指责表演过火的风险,王千源挤眉弄眼的阐释方式显然是有意为之。毕竟《破·局》并不打算走暗黑到底的犯罪片路线。
陈昌民不是杀人机器,设局下套,要挟索尸,目的都只是为财。喜怒无常的乖戾奸邪,比起“扑克脸”的城府深沉,更惊悚,也更有层次感。
陈昌民以妻女性命恐吓高见翔的一场戏,王千源演出了皮笑肉不笑的阴鸷感,让人不寒而栗。
陈昌民与高见翔的猫鼠游戏,前者一度占尽上风,对后者也如猫捉老鼠般极尽挑逗。卫生间打斗戏的动作设计和镜头语言,结合剧情安排给陈昌民的下半身隐疾,甚至连高见翔这一角色姓名,以及电影片名,对于看惯重口味电影的观众,都不无暗示色彩。要否过度解读,全凭观众意愿。
厕所打斗戏
演员之间喂招接招,碰撞出的火花四溅。高见翔的“怂”与憋屈,在乡野交接尸体的一场戏中发挥到淋漓尽致。
高见翔启动定时炸弹后被陈昌民“调戏”纠缠,急切不得脱身,歇斯底里,混讲中英文发飙,是这个憋久了的角色的第一次彻底发泄,喜剧性十足,时间也把握得恰到好处。这个桥段可以说是希区柯克“定时炸弹”理论的样板示范,张力饱满。
高见翔误信陈昌民已死,轻松浸浴的过场戏,放松到极致,也为随后的反转积蓄势能。即使观众经验丰富,知道陈昌民会“死而复生”,也还是要吓一大跳。王千源演出了角色的癫狂气质,同时为片尾的高潮决斗戏做足铺垫。
《破·局》的终极决斗,并不以招式繁多扰乱观众视线。动作设计强调写实,目的是要观众看着“很疼”。见缝插针安排进的一段高空翻阳台的戏,更见高见翔之“怂”,是紧张气氛中的一抹插科打诨。擦枪走火、击毙反角的剧情设计,虽然套路化,倒也黑色幽默。
电影并不是没有可以精进之处。配角普遍存在感薄弱,多仅发挥功能性作用。除了余皑磊饰演的警官刘浩有一小段在车内与高见翔交心的兄弟情戏,其余配角都谈不上出彩。
影片的配乐塞得太满,也用力过猛。至于对白方面,陈昌民的嗓门过大,与影片整体压抑的氛围基调不甚融洽,把一个有智力的boss级反派,降格到了徒有蛮力的悍匪水平。这种突兀感,在郭富城竭力收着演的情节段落里,尤其明显。
作为劫后余波,高见翔意外查获巨额赃款的尾声戏,一洗影片前一百余分钟的压抑气氛。角色的浮夸打扮与夸张举动,带有上个世纪香港市井喜剧片的底色。恰到好处响起的Remix版《等着你回来》,彻底做实了影片的黑色喜剧风格。
片尾
《破·局》的有趣,当然得益于拿到了一个好剧本。不过好茶也得好水配,同样的剧本,并不能保证橘生淮北不为枳。电影是集体作品,导演搭台,演员唱戏。好导演和好演员未必能对差剧本力挽狂澜,好剧本和好演员遇上差导演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破·局》在导演、演员和剧本上都没有明显短板,发挥正常是意料中事。难得的是影片勇于对原作进行“破局”和转向,即使不是青出于蓝,也可说是别有新意。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破·局》在“拿来主义”上的活学活用,值得习惯于机械照搬、一俟口碑不佳就诿罪于“背锅侠”编剧和审查的某些国产影片好好学习与提高知识水平。
明星
我是演员王千源,这次就和大家聊聊演反派是什么感觉呢!
王千源 2017-08-18 181 进行中...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破·局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