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民警身中数刀滴血铐住嫌犯写下带血字条:先别告诉我父母

“杭州日报”微信公众号

2017-08-22 17:57

字号
“先不要告诉我父母,晚上不要打电话了……”
8月19日深夜,36岁的黄文斌躺在建德市第三人民医院病床上,给连夜赶来看望他的教导员和同事们写了一张字条,纸上还沾着血迹。黄文斌怕爸妈担心,希望同事们可以先帮他瞒着。
本文图均为:杭州日报 图
几个小时前,他出警处理一起酒后闹事的警情,现场喝醉酒的嫌疑人竟疯狂地朝他挥舞起刀子。黄文斌和协警郑利生通通受伤,却坚持制服了嫌疑人,滴着血给他戴上了手铐。出警视频令人触目惊心……
酒鬼酒后闹事,拿着刀冲向居民家
8月19日晚9点多,建德市寿昌派出所接到报警,航头镇航川村有村民被人打伤,副所长黄文斌、辅警郑利生立即出警。
到了报警地点,村民就炸开了锅:“这个酒鬼打人了呀,看到谁打谁,力气大得很,我们几个人都按不住他,现在逃走了,不知道谁又要遭殃……”
当天晚上吴某和几个朋友一起在村里喝酒,吴某喝多了,拉着朋友到村里一家小店玩。众人见他已经醉酒,劝他回家,吴某不肯,硬要把其中一位郑某(化名)的电动车骑走。
“你这个样子怎么骑啊,要出事情的!”郑某提醒了一句,哪知吴某突然朝着他的眼睛就是一拳。场面一度失控。郑某正要发火,马上被人劝了下来。吴某这时又找了把刀子,竟然一个人朝着郑某家的方向去了。
家里老婆小孩都在啊,郑某急了。立马赶回去,小孩子一个人在家惊恐不已,哭得撕心裂肺。
“有话好好说,不要冲动……”郑某忌惮吴某做出过激的事,态度软下来,“我送你回去吧。”
几分钟后,郑某骑车电动车带吴某在航川村委会附近正好碰上出警民警。郑某扔掉电动车,小步跑到民警身边求助,“我刚才在劝架,结果他反倒要打我,他去我家闹事,手里还拿着刀,我8岁的小孩子吓得哭到停都停不下来,想想都后怕……”
民警脸部被刺撕裂,滴着血摁下手铐
黄文斌一打量,吴某身材魁梧,双手一直背在身后,握着刀子,于是立刻让周边村民撤离。
“你不要动,刀子放下!”黄文斌朝着吴某喊,一边和郑利生打了手势,打算从两面包抄。
谁知吴某竟径直朝黄文斌跑来,边走边喊:“你谁啊?管老子的事……”
此时郑利生绕到吴某身后,试图拿住吴某握刀的手,但在夺刀过程中酒后失控的吴某,忽然用刀挥舞起来。黄文斌见状,也冲上前制止,双方在拉扯的过程中,黄文斌左脸被划出巨大的口子,鲜血直流。更惊险的是他脖子处的2处刀伤就在颈动脉上,一旦触及颈动脉,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吴某拿刀再次朝黄文斌刺去的时候,黄文斌用警棍挡住进攻,赢得时间,村警和村干部赶过来帮忙按住吴某,一举将吴某按到在地,黄文斌不顾鲜血直流的伤口,上前向吴某宣布传唤并铐上手铐。
再看两个民警,黄文斌脸、脖子、手臂身中数刀,其中嘴角被撕裂,嘴部几乎贯穿,脸上的汗水与鲜血混在一起,顺着脖子一道道流进胸口;协警郑利生背上、手上、腋下也身中三刀,警服瞬间被鲜血染红。所幸没有其他村民受伤。
他还不能说话,在医院写下字条
第一个念头就是瞒着爸妈

黄文斌、郑利生两人被紧急送往建德市第三人民医院。
“他当天晚上在医院里给我打了电话。我当时听声音就感觉不对劲,怎么说话好像漏风的……”寿昌派出所许教导员得知情况,与其他几名同事连夜赶到了医院。
医生的诊断是,左嘴角外侧左面部可及约9cm裂口,最深处约2cm,轮匝肌全层断裂,可及活动性出血,未与唇内贯通。左颈两处7cm、5cm长裂口。
黄文斌不能说话,艰难地写了张纸条递给教导员,“先不要告诉我父母,晚上不要打电话了……”
“自己不能说话了,受了伤不想让老人担心,写在带血的纸条上请我们不要告诉家里。我看到他的眼神,身上警服也浸着血,心里一阵酸。”教导员说。
第二天,黄文斌的父母还是知道了,两个60多岁的老人一大早赶到了医院,站到病床前还没说话,眼泪已经掉下来。
“都是为工作,这是你这个警察的义务,但你也是我的儿子啊。”黄文斌妈妈说出一句话,深深地埋下了头。
寿昌派出所副所长黄欢这几天和同事一起去医院看了他很多趟,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其实出警中受伤虽然不多,但总也难免,大家都能理解他的心情,小事情一般不让家里知道,就是怕家里人担心。”
医生说,黄文斌的伤比较复杂,今后可能会留疤,甚至可能对说话、面部表情功能产生影响。目前伤口缝合情况还不错,接下来要到三个月后,等伤口愈合差不多了再考虑从整形角度处理。这期间,还是不要说话了。
目前,嫌疑人吴某已被建德警方依法刑事拘留。(原题为《杭州民警身中数刀,滴血铐住嫌犯!写下一张带血字条看哭所有人!》)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杭州民警,执行任务受伤,留字条

相关推荐

评论(6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