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对印作战老将阴法唐:我军不轻易动,要动就来大的

人民日报中央厨房·环视听工作室

2017-08-23 21:08

字号
2017年8月,藏字419部队政委阴法唐在北京家中接受环视听工作室记者专访。  本文图均为 微信公众号:环球网 图
今年8月1日,习近平主席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时说:“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说到这里,现场突然爆发的掌声把讲话打断了几秒钟。
55年前,中国最后一次和平解决中印边境局势的外交努力无果后,毛泽东说过一段话:“中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这是小学课本上都有的。不能轮到我毛泽东当家,领土就变成950万、930万,我无法向人民交代。”当时尼赫鲁的回应是,“麦克马洪线”就是印度边界。在这种形势下,一场捍卫中国领土的自卫反击战,已经难以避免。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爆发前,解放军和印度士兵在边界对峙。
紧急军令,“速到拉萨接受任务”
随着印度得寸进尺,中国做好了可能爆发战争的预案。1962年6月,时任中共西藏工委江孜地委书记兼江孜军分区政委的阴法唐,接到了一封电报:速到拉萨接受任务。他对环视听工作室记者说:“那时,尼赫鲁搞‘前进政策’,蚕食我国的领土,最初重点在边境西段的新疆阿克赛钦地区。我1950年随解放军入藏,后来在靠近边界的江孜工作,跟印度人早就打过交道。我猜想军区认为我有经验,所以就派我去边境西线谈判的。”
然而,阴法唐到了拉萨才知道,叫他来是为了组建指挥部。“6月11日,西藏军区组建了前进指挥部,代号藏字419部队(以下简称419部队)。”阴法唐说,“不过,那个时候的斗争重点还在西线,新疆军区成立了康西瓦指挥部。中央最初给我们的任务是做好配合西段边境反蚕食斗争的准备。”
此时的419部队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成建制部队,政委阴法唐来自江孜军分区,司令员则是时任山南军分区司令员柴洪泉,其他的干部抽调自西藏军区各个部门。阴法唐说:“419部队下辖3个步兵团和几个保障分队,散布在各地,范围很广,大概8000人。严格来说,西藏直到这时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边防部队。这也说明我们对印作战绝不像一些反华势力所说的‘蓄谋已久’。”
419部队成立后,中央军委和解放军总政治部下发文件,开始组织部队学习,向官兵讲明边境问题的起因、实质。与此同时,边境前线不断传来印军步步进逼的消息。419部队的官兵们听到这些情况,纷纷写下血书求战。“到了8、9月份,419部队开始了营、团规模的实弹演习。身体状况不好的干部、战士陆续调离作战部队,内地其他军区也开始支援我们。我记得武汉军区调来了火箭筒手,北京军区支援了通信器材,都是连人带装备一起来的。还有100多名英语、印地语、藏语翻译也从内地调过来。”阴法唐回忆道。
1962年9月,中央军委电令边防部队恢复了自1959年起中国单方面停止的巡逻。此时,边防部队发现印军在克节朗河南岸建立了哨所,越过了“麦克马洪线”。很快,我军获得印军将继续推进的情报,中央军委决定西藏、新疆两个军区准备自卫反击。周恩来亲自下令,调拨500辆刚出厂的“解放”卡车,沿着川藏公路紧急输送人员、物资。
与此同时,印度的增援部队也按计划抵达指定位置。战争已箭在弦上。
“一个营是打,一个旅也是打,干脆打一个旅”
到了1962年10月10日,印度军队又制造了新的流血事件,10余名解放军战士牺牲。随后,毛泽东紧急召见了正在内地养病的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中央领导当面向他交代了作战任务。刘伯承元帅对张国华说:“要明确,这次不是和印度的边防警察打,而是和他们最好的、参加过二战的正规军打。告诫部队,不要轻敌。”
张国华返回拉萨后,很快召开了会议,制定了具体的作战计划。阴法唐回忆说:“总参谋部最初下达的作战任务是,歼灭入侵克节朗地区印军的一个营。我们分析了情况后,提出把入侵克节朗的印军第七旅全部消灭的计划。我们当时想,一个营是打,一个旅也是打,干脆下狠心打一个旅。计划上报给中央后,包括几位老帅在内的领导不同意,怕我们胃口太大,吃不掉印度的这个王牌旅。毕竟解放军从来没跟印军交过手,不知道对方的底细。但我们觉得,印军的战斗力不会比当年蒋介石的主力部队强。最后还是毛主席拍板说,让他们打,打不好重来嘛。”
克节朗地区海拔约4000米,森林密布,气候恶劣。在对敌人部署、地形条件进行了反复侦察后,身在前线的张国华和419部队阴法唐等制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10月20日凌晨,解放军正式对印军展开反击作战,采取了夜行晓袭的战术——在夜色掩护下穿插、迂回到敌人侧翼和背后隐蔽待机;清晨时分对印军展开突然袭击,打得对方措手不及。
印军的工事主要是地堡,解放军与印军短兵相接,逐个地堡进行攻击。“客观地说,这时印军的士气比较高。他们是印军的精锐,加上印度国内的宣传,他们认为是我们侵占了印度的领土。而且,他们也不了解我们的俘虏政策,因此死守地堡,我们伤亡不小。”阴法唐说,“著名的‘阳廷安班’就是这次战斗中出现的。全班8个人,班长阳廷安牺牲了第二班长顶上,第二班长牺牲了副班长顶上,副班长牺牲了老战士顶上。最后只剩了1个新兵,这个新兵还主动加入另一班继续战斗,直到最后。真是前赴后继啊!印军哪见过这么能打仗的部队?在气势上被我们压倒了,向南溃退。计划3天的战役,我们只用了不到1天。”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期间,解放军用机枪向敌人开火。
克节朗战役胜利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不受非法的“麦克马洪线”限制。得到中央的指令后,解放军向南追击,途中俘虏了印军第七旅旅长达维尔准将。达维尔原本逃入密林,但两天后饥饿难忍,下山寻找食物,结果被俘。他被俘后说:“你们在24小时之内消灭了一个旅,这在世界上也少见。”这一仗瓦解了印军士气。当解放军逼近达旺时,印军迅速逃往西山口,419部队指挥机关进驻达旺。据阴法唐回忆,克节朗战役中,包括向达旺方向的追击作战,解放军击毙印军800多人,俘获1000余人,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
和东线战况相近,解放军在边境西线也很快击溃了印军。据说战斗打响后,印度西部军区曾收到前线报告“中国军队开始炮击”,此后印军迅速溃败,其后方指挥官再也没收到前线发来的电报。随着解放军的胜利,印度“前进政策”破产,战争第一阶段结束。
“印军出了工事就没战斗力,竞相逃命”
第一阶段作战胜利后,中国在军事上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但遵照中央的指示,解放军停止了对印军的追击,集结待命。1962年10月24日,中国发表声明,提出了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3个建议。
对中国的诚意,印度不但置之不理,反而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继续进行战争动员。尼赫鲁也不顾自己“不结盟运动领袖”的名望,开始向西方阵营请求援助。为了鼓励印度对抗中国,西方阵营满足了印度军事援助的请求。在西方的支持下,印度国防部长恰范叫嚣:“决心和中国战斗到底,直到获得最后胜利。”到了11月中旬,印军在中印边境东线地区的总兵力达到了3万人。
“印度想要打,我们想罢手是不可能的,只好奉陪到底了。”阴法唐说。随后,印军向解放军发动了进攻,中央军委决定再次进行反击作战。当时,东线的印军沿着公路两侧纵深梯次部署,刘伯承看了前线上报的印军布局后说:“他们这摆的是‘一字长蛇阵’啊,特点是‘铜头、锡尾、背紧、腹松’。”沉思片刻后,他提出了打击印军的方针:“打头、切尾、击背、剖腹”。
原本419部队的兵力应对印军的“一字长蛇阵”有些吃力,中央为了加强东线的实力,将驻守西宁的55师调到了中印东线边境,还配备了不少炮兵、工兵。“按照中央军委的作战计划,几支部队分别承担了穿插分割印军的任务。有一个团向敌人纵深穿插时,走错了路,遇到悬崖绝壁,他们就拉一根绳子拴着自己往下走。以至于战争结束后,有些外国人士到那里考察后说:‘猴子都过不去的地方,你们解放军竟然过去了。’由于电台信号很弱,当时团里联系不上我们,为了不耽误作战,他们马上越级向张国华司令员报告,张司令直接指挥了几个团的行动。”阴法唐说。
在迂回穿插的途中,有些部队与印军遭遇,发生了小规模的战斗。印军想不到解放军的胃口很大,给他们布下了南北纵深达150公里的口袋。因此,当战斗在西山口、邦迪拉、瓦弄等地打响时,印军再次陷入大溃败。印军第十一旅旅长见势不妙,随第四军军长考尔乘飞机逃跑。阴法唐说:“我们还击毙了印军的高级军官辛格准将。准备埋葬他时,外交部发来电报,问我们他的军装、帽徽、领章是不是弄整齐了。我们就反复几次给他穿戴整齐,把遗体交还给印度。”
在阴法唐看来,第二阶段作战时,印军的士气大不如前,“他们基本脱离了工事就没有战斗力,经常出现群龙无首、竞相逃命的情况,所以第二阶段作战中俘虏的印军比第一阶段多了不少。东线是第二阶段作战的主战场,西线的情况大抵相同”。
走出地堡向解放军投降的印军士兵。
几天之内,解放军的东线部队进抵喜马拉雅山脉南麓,眼前是无遮无险的阿萨姆平原;西线部队冲出喀喇昆仑山口,前锋距离印度首都新德里300公里。尼赫鲁在国会结结巴巴地说,印军在东、西两线全线溃败。11月20日,美国驻印度大使向华盛顿报告说:“新德里出现了极度惊慌,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民族士气的瓦解。”整个印度谣言四起,甚至有人说中国要派伞兵空降新德里。
然而,就在11月21日,中国突然宣布:解放军单方面全线停火;开始全线后撤至1959年11月7日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并在此基础上再撤20公里,脱离双方军事接触;另外还单方面将缴获的武器、军车和军用物资交还印方。
对于停火并后撤的命令,前线很多解放军指战员不理解。“我一开始也不明白,心想这些土地本来就是我们的,为什么要撤啊?但我相信,中央作出的决定肯定是有理由的。作为政委,我要给指战员们做好思想工作。”阴法唐说,“后来,很多人说我们后撤是因为守不住,这是他们不了解情况。仅仅从地形上说,我们守在那里就是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更不用说解放军的战斗力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我们可以说打得漂亮而且潇洒。至于为什么主动后撤,后来我想通了——撤退是因为我们不希望战争,希望的是和平解决。”
获胜的解放军部队撤离德让宗,当地民众欢送参战将士。前排右一为阴法唐。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胜利后,全军召开政工会议,阴法唐作为参加自卫反击战的主要代表,受到毛泽东的接见。1988年,阴法唐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将军衔。如今,阴法唐已是95岁高龄,但老将军身上特有的铁骨和热血仍在。回忆起当年的一场战斗时,他用茶杯摆出作战地图,狠狠地指了指代表印军的杯子说道:“我们一个连就能打他们一个点!”采访临近结束,身边的工作人员拿来了当天的报纸,头版恰好是有关印军在洞朗地区越界的新闻,阴法唐连忙掏出放大镜,一边看一边说:“几十年了,印度还在闹事,这不奇怪,只要想好怎么对付他们就行。别看他们现在嚣张,我们一点都不用怕,算个什么?咱们解放军从来都是不轻易动,要动就来个大的!他们啊,好自为之吧!” 
(原题为《62年对印作战老将军:解放军不轻易动,要动就来大的》)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印度

相关推荐

评论(1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