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观察|为何以色列总理公开支持伊拉克库尔德人建国

张玉友

2017-08-24 12:41 来源:中东研究通讯

字号
今年6月,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宣布,将于2017年9月25日就库尔德自治区独立问题举行公投。随即,该决定就先后遭到土耳其、伊拉克、叙利亚和伊朗等国的强烈抵制。8月13日,俄罗斯和库尔德人的坚定支持者美国也公开反对伊库尔德举行独立公投。
同一天,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就发表了与盟友美国相反的言论。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正在发表演讲。图片来源:耶路撒冷邮报
据《耶路撒冷邮报》和库尔德斯坦24(Kurdistan24)共同报道,8月13日,内塔尼亚胡在接待多名美国共和党议员时称,以色列支持伊拉克库尔德人独立建国。在接待会议上,内塔尼亚胡对伊拉克库尔德政府的独立公投决定持“积极态度”,并称“库尔德人是一个勇敢、与我们拥有共同价值观的亲西方”民族。
这是内塔尼亚胡任期内第二次公开表达支持库尔德人建国,上一次是在2014年6月29日。
据犹太复国主义联盟成员柯森尼亚·斯维特洛夫(Ksenia Svetlov)称,在内塔尼亚胡向以色列和美国传递支持伊库区独立建国的明确信号后,多名伊库区高官于近日访问以色列。据悉,伊库区高层此次访问是为了请求以色列帮其向美国获取独立建国的支持。
然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日前就称,“美国不会支持伊库尔德自治区进行独立公投,这是基于维持中东稳定的考量。”
此外,近日伊朗和土耳其走动频繁,两国上周已经达成与俄罗斯在叙利亚建立联合军事行动计划,这意味着伊朗将在叙利亚增加军事存在。
无疑,这是内塔尼亚胡不想看到的。因此,在这个时候公开支持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独立公投,也是向外界,尤其是向伊朗传递强硬信号。
但是库尔德人与以色列的“联系”可不是这时才开始的。
联系从民间开始
1966年,伊拉克时任国防部长阿卜杜·乌卡伊里(Abd al-ziz al-Uqayli)曾指责伊拉克库尔德人正在中东地区试图建立第二个“以色列国”。当时,阿拉伯人对库尔德人建国保持较高警惕,认为如果库尔德人独立建国,那么阿拉伯人将面临第二次“大灾难”。
似乎,库尔德人就这样与犹太人被联系到了一起。事实上,在以色列1948年建国以前,犹太人与库尔德人就建立了(民间)联系。
有以色列学者认为,犹太人与库尔德人存在诸多相似点。第一,两者都是小民族,犹太人1500万,库尔德人3000-4000万,且均经历了战争的创伤,第二,两者都曾经或正在为了保留自己的认同而奋斗;第三,两者均不同于中东地区主流民族(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和波斯人)。
相似的历史遭遇和创伤使犹太人和库尔德人建立了心理联系。图片来源:UNPO
甚至有学者研究出,犹太人和库尔德之间的基因联系要远远大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
当然这些都是犹太人的一家之言。
建国之前,在库尔德地区的犹太人往往被认为是“下等公民”。建国后,库尔德人的这种情感逐渐变成了“羡慕”,甚至期望去模仿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建国的“壮举”。正是因为这种心理上的联系,双方建立了互相支持与信任的关系,这也是现代以色列与库尔德人关系的基础。
随着库尔德地区的犹太人大量移民以色列,在以色列的库尔德人成为了世界范围内支持库尔德人的最强大力量。尤其是在1991年“库尔德之春”爆发,萨达姆开始清洗库尔德后,以库尔德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声援,并且还秘密组织营救行动。
复杂的政治关系
相对于民间联系,以色列与“库尔德组织”之间的关系就显得较为复杂与神秘了。
首先,以色列与“库尔德组织”之间的关系是一种非对称关系,一方是国家,一方面是非国家行为体;其次,由于库尔德人分布在中东地区四个国家(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而每个地区的库尔德人都有不同的政治诉求,不同的处境以及不同的对以态度;最后,以色列和所有的库尔德地区均无共同边界,更没有维持联盟存在的共同敌人。
此外,即使以色列政治家,尤其是犹太复国主义联盟想公开支持库尔德人,但大部分库尔德政治家迫于压力也只能低调行事。
1991年的“库尔德之春”。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以色列与库尔德人的官方联系可以追溯至建国初期,以色列首任总理大卫·本·古里安曾称库尔德人为“盟友”,自此开启了与库尔德人的“正式联系”。
但以色列与各国的库尔德组织关系差异性较大,其中与伊拉克库尔德民主党之间的关系最为典型。
1960年代,以色列与伊拉克库尔德组织建立了秘密关系,此后至今大部分时期均保持秘密的良好关系。2003年萨达姆倒台后,伊拉克与以色列关系缓和。2005年,伊库区主席巴尔扎尼宣称“与以色列建立关系不是‘犯罪’,更不是‘叛徒’”。
以色列与库尔德人:相互需要
对于以色列来说,支持库尔德人有以下几个考量:
第一,地缘政治。在本·古里安执政时期,以色列开发了重要的反阿战略——“周边联盟战略”(Peripheral Alliance Strategy)。该战略基于实用主义,抛弃意识形态因素,联合一切反对阿拉伯的国家或者非国家行为体,如当时的土耳其、伊朗(巴列维时期)、埃塞俄比亚以及库尔德人。
其中库尔德人作为少数族群,与母国更是矛盾重重,所以成为以色列的重要合作对象。
“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地区面临新一轮的安全隐患。于以色列而言,反恐与遏制伊朗的威胁是如今的两大直接诉求。
近年来,伊朗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影响力逐年增加,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已经在上述两个地区建立了诸多据点,同时为哈马斯和真主党提供了大量的军火支持。
以色列也需要在这两个地区寻找强有力的“盟友”。
在叙利亚,由于美国与土耳其是盟友关系,长期支持库尔德武装使得美国与土耳其关系变得非常复杂。而对以色列来说,就不存在这个问题,而且还能平衡与土耳其的关系。
在以色列居住的库尔德人在土耳其大使馆外抗议。图片来源:BBSNews
第二,情报需求。过去,以色列通过伊拉克库尔德人在伊拉克境内获得了大量的情报信息。1979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伊拉克库尔德又秘密为以色列在伊朗收集情报。
2012年,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以色列情报机构在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秘密招募和训练伊朗异见者。一年后,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土耳其曾向伊朗情报部门透露,有一以色列间谍网络在伊朗秘密活动,其中有10个是库尔德人。
最后,同为中东地区少数族群,长期以来都没有获得存在的合法性,这种共同的“遭遇”让犹太人对库尔德人产生了一定的同情心。在以色列国内,除了政客,有大量的民间人士,如歌手、教授等均支持库尔德人建国。
 
2017年4月,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库尔德战士和美国士兵。图片来源:EPA
对库尔德人来说,主要有两大诉求:
第一,看重以色列在西方国家的游说能力。如2014年6月,时任以色列总统佩雷斯在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时就首次提出支持建立库尔德国的想法。几天后,总理内塔尼亚胡也表态支持伊库尔德建国。
第二,看重以色列的经济和军需支持。据报道,在抵抗“伊斯兰国”组织期间,以色列向伊拉克库尔德政府提供了大量武器以及军事训练。经济上,以色列主要以购买伊库尔德地区的石油为主。2015年,受伊拉克政府的限制,没有国家愿意购买伊库区石油,而以色列却购买了大部分石油。
结语
以色列选择高调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建国,但库尔德人却不能高调回应,因为选择确是极为有限。
从政治层面上讲,伊库尔德政府如想获得独立,以色列的支持可以说不起多大作用,周边国家才是关键,尤其是伊朗和土耳其。经济层面上,伊库尔德政府的主要合作伙伴还是阿拉伯国家以及土耳其和伊朗。
伊朗媒体迈赫尔通讯社截图
内塔尼亚胡以及部分犹太复国主义联盟成员对外高调支持伊库尔德后,伊朗最高领袖办公室下属的迈赫尔通讯社发表长文抨击以色列,认为以色列的行为犹如1917年衰落的英帝国发布的《贝尔福宣言》一样。文章指出,与历史上任何一个殖民国家一样,新殖民国家以色列也正在用“分而治之”的办法来肢解中东地区的国家。
因此,基于伊朗、土耳其等国抵制,以及库尔德组织内部的复杂性,以色列的库尔德政策总体特征是,“重点支持,持续拉拢”,其在某种程度上也只能获取“小利”。但可以确定是,以色列与库尔德人这种关系也将会一直持续下去。
伊库尔德政府已故主席穆拉·穆斯塔法·巴尔扎尼(Mullah Mustafa Barzani)曾常说,“库尔德作为一个国家存在会缓解以色列的压力。”
本文转载自中东研究通讯(微信公号:MenaStudies)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库尔德建国,中东观察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