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有了一支“阿塞拜疆恒大”,他们却因战火流亡24年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2017-08-25 16: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卡拉巴克这个名字出现在欧冠小组赛抽签,豪门球队的心难免“咯噔”一下。
最终,C组的切尔西、罗马、马竞成了幸运儿,他们将前往阿塞拜疆对阵卡拉巴克,这个小组也成了主客场距离最远的小组。
对于卡拉巴克这支遥远的高加索球队来说,小组出线或许是个奢望,但第一次代表阿塞拜疆打进欧冠正赛,就是胜利。
而卡拉巴克,已经有足足24年的时间无法回到自己的主场,战争曾让他们走上了“流亡”之路。
欧冠小组赛抽签,卡拉巴克分在C组。
4000公里的客场远征
C组的四支球队,恐怕要真正体会到“远征”客场的感觉了。
从严格的地理位置上来说,卡拉巴克俱乐部所在的阿塞拜疆属于高加索国家,位于欧亚分界线上的“十字路口”,感觉就是从欧洲前往亚洲打比赛。
从足球上划分,早在1994年,阿塞拜疆足协在加入国际足联的同时,就成为了欧足联的会员,因此,阿塞拜疆球队获得了参加欧战的资格。
无论是从马德里还是从伦敦,要前往卡拉巴克的主场参赛都要旅行超过4000公里。光是单程的飞行时间,就要达到约7个小时。
即便是距离近一些的罗马,也要3000公里。对于这个小组的球队来说,客场之旅的消耗绝对不小。
其中,马竞估计是最欲哭无泪的那支球队。
前年,马竞和来自中亚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俱乐部分到了一组,其客场距离长达约7000公里。去年,马竞又和俄罗斯的罗斯托夫分到了一组。
今年,卡拉巴克又成为了马竞的小组对手之一,马竞的客场“远征”仍然停不下来。
庆祝胜利的卡拉巴克球员。
阿塞拜疆的“恒大”
西欧球队客场征战卡拉巴克不容易,但最不容易的还是卡拉巴克自己——毕竟每一个客场都是“远征”。
在阿塞拜疆国内,卡拉巴克就像是中国的广州恒大,已经保持了多年的“统治”地位。但打进欧冠正赛,还是国家足球历史上的第一次。
从建队时间上看,卡拉巴克的历史可谓悠久。早在1951年,这家俱乐部就已经成立,至今已有66年。
66年间,他们经历过财政危机,一度10年无法参赛,也曾更改过队名。但在1988年改回“卡拉巴克”这个名字后,他们便一直生存到了现在。
1992年,阿塞拜疆超级联赛成立时,卡拉巴克是最初的一批球队,并且在第二年就夺得了冠军。
从2013-2014赛季开始,他们已经完成了国内联赛的4连冠,杯赛的3连冠。而在欧洲赛场,他们也一直是阿塞拜疆足球的领军球队。
1999年,他们在国际托托杯中拿到了阿塞拜疆球队的欧战首胜。2014-2015赛季,首次进入欧联杯小组赛阶段。
此后两年,他们保住了参加欧联杯小组赛的名额。直到今年,他们终于通过了三轮欧冠资格赛,第一次代表阿塞拜疆足球,踏上了欧冠正赛的赛场。
卡拉巴克已经多年参加欧联杯,图为他们主场对阵德甲法兰克福。
“流亡”24年,他们是希望的象征
阿塞拜疆国家名称直译是“火的国家”,而卡拉巴克和足球也未能从战火中剥离。
目前,卡拉巴克的主场比赛是在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市进行,但在成立之时,球队所在的城市其实是阿格达姆。
从1982年开始,这家俱乐部已经成了阿格达姆的唯一一支球队,但11年之后,俱乐部却失去了自己的“家”。
1992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战争爆发,阿格达姆市也卷入了战火。
战争,将城市变成了一片废墟,几乎所有的市民都逃亡而去。原本有40000名居民的阿格达姆市,随后得到了一个外号——鬼城。
炮火之下,足球也不能幸免。战争期间,卡拉巴克的主场在炸弹的轰炸中损毁严重,从1993年6月之后,俱乐部就再没有回到过自己真正的“主场”。
而战争的屠刀,也没有放过爱足球的人们。球队前教练巴基洛夫卷入了这场战争,走上了前线。1992年,他被一颗地雷夺走了性命。
获知他的去世之后,来自战争的对立阵营,亚美尼亚的一名指挥官辗转联络到了阿塞拜疆的士兵,痛苦地质问道,“你们为什么没有救活他?”
——这名敌对阵营的指挥官,此前也是卡拉巴克的一名球员。
在那些从战争中逃出,流离失所的原阿格达姆人看来,卡拉巴克这支球队,已经不仅仅只是足球,而是一种希望的象征。
虽然已经不在自己的“主场”,但依然有许多球迷前来为这支球队助威。俱乐部也会派发免费的球票,并且派大巴去接那些失去故乡,生活在临时安置点的球迷前来观战。
“俱乐部代表的不光是阿塞拜疆,也代表了那些被迫离开自己家乡的人。”卡拉巴克的一名死忠球迷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另一位球迷则表示,“我们都思念家乡,而足球的胜利能够让人们感到一点快乐,让大家相信明天会更好。”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阿塞拜疆,足球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