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那点事|白宫上空的政治海啸:反特朗普联盟浮出水面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马钊

2017-08-28 08: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9日,美国波士顿爆发了大规模游行示威,大约四万人到场,抗议当天极右翼人士借“言论自由”之名组织的集会。与声势浩大的抗议示威人群相比,到场参加极右翼集会的人士不足百人,瞬间被淹没在抗议者的海洋中。自由派的游行不仅大获全胜,也引来了美国主流媒体的齐声喝彩,有一个人也加入了喝彩的人群,他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
众所周知,特朗普是美国自由派的“公敌”,双方经常在媒体上对呛,这次特朗普突然变脸,为自由派点赞,颇有些诡异。而在这诡异的背后,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政治上左右分裂的美国,还有一个很可能被政治对立引发的抗议浪潮所吞噬的特朗普。
从8月12日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种族冲突,到波士顿的反右翼极端势力的大游行,仅一周时间内,特朗普发现他正在为他口无遮拦地评价美国种族问题、肆无忌惮地挑战美国的“政治正确”,付出惨重的政治代价。白宫正陷入一场政治海啸之中。
波士顿的游行起因于夏洛茨维尔的种族冲突,当时上千名美国极右翼分子,其中不仅有民粹主义者,还有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三K党,聚众抗议当地市政府拆除美国内战时期南方帮联军总司令罗伯特李的雕像。要知道夏洛茨维尔是《人权法案》的签署者托马斯·杰佛逊的故乡,是以弗吉尼亚大学为中心的自由派铁打票仓。极右翼的游行引发了自由派的抗议,双方不仅当街骂战,还拳脚相加,更有一名新纳粹分子驾车冲撞自由派抗议人群,导致一死数伤的惨剧。事发之后,特朗普先是没能在第一时间发言谴责暴力,未能点名批评极右翼势力中的新纳粹和白人至上主义者;更有甚者,他在15日的一场临时记者会上,对极右翼和自由派各打五十大板,要求双方都要为暴力冲突负责,指责自由派手脚不干净,新纳粹和三K党中“有好人”。此言一出,瞬间引发政治风暴。
民主党和媒体照常呛声
首先出来呛声特朗普的是民主党人士。前总统奥巴马在推文中引用曼德拉的名言“没有人生来就仇恨他人,……仇恨是学来的”,有多达三百万人点赞,成为有史以来获赞最多的推文。奥巴马的推文提醒人们,美国是反法西斯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领导者,也走过了民权运动的波折历程,在今天的美国政坛,任何一个政治人物都应该毫不犹豫和毫不含糊的谴责纳粹、种族主义等极端言论。这不是一个左右派别争论的“政治正确”的问题,而是捍卫人类的道德底线。当那些平日隐藏在阴暗角落里的新纳粹、白人至上主义者、和三K党,公然成群结队出现在公众场所,面目狰狞,手举火把,全副武装,高呼口号,而且引发暴力冲突。面对这种情况,特朗普竟然将冲突双方视为一丘之貉,完全抹杀自由派抗议者的道德正义,这自然超出了民主党容忍的底线。
反特朗普的第二波力量来自美国主流新闻媒体。媒体与特朗普的紧张关系早就不是新闻,但是这次媒体终于找到了给特朗普致命一击的绝佳机会。在美国种族问题就像是一块流血的伤疤,种族骚乱不是新闻。一旦发生骚乱,总统的天然职责是号召人民团结一致,走出仇恨,用友爱去疗伤。这是一个高尚而且十分简单的工作,是政治领袖的必修课和基本政治素质。但是,特朗普居然在这个问题上跌了跟头,他各打五十大板的声明,不仅没能团结大众共同声讨极端言论,更是给美国种族问题旧伤疤上撒了一把盐,火上浇油,被媒体指责给新纳粹、三K党等极右翼势力张目。特朗普不仅没能像总统一样处理种族问题,甚至缺乏总统应该具备的道德水准来正确理解种族问题。
企业家和共和党也不给面子
特朗普已经习惯了听到来自民主党和主流媒体的批评声音,他甚至以被此二者批评为荣,那么他没有料到第三波反对力量来自于他自己素来推崇的企业家伙伴。首先是身为黑人的美国著名制药厂莫克集团的总裁,退出了白宫下属的一个企业家组成的总统咨询委员会,以抗议特朗普未能点名批评极右翼言论。
这一举动立刻产生跟风效应,5天内,多名企业家、跨国公司的总裁提交辞呈,最终导致特朗普不得不主动解散制造业委员会、战略与政策论坛、信息技术委员会等多个为总统提供咨询的委员会。企业家和商界领袖的做法也不足为怪,他们面临股东、投资人和消费者的多重压力,不愿也不能为总统一个无可辩驳的错误言论买单,此时选择退出白宫的各种咨询委员会,也在情理之中,既捍卫了自身道德标准,也保护了各自商业帝国的利益。美国的企业界历来与共和党总统走得很近,因为双方在减税、简化行政监管等领域素有共识。同时,特朗普本人也出身华尔街地产大亨,当选总统之前与这些企业家大佬呼朋唤友,竞选总统过程中也不断宣扬他的商界履历,表明他人缘好、生意精、会谈判,能像经营公司盈利一样为人民造福。而今,企业家们组团逃离白宫下属的各个咨询委员会,避总统唯恐不及,这让特朗普情何以堪呢?
第四波反对力量来自共和党内部。先是在朝的共和党领袖级人物,例如众议院议长瑞安、联邦参议员麦凯恩等发表推文,声明种族仇恨的行为无可藏身,新纳粹的极端言论不可容忍。接着是退休的共和党大佬发声,布什父子、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等发表公开信谴责暴力、号召团结。如果说这些声明还是针对暴力冲突本身,尚未点名批评特朗普本人,那么共和党籍的联邦参议员鲍勃克沃克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特朗普总统“情绪不稳”、“能力不佳”,“共和党希望他成功,美国人民希望他执政成功,但是他尚未展现出一个成功的总统所应具备的政治素质和执政能力”。参议院中唯一的共和党籍黑人参议员蒂姆斯科特直言特朗普的言论损害了他的道德领导力。
特朗普与共和党内的建制派势力的矛盾由来已久,但是特朗普需要建制派的选票支持自己的竞选,建制派也希望通过特朗普夺回白宫总统宝座,以便推进共和党计划中的健保计划、税收计划、移民政策的改革。但是谁也没料到,一场种族冲突把这场貌合神离的联盟逼到了墙角。
其实,特朗普本来没有必要在夏洛茨维尔骚乱发生后的第三天还纠缠于种族矛盾的议题。按照预定计划,他率领内阁经济团队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公布基础设施建设振兴计划。人们对这一计划期待已久,这既是特朗普竞选中重要的民生议题承诺,也是争吵不休的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少有的几个看法一致的领域之一。对于特朗普本人而言,他前期受困于“通俄门”的调查,接着又面临朝核问题的挑战,执政乏善可陈,此时抛出这个经济议题,应该是个很好的得分项目。可是谁也没有料到特朗普把这个双赢、多赢的发布会搞砸了。共和党内的建制派实在无法容忍特朗普这种“自取其辱”式的政治行为,这严重干扰了共和党的立法计划,也严重稀释了共和党的执政资源。
执政团队恐将离心离德
反特朗普联盟的第五支力量恰恰来自于特朗普总统执政团队的内部。人们注意到就在特朗普在记者会发言为极右翼势力站台的时刻,他的身后站着几位重要内阁成员,包括总统首席经济顾问加利科恩、财政部长姆努钦、交通部长赵小兰。这前两位是犹太裔,后者是华裔;前两位是纳粹大屠杀幸存者的后裔,后者是民权运动的受益者。现如今他们共同见证了总统开历史倒车,这肯定会影响执政团队内部的关系。现在姆努钦母校耶鲁大学的300位校友联署致信,要求他辞职,与总统划清界线。
与此同时,参加记者会的还有刚刚上任的白宫总统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外界寄望这位将军出身的政治家能够协调总统周围不同政治派别的关系,给混乱不堪的白宫注入纪律与规范。然而现在媒体不无尖刻的指出,“白宫混乱的根源不在总统周围的人,而正是总统本人”,凯利权力再大还能管住总统吗?混乱还远没有结束,18日,总统首席战略师、极右派的代表班农辞职。媒体评论班农离开白宫后更危险,他更可以无所顾忌的攻击总统团队中的任何一个人,继续煽动极端言论。班农则甩给媒体一句话,“战争开始了!”
特朗普正亲手打造反对自己的同盟
特朗普是成色十足的政坛黑马,他的入主白宫是2016年度最大的“黑天鹅事件”。他的胜利来自于他成功的把对手希拉里塑造成“共同的敌人”,并以此建立了一个松散的政治同盟。他执政团队的成员来自不同派别:一部分是民粹派,要在民权、种族、性别等议题上开倒车;一部分是华尔街精英,他们在全球化大潮中赚的钵满盆盈;一部分是传统共和党建制派,希望内政改革,对外重振美国全球领导权;最后是特朗普身边的小圈子,他们了解特朗普的弱点与盲点,在过去的6个月中,有些人“夹带私货”越权干政。这样一群政治理念皆有不同的人,齐聚白宫,利益纷争在所难免。
特朗普本人可能已经发现,治理美国可不像经营他的商业帝国那样简单,当总统可比不了当公司总裁那么自由。更重要的是,特朗普也缺乏必要的政治智慧与耐心。处理一场种族骚乱,特朗普显得捉襟见肘;一通不负责任的言论,引爆政坛与媒体。特朗普发现那个支持他入主白宫的松散的“反希拉里同盟”已经散去,但他正在亲手打造一个松散、但是情绪激昂的“反特朗普同盟”。现在预言这个“同盟”能把特朗普赶下总统宝座还为时尚早,但是他们的存在将使特朗普的执政之路更加艰难。同时我们还要看到,无论是“反希拉里同盟”还是“反特朗普同盟”都只是美国政治分裂的表象,他们都无法弥合与根治这种愈演愈烈的分裂。
(作者系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系副教授)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特朗普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