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岁川籍老兵李仕安去世,曾飞越驼峰救出10名飞虎队员

杨力/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2017-08-27 08:43

字号
2014年9月16日,李仕安在成都家中接受记者采访,回忆起寻找“飞虎队”战机的经过。
华西都市报8月27日报道,8月的末尾,下了场稀稀落落的雨,成都肖家河沿街,人们躲在家中,或匆忙穿越街巷,抱怨这氤氲的天气。从街中央不远,穿过一座小拱桥,进入一个草木葱郁的小区,再拐个弯,李仕安的家就到了。
熟悉他的人,晓得他已105岁高龄,曾是一名抗战老兵,在抗战期间飞过著名的驼峰航线,到茫茫大山里救出10位遇险的飞虎队成员。听过他事迹的人,无不肃然起敬。而在生活中,他其实是位性格随和、爱笑,又“嗜酒如命”的老头儿。
8月26日,屋外的石榴花开得正艳,但李仕安再也见不到了。当天上午,他在这处生活多年的成都家中,安详地闭上双眼,与相伴了一个多世纪的世界告别。
青年时期的李仕安。
老兵安详离世 距106岁生日不到一个月

门前的石榴花开好了,可他却“睡着”了。8月25日上午,肖家河沿街一小区内,76岁的李一昌望着“睡着”的父亲李仕安,声音带着浓浓的悲腔。在埋头思考后,他渐渐释然,“父亲活了太久,他说过想走了。”
李一昌说,前一天下午,父亲还在跟亲友搓麻将,家人提醒他要注意休息,正在兴头上的李仕安还有些不乐意,“说要再耍几圈。看他精神头多好的,就由着他继续玩了。”
不久,他出现呕吐症状,家人急忙把他送回屋。“哎呀,一摸头发现发烧了。”随后,一家子给他喂了药,病情也慢慢缓解下来,“早上起来还量了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他也能自己下地走路了。”
“但后面他又有些说胡话,说他等不到天亮了。”当天上午8时许,老人的咳嗽声突然断了,被家人发现时他已昏倒,“我们赶紧叫了120。可无论怎么抢救,父亲都没再醒来,他的样子就像睡着了。”
“走得太突然。”李一昌说,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父亲的106岁大寿,“连生日宴都订好了,国外的亲人也打算回来,都准备给他热闹热闹的。”
考入黄埔军校 赴雷波筹建彝民抗日军
2014年9月16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曾来到李仕安家中对其进行过专访。他是彝族人,生于辛亥革命时期,父亲是位教书先生。所以,李仕安从小就学了汉语,也十分喜爱读书。
1930年冬,他考入成都的四川陆地测量学校,主攻地形科。后来,因表现突出,他被召进川军部队暂编一师,担任上尉测绘员。
1935年,蒋介石为削弱地方军势力,首先整编了川军部队。再后来,成都开办起黄埔军校成都分校。那时候,行武出生的军官大多斗字不识。但李仕安打小爱读书,以优异成绩考入黄埔军校成都分校第一期(同时成为本校第十期)学员。两年后,他从军校毕业,来到邓锡侯部127师381旅担任上尉参谋。
“我见到了日军轰炸成都。”李仕安生前曾回忆说道,他当时在盐市口一带,看到爆炸后燃烧的房屋,还有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彼时,血气方刚的李仕安心里充满了愤怒。那年,他与一位彝族朋友,开始计划着回雷波家乡筹备彝民抗日军。
很快,这一计划通过上级的肯定,李仕安回到家乡筹建中国国民党四川省大小凉山党务委员会。
1944年,李仕安(右一)同美军空军上校合影。
飞越驼峰航线 带队赴家乡搜救飞虎队员

“这辈子最遗憾是没上一线作战,最骄傲的是带队救援飞虎队。”李仕安生前在接受专访时如是说。
1944年4月,一架美国援华飞虎队驾驶的B-29战机不慎在雷波坠毁,机上的11名队员则生死不明。此事,也引起中美两国政府高度重视。中国方面急电西昌行辕,要求立刻派人前往营救。
李仕安说,他是“彝人汉官”,彝语汉语都懂,方便处理很多事。很快,一支由李仕安和美军少校穆伦带领的搜救队,前往雷波县月儿坡一带搜救。
“当时西昌到月儿坡,受多重原因影响,骑马得近半个月。”这条最近的线路,因复杂的地方因素和难以预计的困难不得不放弃。最终,他们选择走另一条路——飞越驼峰航线,再转飞回昆明前往飞机失事点。
日夜兼程下,他们终于找到飞机坠落点,一大片林木被烧得焦黑,撞击形成的数米深坑异常醒目。之后,当地土司安登文跑来找到李仕安,“他们都被救走了,在我家做客哩!”
“11位机组人员,一位驾驶员遇难,其余十人都健在。”李仕安说。穆伦也取来木头,为遇难飞行员做了墓碑。后来,因这次生死救援,穆伦同李仕安结下战争中的友情。参加抗战,也成了李仕安一生中的骄傲。
(原题为《105岁川籍老兵走了 留下飞越驼峰传奇》)
责任编辑:孔德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川籍老兵,飞虎队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