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轰炸上海南站八十周年:被战争改变的城市交通格局

岳钦韬 王争宵

2017-08-28 14:3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八十年前的今天,1937年8月28日,日本加贺号航空母舰的舰载机对沪杭甬铁路上海南站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无差别轰炸”,造成逃难乘客、车站人员等数百人伤亡,车站也从此废弃。
10月4日,美国《生活》(Life)杂志第3卷第14期上刊登了一名幼童坐在站内铁轨上嚎啕大哭的照片(王小亭 摄),向全世界揭露了日军的暴行。
南站惨案最具代表性的照片

这张《生活》杂志宣称有超过136万人看到的照片成为揭露日本侵华罪行的典型影像资料,至今仍被广泛使用,并曾引发日本右翼东中野修道等人所谓“摆拍”的质疑。
然而,此次轰炸惨案中人员伤亡的详细情况以及车站、铁路的财产损失问题并未引起海内外学术界的充分关注。因此,我们从抗战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视角切入,对惨案的相关情况再作梳理,以此缅怀八十年前遇难的数百同胞!
上海南站位置图。地图来源:上海市土地局编:《上海市区域图》,1932年
站房南立面(进站处)。资料来源:《铁道》第1卷第2号,1912年11月

上海南站位于今黄浦区瞿溪新村内,1908年建成并投入使用,作为沪杭甬铁路的始发站,与沪宁铁路的上海站同名,因此地图上一般标将其为“沪杭车站”以示区别,直到1916年沪杭甬与沪宁铁路接通后才改称上海南站。
淞沪会战爆发前夕,上海北站就因紧邻战区而停止了客货运输,南站遂成为“遣送难民陆路交通之唯一出口”,由各中外慈善团体遣送离沪者“日有数千人”。早在8月中旬,《大公报》记者就曾发出警告:“看整个车站上挤满了二三万的人,倘若敌机来袭,这倒是极危险的事情,希望当局加以注意!”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
根据日本海军档案的记载,当天14点整(此为东京时间,中国时间为13点),4架96式舰载攻击机从加贺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至50分在南站上空投弹8枚,其中4枚落在车站站房等中心区域,另外4枚落在机车房等外围地区。13点50分与《字林西报》报道的13点45分最为接近,《中央日报》《申报》《大陆报》(The China Press)等报纸的记载则为14点以后。
日本海军加贺号航母档案。《上海方面戰鬥詳報 軍艦加賀》(自8月28日至9月25日),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4120554800.
轰炸后的第二天,国民政府截获并破译了从上海发往天津和东京的日文无线密电,文中写到:中方的报道指出南站“毫无军事设备,又无军队”,但该站“在中国军之兵站上,是重要地点,且为输送之根据地”。所以,如果在面对记者团质问时,可以“告以死伤者之达多数,实属惋惜,但是为作战上之必要,无可如何云云,以应付之……如将来有轰炸南市之必要时,必劝告住民避开云。”
日方关于南站轰炸案宣传要领的密电。资料来源:台北“国史馆”蒋档
因此,当天的《东京朝日新闻》发布了日本同盟社的报道称:“大量炸弹完全命中了车站内为数众多的中国士兵,除仓库外,车站货车装满的军需物资也被炸得粉碎……车站内部完全被粉碎,二百码的铁轨完全消失,作为军用车站的机能完全丧失。”同时该报道指出北站“溃灭以来,南站使中国增援部队能到达本据点驻扎”。此外,9月1日的南京《中央日报》发文批判日方时,援引同盟社的消息称被炸者“除十二小贩外,余均士兵,共百二十人,半死半伤”。
《东京朝日新闻》的报道

对于日方的狡辩,国民政府和中西媒体均予以严厉驳斥。在9月10日向国联提出申诉并发表的“第二次声明书”中,国民政府对日军轰炸南站一案作了如下阐述:
八月廿八日日机十二架袭击上海南市,南市人口稠密,系平民居住区域,绝无中国军队或阵地。日弹密集南站附近,死无辜平民二百余人,伤五百余人,罹难者均系候车离沪之难民,尤以妇孺为多。
事实上,像这样的“空中屠杀”在京沪、沪杭甬铁路沿线的松江、苏州、嘉兴、无锡、长安镇等站都发生过,惨烈程度并不亚于南站,所以时人悲叹道:
逃出了火线的难民,逃不过杨行、南站,逃过了南站的难民,逃不过松江、嘉兴,逃过了松江、嘉兴的,逃不过苏州、无锡。可怜的逃难者,仍旧逃不出倭寇的毒手!
然而遗憾的是,无论是南站还是其他各站(杨行指的是吴淞至刘行公路上的汽车站),由于铁路部门、各慈善团体、各种报刊都没有留下具体的伤亡人数记载,因此笔者也无法作出精确的统计,乘客伤亡问题遂成为困扰课题研究的一大难点。但笔者仍从媒体的报道中提取了南站被炸案中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的相关项:
沦陷时期,上海城市周边有多条(段)铁路被日军破坏、拆除,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莫过于上海南站及进站路轨的毁弃。
南站在8月28日被炸后停止了运输作业,但在11月9日日军猛攻南市时再遭轰炸,站内路轨被毁。当天14点后,南站又发生火灾,“顿时烈焰高冲,不可向迩,火势之猛烈,虽远在租界之屋顶,亦能观见”。11日下午,日军第3师团步兵第68联队向上海市保安队等部的南站阵地发起进攻,于16点25分占领南站。因此,《申报》记者12月初的调查称南站已全毁。
日军占领南市后,南站仅运送军事物资。1939年8月,南站至日晖港站的干、支线被日军全部拆除,钢轨用卡车运往虹口。自此,上海南站彻底消失,如今只剩下了南车站路、车站支路、铁道路等地名遗迹。
在档案缺失的情况下,我们通过铁路部门其他史料整理出的南站被毁前的部分固定资产价值:

南站平面图(1935年)。根据李祥吉编:《上海铁路南站简志(1906-1990)》(1991年内部发行)改绘
1948年南站旧址的卫星影像。资料来源:天地图·上海
上海南站的废弃对城市的内外交通都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抗战胜利后,随着城市经济的复苏,城市交通问题日益突出,尤其是南市的对外交通流必须通过公共租界中区进出北站,从而造成了连接北站和南市的浙江路、西藏路等道路以及苏州河上的桥梁出现严重拥堵。
1948年7月,上海市公用局呈请市政府重建南站“以利西南行旅与货运”,对于恢复“南市固有之繁荣,亦深利赖”。但此时国共内战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此议最终不了了之。
建国后,上海城市空间拓展速度加快,但全市仍只有北站一个客运站,其吸引半径长达11公里,超过了合理范围,客流进出极其不便,而且节假日的客运量超过平日的一倍,超出了车站的正常负荷。这成为“文革”结束后迅速新建上海火车站(俗称新客站)的决定性因素。
而作为客运车站的上海南站直到2006年投入使用,换言之,原上海南站被炸废弃70年之后,上海才恢复了南北两大客运站的铁路运输格局。
(本文作者岳钦韬系上海师范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副教授、王争宵系同济大学浙江学院外语系讲师。)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站惨案,日军侵华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