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柳堂读书记︱陈宗石自存本陈其年集

冬晖

2017-08-28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明末清初是我国历史上“天崩地解”的大变动时期。明王朝积累了两百多年的社会矛盾,从阉党横行到地方的豪强兼并,在天启崇祯朝到了总爆发的边缘。大明帝国同时面临着外部的少数民族入侵和内部不断爆发的农民起义,局势迅速恶化,短短几十年间就由盛世转为衰乱,直到最后沦亡。“时穷节乃见”,“板荡识诚臣”,也正是由于国家的极度动荡,出现了一批可歌可泣的人物,在当时的政治和文化的舞台上占据着显著的位置,演出了一幕幕动人心魄的故事。宜兴陈氏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陈氏的故事要从陈于廷说起。陈于廷,字孟谔,万历二十三年进士。初任光山、秀水等县知县,后擢为御史巡按各地,裁抑豪强,所至皆有正声。天启年间又升为吏部左侍郎,立朝期间正直敢言,不附魏忠贤,不久被免官回乡。由于陈于廷和东林领袖高攀龙、赵南星等人均交好且政见相似,也被时人看作东林的中坚人物,阉党高官王绍徽为打击东林人士而编写的《东林点将录》,就把于廷列为“守护中军大将十二员”之一的地藏星。
崇祯帝即位后打击阉党,陈于廷被重新起用,官至左都御史,后加太子少保。于廷在此期间仍然刚正不阿,不攀附先后担任首辅的周延儒和温体仁,后来终于还是落得个再度革职的结果,后卒于家。
陈于廷的第四子贞慧名气更大。陈贞慧是著名的“明末四公子”之首,四公子即陈贞慧、侯方域、方以智、冒辟疆。四人皆为复社重要人物,又都爱交游天下名士,文采风流,冠绝一时。复社是当时能够左右朝政的文人组织,之前的东林虽然有党之名,却实在是个松散的学术团体,并没有严密的组织和明确的政治诉求。复社则已经类似近代的政党,组织严密纲领明确,具有浓烈的政治色彩。虽然最初是以“兴复古学”的名义相号召,后来随着复社人士不断登第为官,影响逐渐遍及朝野,甚至能够左右首辅的人选。
陈贞慧最有名的事迹,就是参与领导“留都防乱公揭”,声讨驱逐阮大铖一事。陈贞慧本人对此也很得意,曾为文自记其始末:“两人(按:即吴次尾、顾子方)先后过余,言所以,余曰:‘铖罪无籍。士大夫与交通者,虽未尽不肖,特未有逆案二字提醒之,使一点破,如赘瘫粪溷,争思决之为快,未必于人心无补。’次尾灯下随削一稿,子方毅然首倡。”此事影响很大,众议汹涌,阮大铖狼狈不堪,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程度,后来发生的侯方域李香君“桃花扇”的故事,也与此事有关。南明弘光朝,阮大铖再度得势,贞慧在南京受迫害入狱,后得侯方域以数千金营救,才幸免于祸(按,陈侯两家为世交,两人后来还结了亲,贞慧四子宗石入赘侯家)。入清后贞慧隐居不出,在宜兴城南筑一土室,“不入城市者十余年”,与遗民故老相往来,顺治十三年去世。
陈其年像
陈贞慧的长子陈维崧,字其年,生于天启五年,是明末清初的大文学家。他少年即有文名,在诗词文各方面都有很高的成就,可以说是清代文学史上第一流的人物。可是才子往往命运坎坷,他虽出身名门,但遭逢了时代的巨变,明亡后家道也逐渐中落,父亲去世后由于家庭生活的压力,他不得不离家远游,漂泊四方,足迹遍及大江南北。虽然声名早著,各地人士莫不乐与之交游,但以一个出身名门的贵公子,过着类似于寄人篱下的生活,可说是结合了家国两方面的遭遇,心情是极为沉痛与曲折的。郁结于心就要发而为文,其年内心的悲愤与感慨,都体现在他的文章和诗词中。他的一生只有五十七年,却创作了很多作品,现存陈其年全集共有诗一千余首,词一千六百余首,文集十六卷,另外还有许多作品已经在漂泊中散佚,无从寻觅了。
由于生活漂泊不定,其年的诗古文词生前多未能梓行,他死后数年才由弟陈宗石陆续整理刻成,这也就是患立堂本陈迦陵全集。共包括文集十六卷,诗八卷,词三十卷,后来清代多次重刻,依据的都是这个版本。其年的诗文词清代甚为流行,尤其是骈文和词被誉为清代第一,但这个最早的全集本却并不多见,后来四部丛刊影印了患立堂本,从此才比较易得了。
我很爱读陈其年的作品,寻觅多年,有幸先后得到两种患立堂本迦陵集,一为竹纸本全集,一为白纸特印本迦陵俪文集。特别值得一说的是,此特印本乃刊刻者陈其年四弟陈宗石子万的自存之本,开本阔大,抚印甚精。康熙刻本用白纸印的很少,患立堂本迦陵集更是从未听说过有白纸印本,估计就是宗石特别印制留以自藏或赠送亲友的,也许竟是存世孤本,亦未可知。
白纸特印本迦陵俪文集卷一,有陈濂两印
白纸特印本迦陵俪文集卷尾
患立堂竹纸本迦陵俪文集卷一
患立堂竹纸本迦陵词全集卷一
此本有宗石及后人藏印多方,知此书一直到宗石孙陈濂时还藏于家,后不知何时散出。宗石藏印中有一方极为特别,印文曰“东林少保之孙复社党人之子”,联想到宗石的遭遇,我们可以感到落魄公子那一份内心的骄傲与坚持。虽然家道已经贫寒中落,甚至入赘到河南商丘(两家虽然关系极好,士大夫阶层入赘在古代还是极罕见且受人歧视的),但陈家后人的家世自豪感却越发强烈了,那种不羁和坚守由此印跃然而出,几百年后仍然神采奕奕。
陈宗石藏印“强善堂主人陈宗石子万氏”及“东林少保之孙复社党人之子”
曾读陈先行先生主编的《柏克莱加州大学东亚图书馆中文古籍善本书志》,知此患立堂本也有初印及剜改本之别。加州大学藏本卷二目录铲去《与吴骏公书》等三篇,内文删除《醴泉颂》一篇,乃剜改后印本。我所得的两本则都是未经删改的初印本,颇堪自豪。但虽然两本都算初印本,白纸特印本明显刷印更早,印工也更佳,实在是难得的珍品。
卷二目录
两个本子都是未经删改的初印本,《醴泉颂》都在
竹纸本全集十余年前得于京城旧书肆,为济宁兰枝馆孙孟延旧藏,已自诧书缘不浅;白纸本两年后得于沪上,卖家虽未明言此本之罕见难得处,然索价亦颇昂,约比当时三代写刻本价还高出一倍左右,大概也觉得康熙白纸本比较少见吧。我初见此本之阔大,已为之心动,打开一看,宗石藏印赫然在目,遂当即买下,附记得书大略于此。
患立堂竹纸本迦陵全集,为济宁兰枝馆孙孟延旧藏,有其题跋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其年,患立堂本迦陵集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