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闻|一个雄安新区基层女公务员的七夕告白:我俩是战友情

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实习生 史浩然

2017-08-28 15: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喜欢你,是因为你身上有我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你,是因为靠近你我身上的正能量又多了起来;
我喜欢你,是友情也是爱情,是亲情也是革命的战友情;
我和磊哥革命式的爱情,磊哥常说革命时期的爱情才分外浪漫。
如果可以,我想陪你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彭彭
8月27日(周日),河北雄安新区下了一天的细雨。加完班,晚上8点多,彭彭冒着细雨从单位回家。“新区成立以来比较忙,一天没有休息过,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加班。” 彭彭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彭彭,女,30岁,雄安新区雄县某乡镇基层公务员,工龄7年。磊哥,彭彭的丈夫,河北某县乡镇基层公务员。
两人认识11年,相恋9年,结婚7年,一直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说起“磊哥”这个称呼,彭彭告诉澎湃新闻,两人是大学同学,大学期间因一个服务三农的“太行之子”协会结缘。每到节假日,两人就会一起到农村山区支农支教。当时他担任协会主席,协会的同学都称呼他“磊哥”。后来他从大家口中的“磊哥”,成了自己家的“磊哥”。
作为选调生夫妻,彭彭和磊哥一个在雄县乡镇工作,一个在另一县的乡镇工作,俩人的爱情经常被磊哥称作是革命时期的爱情——因为不能经常见面、不能相聚,为了各地的工作,在异地独自奋斗。
彭彭的父母与磊哥的父母,也在不同的城市,同事常开玩笑说他们是两人四地。
结婚7年,夫妻俩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1000天,陪双方父母的时间不超过300天。
自今年彭彭担任乡镇组织委员以来,几乎每个周末都在加班中度过。“磊哥周末千里迢迢地赶回家和我团聚,不是帮我加班就是在送我加班的路上,不是在家洗衣服做饭等我回家,就是打电话在我压力大的时候鼓励我。”彭彭告诉澎湃新闻,“每次带磊哥来单位帮我加班,同事们都调侃说磊哥是咱们镇的一半组织委员了,得再开一份工资。”
同样身在异乡,身在基层,工作忙,压力大。磊哥从来没有跟彭彭说过一次单位的烦心事,没有因为工作压力大冲她发过一次火,反而是一次次的耐心地听她诉苦、任她埋怨、鼓励她坚持努力。磊哥没有特别的浪漫,只有默默的支持。
刚结婚时,磊哥每周一早晨六点骑自行车送彭彭到车站,刚开始骑自行车,后来是电动自行车,再后来是电三轮,坚持了五年的时间,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送彭彭到车站,再骑2个小时到单位上班,磊哥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没有耽误过一次送彭彭坐车。
今年4月,雄安新区成立,实施管控、开展“三项行动”,作为组织委员的彭彭更加忙碌了,晴天入村、雨天查看民情,周末入村换届选举,晚上加班写材料,工作越来越忙,压力越来越大,心情也越来越烦躁,特别容易发火。磊哥怕耽误她工作,特意在晚上打电话,可是彭彭不是在开会拒接,就是说不了几分钟就因手头工作忙挂掉。周末磊哥从工作地赶回家,彭彭却没有时间陪他,早上天不亮就出门了,晚上常常很晚才回家,回家也是直接吃饭,或者丢下一堆需要洗的衣服,累的一句话也不想多说,或者就是因为工作的事烦躁,朝磊哥挑毛病、发脾气。
“每当我疲倦时、烦恼时,磊哥都会开导我,鼓励我,帮我舒缓压力,帮我一起分析怎么解决问题。” 彭彭告诉澎湃新闻,“作为一名乡镇干部,尤其是一个女组织委员,真的很辛苦,很累。很多时候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有因为工作急哭了的时候,因为有磊哥开导我支持我,才能擦干眼泪继续前行。”
“下班回家后磊哥做好饭在等我,吃完晚饭能跟磊哥到外面边散步边聊工作、聊人生、聊对生活的美好憧憬,是让我觉得最踏实、最舒服的事情。”彭彭告诉澎湃新闻,回家最开心的事不过如此。
同事们常劝彭彭,作为一个女人,得多顾顾家,不能一心扑在工作上,不能做个机器人,有了事业丢了家庭,但是彭彭告诉澎湃新闻,帮助群众办理业务看到群众满意的笑脸时,满满的成就感能够抵消一切的辛苦和疲倦。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骄傲和信仰,作为一个成年人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直是彭彭向前努力的持续动力。
这是一对平凡的选调生夫妻,却也是一对不平凡的基层干部夫妻,既是雄安新区组工干部真实的生活写照,更是雄安新区共产党人的平凡历程,虽平凡也不平凡。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却也是普通的周一。彭彭告诉澎湃新闻,如果可以,想陪磊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一大早就各自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彭彭入村参加党员大会,磊哥入村开展扶贫攻坚工作。两人在工作岗位上度过这个七夕情人节,对彼此工作的支持和鼓励大概是给对方最好的礼物。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情人节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