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协会会长称文玩核桃“5元一个都没人要”说法失实

红星新闻

2017-08-29 08:35

字号
清晨5点的娄村镇,雾气还没消散干净。街上,一位农民骑着电三轮车与一位老人相对而行。擦肩而过时,老人幽幽地问道:“干吗去啊?”农民吆喝着答道:“卖核桃去!”由此,娄村镇大多数村民一天的生活正式开始。
位于河北保定涞水县的娄村镇,地处偏僻,二十几年前落后而贫穷。偶然的机会,村里的一位牧羊人发现了野生核桃里蕴藏的“巨大”商机——随着长时间把玩,时间的雕琢,那些核桃变得色泽如玛瑙,似美玉,价值不菲,成为“文玩核桃”。赏玩核桃起源于汉隋,流行于唐宋,盛行于明清,在清朝达到了鼎盛时期。清末时期,民间曾有说法:“文人玩核桃,武人转铁球,富人揣葫芦,闲人去遛狗。”
精品文玩核桃 本文图片均来自红星新闻
文玩核桃大致分为三种:铁核桃、楸子核桃、麻核桃,在把玩核桃中麻核桃属于高档次种类,娄村镇的村民种植的大多为麻核桃。
那位牧羊人从自家院里的核桃树开始嫁接,发展到后来带动全镇村民种起麻核桃树。靠着种卖麻核桃,短短十来年,大山里的村民几乎家家户户发了财。然而,前段时间却有消息称——“让人一夜暴富的‘绿果子’,以前上千一个抢着买,如今5元一个都没人要了”。
事实的真相究竟如何,此前高价甚至天价的文玩核桃不值钱了吗?文玩核桃的命运会不会像曾经的玛卡那样,跌下“神坛”?
近日,红星新闻深入河北娄村镇,揭秘文玩核桃的“跌价”真相。
河北娄村镇,一个当地核农摆摊贩卖麻核桃 
麻核桃生意的前世今生
娄村镇第一个种麻核桃的牧羊人
看着核桃从几元一个,变成上千一个
8月20日早晨7点左右,娄村镇车厂村,50岁的李占军坐在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内,墨绿色的上衣加上黑色的手提包,看起来不像核农,倒像个事业有成的商人,只是,他黑黢黢的皮肤上一片片的红色晒伤,暴露了他常年日晒、忙于栽种的核农身份。
河北娄村镇,李占军正在市场上挑选“精品核桃”
收了几对核桃,价格均在千元
车的副驾驶位置坐着他的妻子,记者刚一坐稳,两人就急忙启动车子往县城的方向开去,“晚了晚了,得加紧时间,不然好的核桃都要被收走了。”李占军说,每年8、9月正是出核桃的季节,镇里的核农都会起个大早去山外的市场摆摊,这个点出发太迟了。
河北娄村镇,一个麻核桃市场,核农们摆摊做生意 
车辆途经了几个麻核桃市场,大的如三义村市场、车厂村市场,小的叫不上名,就在桥墩子下,当地核农自发聚集摆摊。李占军的车,一路开开停停,有时中途会上来一两个人,神秘地从包里掏出一个纸包的东西,打开,就是他们口中的“精品核桃”,“您看我这三棱,肚子饱满,宽边对称,底儿大屁股圆,7000元真的不能少了。”
李占军接过核桃,放在手上来回搓揉掂量,用卡尺测量一番后,皱着眉开始讨价还价,“你这不好配对儿呀,再说……”一早晨下来,李占军收了好几对核桃,价格均在千元左右。李占军说,这些年他经手的都是中高端核桃的生意。回忆起最初是如何接触到这个行业的,李占军感慨道,“全是机缘巧合啊。”
河北娄村镇,李占军的妻子正在市场上挑选配对的核桃 
发现商机,嫁接核桃树,发了财
李占军位于娄村镇南安庄的家,需要绕过一座盘山公路才能抵达。村里总共就百十来户人家,没旅馆、没饭店。近两年村里修了公路,但因地处偏僻,一到夜里村子就封闭起来,车子进不来也出不去。
1996年之前,李占军跟父亲住在南安庄的青砖旧屋里,家里养了200多只羊,是村里的养羊专业户。一家人平时就靠贩卖羊绒、羊肉为生,每年有万元左右的收入。
那年春天,村子里来了个天津的客商,挨家挨户打听“文玩核桃”,当时这个还很闭塞的小乡村,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有老人试着拿出祖辈传下来的“山核桃”给商人看,对方看后大喜过望——5块钱一个小的、10块钱一个大的,全给收走了。那时,吃的核桃一块钱一斤,而那个商人买一个核桃就要给好几块钱,对村民来说就是“天价”。
河北娄村镇,一个麻核桃市场一角 
当时,牧羊人李占军察觉到了这背后的巨大商机,立马着手寻找。那时,村里只有食用核桃树,李占军就跑到燕山山脉等地寻找野生麻核桃树,并将树枝带回家嫁接。
当时,李占军家里只有两棵核桃树,嫁接两年后才开始结果。早期一棵树就结两三个果,卖10块钱一个,不赚钱。2000年后,李占军不再养羊,和弟弟李占海一人拿出一亩地,种了几十棵麻核桃树。那年麻核桃市场刚起步,他家一棵树一年能结几百个青皮核桃。起先弄不明白核桃价值的李家人,别人给65元一个他们就卖,后来,他们试着一年年加价出售,发现即使喊价上千元一个也有人要。从2001年125元卖一个青皮核桃,到2002年赚到了十几万元,李占军的“暴富”让周围的村民再也坐不住了……
为了让麻核桃形状更好,有的核农会给生长中的果子安上仪器 
最火的时候,“抢”核桃要先送礼
从2002年开始,南安庄家家户户都有了麻核桃树,又过了几年,旁边的村子也被带动起来,每户人家少说也种了十几棵核桃树。李占军说,村民们一开始很保守,“虽然他们早知道我卖核桃赚钱,但总以为有一户人家在卖了,再跟着种的人就不赚钱了,哪知道这个市场一直火着呢。”李占军告诉红星新闻,那时候只要有麻核桃都不发愁卖,人坐在家里,一大堆商人找上门来,完全是“抢”核桃,“那时候想买核桃的人,还得先送礼,不送礼就买不着。”
放在柜子里的精品文玩核桃 
因为种核桃,从2008年到2015年,村民们每年的收入少则几万元,多的能达到四五十万元。如今,娄村镇几乎家家户户都在县城里买房买车,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作为其中翘楚的李占军,和红星新闻聊到这些年赚的钱时,他只是淡淡地说,“几百万肯定是有的。”
麻核桃市场上,正在选购的人们 
一个普通核农今年的担忧
最红火时,他一年赚了三四十万
但“今年一棵树百八十块都没人要”
不过,从今年开始,文玩核桃市场开始大幅度滑坡。
李建春,娄村镇车厂村一个普通核农,2003年经人介绍开始栽种麻核桃树。
此前,李建春是一个货车司机,每天都要载着货物全国各地跑,后来听说南安庄的村民种核桃“发了”,便开始学着嫁接麻核桃。“当时种核桃的人少,一棵嫁接好的活树,需要投入几千块。”李建春说,树栽好了,至少三年才能结果,头年一棵树只长几个果,五六年后才慢慢变多。
核农李建春拉着几袋青皮核桃,准备去市场上售卖
到了2012年,李建春家的青皮核桃一个就能卖到一两千元的价格,品相普通点的,要是能配上对,最少也能卖出七八千元,“但‘打对儿’很难,一千个果子里能出100对都算好的。”他说,前几年麻核桃市场红火,那时村里还是坑坑洼洼的土路,但一到采摘核桃的季节,南来北往的商客便驱车前往山里,专门去核农家里大量收购核桃。最红火的时期,李建春一年赚了三四十万。
2013年,他辞掉了货车司机的活,过了一年,又用赚来的钱在村里修了一栋两层楼的新房,改成宾馆,供每年前来收核桃的商人住宿,“去年的这个季节,宾馆里住满了人,现在都没啥人了,头两年进山买核桃的人多,现在是出去卖核桃的人多。”
被“规范生长”的麻核桃 
李建春说,从今年起,普通文玩核桃价格大跳水,“之前包树批发,普通品相的都是好几千元,到了今年,一棵树百八十块都没人要。”
李建春家的30亩地,种了四百多棵核桃树,今年的情况,让他对文玩核桃的市场前景有些担忧。他说,种核桃一年下来的投资最起码三四万,除去家里开支剩下的也不多,他怕连成本都收不回来,“去年能卖三十多万元,今年最多也就十万元,不知道明年会怎样?”
河北涞水县文玩核桃市场,有摊贩标价核桃100元3对 
北京最大核商否认“5元1个”
晒手机交易记录力证是网上误传
“好核桃还是贵,但5万以上不好卖”
一对四棱,一对“茶壶”,“老熟人”陈佩侠和核农李占军短暂交流了一会儿,便以4万元的价格成交了。
李占军的一对”四棱“和”茶壶“,以4万元价格卖给了陈佩侠
陈佩侠与李占军之间买卖核桃的部分手机交易记录 
文玩核桃界,陈佩侠可谓风云人物,作为北京第一大核商,核桃上市的季节,她和丈夫专门从北京赶到涞水收货。提到网上流传的“文玩核桃如今5元1个”的消息,陈佩侠很生气,她翻动着手机屏幕,向红星新闻展示这几天她的交易记录,“那完全是胡说八道,你看看,从我这里买的卖的核桃,哪个不是上千上万的。”
陈佩侠用卡尺测量核桃大小 
1993年,陈佩侠夫妇带着150块钱闯荡北京。刚来时,陈佩侠靠捡砖为生,三分钱一个,一天捡上百来个。有一次,她和丈夫去逛北京的文玩市场,看到一群老头、老太太围在一个摊位上挑挑拣拣,发现是一筐“核桃”,标价一块钱一对。她打听后了解到,这种“核桃”有养生功能,不仅好卖还能赚钱。之后,夫妻二人赶回东北老家,凑了一千块钱,以两毛钱一斤的价格大量收购,再拿到北京的文玩市场去卖。
一天,一个老人来到夫妇俩的摊位前说要买“狮子头”核桃,不明就里的二人又开始到处寻找货源。两人每天凌晨4点就出门拿货,辗转在水碓子、潘家园等文玩市场摆摊,有一次,夫妇俩花80元买了一对“狮子头”,拿到市场上却不敢要价,没想到一个买家直接就给了180元。一下就赚了100元,夫妇俩高兴坏了,对卖文玩核桃也越来越有信心。
随着文玩核桃市场的火爆,陈佩侠的生意越做越大,现在,她在圈里已经是响当当的人物。但陈佩侠也向红星新闻坦言,虽然好的文玩核桃价格依旧高昂,但近年来上了5万元的文玩核桃不好卖了,“以前一对新核桃都敢要价一百万,但现在卖不出去也不敢卖了。”
配好对的文玩核桃 
精品文玩核桃 
文玩核桃附加产业也受影响
卖树苗和清洗核桃的价格都降了
文玩核桃的火爆,除了带动核农核商的暴富,也拉动了另外两个产业的发展。
娄村支委副书记李术满告诉红星新闻,他家主要经营的就是文玩核桃树苗以及嫁接芽穗的生意。2000年左右,一棵树苗一支芽得几百上千元,但近年来,树苗和穗的价格降了很多,“35元一棵,普通的芽就二十几元。每个品种的价格都差不多。”
李术满在自家的核桃树前 
娄村很多村民都是一边卖核桃一边卖树苗。李术满说,村里苗商不少,一年卖出去至少百万来棵核桃树苗,就自己一家,去年一年就卖出去1万多棵,来买苗的多半是外地人。李术满说,种麻核桃树对大多数村民来说都只是副业,“很划算的买卖。”
麻核桃树苗 
此外,文玩核桃还催生了“清洗核桃”的产业。早些年,人们靠手工剥皮刷核桃,一块钱剥一个。青皮汁又辣又呛,粘在人的皮肤上不仅导致起泡蜕皮,还留下满手黑污难以清洗。
后来村里的核桃产业逐渐发展起来,人们开始购进高压水枪类的机器,将核桃放在铁皮盆子里不停冲洗剥皮。不过,由于剥核桃的时候浆汁飞溅,即便是大热天人们也得穿上厚重的隔离服。几年前,大概六七毛钱洗一个青皮核桃,到今年就变成了一毛钱一个。
当地,洗核桃的人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冲洗核桃 
李术满表示,附近村庄清洗核桃的商家很多,一天一台机器能洗七八千个青皮核桃,但也就赚这一两个月的钱。
一个穿着雨披冲洗麻核桃的人
当地文玩核桃协会会长
价格有所下降,但并非传闻“5元1个”
市场趋于理性平稳,个人依然看好
河北保定涞水县作为全国最大最早的麻核桃繁育和种植生产基地,真正对于文玩核桃的保护其实要从上世纪80年代初说起。
涞水县文玩核桃协会会长余金蕊告诉红星新闻,1983年,由涞水县林业局和河北农业大学共同提议,在涞水全县范围内进行了一次全面的麻核桃树种资源普查。此次普查由河北农业大学教授郗荣庭和涞水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王泽负责,历时数年,于1986年在赵各庄镇板城村发现了一棵濒临死亡的野生麻核桃树。通过取穗嫁接,文玩核桃这一稀缺资源被保存下来。经过20多年的不断发展,在涞水县委县政府和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涞水麻核桃栽种面积已达5万亩,种植麻核桃树100余万株(含苗木),涉及农户4.5万户,年产值5亿多元,成为全国麻核桃主产区。
当地核农摆摊卖麻核桃 
余金蕊说,2000年文玩核桃市场开始起步,前十几年达到了一个疯狂火爆的程度,几十万、上百万一对的核桃并不少见,“不是说核桃自身价值多高,而是一种心态,国富民强,好多买核桃的人是为了一种喜好,买了核桃就觉得心里美。”他表示,虽然近年来核桃价格有所下降,但并不像传闻中“5元钱一个都没人要”,“那个说法片面失实。”
测量核桃的大小 
余金蕊分析称,有的核桃确实只能卖几块钱,但都是品相不好的,品相好的核桃价格还是贵。之所以出现文玩核桃价格大面积下跌的情况,余金蕊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因为有的核农以利益优先,不顾核桃的生长规律,为抢占市场将采摘时间提前,导致核桃的品质降低,“核桃的纹路、骨质不达标,只能降价销售,是一种市场的恶性竞争。”
二是从古玩物价到文玩物价,再到全民健身的平民物价,变成了大众化的物件,上至退休老人,下至十几岁的小孩都可能成为核桃玩家,价格自然就亲民了。
三是任何市场都具有不确定因素,但总的来说,文玩核桃的市场正在趋于理性化、平稳化。再加上现在交通、信息便利、畅通了,货商随时都有补充的货源,不需要大量一次性购买。
余金蕊强调,虽然核桃的价格下来了,但老乡们的整体收入不一定下滑。他认为,种植面积大了,结的果子也多了,总的收入低不了。他表示,自己对文玩核桃的市场依旧看好。
麻核桃市场一角 
(原标题《红星调查:从几万一对到5元没人要?文玩核桃再步玛卡后尘?》)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玩核桃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