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纳雍山体滑坡:眼瞅着坠落的石块砸中了母亲

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深一度”

2017-08-29 09:12

字号
王明(化名)感觉大地在晃动,他向空旷处跑去。一块大石头砸下来,路边的电线杆应声倒地。
8月28日10时40分许,毕节市纳雍县张家湾镇普洒社区大树脚组发生山体滑坡,灾害涉及34户,经现场搜救,已抢救出6人,其中2人死亡,另有25人失联。
村民们大声呼喊着失联者们的名字,没有一点回音。那方向是成堆的泥土和石块,下面掩埋着几十户民宅。
在接受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采访时,多位当地村民表示,事发前一个月左右,该地山体就曾发生过落石的情况。
8月28日,毕节张家湾镇普洒村突发山体滑坡,25人失联
目击
8月28日,10点40分,普洒村的山边传来“轰隆隆”的巨响。
一段现场视频显示,垮塌自山顶开始,整面的山体冲了下来,其中夹杂着巨大的石块。山脚下,一大片普洒村的民宅瞬间被烟尘吞没。
村民王明给自家养殖场的200多头猪喂着饲料,地动山摇的感觉袭来。“当时整个地皮都在摇晃。”
没多想,王明拔腿往空旷地方跑,老婆也抱着孙子向外冲去。路边,大块的石头落下,眼看着电线杆被砸倒在地。
王明家的养殖场距离垮塌山体约300米,山体滑坡后,整个养殖场都被掩埋了,家里房屋出现裂缝,包括他一家和其他成功脱险的村民已经转移到距离滑坡处100米处平坦的山坝上。
村民陈吉也跑出了家门,他看见,许多村民都慌张地边跑边喊“山要塌了!快跑啊!”话音还没落,一块巨大的岩石就砸在他家门口。“我吓了一大跳,马上回去通知家里人逃命。”
20岁的村民小邱,住在距离滑坡位置在更远的一两公里处。前一夜,小邱喝了不少酒,原本睡得很沉,他同样没逃过那巨响的惊扰。小邱爬上楼去,他看到了山体冲击而下的情景,村民们的房子无力抵挡。“一整片山脚都在冒烟。”
灾害发生后,贵州省减灾委、省民政厅紧急启动省级Ⅲ级救灾应急响应,组织消防、武警、公安、卫计、国土、安监等部门迅速赶赴现场展开救援。纳雍县民政局紧急向灾区调运50顶救灾帐篷、100床棉被、100张折叠床等救灾物资。目前,灾区抢险救援等工作正紧张有序进行。
有新的现场视频传了出来,当地消防人员在事发地展开救援,一名男子抱着裹着床单的孩子从石头的缝隙中钻出来。
灾害发生后,当地组织救援力量赶赴现场
失联
滑坡发生的28号早上,正是学校报到注册的日子,一部分家长带着小孩去学校报名才得以幸免。
“不然被埋的人更多”。王明念叨着这份“幸运”,也哀叹,有两家人带着孩子报名后早早回家,不幸被埋。
在早上,村民陈伟带着二哥的孩子前往学校报到,接到电话说村里出事了,他赶紧借了辆车向家赶去。
陈伟离滑坡的山体越来越近,路上尽是惊慌失措的村民,哭叫声不断。人们朝着滑坡的方向喊着被埋者的名字,成堆的泥土和石块下至少有二十多户的房子。
“泥土像河水一样往下冲,全都没有了。”陈伟说,有个村民在滑坡时往外冲,但被断掉的树木拦住去路,他被埋住了半截身子,后来在乡邻的帮助下被拉了出来、送去医院。但这位村民的父亲连同老屋被落石掩埋,至今没有消息。
小邱的弟弟妹妹也因为去学校报到,而躲过了这场灾难。滑坡结束后他去到现场,此时已经有居民拿着铲子锄头在挖掘被埋人员,约一个多小时后救援力量抵达现场。
小邱看着一个人被村民救出来,满身泥血,处于昏迷状态。那是小邱的小学同学,昨晚就是两人在一起喝酒聊天。
幸运同样没有降临在罗佳的表姑身上。据罗佳介绍,最开始山体晃动时,表姑在村外就察觉出了异样。她迅速跑向了家的方向,要告诉大家这个消息。
“山要塌了,大家快跑!”罗佳的表姑一路狂奔回家里,事后跑出去的一位村民称他是听到喊叫才知道出事。罗佳的八位亲属和村民都开始往外奔逃,慌乱的人群被冲成两波,表哥表嫂和表姑向不同的方向跑去。石块还在掉落,表哥表嫂回头用目光搜寻其他亲人时,却看到掉落的一块巨石正砸中母亲。
说起自己的表姑,罗佳提到最多的是热心,“她人特别好,明明人在外面,出事后又跑回村子里喊大家逃命”。
今年50岁的表姑有两个儿子,都已结婚生子,算是儿孙满堂。事发后,两个儿子得到母亲送来的消息及时逃了出来。然而罗佳的表姑以及另外4位亲人还被埋在石堆里面。由于被埋的位置就在事发区核心位置,目前的搜救并未进行到那里。
没了音信的人还有很多,陈伟的大哥一早出门上班,滑坡位置是他的必经之路。陈伟回村之后,一直没有见到大哥的人影。
一家人死里逃生使王明感到很欣慰,但不幸的是,大哥的儿子却没能逃出来。早上10点多,王明才在养殖场见过这个28岁的年轻小伙,滑坡发生后,王明就再也没见到他,“他还年轻,家里3个小孩都没上学。”
多位村民称,事发前山体已有落石的征兆
征兆
据小邱说,七月份时当地就有过小的滑坡,滑坡持续了十几秒,但没有把房子冲垮。相关部门只是在路边立了块牌子提醒行人小心滑坡,并没有疏散居民。
陈伟也证实,在上个月,山上曾陆续发生过落石头的情况,因为次数比较多,他也记不清发生多少次。“村委会和派出所在山脚下设点监控落石情况,但待了二十多天发现没什么情况,就撤走了。”
而罗佳则表示,普洒村附近的山体曾经发生过垮塌,事发前曾有石块掉落在山下的寨子。当地最近两天连续降雨,
另有村民质疑,此次滑坡与当地煤矿开采有关。今年7月,曾有网友发文称,普洒村煤矿开采导致山体垮塌,危及村民安全,并配发了山体发生落石的视频。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普洒煤矿企业注册时间为2000年5月,矿井设计可采储量534.32万吨。在接受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采访时,普洒煤矿胡姓负责人声称,煤矿开采区距离山体坍塌地点仍有1公里左右,煤矿开采与这次山体滑坡没有关系,矿井员工也没有任何伤亡情况。
但据一名曾在普洒煤矿工作的老员工透露,该公司在村里还有一个老矿区,曾经发生过垮塌现象。
此外,据公开资料显示, 根据《纳雍县普洒煤矿矿区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说明书》,井田范围现状地质灾害不发育。但因地表沉陷而引发陡岩崩塌或滑坡,则会对崩塌体或滑坡体附近村民的生命、财产造成危害。因此,需加强平时的巡视,如果发现滑移动向,必须尽快向周围公众进行通告,及时按照预先定好的避灾线路疏散可能受到影响的村民,降低事故可能造成的危害。
(原标题《毕节滑坡:眼瞅着坠落的石块砸中了母亲 | 深度聚焦》)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纳雍,滑坡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